第四章

曉曉,你怎麼了?”嫂子拉過張曉的手,焦急的看著她。原來又出神了!她自嘲的搖了搖頭,輕輕笑道:“好歹我也是死過一次的人了……”

“死丫頭,胡說什麼呢!”哥哥高聲打斷了她:“這麼大人了,還喜歡口無遮攔胡說八道,你嫌我們擔心的還不夠是嗎?先不說我和你嫂子放下工作趕來陪你,爸媽多大年紀了?南北差異水土不服,還要替你擔驚受怕。從知道你出事開始,他們就沒睡過一個整覺。每天的探病時間更是風雨無阻,一天都沒落下,你要是再不醒,恐怕他們就要倒下了!現在你還嘻嘻哈哈的,你……”說著,他作勢在妹妹額頭上虛戳一下。

“你不會小點聲說話?”張母打開了他的手指,“行了,你妹妹剛剛才醒來,你就別罵她了。”

看著真情流露的家人們,張曉的眼淚再次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她一手反握住嫂子,一手拉住母親,嚴肅認真的說:“你們都放心吧,我不會再因為不值得人或事虧待自己。其實這次的事故真的只是意外,我知道是我的壞脾氣和衝動害了自己。讓你們為我擔心是我不好,以後不會了。至於黃棣,我不會再和他在一起,更不會和他糾纏不清。”

“你能這麼想就好!曉曉,你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趕快養好身體,”嫂子輕輕拍了拍張曉的肩膀,繼續說道:“媽剛才問過醫生,說你可以吃東西了。只是這麼久沒吃飯,開始時要吃些清淡流食。明天我們給你帶些粥來,是媽用雞湯熬的,很適合你現在吃。對了,一會我再去問問醫生,看看你現在可不可以看看小說或者電影。如果不會造成對你大腦的負擔,我就給你帶來一些。這裡探病時間有限,我們不在的時候,你一個人也不至於無聊。”

看著嫂子溫柔的笑容,張曉從心底笑了。嫂子的笑容,像極了若蘭姐姐。一樣的清淺,一樣的溫柔,一樣的溫婉,一樣的美好。讓人忽的就暖了起來,這暖是由心而生,刹那就可遊遍全身。哥哥是有多幸運,才可以娶到這樣一個溫柔賢慧的妻子。自己是有多幸運,才可以擁有這樣一個細心真誠的家人。

“謝謝你了嫂子,”張曉撒嬌的笑了笑,然後斂了笑容,正色道:“爸媽,哥哥嫂子,這段日子辛苦大家了。現在我已經醒了,醫生也說沒什麼事了,你們就都回去吧。爸媽年紀大了,在這邊也吃不習慣,這樣下去,對身體不好。而哥哥和嫂子,都有穩定的工作,請假太久,即使老闆不說什麼,同事們也都會有意見。”

“不行,你才醒過來,還虛弱著呢,就這麼回去,我們怎麼能放心呢。”張母先是一臉的反對,繼而轉過頭看向兒子和兒媳說道:“不過你們倆倒是該回去了。早就趕你們回去,可是我也知道曉曉不醒,你們始終也不能放心。現在她醒了,醫生也說沒什麼大事了,調養身體需要時間,你們倆帶你爸回去,這裡有我一個人就夠了。”

“媽,這哪行呢,您這麼大年紀了,我們怎麼能讓您一個人在這照顧病人。要不您和爸都回去,我留下來照顧曉曉。”嫂子反對。

“不行,你還有工作呢。我一個退休老太太,時間一大把。”

“可是……”嫂子還要再說什麼,張曉趕忙打斷她的話:“行了,行了,我真的沒事。你們都回去吧,媽也不用留下。這裡醫生護士這麼多,足可以照顧好我。等到什麼時候可以出院了,就證明我已經完全康復了,就更不需要你們照顧了。”

“不行!要不你就跟我們回北京,要不我就留下來,你自己選吧。”張母堅持著自己的意見,絲毫沒有鬆動的跡象。

張曉知道母親的心思,如果不讓她留下來她會更加擔心。況且在自己心裡,已經和母親分別了一生,她怎會不希望母親可以在身邊多留些日子。可是,這段日子母親已經太辛苦,她怎麼忍心讓母親再為她操勞。她求助的看向哥哥,哥哥卻給了她一個白眼,她再看向嫂子,嫂子給了她一個了然的微笑,輕柔的說:“大家別爭了。我看這樣吧,我們帶爸回去。省得爸留在這,媽還要分心照顧他。然後,我們請一個保姆好了。這樣媽既不會太累,又可以時時關注曉曉的身體。大家覺得這樣好嗎?”

“行,我看就這樣辦吧。”張父贊許的看了看兒媳,做了決定。

探病時間已過,家人們都離開了,只是這一次,他們的腳步變得輕盈。病房內再度陷入一片寂靜,可張曉卻不再感到冷清。因為家人那濃濃的愛包裹著她,讓她溫暖,讓她平靜。不再想了,那在清朝的二十餘載,就當是一場夢吧。“既來之,則安之。”況且,這裡才是家,才是我該存在的地方。

 

~待續~

=====================================================================

 故事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煙波畫船_歸思,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