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高無庸:離殤】

胤禛在不斷的擺弄著身上的龍袍,不知道是因為承歡出嫁帶來的離殤,還是許久不見若曦之後再次相見時心裡的異動。

高無庸看著皇上微微緊張和抽搐的神情,回憶起若曦姑姑離開時的那一幕。他始終不知道,那日之前,皇上和若曦姑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當宮門的侍衛來報沁皇貴妃出宮的那一霎那,皇上手握的朱筆,狠狠的掉落在了青石板上。那一瞬間,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已黯然,唯留皇上一人苦苦支撐著光明。

起,坐,揉頭,不安,這些動作連貫的發生在皇上身上,讓平日裡萬敵不侵一時間,瀕臨深淵。

“去看看吧。”

高無庸清晰的記住了這句話,風輕雲淡,看似沒有感情,卻飽含了所有的無奈和痛苦。緊咬著嘴唇,高無庸也清晰的記得這個動作,唯有忍到不可再忍,痛到不可再痛的時候,這個動作,才會出現在皇上身上。

高無庸開始不安,他緊緊的跟隨在皇上身後,聽到的,是長短不一的歎息聲。就連他,也不相信,為何再一次的相逢,這麼短這麼短,就被若曦姑姑選擇成了再一次的分離?死別,無法阻止,可是生離,更痛萬分。

宮門前,跪了滿地的侍衛,而若曦姑姑站立在其中,赫然顯眼。

“你要去哪?”皇上嚴厲的問著,他似乎不能理解若曦姑姑的這個決定,此時的他,緊緊握著雙手。一再的逼問下,若曦姑姑才肯坦言去交輝園。微不可見,可是還是被高無庸察覺到,皇上緊繃的背,稍稍鬆弛,也許在他心裡,緩了一口氣,畢竟,只是交輝園,畢竟,不是要永遠離開他。

可是,遠離,皇上又如何能坦然放之,若不然,也不會趕到宮門,當著一大群宮女太監和侍衛們,上演此幕。若曦姑姑的性子,一向是外強內弱,她所決定的事,任何人也動搖不了。只是,高無庸,不明白,為什麼簡單的相守,變得這麼難,這麼難,為什麼深情的愛,變得如此折磨,步步緊逼……

兩個人的對峙,皇上的示弱,卻沒有換回任何退步,只聽到他撕心裂肺的吼著:“不,朕不許你走。”皇上本可以直接將若曦姑姑押回,可是,他沒有這麼做,他只想用自己的情,去留住這個女子,可惜,這麼多的侍衛,沒有攔住她,這麼深的情,也沒有挽回什麼。

高無庸親眼看到,絕望的神情在皇上的臉上蔓延,他只是輕輕的放開了口,用盡自己所有的溫柔,只淡淡的問了一句:“真的,要走嗎?”從來沒有這樣,這麼多的奴才,這麼大的皇宮,沒有任何一次,讓皇上示弱至此。

這句話,沒有換回她的退步,反倒換來了孩子的哭泣,皇上柔情的看了一旁滿臉淚水的孩子,輕輕的搖了搖頭,他無奈於留住自己的女人,他痛苦於孩子見證了這樣的一幕。

“如果想回來,隨時可以。”這,便是最後的話,沒有掙扎,留住了自己最後的尊嚴。

“放行!”

皇上朝著侍衛首領抬了抬手,侍衛們忙讓開了通向宮外的路。任何時候,他都還是大清的皇帝,是紫禁城的主人,手一抬,這麼簡單的動作,他就可以放走她,可是,就是這麼簡單的動作,似重千斤。

若曦姑姑毅然決然的走了,沒有回頭,更沒有留戀的一瞥,難道,她忘了,她出了宮,她有了自由,可是,這裡,卻還有她愛的男子嗎?高無庸擦了擦眼角的淚,卻在恍惚之間,看到轉身後的皇上,淚如雨下。他痛,他定是痛到窒息。

她留給了他一抹絕情的剪影,卻帶走了他的心和尊嚴,他留給了她一個強大的背影,卻在轉身後,眼淚崩塌,泣不成聲。

她本可以不顧一切的與他相守,他也一直在用強硬的手段去守護著愛情的淨土,可是,如今她走了,帶走了一切。來路漫漫,去路遙遙,相聚太少,離別太苦。高無庸不知道,這離別,究竟會有多久?

“我還是……失去了。”高無庸站在皇上身後,聽到了這樣揪心的一句。打破牙齒和血吞,皇上又該隱去自己所有的痛苦和悲痛,冷面去對待一切了,那皇宮裡最後一股溫情,也隨著若曦姑姑的離開,一去不還。

高無庸小心翼翼的跟在皇上身後,一絲不苟,生怕這場風暴卷及了自己。

回到了養心殿,皇上看了一眼剛剛掉落在地的朱筆,“砰”的一聲,掀翻了桌子,所有的擺設和奏摺應聲落地。好似這些還不解恨,皇上拿起了身邊的奏摺,拼命的撕著,好似這樣便可以撕扯掉自己的愁思,儘管如此,皇上依舊是固執的沒有說出任何話,也沒有再落下一滴淚。

發洩吧,好好發洩吧。高無庸在內心裡喊著,他早已看慣主子長久的隱忍,他早已再也不願看到主子的隱忍。

“高無庸,傳,怡親王。”許久之後,皇上才算開口說出這句話。簡明扼要,沒有多一個字。高無庸連忙去急傳,想著,此時,也許只剩下怡親王可以勸動皇上了吧。

怡親王匆匆而來,想必是料到了什麼事,掃了一眼滿地的碎片,沒有多嘴任何。“她去交輝園了。”顯然,若曦這兩個字,皇上是極不情願的提起。

“哦?”怡親王暫態的驚訝,估摸著知道一些來龍去脈,便沒有開口去問。

長久的沉默之後,皇上終於開了口:“收拾一間情景的住處,她喜愛吃丸子,平日裡的飯菜最好清淡一點,弘軒愛吃肉……”就這樣,皇上沒有了怒氣,全然一副慈父的樣子,只是碎碎念的吩咐著一切,生怕任何說不到的東西,都會讓他們有不適。

高無庸深深感動,想不到這些竟然熟記在皇上心中,暗自想著,就算是大臣的名字,皇上都沒有如此用心的記過,如今,這絲絲點點的喜好,全部都充斥在他的心中。再溫情的男人,也不過如此吧。

高無庸!”只聽一聲厲吼,高無庸忙忙收回思緒,跪在了地上。

“皇上……”

“想什麼呢,朕喊你,都聽不到?”

“奴才該死……”說著,便在地上磕頭。

“起來吧。朕只是問你,這一身……恩,還行嗎?”高無庸好似沒聽明白一般。

“這一身衣服,還行嗎?”胤禛有些不自信的問著。

等到確定問題後,高無庸忙著回答:“好,好。”高無庸緩過神,將剛剛腦海裡離別的一幕驅逐,不經一笑,想不到皇上也有這麼不自信和緊張的一面。

“皇上,馬車都已備好,何時去交輝園?”高無庸不忘正事。

“馬車……”胤禛低頭沉思,然後淡淡的笑了笑,那抹笑,足以消去高無庸剛剛回憶裡的苦澀:“騎馬吧。”

“可是……”高無庸剛想反駁,畢竟出了宮,有沒有提前準備,騎馬斷然是不安全的。

“準備去吧。”胤禛的話,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高無庸抬頭一看,卻看到了皇上好似沉靜在自己的想像之中,時不時緊皺著眉頭,卻上揚著嘴角,高無庸只好去準備。

良辰將近,胤禛帶了貼身的人,還有四阿哥一起,便裝出了宮。騎馬的路上,高無庸眼睛緊盯著胤禛,生怕有任何閃失。曾經,皇上還是雍親王的時候,出行便是不愛坐轎,獨愛騎馬,如今,不知道為何又拾起了往日的癖好。一路上,馬蹄時而快捷,時而憂鬱,襯托著胤禛徘徊的心情,一覽無餘。一旁的弘曆,則是眉頭緊鎖,臉上毫無感情。對他來說,這樣的場面,是一場場心絞,可是,對他來說,這也是他最後的機會。要麼,雙宿雙飛,要麼,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承歡格格離開的背影。高無庸慢慢滲出了汗,他不知道,事情究竟會如何發展,這究竟是一場送婚,還是搶婚,也隱隱擔憂著,一旦如此,皇上會如何收場。

緊趕慢趕,總算是到了。交輝園外,早已準備就緒,十三爺、承歡還有塞布騰,早已等候。對於皇上親自來送出城,這是偌大的榮幸。一輛打頭的馬車,異常的顯眼,胤禛騎馬路過時,特意的回頭看了一眼,之間胤禛兀自停在了馬車旁,深深的吸了口氣,臉上閃過一絲表情,然後騎著馬,走到了園子外。

臣恭迎皇上!”十三爺跪在了地上。

“十三弟,何須如此?”

胤禛連忙扶起眼眶早已通紅的十三爺,話裡卻透著微微的顫抖,眼睛緊盯著承歡,然後固執的把頭扭到了一邊。自出生就養在身邊的承歡,如今要遠嫁,身邊的人,一個個遠離胤禛而去,他的內心,又怎會風平浪靜?

“皇伯伯……”承歡還未開口,兩行淚便流了下來,掃視了一眼周圍的大臣,改了口:“承歡多年承蒙皇恩眷顧,如今遠去,無法常在皇上兩側,還請皇上照顧好自己,也勞煩皇上照顧我阿瑪。”說完,承歡便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傻孩子,最重要的,還是你以後的幸福,我們何須你掛念?”胤禛有些哽咽,連忙擺手,讓承歡起來。身後的弘曆,見此,忙上前一步,準備扶起承歡,卻被承歡身邊的塞布騰搶了先。

“皇上,我會照顧好承歡格格的。”塞布騰一邊扶起泣不成聲的承歡,一邊表明著自己的心意。弘曆退回了自己的位置,臉上鐵青,不屑的哼了一聲,高無庸看此情景,微微歎了口氣。

“上轎吧。”

久久之後,十三爺從嘴裡擠出了這句話,一旁的弘曆看了看胤禛,想尋機找承歡一談,胤禛看明瞭他的心意,微不可見的搖了搖頭,示意他,還未到時機。可是弘曆,早已按捺不住內心的異動,看著淚水汪汪的承歡,身邊攙扶撫慰她的人,卻不是自己,心中滋味可想而知。

承歡緩步上轎,高無庸正準備通報隊伍啟程時,卻看到十三爺意味深長的看了皇上一眼之後,用頭示意皇上,究竟是為何?高無庸一時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順著十三爺的視線看去,盡頭便是剛剛皇上經過時曾經停留的馬車,那馬車,也是剛剛承歡格格乘坐的那頂。再看皇上,嘴角淺浮起一抹笑,然後對著十三爺一臉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又做了個搖頭的動作。高無庸沒有深了去想,請示著胤禛:“皇上,吉時已到。”

“出發。”胤禛大聲吩咐著,然後側了側身:“不知道,十三弟今天可否有興致隨行騎馬?”

“好!”十三爺也不含糊,忙點頭稱諾。

“弘曆,你也隨行吧。”胤禛吩咐完後,便快速而矯健的上了馬。

一行隊伍,便這樣浩浩蕩蕩的出發了。馬背上,胤禛和十三爺時而聊上兩句,可總是說著便哽咽,然後目視前方,許久不言語。跟隨著的弘曆,也是心不在焉,時不時的回頭死盯著那頂轎子,然後淚眼迷離。


隊伍出了京城,然後停在了京郊的一處驛站休整。許久不騎馬的胤禛,微漏倦色,他一邊不停的揉著自己曾經受過傷的肩膀,一邊吩咐著所有的人都擯退,惟獨留下十三爺,還有高無庸近身伺候。

高無庸默默無語,為皇上和十三爺滿上了涼茶。

“皇兄還不採取行動?”十三爺定定的問著。高無庸一驚,心想著,難不成十三爺也知道了弘曆和承歡的事?

“是時候了,該帶她回園子了。”皇上的回答,顯然跟高無庸所想的有出入。

“此次皇兄騎馬而來,便是為此吧。”

“懂我的,還是十三弟,若非騎馬,時間路程怎能任由我支配,乘坐轎輦,不免又是群臣環繞。而且,我騎馬,也就是為了讓她知道,我在這,我來了。”胤禛微微歎了口氣,從他的話裡可以聽出,他也是費了許多心思的。

“這次承歡離開,對若曦來說,是觸心的痛,不在我身邊,終是放心不下。”

胤禛娓娓道來他的憂慮,眼裡是弄的化不開的溫情,十三爺理解的點了點頭,高無庸也才明白,說的是若曦姑姑,可是,若曦姑姑在哪裡呢?他至始至終根本沒有見到她啊!

“皇兄原本就料到若曦會跟行?”十三爺問出了高無庸心裡的疑惑。

“猜到了,不過經過那頂轎子的時候,就確定了。”

“哦?”

“那頂轎子,可以掩住若曦的容貌,卻掩不住若曦的體香。”胤禛的臉上露出滿足的笑,一瞬間,又消失殆盡。

“哈哈~~”十三爺一直都是愁眉不展,聽到胤禛的話,倒也放聲大笑。

“十三弟,一會我先行離開,安排一些事情”胤禛頓了頓,高無庸卻明白的才出了所安排之事,很大程度是和弘曆有關。

“你們再送一程吧,下個驛站便可。等到若曦送走了承歡後,我再騎馬過來尋她。”

“放心,定為你收好若曦。”

“還有一事……”

“皇兄儘管說。”

“我怕若曦不願意隨我回園子,所以還要有另一手準備啊!”估摸是想到了若曦恐怕不肯,胤禛的眉頭緊緊鎖住了。

“無礙,若若曦不願意回去,臣弟會吩咐在交輝園準備一些花,放滿房間,等若曦回了,心裡也是感動的吧。”

“哎,你自小就比我會討女人歡心……”胤禛微微感歎,還是點頭默許了。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胤禛有些猶豫:“承歡遠嫁,你可安心?”

“走吧,我也留不了她一輩子啊,只要她幸福就好。希望她的命,比她額娘好。”十三爺許是想到了綠蕪,聲音有些顫抖,然後茫然的看到了遠方。“幸福就好。”這樣的答案,似乎寬了胤禛的心。

“弘曆”胤禛喊著遠處的弘曆,只見他有些失神,匆忙跑了過來:“朕身體不適,先行回去,剩下的,你安排吧。”說完,便對著十三爺點了點頭,聽到弘曆回答“是”後,飛身上了馬。

高無庸,走。”胤禛喚著。

“皇……”想到是宮外,高無庸忙改了口:“爺,咱這是要去哪?”

“隨便轉轉。”

胤禛的話,大出高無庸所料。不是要去安排事情嗎?難道又改了計畫?可是一想到弘曆阿哥還在爭取,便忍不住提醒:“爺,四阿哥的事……”

“怎麼了?”胤禛倒是問了起來。

“若是四阿哥真的帶走了承歡格格,那……如何是好?”高無庸無非很清晰的分析利弊,索性不說,只是問了一句“如何是好?”

“他帶不走的。”胤禛下了馬,牽著韁繩緩步向前。

“啊?”高無庸更加納悶了。

“憑著對承歡的瞭解,就知道哪怕她真的心屬弘曆,也斷然不會跟他走的。”

高無庸默默點了點頭,想著自己也是看著承歡格格長大的,她的脾氣和秉性,雖然淘氣,但卻是顧全大局的,如此這般,怎可能不管不顧皇室的顏面去悔婚?可是既然如此,皇上為何明知不可能,卻還肯明著給弘曆阿哥一個機會呢?

“奴才愚鈍,猜不出皇上的意思。”

高無庸跟著胤禛數十年有餘,偶爾閒暇,無旁人的時候,他們倒也少了份拘束,胤禛也喜愛與他談論事情,多了一份聆聽,多了一份舒心,畢竟自己身上背負的東西太多太重。

“我這樣做,只是不想讓弘曆留下遺憾,終身悔恨。爭取一次吧,讓承歡去拒絕,徹底死心,這樣,他便不會再偏激,也會漸漸接受事實。”高無庸深諳皇上的想法高明,就算是再苦口婆心的勸說,也比不過承歡的隻字片語啊。

高無庸沒有繼續問下去,只是在內心裡暗自揣測,弘曆阿哥會如何勸說,而他的心,究竟是不是會傷透,他以後,就該如何去面對自己此刻的行為。想想剛剛弘曆滿懷希望的表情和動作,高無庸的無奈漸生。遺憾,抓不住的遺憾,過不去的遺憾,他們只能堅持著各自的信念,獨自活在有著對方的世界裡。有那麼一瞬間,高無庸是真的希望弘曆可以帶走承歡的。

事實如胤禛所料,弘曆沒有帶走承歡,承歡也給了弘曆最決然的回復。兩個人勇敢的面對了事實,彼此的人生之路,除了之後幾封有去無回的信件,再也沒有任何交集。

只是,胤禛猜中了結果,卻沒有猜中一切。他不知,弘曆心中依舊有著期盼,而那期盼之火,也差點燎原。他不知,這遠嫁之路,只是三個人不幸的開始。他更不知,幾年後,結束一切的,是承歡的撒手人寰。

天色不早了。”

胤禛抬起頭,幽幽的看了看天空,一方面,他已躲過了那無法割捨的分離,一方面,他該去接若曦回園子了。一想到,承歡離去,可能帶給若曦的痛楚,他便不能自持,飛速的上了馬。

“皇上?”高無庸剛剛陷入沉思,忽然的響動,驚到了他:“皇上要去哪?”

“朕去驛站。”四個字,斬釘截鐵,卻帶著溫柔氣息,隨後補充著說:“高無庸,你先隨馬車隊伍回園子,在園子候著。”說完,便揚了揚鞭子,轉身準備離去。

“可是……”高無庸頓了頓,換來了胤禛的回頭,“皇上有幾分把握?”

高無庸有些犯上,還是說出了口。的確,若曦執意離開的時候,高無庸是在場的,那樣的決絕,那樣的固執,讓事情根本沒有回轉的餘地,就連胤禛的示弱,都沒有挽回什麼,而這次,即便是胤禛親自去接,又能有幾分勝算呢?

“唯有她,讓朕有期許。”胤禛抿了抿嘴角,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希望,一切過去都能煙消雲散,讓我們好好珍惜。高無庸,朕想你懂。”說完,便沒有片刻的停留,策馬而去。

高無庸看著胤禛矯健的身影,揣測著,體內那顆淩亂的心。胤禛的那句“朕想你懂”在高無庸心裡不停的旋轉,他苦笑了一下,正因為太懂,所以才更害怕。他知道,皇上一直都是面冷心熱的人,而,若曦姑姑,獨立自由,剛毅決然,好似皇上生命中的美好,讓皇上不僅僅是皇帝;可是,他也希望,皇上身邊,是一個不顧一切,一心相守,以夫為尊的女子,哪怕是多一份的理解,少一份的糾葛,也能讓皇上多一些的舒心。高無庸納悶,一直都說女人都是水做的,為何若曦姑姑如此剛硬,猶如石頭一般?長歎口氣,他只是心疼,心疼那個深處皇室,卻命運頗艱的男子。

看著身後的隊伍,高無庸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不要再想下去,多想無益。於是便回到了隊伍之中,又在眾目睽睽之下,對著轎輦大聲問著:“皇上,該啟程了。”片刻的等待後,朝著前方通報:“啟程回圓明園。”就這樣,掩過了眾人耳目。如若不這樣,一旦被大臣們知道皇上私自去尋皇貴妃,又不知該多少人謾駡紅顏禍水,從而多生出多少是非了。

高無庸的通報傳遍隊伍,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起了程,朝著圓明園行去。高無庸在內心裡祈禱著,只希望一切順利。

有時候,高無庸會陷入深深的沉思,今天亦然,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去渴望知道皇上心裡所有的東西,因為這些對他來說是一個迷。他雖然比任何人都清楚,皇上和若曦姑姑早就相識,共同經歷了許多之後,相互篤信著,彼此是最好的歸宿。可是,他卻不明白,為何皇上一而再再而三的遷就忍讓,甚至是示弱。這樣的感情,超過了曾經得寵一時的年氏,更越過一直以來相濡以沫的皇后。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又或者是當局者清旁觀者迷?高無庸搖了搖頭,這些男女之事,他的確無法揣摩。

入了園子,高無庸便直命轎輦抬去勤政殿,躲過了大臣們的耳目,之後,自己一人獨行去了四宜堂,想在那裡等候著胤禛的回來。

四宜堂內,一副熱鬧的場景,許多太監和宮女進進出出,分外小心的清理著四宜堂,高無庸仔細打量著,發現又添了不少精美的飾品,而且簾子也都全然一新,想必,這都是皇上離開園子時佈置的吧。如此隆重,如此上心……

“公公~”高無庸先是一愣,隨即便聽出來是弘軒阿哥和雲起格格的聲音。

“小阿哥,小格格~你們也回來啦!”

弘軒和雲起一直受著若曦人人平等的教育,所以從小便沒有絲毫尊越的概念,對高無庸又極其的熟,許久不見,倒是有些想念,看到高無庸後,便分外親切。高無庸也是想念這兩個調皮惹疼的孩子,看到他們回來,竟也是掩不住的開心。

“回公公,皇上特地派人去交輝園,讓我和蘭心將阿哥格格帶回園子。”紫月回答著。

“恩,人來人往的,好好看好阿哥格格,不容有絲毫的閃失。”蘭心和紫月點了點頭,便帶著弘軒和雲起去了側房休息。

眼看著時候不早,皇上卻還沒有任何身影,高無庸心裡暗自著急。不知道若曦姑姑那裡出了問題,還是路上出了問題。如今,《大義覺迷錄》剛剛發行,掀起了一股倒帝的風潮,時局十分不安,而如今,身處風頭浪尖上的皇上,獨自一人騎馬在外,想到可能出現的種種情況,高無庸身上一層冷汗。

馬蹄聲漸近,高無庸跑到了院門,尋覓很久,才發覺是皇上和若曦姑姑兩人共乘一騎而來。胤禛一手緊拉韁繩,一手死死的抓著若曦的手,並用半個臂膀圈住已經昏昏入睡的若曦攬在懷裡。馬漸漸停下,高無庸識相的牽著繩子。

高無庸剛要說話,卻看到皇上一臉寵溺的看著懷中淺淺入睡的若曦姑姑,然後將一隻手放入懷中,並沒有想要下馬的意思,這動作,讓高無庸倍感疑惑,便忍住沒有開口。許久之後,才看到皇上將懷中的手抽了出來,然後輕輕的放在若曦姑姑的臉上,狠狠一捏,高無庸算是看明白了,想必是長久露在外面的手冰冷,皇上不願意涼了若曦姑姑,才親自放入了自己懷中去暖吧。點滴的關心,細微的做法,讓高無庸的眼,蒙上了一層水霧,卻也由衷的笑了起來,畢竟,兩個人一起平安的回來了。

只見胤禛俯下身子,對著若曦的耳根呼氣,溫情的說:“該醒了。”

“我沒睡。”若曦連忙睜大了眼,倒是把馬上的胤禛嚇了一跳。高無庸這才走到馬邊,扶著胤禛下了馬,胤禛剛下地,就把手伸給了若曦,將她攬下馬,入了自己的懷。

顯然若曦並不知道來的是四宜堂,漸漸入了院子,方才發覺,正欲開口問些什麼的時候,屋內的蘭心紫月早已把弘軒和雲起帶了出來。這兩個孩子,許久沒有見阿瑪和額娘一起,如今一見,便顛顛的跑到了他們身邊,一人一隻手,牽起就往屋裡走。若曦顯然是被胤禛所有的安排打動,時不時的對著身邊的他,莞爾一笑。胤禛的臉上,一直若隱若現著幸福和滿足。高無庸總算是徹底的鬆下了這口氣,看著這樣一幅來之不易其樂融融的情景後,心裡也是美滋滋的。

“朕和娘娘累了,高無庸,去準備一些小吃,蘭心紫月,將阿哥格格帶去休息。”進了屋,胤禛開始吩咐。弘軒和雲起一早起就從交輝園趕來,如今的確是疲憊不已,聽到阿瑪如此說,倒是開開心心的跟著蘭心和紫月一起退下了。

“若曦,這園子裡,只有我、你、孩子。”高無庸正準備端上小吃的時候,聽到門裡皇上正在情深意切的表明著自己的心思。

“皇后一干人等如今在宮裡,李貴人還是李貴人。”

“從今往後,園子裡,只有我們一家人。”

胤禛不停的說著,若曦卻沒有回話,有的只是斷斷續續的抽泣聲,高無庸愣了愣神,想著,前段時間,皇上本是打算讓皇后娘娘和李貴人來園子修養的,可是,不知道為何這件事,因為若曦姑姑的離開,就被無限期的耽誤下去了。如此看來,高無庸倒是明白了一些。

高無庸放下了準備推門的手,對著身後端盤的太監使了使眼色,不願去打擾他們久別後的談心。說開吧,把一切都說明白。高無庸暗自想著。

不一會,屋裡便傳來了破涕而笑的聲音,隨後,便是內房的門被踢開的聲音,高無庸看了看點心,估摸著這春宵,倒也用不上了。

 

 

【番外之高無庸:離殤】【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