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完結篇】

煙霧繚繞,前方是一片迷茫,只覺得身體緩緩上升,到達了一個不知道的地方。

“姑娘,姑娘……”等我再清醒時,一位面目慈祥的老嫗出現在我眼前。

“你是?”我揉了揉自己的頭,卻看到胤禛的身影在我的對岸,我連忙站起,不停的揮舞著自己的手。

“胤禛,胤禛……”

“姑娘,莫再喊,那個男子已經喝了孟婆湯,過了奈何橋了。”一旁的老嫗好心提醒我。

“你就是孟婆?”我疑惑著,老嫗堅定的點了點頭。

“不,不,他記得我。”我推開了老嫗,不停的追趕著,喊著胤禛,可是,卻眼睜睜的看著胤禛頭也不回的一直向前。

“姑娘,那些愛過的人,那些滾滾紅塵中數不清的悲歡離合,都已隨著我的湯的緩緩入喉,永遠凝固於走在奈何橋上那欲言又止、充盈淚水的黯然回眸間,然後化做縹緲雲煙,淡然散去。莫再喊,莫再追……”

胤禛,你停一停,再為我寫一次字帖,足夠我下半輩子去臨摹;胤禛,你等一等,再留給我一些回憶,足夠我下半輩子去回憶。

“他真的忘了嗎我?他真的忘了我嗎?”我遙遙的看著胤禛的身影消散,然後淚如雨下,蹲下身,不停的問著自己。

“他忘了,終有一天,你也會忘掉。”

“那我,為何在這裡?我也要喝了你的湯,然後走上這奈何橋嗎?”

“不,你還得返回俗世。”老嫗帶著笑說:“你在這裡,是因為你眉心的那枚紅痣。”

我連忙用手觸摸,卻是灼燒的痛。

“上一世,你們的情未盡,所以,你的眉心便留下了這枚紅痣,如今,這一世已完,這紅痣也該消散了吧。”說著,她便對著我的眉,輕輕一撫,嘴裡不停的念著:“該走的走了,該回去的也要回去了……” 

頭腦越發昏昏沉沉,有時可以隱隱約約感受到身旁的人,可是連睜開眼都毫無力氣,這樣也好,不用清醒過來,去感受那殘酷的事實。

這一日,屋裡格外熱鬧,我勉強微微睜開眼,卻看到了一個身著龍袍的男子的剪影。

“胤禛……”我拼了命的抓住這個身影。

“姑姑……你醒了?”耳邊傳來的聲音,且讓我下意識的鬆開了手。

定神一看,穿著黃袍的人,早已換成了一個年輕的面容,再也不是我心心念念的人了。苦笑著自己剛剛的行為,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那場急急雨後,這世上,再也無胤禛。

“皇……”

我開了口,可是,卻生生的喊不出來,心裡,莫名的抗拒著。弘曆許是知道我的難處,他開口:“姑姑,喊我弘曆便可。”

我搖了搖頭,淚水毫無節制的流著:“如今是何日?”

“姑姑昏迷了十幾天。如今已是九月四日。”

如果我沒有記錯,歷史上的弘曆,便是在九月初三舉行登基大典的,如今,天下已經徹底屬於他了,也難怪他的眼裡再無鋒芒的敵意。

“姑姑,皇考已經入殮,棺槨後日便會移至雍和宮,等到陵寢建造完畢,我便會親自護送過去。”弘曆一邊說,一邊扶起了我。我的心,則如掏空一般,木然的點點頭。“

姑姑,吃點東西吧。”弘曆將一旁的粥,端了過來。我搖了搖頭,忍著不讓淚水湧出。

“姑姑,就算你不為自己想想,也要為肚子裡的孩子想想。”弘曆歎了口氣,無奈的看著我。他的這句話,卻讓我瞬間愣在了那裡。

“你說……”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腹部。

“難道……姑姑不知道?”弘曆的臉,有些慘白“太醫說……已經兩個多月了。”自醒來一直抑制的淚,再也按捺不住,破眶而出。 

一個幼小的生命,存活在我的體內,我竟然如今才知道。胤禛臨去時,根本不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而我腹中的孩子,竟然還未來得及見阿瑪最後一面。

“為什麼會這樣?”

我低下頭,用手撫摸著小腹,然後撕心痛哭。孩子啊孩子,你為何來的如此不是時候,胤禛啊胤禛,你成功了,你用孩子束縛住了我,只是這個孩子,你自己也毫不知曉。這樣也好,我咬了咬嘴唇,不知道,便不會擔憂。

仔細回想,這個孩子,竟是在易州之行中有的。可是,這個孩子,真的能要嗎?明知道,我的心,早已隨著胤禛而去,這個孩子一出生,便失去了父愛母愛,明知道,我的結局不可知,弘軒和雲起的未來也不知道在哪裡,沒有人能護得他周全。難道真的不要嗎?可是,腹中的小人,是我和胤禛的結合,是我們愛情的結晶。胤禛曾說過,他希望我們能有許多孩子,我們盼了那麼久,如今,我真的要自私的扼殺他的存在嗎?

這個意外,讓我心緒驟亂。可是,悲痛之餘,又給了我絲絲點點的希望。

“姑姑”弘曆凝視著我:“承歡離開我的時候,我曾自暴自棄過,也曾整日守在承歡的陵寢,喝酒,談話,好像……”弘曆不自然的哽咽了一下:“好像,承歡依然在我身邊。”

自欺欺人,有時候也是一種幸福。可是,終將面對殘酷的事實。

“最後,富察氏娜兒問了我一個問題,如果換個角度,離開的人是我,那麼我是寧願承歡憂傷度日,還是寧願讓她好好活下去。”弘曆停頓了一下,然後真誠的看著我:“姑姑,真愛一個人,是願意讓他好好活下去的,承歡是,阿瑪也是。”

好好活下去,讓我想起在泰陵地宮裡的一幕幕,再次撫摸腹部的時候,感受的,是一陣陣的心安。

“姑姑,”弘曆起身,望著遠方,語氣平淡的問著:“你以後打算怎麼辦?”以後?這兩個字,給了我內心沉重的一擊。

“我……”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也沒有任何把握弘曆會放我走。 

阿瑪跟我提起,他留給你一個黑匣子。”

弘曆回過頭,定定的看著我,那目光,卻好似利箭一般直射我的內心。我點了點頭,又回想起那天胤禛說的,到時候,自然會打開。那麼,如今,該是打開的時候了嗎?

“阿瑪說,如果你願意繼續留在宮中,就把那個匣子打開。”我的內心開始洶湧著。

“如果不願呢?”我緊接著問。

“那麼就等到出宮的時候,再打開吧。姑姑,你真的想要出宮?”弘曆略帶傷感的看著我。

“是。我不能留在這個充滿過去記憶的地方。”
我搖了搖頭,換來了弘曆理解的點頭。

“我曾經,也想過逃離。阿瑪說,紫禁城困了若曦一輩子,我走了,若她想要自由,就放她出宮,給她自由。”聽著弘曆重複著胤禛的話,內心酸楚不堪。“果然,還是阿瑪瞭解你。姑姑,在我心裡,阿瑪的地位,一直是至高無上的,他是一個成功的王者,可是,他走的時候,最放不下的,不是江山,而是你。”

其實弘曆不明白,江山,在胤禛心裡,早已成了一種束縛,而皇位,也成了一種噩夢。

“讓弘軒和雲起跟我一起出宮,可好?”我婉轉的問著,帶了幾分請求。

弘曆猶豫了許久,問著:“可是,他們自身願意嗎?”

我堅定的點了點頭:“弘軒本就無心政治,而雲起,也是不愛束縛。”

“弘軒,我知道的。”弘曆幾乎脫口而出,“那日,他冒險前來找我,便跟我講明白了。不過,弘軒的確是人才,也許,阿瑪多活幾年,弘軒在多多歷練,誰繼位,倒是懸念了。”弘曆不自然的笑了幾聲,氣氛變得有點尷尬。

“你繼位,是肯定的。”我說著,因為我明白,歷史上,根本沒有弘軒。

“呵,姑姑是想帶著弘軒和雲起一起走?”弘曆誠懇的問了一遍。

“是,而且,希望你將他們的玉牒剔除。”

弘曆冥思了許久,我知道,這對於剛剛繼位的新帝來說,是個為難的決定。抓住話柄的人,也許會說弘曆擠兌兄弟,排除異己。 

好,我知道了。會儘快安排好。”弘曆歎了一口氣:“可是,姑姑,你們要去哪裡?”

去哪裡?我從沒有仔細的想過,只覺得,天下之大,何處不是安身之地?

“我不知道,也許是西北,也許是江南。”微微歎了一口氣,既然要走,便要去一個胤禛沒有去過的地方。

“馬爾泰將軍已經不在西北了,不如……”弘曆抬起頭,直視我:“去江南的憶歡閣吧。”憶歡閣?名字竟然如此熟悉,恍然大悟,那便是曾經弘曆想帶承歡去的地方。

“可……”我的內心,卻在猶豫著。

“憶歡閣,群山環繞,建在湖中的小島之上,是個清淨的地方,雖然,沒有去住過,可是,這麼多年來,我也派了專人看管,想必,是姑姑最佳的選擇。”最佳的選擇?未然。

“那是你懷戀承歡的,我去,恐怕不合適。”我推辭。

“可是,太醫說過,姑姑情緒不穩,況且又摔過一次。”聽到弘曆說這話,我下意識的摸了摸隱隱作痛的腿,“只怕這些對孩子不利,姑姑必須好生調養。”

“自己的身體,自己明白。”無論如何,我都要保住這個孩子,忽然之間,我的想法那麼強烈。

“那姑姑好好想想吧。”弘曆起身,對我撫了撫,然後擺了擺龍袍,消失在門外,可是,陽光下那身龍袍,卻生生的刺到了我的心裡。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我獨自一人靠在床上,想要去適應發生的一切。如若真的去了憶歡閣,那便是生活在了弘曆的眼下,雖然他的態度,友好而真誠,可是,時不時暴露出的鋒芒,卻隱不去我內心的擔憂。是好是壞,對於我來說,都已經無所謂,可是卻不得不為三個孩子的未來考慮。
 

踱步走到鏡子前,仔細端望著,卻發現,自己眉心的那枚紅痣,真的就這麼悄無聲息的消失了,我摩擦著它曾經存在的地方,腦海裡不斷的回憶著那個似夢非夢的場景。難道,真的是孟婆?我卻不忍去相信,如果是真的,那麼胤禛咽下那口孟婆湯後,一切的紅塵,都遺忘在了奈何橋的那端。

“不變相思……”口中低吟,淚緩緩的流了下來:“忘掉吧,忘掉吧,把你這一世的孤單,無奈,恐懼,全部都忘掉……”


這日,都在跟蘭心和紫月一起清理著自己的東西。

“娘娘,真的要出宮嗎?”蘭心忍不住眼淚,含著淚問我。

“是啊。”我淡淡的回答。

“可是皇宮裡,不是很好嗎?弘軒阿哥又那麼聰明?”

聰明?我倒寧願他什麼都不懂,回想起這幾日,每每見他,他都是想盡各種方法去逗我開心,卻在我轉身的瞬間,偷偷抹去自己的眼淚。一想到不到十歲的孩子,默默去承受一切,然後還要強顏歡笑的去面對,我內心便是無法釋然的痛楚。

“離開了這裡,我才能釋然。”對著蘭心和紫月,苦笑著。

“那……”她們齊齊跪下,然後磕頭求著我:“娘娘帶著我們一起走吧,我們照顧了娘娘近十年,實在是不放心你和阿哥格格,還有……”她們又一次哽咽:“還有那未出生的小阿哥。”

“可是,宮外必定不似宮內……”我猶豫著,我連自己的生活,都不一定能保證,何況是她們。

“娘娘”她們不停的磕下頭:“跟著娘娘這樣的主子,我們值!”用手輕輕的撫摸了自己的腹部,想著自己早已習慣了她們的陪伴,便點了點頭:“既然如此,就不要喊我娘娘了,直接喚我若曦便好。”我起身扶起她們。

“還是叫姐姐吧。”她們執意不肯。我也不再堅持什麼了。

兩日後,弘曆護送胤禛的棺槨出宮,移至雍和宮。派人請我前去太和殿,卻被我以身體不適的理由拒絕了。胤禛最後的樣子,一直夜夜徘徊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我寧願記住他那時的樣子,也不願去看著那具冰冷的棺材裡,毫無生氣的他。逃避,也許是一種方法。
 

可是,卻在宮裡一片哭號,鞭聲響起的時候,還是忍不住跑去了園門樓閣上。站在高處,看著弘曆一身孝服的穩坐在馬上,然後領著隊伍,一點一點的離開園子,心便開始墜入萬古玄冰。

如今即將是皇太后的熹妃,也是一改平日裡穩重的端莊樣子,在棺槨起地的一瞬間,她撲向了那厚厚的棺槨,痛哭流涕,嘴裡大喊著“皇上”,連頭上的掛飾伴著頭髮,絲絲縷縷的垂落,也不能漸弱她分毫的痛楚。我流著淚,注視著這一切的發生,如果我在那裡,也會失控到不顧所謂的禮數和端莊,對著那具冰冷的棺材,以解我的相思和痛楚吧。無奈的苦笑,這個女子,心裡究竟將胤禛放於什麼地位呢?為了弘曆,為了皇位,她可以不惜一切,去傷害胤禛。如今,為了胤禛,她又可以一切不顧,哪怕深受封建禮教的束縛。

沉重的棺槨,徐徐的出了大門,我緊緊的抓著冰冷的石牆,心,一點一點的撕開,胤禛,那裡面是我的胤禛。靠著牆壁,身子不斷地下滑,最終跪在了地上,胤禛,就這麼,讓我再送你最後一程吧,帶著我們未出世的孩子。

你知道嗎?你留給了我一份禮物,他正在我的體內,吸收著我所有的愛和希望,如果,你還在,會不會囉嗦的提醒我多吃一點?如果,你還在,你會不會心心念念著好動不安的我?如果,你還在,你又會給這個孩子起什麼名?可惜,你不在……

如今,你和我之間,只剩下了空氣,你把我們的愛留給了我作為離別的眷念,又將我們所有的回憶,留下作為我餘生的相伴,可是,卻仿佛,墜下了另一個世界,卻只能,死死的握住我們的愛和回憶。曾經滄海難為水,獨守此生空相思。
 

一步一徘徊,一步一傷心的回到了映水蘭香,卻再也不願看到木蘭花盛開的樣子了。靜默的躺在了床上,仿佛這世間的一切,都不再與我相關。

深夜,弘曆親自來訪,不同的是,這次,他帶來了高無庸,而不是一直隨著他的貼身太監吳書來。深夜的來訪,顯然讓我有些驚訝,莫非是為了掩人耳目。弘曆一來,還未等我請安,便重重的坐在了桌子的一旁。

“姑姑,有水嗎?”我愣了愣,起身,第一次為他沏了壺茶,找了半天,才發現,自己的屋內所有的茶,都是太平猴魁,無奈的笑了笑,然後把茶遞給了弘曆。

“姑姑,我剛回來。”弘曆猛喝一大口茶,然後長舒口氣說著。剛從雍和宮回來吧?心好似被灌注了金屬一般的沉重,默然了很久,才開口問著:“一切,還都順利嗎?”

“順利,已將梓宮安放好,只等泰陵那邊一切妥當,便會移至過去。”

“哦。”我心不在焉的應和了一句。

“姑姑,可想好了?”弘曆問著。

“是。”

“那……”

“去憶歡閣吧。”我一邊肯定的回答著,一邊撫摸著腹中的胎兒,一切是那麼不情願,又那麼毅然。

“那……姑姑,既然你決定出宮,你可否將阿瑪留下的匣子,留下?”弘曆的請求,卻讓我一愣。

“不行,”我斷然拒絕,然後語氣婉轉了一些:“讓我留個念想吧。”弘曆凝視我很久,然後低下點了點頭,不知道是不是幻覺,我卻感到身後的高無庸,微不可察的舒了口氣。

“我今日,已將弘軒和雲起的玉牒去除。”弘曆繼續說著,我內心卻早已在他今日沒有讓弘軒和雲起一起送胤禛去雍和宮的時候,便已明白。

“謝謝。”這是我第一次言謝,也讓弘曆了愣了愣神。

“我已把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如果可以,明日,我就想出宮。”

“好,”弘曆猶豫了一會,然後回答著我:“明日讓我送你和弟弟妹妹出園子吧。”本欲拒絕,可話到嘴邊,被弘曆堵住:“姑姑,不可拒絕。”點了點頭,然後弘曆便起身,舒了舒身子,離開了。

這一夜,我緊緊抱著胤禛留下的黑匣子,幾次想打開,卻都沒有任何勇氣,不知道這裡面,究竟是什麼,竟然讓弘曆肯開口去要。罷罷罷,等我離開這裡的時候,再去看吧。收起了匣子,躺回了床上。明天,我便要離開這個地方。
 

胤禛梓宮離開的第二日,我便收拾好了一切,靜等著弘曆的通知。一旁的弘軒和雲起,也靜默的坐在了我身邊。過了許久,我開口問著:“雲起,那日出去,你都收拾了兩大箱子,如今,就這麼一個包裹?”

“嗯……包裹裡,都是阿瑪送給我的禮物,我不想帶走這裡的其他東西。”

睹物思人,既然決定離去,又何必帶著掛念?揉了揉雲起早已滿是淚痕的臉,心裡有了絲絲欣慰。轉眼看了看弘軒,此刻的他,正面朝著院門,靜靜的候著。

高無庸匆匆而來,“娘娘,皇上已經備好了馬車,請娘娘和阿哥格格移步。”

高無庸,娘娘,皇上,這些串聯起來,多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啊。搖了搖頭,讓自己更加清醒了一點,然後牽著弘軒和雲起,緩緩的走到門外,回頭,又看了看那胤禛題下的“多稼軒”,念了念早已熟記心中的題詩,“夜來新雨過,畿甸綠平鋪。克盡農桑力,方無饑凍虞。蠶筐攜織婦,麥飯飽田夫。坐對春光晚,催耕聽鳥呼。”然後便頭也不回的提步離去。

圓明園的側門內,弘曆早已身著一身便服端坐在那裡。

“皇上”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我喊出了早該喊出的話,然後福了福。

“姑姑,不可如此!”弘曆忙起身攔住我。

“我已在馬車裡,留下了充裕的銀兩,可保你們永遠無憂。”

“謝謝。”

“時候不早了,起身吧。”弘曆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然後對著我深深的鞠了一躬:“保重。”

我轉身,讓弘軒和雲起先上車,可是,卻聽到弘曆輕聲喊著:“六弟。”

弘軒轉過頭,微微愣神,然後踱步走到了弘曆身邊,我的心,兀自緊張,只見弘曆從自己的袖子裡取出一塊玉佩,俯下腰,利索的系在了弘軒腰間,然後拍打著弘軒的肩膀:“這是雙龍玉佩,你一塊,我一塊。”此時的弘曆,面上的表情,像極了那日午後,對我肯定的說出會照顧弘軒和語氣時的那個少年。

“好,”弘軒緊緊的握住弘曆的手:“替阿瑪打理好天下。”

“我會的,你也要替阿瑪照顧好姑姑。” 

兩兄弟之間,最後的惜別,頓時濕了我的眼。經歷了這麼多的起起落落,沉沉浮浮,他們之間,好似衝破了一切的隔閡,回到了當初的美好。

弘軒三步兩步的踏上了馬車,我們隨即而上,卻看到馬車裡的弘軒,早已忍不住大男兒的眼淚,抱頭痛哭。坐上了馬車,顛簸著,離開了這個讓我喜,讓我痛的地方。

顫抖的拿出了隨身帶著的黑匣子,一瞬間,好似鼓足了自己所有的勇氣,“砰”的一聲打開,好似自己的心跳一般。映入眼簾的是,是一道封好的聖旨。內心的疑惑,又加深了一層,胤禛究竟會留下什麼呢?緩緩的打開卷著的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馬爾泰將軍之女馬爾泰若曦嫻雅端莊,溫厚純良,品貌出眾,為皇貴妃時,內馭後宮諸嬪,外輔朕躬,特將其封為后,為天下之母儀,待朕龍禦歸天之後,尊為皇太后。”

驚愕之後,趴在聖旨上盡情的哭泣,傾瀉著自己此生所有的眼淚。回憶起,那日胤禛離去時,不捨卻又坦然的表情,心中的疑惑頓解,原來,他早已做好所有的準備,從託付給我的黑匣子,到留給弘曆的口諭,一層一層都把我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讓我安全又能按照自己的心去選擇。我明白胤禛的用心,如果我願意留在宮裡,他是想讓弘曆仿照聖祖爺一般,冊立兩宮皇后。這樣,便保全了我和孩子。

“蘭心”忽然之間,我如抓狂一般的掀開簾子。

“娘……姐姐,什麼事?”

“我們現在朝著什麼方向?”

“皇上吩咐過,我們如今的方向是南方。”

“拐回去,去北方。”我堅定的說著。

“可……”

“拐回去,去北方。”我幾乎發狂。

“好。”看著馬車轉頭,然後奔向北方後,我才安心。

“孩子們”我看著弘軒和雲起,然後撫摸著自己的肚子:“我們去陪你們阿瑪。”

……

胤禛已變成了我的回憶,可是當遺忘變成了另一種開始,也許會淡了回憶,卻留下了真實的痛楚。

我想,我不會忘記,我也不會痊癒。

對不起,我不記得忘記。



【正文完】

 

**之後還有後記及數篇的番外喔!敬請期待~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感人的續寫!一開始覺得沒有很好,但是持續看下去後卻是被深深的吸引。作者的文筆是越寫越好......好幾篇我都流淚到不行......謝謝分享!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