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高無庸:宿命】

這幾日,胤禛的神情,越發的疲憊,也常常看著手中的奏摺,心不在焉,默默無語。高無庸用心的觀察,卻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直到皇上下了旨,命弘曆娶富察氏為妻,高無庸才漸漸明白。聖旨一下,滿朝舉贊,贊皇上的決策英明,贊富察氏小姐和弘曆郎才女貌。

弘曆是最有儲君希望的阿哥,而高無庸也知道,四阿哥的名字,早在雍正元年,便藏在了正大光明匾後的小黑匣子裡,而如今他要娶的富察氏,便是,滿州鑲黃旗,康熙前期著名大臣米思翰的孫女、察哈爾總管李榮保的女兒。天造地設的一對,實至名歸。

這婚事,是胤禛一人,獨自力排眾議,而促成的,原因只是為了若曦的那句話:“看弘曆的心意。”不是為了取悅若曦,只是若曦的這句話,在他心裡擲地有聲,他也曾因為政治,而毀掉了自己的婚姻,如今,斷不會讓弘曆如出一轍。可是,在聖旨宣佈的時候,弘曆的臉上,竟然沒有一絲喜悅,而是徹底的震驚,還有眼眸深處,無盡的黑暗。弘曆的胸膛,好似有一團火在燃燒,臉漲的通紅,在大殿之上的他,竟然忘記了禮儀,沒有接旨,許久的癡楞之後,才緩緩跪下,叩謝恩典,只是,這所有的動作,沒有一絲感情,生硬而冰冷。

熹妃娘娘自然是喜不自禁,全然沒有意識到弘曆的異常,又或者,故意忽視掉弘曆的異常,早早的便開始了對婚禮的籌備,而與喜慶不相符的,便是,胤禛越發凝重的表情。高無庸清晰的知道,因為四阿哥的婚事,皇后曾經不止一次的提起過,從明到暗,從鬆到緊,步步緊逼,她要的,無非是自己的侄女嫁給弘曆,讓那拉氏一族,能夠永保皇后的地位,可是,她卻萬分沒有想到,就在邊塞動亂,皇后親弟帶兵出征的時候,王妃之位,落在了富察氏之手。

胤禛這幾日,每日都留宿在李貴人,或者皇后的寢宮裡,為了安撫也罷,為了家和也罷。

胤禛下旨賜了弘曆府邸,但是,卻意外開恩,允許弘曆的喜宴在宮中舉行,並親自吩咐,宮內上下大慶三天。對於阿哥來說,這便是無與倫比的恩寵。

可是,這幾日,高無庸隱隱約約看到了養心殿附近,總是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待到看清楚,才發現那個一直存在的人影,便是四阿哥的。心生疑惑,這幾日,正是新郎官忙的時候,四阿哥為何每日徘徊於此?可是,礙於養心殿的規矩,也沒有主動的問詢。只是發現四阿哥的身影,越發的常見,而且,表情也是越發的凝重。

終一日,弘曆的身影,越發的清晰,逐漸放大,直到迎上了高無庸的面。

“四阿哥吉祥~”高無庸微微福了福。

“我……皇阿瑪在做什麼?”

“皇上如今正在批閱奏摺。”

阿哥們打探皇上的起食飲居,在宮中甚為常見,可是,那些開口的阿哥,大多是不得寵的想要探詢喜好,又或者是,不穩重的,想要搜尋機遇,弘曆,倒還是第一次。

“那……”高無庸只覺得後面的話,是如此難以啟齒,以至於四阿哥微微有些語無倫次,臉也緋紅。

“阿哥有事?”高無庸試著問。

“皇阿瑪今天的心情可好?”弘曆問出了這樣的一句。

“四阿哥自然是知道的。”

高無庸什麼都不能說,唯有隱晦的提起。胤禛因為常宿李貴人的長春宮,而和若曦一直冷戰,心情自然是不言而喻,雖然面上坦然,可是內心卻是苦不堪言,又不好因此拉下臉去求和,便是一直拖著。每日朝堂之上,更是前所未有的冷面,言語之中,總是夾雜著一絲絲的怒氣。

弘曆微微歎了口氣,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想必這段時間,胤禛在朝堂的表現,結合到原因,弘曆自然是明白,揣測著此時阿瑪的心情,斷不會好到哪去……

“謝公公,那我……走了。”

弘曆說完話,便無奈的走了。高無庸看著四阿哥遠去的背影,只覺得無能為力。若不是要緊的事,四阿哥也不會每日都如此在養心殿外徘徊吧。而弘曆眼裡的哪絲黯淡,也在高無庸心裡狠狠的敲擊著。

“四阿哥……”高無庸慢跑著過去,喊住了弘曆。

“哦?公公還有事?”

“過幾日,四阿哥再過來吧。”說完便轉身,回到了養心殿。

幾日後,蒙古來的奏摺,請求與皇室宗親公主和親,幾經掙扎之後,胤禛下旨將承歡封為和碩和惠公主,下嫁佐鷹敏敏之長子塞布騰。事情塵埃落定,胤禛也跟若曦言歸於好,恩愛纏綿。只是,高無庸,再也沒有看見弘曆徘徊在養心殿,至於他所求之事,自然也是塵封,無人知曉。


“五阿哥,五阿哥……不能不能……”弘晝氣勢洶洶的闖進了養心殿的院子,高無庸看到此時的弘晝,行為粗暴,連忙上前阻攔。

“給我滾開~”在宮裡,高無庸是皇上的人,所有的妃子阿哥,就連皇后都對他語氣尊敬,可是弘晝卻絲毫不顧高無庸,一邊推著,一邊嚷著。

“五阿哥,皇上在批閱奏摺,任何人不見……”

“滾開,敢攔著我……”弘晝並沒有因為高無庸的勸阻而有絲毫禮讓。

“誰在養心殿撒潑?”殿內傳出了厲聲,低沉而有力,讓氣勢洶洶的弘晝也甚為一驚。

“皇……皇阿瑪……是兒臣。”弘晝慌忙的跪在了院子中央。

“給朕滾進來。”弘晝忙忙推開了大殿的門,隨著高無庸一起進去了。

“你倒好,整日遊手好閒把尚書房搞得一團糟,如今,又折騰到養心殿了。”胤禛臉色微紅,訓斥著。

五阿哥弘晝桀驁不馴,從小便是上的了大樹,下的了泥塘,漸漸大了,本以為學好了規矩,可是,今天竟然當眾草率魯莽,高無庸歎了口氣,給皇上換上了一盞熱茶。

“皇阿瑪……”還未說出口,弘晝便嗷嚎大哭,身體不停的抽搐。

“朕都還沒罰你,你哭什麼……”遇到這樣的,胤禛也只有恨鐵不成鋼了:“你又闖什麼亂子了!”

“皇阿瑪,不要讓承歡妹妹走,兒臣求你了。”

原來是為承歡的事而來,胤禛的心,微微一動,雙手摩擦了一會,沒有說話。離下旨讓承歡出嫁不過一日,弘晝就這麼不顧一切的過來了,孩子們的情意在偌大的紫禁城,越發的珍貴。

“蒙古那麼遠,條件那麼艱苦,承歡妹妹肯定受不住,皇阿瑪,她自小就被養在雍王府,如今,您怎麼捨得?”

弘晝的話,在胤禛心裡擲地有聲,他怎麼捨得,他怎麼可能捨得……只是,江山社稷,關乎千秋萬代,根本不允許有私情的存在,更何況,遠離京城,沒有權勢紛爭,那片自由自在的草原,也未嘗不是承歡的天堂。胤禛微微歎口氣,他有些無奈,對於這些孩子們,京城意味著榮華富貴,安逸奢華,可是,殊不知,京城在自己眼裡是牢籠,是永遠不能安心的地方。而如今,十三爺的身體越發的不好,承歡的事,若在沒有定論,想必十三爺也不會安心。他們可以護的了一時,卻護不了一世,終有一天,這些堅實的脊樑,會隨著塵土灰飛煙滅,不復存在……

“皇阿瑪吉祥。”弘曆瘦弱的身體,出現在大殿的側門。

“四哥,四哥……”

弘晝好似看到就救兵,跪著走到弘曆的身邊,抱著他的腿,不停的搖晃。忽然,弘曆也重重的跪在了地上,與弘晝不同,他挺直了脊樑,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四哥,四哥,你說話啊……”

弘晝的聲音在大殿之中回蕩,冷清的大殿中央,跪著兩個溫潤如玉的阿哥,陽光照在他們的身上,爍爍發光,也將他們的影子無限的拖長,一切,那麼刺眼。

“你們都回去!聖旨已下,斷沒有收回的道理。”

“可……”弘晝沒有放棄。

“可??承歡都沒有來,你們倒好……”

“五弟,你回去吧。”一言不發的弘曆剛剛才開了口,他的聲音不容否定,他的表情堅定不移。

“四哥……”

弘晝沒有說什麼,自小,他便是跟著四哥一起長大,四哥總是一個小大人的樣子,他也習慣聽四哥的話了,在他眼裡,四哥做事都是把握十足。於是對著胤禛磕了個頭,弓著身子出去了。臨走前的一瞥,默默無語,卻飽含深情。他寧願自己駐守蒙古,也斷不願意將柔弱的承歡獨自一人留在那裡。

“我愛她。”等到弘晝將養心殿的大門關上,當最後一抹陽光被阻擋在門外之後,弘曆表明著自己的心意:“我想娶她,我要娶她。”此時的胤禛,早已臉色蒼白,緊握著雙手,克制著自己的情緒,而弘曆,根本沒有注意,也不想去注意阿瑪的表情,好似一幕獨幕劇一般,自言自語。

高無庸的心,也隨著四阿哥的三句話,而波瀾萬千,他看著皇上佯裝淡定的表情,內心裡,滿是佩服。

“然後呢?”胤禛的話,波瀾不驚。弘曆微微一愣。

“請阿瑪成全。”

“這件事沒有退後的餘地。”胤禛的話, 有心疼,有無奈。然而,弘曆卻沒有退步,依舊跪在地上。

“如今,你大婚已過,和親聖旨已下,斷沒有商量的餘地。”言語之間,胤禛的深層意思便是為時過晚。

弘曆心知肚明:“和親可以反悔,或者派另一個宗室格格。大婚……我可以不要爵位,或者,我和承歡一起離開京城。”

弘曆回憶起,那日見到若曦姑姑時,被質問的話:“弘曆,你能不顧你阿瑪跟額娘的感受嗎?你能放棄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嗎?你能不顧自己的前途嗎?如果不能,那有些事,不知道,就最好不知道吧。”

如今,幾經思想掙扎,他跪在了養心殿之上,證明他能,他能放棄一切,他能不顧自己的前途!

胡鬧!荒唐!堂堂大國,豈能是出爾反爾?你堂堂一個阿哥,唐突貿然,做事絲毫沒有章法!”

“如今,我除了順從自己的心,再也沒有別的出路。”弘曆雙眼通紅,含淚訴說。多少個夜,他都輾轉反側徹夜未眠,多少個日,他都傻笑癡楞心猿意馬,如今,承歡出嫁在即,他再也沒有辦法去漠視自己的心。

“弘曆,不要偏激。”胤禛酸了酸鼻子,他想不到,自己費盡心思,為弘曆挑選福晉,本以為是和他的心意的,誰知竟然鬧出這樣的事:“你們有緣無份,一世情債,來世再還吧。”

“阿瑪,如果你今天站在我的角度,而對方是若曦姑姑,阿瑪肯定放棄嗎?阿瑪肯約定來生嗎?”弘曆興許已經別逼急,話裡透著咄咄逼人。

四阿哥如此犯上,讓一側的高無庸狠狠為他捏了把汗。弘曆也知道,自己的話,是阿瑪的大忌,可是,事到眉頭,他也再沒有忌諱,話如何狠,如何去說。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殿堂之上的胤禛並沒有生氣,而是沉思,也許這一幕像極了當年的自己,如何有資格去責備這個孩子?畢竟,曾經的他,也曾跟太子爭過人,曾經的他,更不願意將若曦拱手讓給允禵。弘曆這樣的勇氣,倒是他從不曾擁有過的。

“如果是朕,真不會放掉心愛的女子,哪怕是跟老天搶人。”胤禛的回答,倒是讓弘曆和高無庸大跌眼鏡。

“阿瑪……”弘曆微微有些感動,他也從不曾看見這樣的阿瑪:“我也不想放掉承歡,因為,我怕放掉她,便是放掉了自己後半輩子的幸福。我只要她。”

胤禛微微讚歎的打量了弘曆,“那朕問你,承歡喜歡你嗎?承歡願意嗎?”

高無庸聽到了皇上的話中,喊著溫情,微微一笑,也許,事情還是有轉機的,畢竟,四阿哥和承歡格格都是皇上的心頭肉,如果真能湊成一段,也是佳話。只是,蒙古那邊,的確是不好交差。

“我不知道。”弘曆誠懇的回答著:“兒臣還沒有去問。”

“那你又如何敢言成全?若承歡心上人並不是你,那朕便是亂點鴛鴦譜了。”

“我……”

胤禛的話,恰到好處,也直擊弘曆的擔心,他雖然願意放棄一切,可是承歡願不願意,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弘曆拼命搜索承歡對自己的好,試圖去證明承歡是愛自己的,慢慢陷入了糾結。

“弘曆,給你一次機會。承歡出嫁那天,朕要送她出城,你隨行,如果你能勸服承歡,朕自有定奪。”

“真的?”弘曆臉上的陰冷,煙消雲散,急切的問著,生怕這只是一個玩笑。

“君無戲言。但是,不可透露。”

“謝阿瑪……”弘曆深深的磕了個頭。

“皇上……”待弘曆走後,高無庸才開口,想要提醒胤禛,和親的聖旨,已經頒發。

“朕知道你要說什麼,可是,給他們一個機會。朕不願,他們錯過,只等來生……”

高無庸猜不出皇上究竟是如何的心思,也不知道皇上最後會如何收場,不過,成全,是一件好事。

 

 

【番外之高無庸:宿命】【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