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弘曦】

允禵抱著懷中吐著舌頭,瞪大眼睛好奇的看著他的孩子,心中一酸:“弘曦,你的眼,真的好像你額娘……”

他愣了愣神,仿佛從弘曦清澈的眸子裡,看到了若曦的影子,他的心開始忐忑,末了,對著弘曦癡癡一笑。他苦笑,他該拿這樣不爭氣的自己怎麼辦……

他曾經恨過自己,恨自己沒有找到若曦,去保護好她,他曾經怨過自己,他怨自己沒有見到若曦最後一面,讓她獨了此生,他曾經惱過自己,惱自己沒有將弘軒和雲起帶回京城,給他們榮華富貴……他無法擺脫自己的內心,哪怕若曦已經離開,他總是希求著,也許某一天,他會再次看見活生生的若曦,好似上次一樣;他總是希求著,也許會看到若曦白頭的樣貌。不管怎樣,若曦的聲音、容貌、動作都固執的霸佔著允禵內心的每一寸土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終止……

若曦的離去,早已奪走允禵的命脈,如今,他只是一心一意的撫養弘曦長大。可是,他上次面聖帶著的那個黑匣子,早已在朝野上下引起紛紛猜測,因此弘曆面對他撫養弘曦的要求,也只能搖頭禁止。密旨讓允禵將弘曦交付給允禧皇叔的嫡福晉鈕鈷祿氏,如此一來,既給了弘曦顯赫的地位,又鞏固了鈕祜祿氏在皇室的地位,一舉兩得的事,自然是獲得了皇太后的支持。允禵苦爭無果,只好同意。

弘曦被送走的那一日,允禵酩酊大醉,昏醉之後的他,肆無忌憚的哭著,嘴裡還在喃語:“若曦……對不起……若曦……我沒有留下弘曦在身邊親自撫養,也沒有留住弘曦的名字,我沒用……”允禵不停的拍打著桌子,響聲震天。

前一天,弘曆因為弘曦的事,特地召見的允禵。言談之中,鑿鑿不變的,便是弘曦必須交付給允禧,還有就是,改名!弘曦的名字諧音與前太子允礽的嫡長子弘皙,而此時的弘曆,因為身處秘密建儲制度取代嫡長子皇位繼承制度的過度,所以有心整治弘皙,因此,弘曦不得不避嫌改名。可是,弘曦的名字是若曦留下,是為了紀念胤禛和她的愛情,十四爺是斷然不准,在這樣的交涉無果後,弘曆不得不強下旨意,但是估計自己的阿瑪和若曦姑姑,他也只是免去了弘曦的名字,並未進行賜名。
 

弘曆即位後,為了緩和四爺在位時的嚴厲手段,不僅僅還了八爺九爺的爵位,更是將允禧等年幼的皇叔封上慎郡王等爵位。一時間,滿朝上下,皇親國戚,無不深蒙皇恩,感恩戴德。

慎郡王允禧,生性淳厚,嫡福晉秀外慧中,夫妻二人對待弘曦如同親生,萬分寵溺。嬰兒時期的弘曦,不似普通兒童一般生性好動,而是喜怒不溢於表,從不吵鬧,只是翻滾著大眼珠,掃視著一切。

十四爺因為憂心弘曦,也成了慎郡王王府的常客。

一日,十四爺允禵得空來府中,正與二十一弟允禧在亭中下棋時,看到了緩步走來的,已然三歲多的弘曦。身後的太監,正在想方設法逗他開心,他們手拿著卵石,在水中激起一個個浪圈,這對於孩子來說,的確是一個新奇的遊戲,可是,對於弘曦,卻不儘然。只見弘曦如大人一般駐足在湖邊,看著水中泛起的浪花,也僅僅是略感興趣的微微一笑,然後就跑到了前方的樹叢之中。

這一幕,被十四爺看在了眼裡,那略顯犀利的眼神的一瞬間,那不動神色的一笑的一瞬間,讓十四爺傻傻的愣在了那裡,這樣的表情,這樣的神色,似曾相識,又好似恍如隔世。許久之後,允禵才幡然醒悟,這孩子自小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簇,都像極了四哥……

“弘……曦……”允禵搖了搖頭,然後放下舉在半空的棋子:“這孩子……總是如此嗎?”

“什麼?”專注於棋盤的允禧沒有看到剛才的一幕,有些納悶的看著允禵。

“如此……呃……”允禵有些無奈,不知道該如何去描述:“不苟言笑”思索了許久,十四爺才說出這個詞。

“弘曦啊~”允禧微微一笑:“他像極了四哥,是不是?”雖然允禧出生於康熙五十年,四爺繼位時,他還只是一個略懂世事的兒童,可是,他心中那個四哥,一直都是鐵面無私的冰塊臉,如今的弘曦,在他心中,更是四哥的小小翻版。

“是啊……太像了太像了……”允禵喃喃自語。 

這個孩子自出生,便沒有阿瑪,他的阿瑪也從不曾知道他的存在,可是,這個孩子,卻如此神似若曦,情似四哥,完全是他們倆最美的融合,就連經歷也跟四哥如出一轍,自小便撫養在養母身邊,寄人籬下……如果四哥和若曦在天有靈,心裡也會多一份酸楚吧。允禵心裡,卻又那麼一絲絲的祈求,乞求著這個孩子,不要跟四哥和若曦一般是自苦的人。

允禵低下頭,心中卻猛然一痛,他不知道,這個三歲的孩子,面臨過什麼,經歷過什麼,又正在遭受著什麼,讓他如今天這般,傲然於世之間又夾雜著小心翼翼。

“你……”允禵漸漸提起了嗓音,然後死死的盯著允禧:“你可有護他周全?”畢竟不在自己的身邊,別人做的再好,都不曾真正的放心過。

“十四哥……”允禧一臉嚴肅:“我知他自小沒有父母,待他也超過自己的兒子,你可還不放心?”

允禵苦笑,弘曦那樣的神情,如何讓他放心的下。只是,他和允禧護的了弘曦一時,卻護不了弘曦一生一世,如今在慎郡王府中的弘曦,依舊是無名,更沒有任何爵位,只是他和允禧還以弘曦以作小名去喚他。已然三年,弘曆都沒有做任何表態,只是最初,給了弘曦一個暫時的安排。允禵的心,揪起,他不知道這是不是代表弘曦的身份不被承認,也不明白弘曆到底會如何安排弘曦,但他知道,只要有他一天在,他就不會讓這個孩子受到絲毫的委屈。可是,允禵緊緊皺起了眉頭,前幾日,十七弟允禮的幡然離去,讓他在疼痛中清醒,如果有一天,他也埋進了那三尺黃土,到那時,又如何去護弘曦周全呢?允禵緊咬著嘴唇,如何真的那樣,他又如何有掩面去底下面對四哥和若曦?

“只是……”允禧話題一轉,神色有一絲黯然:“不管我們如何待他,他都與我和鈕祜祿氏不親……”

這一句話,深深刺進了允禵心中,更是深深刺痛了他。不親?名義上,允禧和鈕祜祿氏可是弘曦的親生阿瑪和額娘……難道,允禵一驚,難道弘曦內心的潛意識裡是明白那不是自己的阿瑪和額娘?畢竟是血濃於水……

他抬頭,看著弘曦身影消失的那個方向,眼裡是迷茫,是無奈,是苦楚,更是猶豫,猶豫著是否自己應該親口告訴這個讓人心疼的孩子所有的事實?是不是應該早早的告訴他自己的身世,以求換的他的平安?可是,他不知道要如何開口,才能讓弘曦明白自己並不孤獨,讓他明白自己的額娘和阿瑪是如何深愛著他,允禵糾結了,如果可以,他真希望永遠掩蓋住事實,讓弘曦能夠生活在一個完整的家庭中……
 


乾隆八年三月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帶著暖意的春風吹過弘曆的臉,也將一句朗朗的讀書聲傳進了他的耳朵。弘曆微微一驚,這樣的詩句是如此的熟悉:“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弘曆順上了下一句,然後緩緩走到窗前,只見一個虎頭虎腦的孩子看見他後,忙起身跪下:“皇上吉祥。”

弘曆看了看身上明晃晃的龍袍,微微一笑,仔細看著這個孩子,心裡估摸著至多也不過八歲,可是如此舉止得當‘知禮得體,也實屬難得,想到這裡,弘曆不禁喜歡上這個孩子:“這是王維的詩,你很喜歡?”

“是。”跪在地上的孩子回答著,然後將頭抬了起來。逆著光,弘曆看見這個孩子的一瞬間,呆愣在原地,孩子稚嫩的臉龐棱角分明,清秀的面龐上,是無法描述氣場,更重要的是,眉宇之間的靈氣,像極了若曦姑姑還有……自己的阿瑪。

難道,他就是弘曦?弘曆心中有些波瀾,沒想到二十一皇叔允禧邀自己來慎郡王府中賞花,自己無意間的迷路,竟然見到了弘曦。他歎了口氣,這是他和弘曦的第一次相見,令他驚訝的是,弘曦見到當今皇上,沒有絲毫的驚慌,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舉止得當的撼人氣場。

“起來,你是……弘曦?”弘曆問著。跪著的孩子優雅的起身,直挺挺的站在那裡:“我……沒有名字,不過,十四叔他們的確喊我弘曦。”如此一來,便當真是他了。怪不得那句詩如此熟悉,竟然是若曦姑姑和自己阿瑪最愛的詩句。

弘曆挪了挪步,走進了弘曦的房間,看到了書桌上,瞥了一眼旁邊的手抄詩句,然後饒有興趣的拿起了桌上的字帖:“這首詩你真的是很喜歡,臨摹了這麼多……”弘曆沒有繼續說下去,將眼神移至弘曦,然後死死的盯著他:“這份字帖,是誰寫的?”
 

不許拿。”弘曦快步走到紅利一側,從弘曆手中小心翼翼的抽出字帖,然後揣入自己的懷中,一套動作連貫著,讓弘曆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他是如何都想不到的,面對皇上,這個孩子非但沒有絲毫的驚慌,反倒絲毫不讓的守護著自己的東西,理直氣壯。

“回答朕的問題。”弘曆壓低聲音,語氣咄咄逼人,這字跡,分明就是阿瑪的,弘曆心中掠過一絲陰暗,他的身體有些發抖,他是在害怕什麼嗎?

“這是一位故人的。”

“故人?”弘曆平復了下自己的心情,然後努力讓自己的聲音歸於平靜:“那你怎麼會有呢?”從弘曦的回答可以聽出,他還是不知道這字帖的主人的。

“十四叔給我的,說是一位很重要的人留給我的,讓我好好珍惜。”

原來,是十四皇叔將阿瑪的字跡留給了弘曦,看來,十四叔還沒有告訴弘曦他自己的身份,弘曆微微有些失望。

那是十四爺允禵在帶弘曦回京的時候,在整理若曦的東西時,從一個箱子裡發現的一張微黃的紙張,翻開一看,竟然是四哥的字跡,當時想著留給長大後的弘曦,權當是一個念想,於是便隨著黑匣子,一起帶回了京。

那張來自于阿瑪的筆跡,將弘曆的心刺得生疼。他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起,他開始懼怕起阿瑪的東西。

“你知道是哪位故人嗎?”弘曦抬頭,定定的看著弘曆,那眼神,犀利而固執,讓弘曆好不自在。

“你很想知道?”弘曆的眼裡,直逼出一陣寒意。

“我應該知道的,是不是?”

“朕可以告訴你,可是,你還沒有回答朕的問題!”

“啊?”

“你很喜歡這句詩?”

短暫的沉默,弘曦誠實的點了點頭:“我喜歡這詩的意境,而且……”弘曦欲言又止,咬了咬嘴唇,然後問著:“你可以答應我保密嗎?”

弘曆驚異的笑了笑,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跟他談條件:“朕答應你。”

弘曦釋然一笑:“十四叔說,這句詩,是我的保護神。所以,讓我一定保管好。” 

弘曆漸漸捏緊了自己的手,神色變得越發凝重。他何嘗不明白十四皇叔話裡的意思,而十四皇叔也是明白他的意思的。弘曆歎了口氣,他一直以為,在史冊上抹去了若曦姑姑的痕跡,也將弘軒和雲起去除了玉牒,弘曦也自然沒有存在的道理,縱使十四皇叔將他帶回了京城,他也只想把隨便安排個妥當的地方,僅此而已,從來都沒有想過為他正名是阿瑪的兒子。這也便是,他為何不讓十四皇叔允禵親自撫養弘曦,剝去弘曦名諱,也不賜名於他的原因。由此看來,十四皇叔,早已為弘曦準備好了退路,也許未來的某一天,這張泛黃的字跡,便是弘曦身份的證明……

“該你回答我了。”弘曦捂住自己胸口的位置,眼裡是無限的期待。

“這……”弘曆猶豫了。

“你是皇上,你不能騙人,必須告訴我。”弘曦亂了分寸,絲毫不像剛剛那般坦然,畢竟他還是一個孩子。

“對啊,朕是皇上……”

弘曆喃喃自語,內心卻是萬分掙扎,於自己的心,他是千般不願,萬般不想去跟弘曦說出他的身份,因為他無法預料弘曦知道後,會如何反應,他也不知道,一旦正名,十四皇叔又會不會做出什麼行動,雖然,阿瑪早已把弘瞻送到果親王府,弘軒也自動離開了京城隱姓埋名,可是就五弟弘晝一個,都已經,讓他倍感無奈,若嚴,則有人說他殘骸兄弟,跟一直以來的鬆政不符,若鬆,自己的內心,又忐忑不安。

可是,權利真的能淩駕於所有的感情之上嗎?弘曆的腦海裡,掠過自小從聖祖爺那寫到的孝道、阿瑪口中的兄弟之情、若曦姑姑曾經的苦苦哀求和承歡離去時的縮影,他的心,慢慢動搖。爭儲,權利,已經改變他太多,太久……

“弘曦,那是你阿瑪的字。”這句話,如同從弘曆口中生生擠出來一般艱難。

“阿瑪?不,這不是的。”弘曦淡然一笑,“阿瑪的字跡,我是熟悉的,筆致超逸,跟著篇迥然不同。”

“慎郡王,不是你的阿瑪……”這句話一出,讓弘曦生生的呆愣住了,往後退了幾步,滿臉不相信的看著弘曆。

你,說什麼……”

“你的阿瑪和朕的阿瑪,是同一個人,我們是親兄弟,你懂了嗎?”

弘曆看著眼前呆愣,卻沒有絲毫驚慌的弘曦,儘管被驚嚇住,可是,那股傲氣,依舊沒有散去。弘曆不知道該如何繼續說下去,他看不清,這個孩子的內心,會想些什麼,也不明白,為什麼,弘曦的骨子裡,如此的像阿瑪,處事不變,淡定而傲然。

他能接受這樣的事實嗎?他又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呢?此時,揪心的人,不僅僅是弘曦,端坐在一側的弘曆,也是焦急難耐。

“所以……”弘曦說話突然變得小心翼翼:“這字跡,是阿瑪的?”弘曆點了點頭,長長舒了口氣,如此難以開口的話,總算是說出來了。

“那我的額娘是誰?”緊接著,弘曦拋出了個更加難回答的問題。他的額娘是誰?弘曆自問。是郭肅皇貴妃嗎?顯然不是。可是,那又能是誰?若曦姑姑嗎?那他又該如何解釋史冊上蕩然無存他的額娘。

弘曆冥想著,然後用手撐起頭,不停的揉著自己的太陽穴:“你的額娘……她是宮裡的女子,因為阿瑪逝去了,她也離開了宮。”

弘曆根本無法用語言去描述這其中的因緣糾葛,只好草草的一言帶過。弘曦瞪大眼睛,還欲再問下去,可是,弘曆輕輕地搖了搖頭,他便了然於胸,緊緊的閉上了自己的嘴,用牙緊緊地咬著下嘴唇許久,含著淚,幽幽的問著:“阿瑪走了,額娘離開了京城,可她為什麼不要我?”

弘曦的心中,也明白,為何允禧阿瑪和鈕祜祿氏嫡福晉額娘,以及慎郡王府中的所有人,都對他寵愛有加,卻行為舉止間又含著敬然,隱隱的透著一絲絲的隔閡,可他卻不明白為何十四叔為何知道一切的事,也對他格外上心……只可惜,他不知道的,他永遠也不會再知道。
 

你額娘沒有不要你,”看著剛剛依舊淡然的弘曦一瞬間淚水滿面,弘曆的心,狠狠一疼:“你額娘,在你不到一歲的時候,也隨著阿瑪去了……”

弘曦猛然跪在了地上,狠狠的磕了三個頭,這樣的結果,總好過額娘不要他,這樣的結果,也在他昏暗的世界中,劃出一道光明。

“其實,你還有一個哥哥叫弘軒,一個姐姐叫雲起。”

“弘軒……雲起……”弘曦嘴裡不停的念著:“那……他們呢?”

“因為你額娘去世時,你還太小,所以便將你帶回了宮中,他們,留在了宮外。”

“宮外哪裡?”弘曦緊追不捨。

“易州,阿瑪陵寢地。”弘曦聽到回答,好似被人抽取了神,癱坐在地上,誰也不知道,此刻的他,腦海裡紛亂著什麼。

弘曆有些不知所措,他起身,準備離開,可是在他踏出門的一刻,卻聽到後面的聲音:“皇上,我想去找哥哥姐姐。”弘曆擔心的事,始終沒有發生,可是,卻得到了弘曦如此的決定。

“你當真?”

“是,讓我去跟他們團聚,也讓我守著阿瑪。”

“其實,你額娘叫若曦,她也跟著阿瑪一起葬在清西陵……”聽到這話,弘曦的嘴角浮現一絲淺笑,然後跪在地上,朝著弘曆狠狠磕了三個頭。

“你去吧……走吧……”弘曆踏出了房間,夾雜著一絲苦笑:“如今,他們也算是團聚了,若曦姑姑和阿瑪在天之靈,也會有些安慰吧。”

曾幾何時,他也如弘曦一般,來去隨心,只為了那份情……


乾隆八年三月二十日

弘曆同意弘曦的離去,對外昭告:允禧未命名的第三子,乾隆元年所生,母為嫡福晉鈕鈷祿氏,崩逝。


乾隆八年三月二十一日

允禧一襲便衣站在京城的出口,目送著十四哥帶著弘曦前去易州。允禧內心泛起一陣苦楚,這個自小便跟著自己的“兒子”也終於遠去……



【番外之弘曦】【 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