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高無庸:她是他的肋骨】

高無庸推開養心殿的大門,借著微弱的光,看見皇上正在伏在案上,似乎是在批閱奏摺,可是手中的筆癡癡沒有動。

“皇上,怡親王已經在別院等您。”

胤禛疲憊的抬起頭,然後看了看已然漆黑的天:“朕差點忘了。”

前幾日,在觥籌交錯的宴席間,十三爺低聲跟胤禛說著,邀他初九那晚前去承歡所在的別院,胤禛滿心疑惑,這麼久,從來沒有赴過十三的宴,可是連日的宮廷宴會早已讓他生厭,他木然了一會,點了點頭。

“那就起駕吧。”

胤禛晃了晃神,將思緒拉回了現實,回想起上次聽承歡彈琴,還是若曦在宮中的時候,一晃這麼久過去了,胤禛一直沒有再去聽,只恐那熟悉的節奏,會直戳進內心,只是不知道為何,前幾日,他從皇后宮中出來的時候,忽就特別想聽承歡的琴聲,只可惜,卻沒有在別院看見承歡……

夜行的路,顯得頗為崎嶇,如今依舊在正月裡,宮裡上上下下依舊是一番熱鬧的場景,曲徑通幽處,便是承歡的別院,胤禛深深吸了一口氣,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放鬆。

推開院門,看見十三爺早已在席中,胤禛微微一笑,他倒是看出來了,這一定是承歡的安排吧。

“皇兄來了~”十三爺守禮的福了一福。

“十三弟不必如此,難得你設宴,朕定要來。”

胤禛緩步走到了他的席位。高無庸抬頭,卻生生愣了一下,眼前的舞臺,他竟然從來沒有見過,他回頭看了看皇上,也是同他一樣的詫異,高無庸默默的關上了門,守在了門外。

許久之後,便響起了承歡的琴聲,婉轉優美,觸人心弦。清純的曲子,更勝過那些浮華的大宴,高無庸也漸漸的陶醉在其中。忽然之間,那個名字,又一次的響起。

“若曦,十三弟,那是不是若曦?”

言語之中,盡顯倉皇失措,在外佇立的高無庸,聽到這句話後,也是生生的愣在了原地,若曦姑姑??若曦姑姑!!高無庸抑制住自己的驚慌,控制住自己停在原地。

“是,皇兄,是若曦。”

隨著十三爺的回答,高無庸的心,好似灌了鉛一般的沉重。欣喜嗎?欣喜!疑惑嗎?疑惑! 

沉重的心,慢慢加上一層層的困惑,高無庸開始有些不相信了,難道自己如今是在夢境中?還是,那被皇上整日抱著的骨灰,並不是若曦姑姑的?高無庸打了一個寒顫。這些無法解釋的事,在他內心裡糾纏。

門哐當的一聲打開,高無庸嚇了一跳,隨即回頭,看到的是皇上面無血色的那張臉。

“皇上……”

高無庸迎了上去,越發清晰的看到胤禛的眼睛,被驚訝和無措覆蓋。想必,皇上一定是同他一樣,無法接受吧,高無庸暗自想著,想要探頭看一看究竟,可是看到皇上那般冰冷的目光後,只好作罷。

“回養心殿。”

胤禛好似搖著牙,說出了這句話。難道,這不是若曦姑姑?高無庸心生疑惑,不然又如何這般心灰意冷的離開。可是,明智如怡親王,又如何會找一個假的若曦姑姑呈給皇上呢?

“天冷,穿上棉服吧。”

胤禛在踏出院子的那一瞬間,猛然回頭,不容置否的說出了那句話。隨即,胤禛就大步流星的離開了,摸不清狀況的高無庸,匆匆的跟隨著。可不知,胤禛冷不丁回頭止步,低頭隨行的高無庸差點撞了上去,忙忙跪在地上:“奴才有罪。”

胤禛長歎一口氣:“你沒罪,我醉了。”醉了?高無庸把身子伏在地上,根本不敢抬頭。

“高無庸。”

“奴才在。”

“你說……”忽然之間,皇上的語氣弱了下來:“這世界上,真的有死而復生嗎?”高無庸一愣,明白是皇上依舊在懷疑剛剛那個若曦姑姑的身份,可是,他該如何回答呢?

“奴才不知……”高無庸微微顫抖的說出了這句話。

“高無庸,朕想聽真心話。”皇上的語氣有些無奈,身處權利的頂端,聽句真心話,卻都是奢侈。

“奴才真的不知道,不過,如果這件事發生在若曦姑姑身上,奴才就信。”

“原因。”皇上緊追不捨,長久在他身邊的高無庸明白,皇上要的,不是他的看法,也不是原因,而是一個讓他能說服自己的理由。

“因為奴才知道,怡親王不會害皇上,怡親王同樣是若曦姑姑的知己,而且……”高無庸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

“繼續。”

“而且,奴才知道,皇上想讓若曦姑姑死而復生,既然真的隨緣了,真實不真實,已然不重要。”高無庸是瞭解胤禛的,所以句句直戳胤禛的軟處。

“是啊,回來了,我又何必在乎過程。”胤禛喃喃自語。 

高無庸聽到皇上的話,在內心深深鬆了口氣,他知道,自己的話,沒有錯,他繼續說著:“皇上若想若曦姑姑是真,那便是真。”

這些話,在胤禛心裡,不停的翻江倒海,自從剛剛吃到了那只有若曦才能做出來的點心,到黑幕拉開的那一瞬間,那張夢裡誦讀了千萬遍的臉,他就在內心裡,認定了,那便是他的若曦。

胤禛微微遲疑了一會,然後便朝著院子小跑而去,高無庸忙起身,他知道皇上是去尋若曦姑姑去了。可是,還未等高無庸跟上,便又看到皇上愣在了原地。高無庸慢慢走到他身後,沒有出聲。時間好似凝固,而此時的若曦,正伏在冰冷的地上,等著她的胤禛,可是,她卻沒有等到。

許久之後,胤禛甩了甩袍子,回頭,走向了通往養心殿的路。

“皇上?”高無庸不得不說話:“回養心殿?”

“恩。”

“可……”

“高無庸,你說,如果愛一個人,會放她離開自己嗎?”

高無庸心裡開始無奈了,皇上曾經犯過的錯誤,他如何能去評斷對錯。可是,若不給皇上一個回答,那他和若曦姑姑豈不是又會徘徊在錯過和等待之中了嗎?

高無庸倒吸一口涼氣:“奴才雖不懂塵世的情愛,可是,我知道,若愛,就不會放她離開。”

“朕也是這麼想,既然如此,那十四肯送若曦回來,定是另有原因。”胤禛坦然說著,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去養心殿,留下高無庸一人,傻愣在原地。

“十四爺?主角是十四爺不是皇上?”隨即,高無庸狠狠地拍了自己的頭:“原來皇上的意思是,十四爺會不會放若曦姑姑回來!完了,這次真的說錯了。”高無庸狠狠的跺了跺腳,忙跟了上去。

這一夜,養心殿燈火通明,可是,胤禛的心思卻全然不在著奏摺上,只是透著燭光,默默的看著西暖閣的一切,一看,便是徹夜……

第二日,胤禛便給了李衛李大人密旨,讓他前去遵化,索回聖祖爺留下的指婚聖旨。一旁冷眼看著的高無庸,微不可聞的歎了口氣,皇上依舊是皇上,他怕錯過,也怕一再的被利用。

三日後,李大人歸來,卻沒有帶回胤禛想要的東西,意料之外,卻是情理之中,然而胤禛卻因此動怒,將十四爺從遵化移至壽皇殿,從守靈變成了囚禁。高無庸心裡明白,皇上只是想要十四留在京城,這樣更容易去控制。

隨後的幾日,每夜胤禛都會獨自留宿在西暖閣,再也不如曾經那般的日夜不寐了,竟然乖的像個孩子,高無庸慶倖,若曦姑姑的再次出現,讓皇上的心裡又有了希望和牽掛。

 

雍正四年九月

“高無庸,拿酒來。”胤禛晃了晃手中已經空了的酒壺,嘶啞的喊著。

“皇上”高無庸沒有動:“已經喝太多了。”

胤禛搖了搖頭:“不夠不夠……朕冷朕冷”

高無庸站在一旁,凝視著皇上,他的身上早已披上了風衣,而如今,雖是夏末,可是卻也燥熱,他不知道皇上口中的冷,從何而來,只能束手無策。自上個月九爺在囚禁中離世之後,皇上一直都少言寡語,悶悶不樂,這幾日,更是反常,每次從四宜堂回來,都眉頭緊鎖,他的心,好似被一雙粗糙冰冷的手,不停的揉捏。

屋內的動靜,漸漸地小了,高無庸將胤禛放平在床榻上,掖好被子,便走到了房外守著。高無庸憂慮不已,自從皇上和若曦姑姑相認,皇上的臉上再沒有過孤獨和無助,可是這幾日,卻恰恰相反,皇上的痛,看似來自于九爺去世,可是每去一次四宜堂,他的痛又好似加深了幾分,更奇怪的是,這幾日皇上並沒有留宿四宜堂,一直宿於勤政殿。高無庸不敢繼續想下去,只是靜靜的候在外面。

第二日中午,胤禛依舊是胃口不好,草草的吃了幾口菜,便讓一旁的太監把飯菜端了下去,就在高無庸為胤禛取毛巾的時候,胤禛開口問道:“若曦那邊如何?午飯吃的可多?”

高無庸低頭一笑,心想著皇上自己都吃的那麼少,還關心若曦姑姑的飲食,回答著:“禦膳房那邊說,四宜堂並沒有傳膳。”

“哦?”胤禛臉上一緊,冥思許久,顧不上桌上積如小山的奏摺,匆匆擦了擦臉:“去四宜堂……”

高無庸放下手中的東西,連忙跟了上去,一路上,小喘著粗氣,終究,政務國事,都不足以,她是他心中的一切,他更容不得她有絲毫的閃失。

忽然,一直走在前方的胤禛停下了腳步,指著前方的一頂轎子,疑惑著問著身後的高無庸:“那轎子是否是十三弟的?”

高無庸定睛一看,默默的點了點頭。圓明園裡不准騎馬坐轎,但是皇上曾經下旨,唯一可以破這個規矩的只有他和十三爺怡親王二人。

這本也沒有絲毫奇怪,只是,看清楚之後的高無庸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這個轎子來的方向正是四宜堂,難道是……高無庸抬頭,看了一眼皇上,從那眼神中看出,皇上是跟他一樣的疑惑和不安。

“皇上,十三爺跟若曦姑姑交好,他去四宜堂看看,也是應當的。”

可是,胤禛卻緩緩的搖了搖頭:“十三弟從來不將轎子抬到四宜堂的。”然後低頭沉思了一會:“準備轎子,跟上。”

高無庸先是一驚,自他跟隨皇上以來,從來沒有見過皇上如此神色慌張,也從來沒有見過皇上幹過這樣不正大光明的事情,可是,高無庸看見皇上眼神中的痛楚和堅定,匆匆吩咐了人去備了轎子。高無庸疑惑著,他不知道,這其中,到底糾纏了什麼事,更不知道,這樣的一個舉動,為什麼會讓皇上如此的痛苦不安。

天色漸暗,不知道是因為匆忙還是什麼,前方的轎子根本沒有意識到後面的跟隨,一直一直前進著,直到到達監獄的大門。

“停!”胤禛聲音低沉的說著,讓人把轎子停在了拐角處,輕輕下了轎,抬頭看了一眼地方後,死死的盯住了轎子,那眼神,犀利而閃躲,他等待著轎子裡的人出來,更怕轎子裡的人出來。

“若曦,慢點……”十三爺先行下轎,然後跟隨著的便是若曦。胤禛閃身,躲在了拐角後,眼裡卻滿是黯然。

“果然,她還是來了。”

胤禛喃喃自語,臉上是無限的錯愕……一旁的高無庸大惑全解,原來這個月,一直憂心忡忡的皇上,害怕的是這個。只見十三爺對著守衛點了點頭,便帶著若曦堂而皇之的走了進去,高無庸搖了搖頭,看來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啊。只是,十三爺,一直都知道八爺是皇上心中的死結,他如何肯這般大膽……

“皇上……”高

無庸連忙開口,可是卻被胤禛的搖頭堵住:“我們進去看看吧。”

緩步走到大獄門口,守衛驚慌失措,連忙下跪,胤禛小聲說著:“就當不認識朕,別發出聲音。不然,死罪難逃。”本就害怕的守衛,聽到這樣的話後,更是全部跪倒在地,瑟瑟發抖。

胤禛借著微弱的光,小心翼翼的沿著樓梯走下去,跟隨著的高無庸,心在不停的揪著,時不時瞟了瞟皇上的臉色,卻看到那是每分每秒的沉重,每時每刻的苦不堪言。
 

她還是來了,她還是忘不了……”胤禛苦笑,灰暗的燈光下,那晶瑩的,是淚光。往日的豪氣,坐鎮的霸氣,在這陰晦的監牢裡,蕩然無存。

十三爺和若曦到了八爺看守的地方,“打開,把門打開。”

若曦狂吼著,好似滿心怨氣,與此同時,胤禛的手,漸漸的握緊,指甲慢慢紮入自己的肉裡。高無庸的心,悄然提起,屏住呼吸,仔細的聽著,生怕落掉任何一個字。漸漸的,胤禛鬆開了手,高無庸也長舒了一口氣,八爺無非是對自己最後歸宿的做出囑咐罷了。

“我們先走吧。”胤禛小聲的對高無庸說著,“別打擾他們,就當沒有來過。”
然後決然的轉身。

這一句話,隱忍而霸氣,這一句話,清晰而淡然。高無庸看不到此時的皇上,究竟是如何的表情,只聽到,那語氣,是前所未有的平淡。這一刻,是信任大過了情感?還是理智戰勝了衝動?高無庸不得而知。可是,他卻在內心,對皇上更加的崇拜,他是知道八爺和若曦的過往的,可是他仍然以委屈帝王的尊嚴為代價,只為不去打擾這樣的場景。是尊重,是寵溺,又是成全……

往上走了兩個臺階,卻聽到八爺聲音顫抖的問著:“若曦,如果當初,我選擇你,願意放棄皇位,如今,我們之間,又會如何?”

胤禛兀自停下,卻久久沒有轉身,這一句話,好似揭開了所有的傷疤,滿目鮮血。高無庸知道,那久久的不肯轉身,只是為了等若曦的一個答案,一個讓皇上安心的答案。

然而,什麼都沒有等到。接下來,好似一切都被凝固,長久的沉默。

“哈哈。好!”胤禛開口,打破了沉默,卻帶來了一片陰霾。“你們之間,會如何?問的好!”胤禛慢慢走下臺階,緩步踱到若曦身邊,卻好似下定主意一般,絲毫不去看呆在那裡的若曦,只是雙眼放光,死死的盯著仍在牢中的八爺,那目光,像勝者,卻更像一個滿目傷痕的人。 

八爺毫無畏懼的跟胤禛對視著,目光雖然尖銳,卻透著那種無欲無求,之後,意味深長的淺笑一下,仿佛是在宣戰,好似肯定胤禛不會將他如何一般,許久之後,然後背過身,如常日一般對著牆壁。

忽然之間,胤禛那犀利的目光轉向了若曦,卻被一點點的軟化,眸子的閃爍,更像是害怕。一直以來,胤禛都沉浸在若曦回來的狂喜之中,卻又倍加小心翼翼,生怕一不疏忽,手裡的若曦便會像風一樣消散在有他的世界裡。就連胤禛剛剛準備悄然離去,都是一種難過的隱忍,一種無奈的屈服,更是一種不得已的求全。喜悅越猛,那怕失去的心,便越閃躲。

“你這段時間的著急,惶恐都是為了他嗎?”

胤禛的話擲地有聲,卻能聽出滿心的怒火,隨即,有力的指向了八爺。一旁的高無庸,死死的盯著若曦姑姑,微不可見的對著若曦姑姑搖著頭,示意她不要回答,這個時候,只有沉默,才是最好的回答。若曦心領神會,緊咬著嘴唇,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是用有力的眼神,對視著胤禛,開始了一場沒有硝煙的對峙。高無庸知道,這是皇上的軟肋,也唯有這樣,才會讓皇上冷靜下來,因為,他心中,有太多的不捨,有太多的無奈。

“回答我啊!若曦,說話啊。”

那一刻,胤禛的思緒,好似逼到了絕境,求生般的嘶吼著。若曦緊緊靠著牆壁,轉身,便是狠狠的作嘔,十三爺連忙扶了過去。高無庸清晰的看到,此時的皇上,左腳往前踏出了半步,可是,短暫的遲疑後,又退了回來。他不去,他不能去,一旦去了,那便是敗了。

胤禛再也沒有說話,只是神情從黯然,變成了清冷,理智終於戰勝了一切,他已經不需要任何答案了,因為眼前的情景,足夠了。

“皇兄,有什麼話回去再說吧,若曦這樣……”胤禛隨即轉身,甩袍而走,卻在踏出步伐的那一刻,一覽無餘他心中的不忍。

“高無庸”此刻的胤禛,臉上是無限的疲憊,聲音異常沙啞:“封鎖消息,今夜的事,不能傳出去。”

皇上還沒有絕望,高無庸長長舒了一口氣,封鎖消息,便是為了保全若曦姑姑的名聲,也是為了不讓前朝後宮的視線,全部集中到她身上,一種無形的保護悄然樹立。高無庸的內心,閃過不悅,這樣深情的皇上,為什麼躲不過命運的捉弄,哪怕他早已傷痕累累?

坐回轎子那一瞬間,胤禛又恢復了往日的面容,不驚不喜,不慍不怒,好似對於剛剛發生的一切,他至始至終都是局外人。是怎樣完美的面具,才能掩飾哀痛不已的面容,是如何強大的內心,才能撫平撕心裂肺的疼痛?

這一刻,他是四爺?是胤禛?還是雍正? 

回園子的胤禛,靜靜的坐在四宜堂,他等若曦給他一個交待。

“高無庸,退下吧。”若曦緩步而來,面色蒼白,胤禛淡淡的吩咐著高無庸。

高無庸利索的關上門,然後掃視了一周,確定沒有閒雜人等之後,靜默的站著。正當高無庸琢磨著房內的一切時,小福子來報,獄中的八爺,服毒自殺。高無庸聽到消息後,癡愣在了原地,仔細的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寒氣油然而生,八爺的自殺,定與若曦姑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想到這,眼角不禁留下了一滴滴淚,雖然是成全,可是,若曦姑姑硬生生的把這樣的罪責扔給了皇上。

有了剛剛皇上的封令,朝堂之上斷然不會知道今夜的事,如此一來,自從九爺去世以後一直加在皇上頭上的屠弟罪行,無疑又多了一條證據,前朝必定會再起風波的,況且,如今又是臣心不穩,八爺黨頑固的狀態。雖然知道若曦姑姑,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成全了自己想成全的人,也明白八爺如今的境地,生不如死,可是這樣的做法,又再次把皇上獨自一人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管不得冷,因為高處不勝寒……高無庸拭去了自己的淚,疑惑著為什麼若曦姑姑,一再為了那些舊人,去傷皇上,難道是愛的不深嗎?

整理好情緒後,高無庸附身一側,聽到房內沒有任何聲響之後,才敢推門而入。

“不是不准打擾嗎!”隨著聲音,茶杯摔在了的地上,高無庸連忙跪下。

“稟皇上……八……阿其那去了……”

高無庸深知,這樣的消息,只會是火上澆油,可他卻又不能擅自不報,唯一能做的,便是在一個冷靜的氣氛下傳達。

聽到消息的胤禛,滿眼通紅,狠狠的問著跪在地上的若曦:“是你成全的?”那一刻,他的心,好似碎在了地上。

“退下吧。”胤禛無力的對著高無庸說著,再如何不堪,他都不願意在一個奴才面前去質問若曦。

高無庸懸著心退了出來,開始憂慮著,皇上和若曦姑姑,究竟會如何走下去……

門忽然開了,一陣冷風從背後傳出。

“皇上……”高無庸跪在地上,看見從胤禛蒼白的臉上墜下一滴淚,在冰冷的石板上,散開,蔓延……

“吩咐下去,留全屍,葬了阿其那,和明慧一起,這個消息,也告訴怡親王吧。”胤禛的話裡,沒有絲毫感情。

“是。”高無庸暗自思忖,不管如何,皇上隨了八爺的願,無非是對若曦的一種示弱吧。他抬頭,看了看眼前這個憔悴不堪的男子,這一瞬間,他根本沒有帝王的光壞。

“還有……”高無庸剛起身,胤禛借著吩咐:“讓禦膳房的人送點可口點心到四宜堂。”

高無庸才想起,若曦姑姑還沒有吃飯,於是點了點頭,他不曾見過這樣的皇上,傷痛,卻一再的退讓,他不曾見過這樣的皇上,無奈,卻一再的成全,哪怕,他的英明,毀在了心愛的人手上,哪怕,他丟掉了所有的尊嚴。

深夜,胤禛淺睡在寢宮,高無庸小心翼翼的服侍著,他明白,對於皇上,明天的朝堂又是血雨腥風。

 

 

【番外之高無庸:她是他的肋骨】【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