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胤禛決定回宮過年,明日除夕,我便開始收拾回宮的東西,胤禛不停的打斷我:“我們還回來,你不用這麼重視,陪我說說話……”

我搖了搖頭:“好久都沒看到弘軒了,我要多住,你一個人回來吧。”

聽到我這樣的建議,胤禛倒是一愣,不知道如何介面。我又對他眨眼笑了笑,他才明白我是故意耍他的,然後佯裝生氣,一把抓住我,把我緊緊的束在懷裡,就要給我爆栗,哪知,高無庸的突然到來,讓胤禛沒有辦法繼續懲罰下去。

“皇上,娘娘,馬車都已準備好。”

“那就動身吧。”我急急忙忙從胤禛的懷裡掙脫出來,然後指揮著蘭心和紫月搬運東西,他無奈的搖搖頭,隨著我,進了馬車。

不知道顛簸了多久,馬車總算是緩緩的停了下來。

“額娘~~”

我聽到外面傳來了弘軒的聲音,忙急著下去,誰知胤禛竟然一手拉住了我,我回頭瞪了瞪他,看他沒有絲毫放手的意思,便把剛剛伸出去的一隻腳不情願的收了回來。

他癟了癟嘴:“軒兒重要,還是我重要?”

見他拋出了這樣的問題,我真是無語了,沒想到,他竟然和軒兒吃醋。我忙用手環住他,然後撒嬌的說著:“你重要,當然是你重要。心裡卻明白,若是說了軒兒重要,那我估計到明年,也出不了這個馬車了。

估摸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朝我點了點頭,然後一臉壞笑的說著:“在我看來,軒兒比較重要。”還未等我反應過來,他便起身,快速的下了馬車。我愣了愣神,明白了他下的套,然後跺了跺腳,下了車。

雲起許久沒有看到弘軒,一見面,便粘著不放,一副小尾巴的樣子,不停的跟弘軒說著園子裡的趣事,弘軒看到我和胤禛下車,忙走了過來,行了大禮:“阿瑪,額娘,辛苦了。”

看著如此懂禮的弘軒,我內心是抑制不住的感動,走上前,抱著他,感受著他的臂膀,又似比前段時間相見時更加有力,而且個頭,也好似高了許多。

“外面風大,我們回西暖閣再敘吧。”胤禛提醒著我,我才想起,弘軒早已在寒風中等候我們多時,而雲起也是顛簸勞累,還未吃飯,點了點頭,吩咐隨行的蘭心和紫月去禦膳房傳菜,一家人,便進了西暖閣。

飯席之間,弘軒一絲不苟的向胤禛敘述了最近宮內的大小事宜,語言嚴謹,態度小心,我注意到,弘軒的手,滲出了絲絲點點的汗,對於一個剛剛九歲的孩子來說,一切,都還太沉重了。胤禛的連連點頭,讓我明白,弘軒並沒有出什麼差錯。苗疆的叛亂,雖然沒有解決,可是也仍在可控範圍之內,措施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胤禛一直緊鎖的眉,也有了微微的舒展。我在內心感慨,但願,今年,真的是一個安穩之年。

弘軒好不容易完成了自己所有的任務,看到胤禛臉上微微的滿意,他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我夾了一塊排骨過去,“多吃點,都瘦了。”他如小時候一般,狼吞虎嚥的吃著,還未多嘗幾口,就因為雲起的話而哽住。

“哥哥,阿瑪都說了,讓你教我騎馬,你要拖到什麼時候才肯執行啊!!”雲起叫嚷著。

胤禛也停下自己的動作,眼神在兩個孩子之間徘徊,時不時的露出父親的慈愛。

“那個啊…最近忙…等等吧……”弘軒敷衍著。我內心卻在暗自笑,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弘軒是覺得任務艱巨,一拖再拖呢。

“不行不行~~總是等~~等到什麼時候才可以!!”雲起問不出結果,索性開始鬧了起來。

“雲起,乖點,好好吃飯。”我為弘軒圓場。

可是胤禛卻插了嘴:“有多忙?妹妹的事都不放心上?”

“我……”弘軒語塞,不停的給我使眼色,“那我過幾日就教。”接下來,就是雲起歡天喜地的聲音,還有弘軒不斷的歎氣和抱怨:“阿瑪,你真給我找了個好活兒~~”

不知道是因為明日是除夕,還是久久不回宮中,有些生疏,一夜無眠。看著一旁熟睡的胤禛,幾次欲伸手撫摸,都停在了半空中。罷了,讓他好好睡一覺吧,等天一亮,又該忙了。

雍正十三年,一切都將結束在今年,那麼,我的歸處又是哪裡呢?我死死的盯著熟睡的胤禛,心中千百遍的問著自己,來生,我們會相會嗎?不管如何,我都感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不到五更,胤禛便睡醒了,他看到我雙眼含淚的看著他,有些驚訝,更多的是心疼,忙忙把我擁入懷裡:“怎麼了?怎麼了?”

“只是……”我拼命的擦去自己的眼淚,整理著自己一片狼藉的心:“做了噩夢。”

“傻瓜,夢都是反的。”他安慰著我,然後低頭吻去我眼角的淚痕,取笑著我:“這個樣子,如何過年?”

“只要你陪著我,我就好了。”我死死的抱住他,一直重複著。胤禛耐心的哄著我,不斷的拍著我,不知不覺,竟然入了夢。

待我醒過來,胤禛卻不在身邊了,我打理好自己,喚來了蘭心和紫月:“如今是幾時了?”

“娘娘昏睡了一天,高無庸已經來催了,說是太和殿那邊有宴會,讓娘娘準備好就立刻過去。”這胤禛,竟然扔下熟睡的我。我慌慌忙忙的跑去櫃子,翻騰著自己的衣服,卻因紫月的笑聲而轉過頭。

“皇上走的時候,已經將娘娘的衣服放于枕邊。”蘭心指了指床,提醒著我。

我順著手指的方向看了看,不知道胤禛什麼時候,竟然把新衣準備好了,我面上一熱:“知道了知道了,你們去忙吧。”

胤禛準備的衣服,是除夕宴上需要的吉服,由熏貂所制,上面綴滿了大大小小的珍珠東珠,末部,還鑲著色彩絢麗的珊瑚。心裡抱怨著,這麼多的裝飾,倒讓我成了衣架,可內心裡,卻還是滿滿的幸福。

“娘娘~~”外面蘭心和紫月,開始催我:“高無庸又來催了。”

“知道了!”我回答著,此時的我,正穿著吉服,在鏡子前不停的納悶,胤禛是什麼時候知道我衣服的尺寸的呢?這件吉服,穿起來,竟是如此的合體。顧不上想那麼多,忙推開門,朝著太和殿走去。

太和殿早已是張燈結綵,人聲鼎沸。我的到來,倒讓喧嘩的太和殿,肅然安靜。大殿中央的胤禛,對我頷首一笑,熹妃等人,更是不動聲色的走到我身邊,向我行禮,我忙讓她們起身,卻聽到齊妃喃語著自己的不滿:“擺什麼譜,不就是皇貴妃麼,這麼晚才來,倒不如不來……”

熹妃看我臉色微變,忙解圍:“知道妹妹昨天剛剛回宮,一路上定是車馬顛簸,疲憊至極吧。”熹妃圓場,本也不願和齊妃等人爭辯什麼,我一笑而過,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大家跟著我,各入其坐,胤禛吩咐了高無庸幾句後,卻見吉爾一身蒙古袍服,步伐輕盈的走上了大殿。難道她也隨著我和胤禛入了宮?而且,一切又是在我毫不知覺的情況下,我在心中納悶著,吃驚著,氣憤著。

儘管我轉過頭,死死的盯著胤禛,可是胤禛卻沒有跟我任何眼神交流。一步一步朝前走來的吉爾,滿臉通紅,不知是嬌羞還是什麼……吃驚的絕對不僅僅是我一人,本來安靜的大殿,一瞬間變得嘈雜,我身後的妃嬪們,議論紛紛這個女子的來歷,有的還對著我,發出癡癡的笑聲。

我的手,一點一點的捏緊,指甲,深深的陷入皮膚之中,她一步一步的靠近,卻好似一點一點的撕扯著我的心,儘管內心起伏,可是面上卻還不得不裝作神色清爽的樣子,我知道,多少人,都在等著我的反應,也有那麼多的人,等著看我的笑話,偽裝,只能偽裝,可我何時,也學會了偽裝!

待到吉爾步入大殿中央,高無庸打開了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這是要封吉爾為妃了嗎?如此重要的宴會,如此大的場面……抬起頭,拼命的告訴自己千萬不要流淚,卻覺內心冰涼,我的淚,倒流,入了心。

“科爾沁格格吉爾,才貌雙全,溫婉大方,舉止得體”這一句句的表揚,讓大殿中的吉爾,面帶尷尬,如此女子,雖然是蒙古王爺的掌上明珠,可是如此大的排場,還是平生第一次吧。我的心裡,是失望,是悲傷,這些話被高無庸宣讀出來,從角角落落都傷了我的心。

“特賜為皇四子弘曆之側福晉。欽賜。”最後一句話,卻活生生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不,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胤禛仍舊是氣定神閑的坐在大殿之上,而一旁的熹妃,卻是神色慌然,而穩坐在一旁的弘曆,卻是徹底傻了眼。

他定是如何都想不到,這個女子,竟然是阿瑪賜給他的。弘曆緩緩地起身,走到了大殿中央,至始至終,都沒有看吉爾一眼,他猛地跪下,然後抬頭,注視著胤禛:“皇阿瑪,我……”

後面他要說的話,卻好似咽進了嘴裡,他是想抗拒嗎?他是在抗拒嗎?我的心,提到了嗓眼,而一旁的熹妃,也早已坐立不安。大殿之上,靜的讓人生懼,所有人,都在等弘曆的下一句話,同意,或是,拒絕。

忽然之間,弘曆失落的眼低垂,在地上磕了一個頭,“謝皇阿瑪恩典。”熹妃長長舒了口氣,滿臉喜色的迎接著後妃們的恭喜。這事是喜上加喜,於是,大殿,又開始沸騰了。

而弘曆,卻面色如灰。剛剛那一刻,他是想拒絕的吧。可是,又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讓他徹底的放棄了自己的心呢?弘曆,一點點的握緊了雙手,然後緩緩起身,好似身上壓著千斤重物。

一旁站立著的吉爾,面對這樣的一幕,顯然無法適從,她抬起頭,卻依舊倔強的看著大殿中央的胤禛,不一會,地面上,飄飄灑灑了一灘淚跡。弘曆緩緩的拉起了她的手,將她引去自己的位席上,她的內心是不甘的吧,一步一停滯,一瞬間,她回頭,目光如炬的死盯著胤禛,不可察覺的做著口型,胤禛,卻刻意避開了,一遍又一遍,我終於明白她要說的,不過就是三個字:“謝,皇,上。”

我不明白,這之間,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讓胤禛下了把吉爾賜給弘曆的決定,可我從剛剛胤禛的避開,可以明白,他定是知道吉爾心意的吧。我目視著吉爾一點點消去的背影,從心底心疼這個無依無靠的女子。

收回眼光,卻對上了胤禛的真切的眼神,我是感謝他的,他如此的決定,既讓科爾沁王爺無話可說,畢竟,女兒嫁了一個如此有前途的皇子,又是想讓我安放下了一顆心。可是,卻讓我有了一種難以言狀的痛苦,向胤禛示意了一下自己胃痛,便匆匆離席。

大殿,依舊熱鬧。殿外,格外冷清。我逃似的跑向了西暖閣。

又是一場賜婚,又是一場賜婚!我想起了曾經自己目睹著十爺的賜婚,也如今天一般,心不甘情不願。

吉爾年方十八,在我眼裡,卻依如一個孩子般童真,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態度,也有著自己的感情,她本是能擁有愛情的,也應該擁有愛情,只是,為了和親,脫離了阿瑪額娘,獨自一人留在了京城。不知道,她是帶著怎樣的幻想,來到了京城,不知道,她曾經是不是幻想過自己在宮裡,也會尋覓出自己的愛情,然後開花結果,可是,這一切,都在這一場賜婚中,悄然結束。

她能幸福嗎?她會幸福嗎?對於胤禛來說,她是一件禮物,對於弘歷來說,她是一個任務。可憐,命已定盤,有的,只是無人能改的宿命!

在西暖閣靜坐著,蘭心和紫月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便也不敢斷然開口,只是為我沖泡了茶水,然後默默離開了。我還未理清思緒,胤禛的腳步便在耳邊響起,隨之而來的是關切的聲音:“若曦,哪裡不舒服?胃很痛嗎?”

我搖了搖頭:“只是忽然想靜一靜。”

胤禛聽完我的話,便靜默的坐在了我的身邊,一手環著我,一手端起茶。

“太和殿那邊,你就不管了?”我問著。

“熹妃主持著。”他喝了一大口茶,然後回答著我。

“其實我也累了。”他緩緩的把頭靠過來,撲面而來的是,他的呼吸。

“胤禛,把吉爾賜給弘曆,是你一開始的安排嗎?”我小聲的問著他。

“這樣,難道不好嗎?”他反問著我。不好嗎?好嗎?我竟也分不清了。若好,為何他們二人的臉上,都掛著可尋的淚痕?若不好,如何的安排才是好呢?

“你是知道吉爾的心,對嗎?”我直接的問著,儘管,在我內心裡,早已篤定,可我,還是那麼想去明白胤禛的意思。

“其實,我原本打算把吉爾養在宮裡,權當是一個後宮的擺設。”胤禛的安排,我曾經隱隱約約的感受到過。“可是,我打算回宮過年後,便去坦坦蕩蕩,想要告訴她,關於回宮的安排。”胤禛忽然停住了,不知道在猶豫些什麼。

“她跟你說了什麼嗎?”我猜測著。

“她很高興,然後告訴我,她以後,要陪我過每一個新年。”每個妙齡女子都會做這樣的幻想吧,我有點憐惜她。

“所以,你就……”

“我本想,她知道自己是一件禮物,所以,也只是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如果,真的是那樣,我只需要給她一個封號,然後給她一個養尊處優的生活便好。”

“她對你袒露心機,讓你憂慮了是嗎?”

“我給得了封號和榮華富貴,可是,我給不了希望,也不願意將她熬在無窮的等待裡……”胤禛坦誠的說著:“而且,後宮不適合她這樣的女子。”

我明白胤禛的意思。後宮,本就是錯綜複雜,步步驚心,而一個心中有愛,有期待的女子,是不適合留在後宮的。因為,後宮是一個充滿失望,或者絕望的地方。也許,胤禛是怕,吉爾會如曾經李貴人那樣,為了愛,甘願成為別人的武器,又或者,為了愛,學會了爭寵,做出了萬劫不復的事情。而她,有著顯赫的家室和地位,一旦與其他勢力勾結,也定是後宮的災難。愛情,讓人強大,也亦讓人變得可怕。

胤禛這樣的防備,的確是有必要的。後宮,容不下,情深的女子。

“其實,這樣安排,對吉爾是最好的。”胤禛緩緩開口,打斷了我的思緒:“弘曆與她年齡差不多,是個好歸宿。”

“可是,弘曆會對她好嗎?”我回想著剛剛弘曆的表現,只怕弘曆對她也是無心無力。

“吉爾身上,可是關係著蒙古各部。”

胤禛一句話,徹底點醒了我。我張大了嘴,難道弘曆一瞬間的抗拒後,隨之而來的妥協,是為了這個?也難怪熹妃竟然比弘曆更緊張。又是利益牽扯!我無奈的搖搖頭,只求,弘曆會因為這些,給吉爾一個舒心的生活。

“你個鬼靈精怪,又是如何知道吉爾的心思的?”胤禛仿佛剛剛回過味,納悶的問著我。

“就是那次見面談起的嘍~~”

“第一次見面?”

“什麼第一次不第一次的,就見過那一次。”我嚷著。

“一次,你就猜中了她的心思,真可怕。”胤禛一副驚恐的樣子。

我卻無奈的笑了笑:“我哪是猜中了,是她主動跟我說的。”

“啊……”胤禛更加驚訝。

其實,我跟她,挺談得來,我覺得,她特別像敏敏。”我直言自己的感覺。

“你早說呀~~”胤禛拍了拍桌子,一副恨不得早知道的樣子。

“早說?”我被胤禛的話,和胤禛的舉動,弄得摸不著頭腦。

“恩,早說,我就不把她賜給弘曆了……”

“恩??”我拖長了音,然後窩在胤禛的懷裡,揮舞著手臂。

“我肯定把她留在園子裡,跟你作伴啊,省得你每日那麼清閒!”胤禛一副壞笑的看著我。

揮舞的手臂,下一秒,便重重的砸在了胤禛的胸膛上。

“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你倒是不心軟。”胤禛揉了揉自己的胸口,一副委屈的樣子,然後抱起了我:“你怎麼不懷疑,我來西暖閣的意圖呢?”說著,便將我放在了裡屋的床上。

正要寬衣解帶時,他卻頓了頓,把我擺在床上,仔細的端詳著。我卻被他一陣陣的掃視,而弄得面紅耳赤,用被子附在身上,瞪著他:“你幹嘛!”

“我沒看你,看衣服呢~”胤禛偷笑著:“衣服很不錯嘛~”

“這些尺寸,你都是如何知道的啊?我穿起來,好合適呢!”剛穿的時候,心中便疑惑著,如今胤禛提起,我便脫口而出。

“你的身體……”他意味深長的看著我:“沒有人比我更加熟悉吧。”

早知道是如此的答案,我便不去生事問了,這可倒好,本就緋紅的臉,熱的滾燙,把頭捂在被子裡,“不理你了,不理你了……”



不知,是不是我那日的玩笑,胤禛當了真。雖然除夕初一已經過去了很久,胤禛也沒有任何回園子的意圖。我也懶得去提醒他,這樣也好,整日可以看到弘軒,而雲起,也能盡享跟哥哥騎馬互動的愜意。

說是愜意,其實,每次都是欣喜而去,灰頭土臉又加滿口抱怨而回。一次,雲起拿著馬鞭,匆匆闖進了西暖閣,在院子裡,用鞭子抽打著一棵樹,然後最終不斷的喊著:“臭弘軒,抽弘軒~”一旁站立的弘軒,也是訕訕的笑著。待我問清楚狀況後,才明白,雲起是在不忿弘軒不讓她揮鞭自馳。

我暗自歎氣,怎能如此像我呢?一樣的想學騎馬,一樣的剛學就想飛奔。一旁的弘軒,終於不忍看那棵樹繼續替自己挨鞭子,開口道:“別打了,這麼野蠻!”

“我野蠻?”雲起收起鞭子,氣衝衝的對著弘軒叫嚷:“我要是野蠻,就直接打你了!”

“還想打我?這麼彪悍,以後嫁的出去嗎?”弘軒反擊。

“我嫁不出去你開心是麼?我還不想嫁呢!”

兩人就這麼你一句我一句的叫囂著,誰都不肯謙讓。我也就納悶,為何一向穩重自持,不苟言笑,對宮女都溫潤而順的弘軒,在雲起面前,就能如此不顧自己謙謙公子的形象了呢!

看著這爭吵好似漫漫無涯,我索性不管,去小廚房裡端了精心熬制的湯,便奔著養心殿去了。這幾日,胤禛總是愁眉不展,額頭好似總也撫不平,而且,夜夜睡覺,不是後半夜一身汗,便是被驚醒。我留了心,準備了安神補血的湯,想給胤禛調節調節。

走到養心殿大門外,高無庸直挺挺的站在那裡,見到我後,欲接過我手中的籃子:“娘娘,何必辛苦,我來便是。”

我搖了搖頭:“我親自來吧。皇上呢?”

“皇上在批閱奏摺,還未用膳呢。”

“正好。”我便推開了門,緩步進去。

胤禛聽到了我的推門聲,側了側身子,卻沒有抬起頭。我將籃子放在一邊,取出湯罐,走了過去。

“午膳了嗎?”他一邊下筆如飛,一邊耐心的問著我。

“你都沒抬頭,怎知是我?”我與他打趣。

“除了你,誰敢這麼進養心殿?除了你,誰能做出如此濃香的味道?”胤禛停下了手中的筆,擠出了一絲笑容給我。

“算你聰明,蒙混過關啦!”說著,便擠坐在他身邊,將湯罐呈到他面前。

“恩,一進門,我便聞到了。”他快速的端了過去,然後樂滋滋的喝著,一口下去,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著:“幫我打開奏摺。”

“喝湯還想批閱!”我雖然面上嗔怪他,可還是將奏摺輕輕的翻開。

忽然之間,胤禛手中的湯,應聲落地。我疑惑著看著他驚愕帶著痛苦的表情,然後將眼神轉向了手中的奏摺。是李衛上奏,皇長兄允褆逝於禁所。我也是滿臉的驚訝,用力的握緊胤禛顫抖的手,大阿哥允褆在康熙四十七年,因為奪嫡事發而被削爵囚禁,如今算來,已然被囚二十六年。二十六年,大好男兒的二十六年,終於,用死亡,做了解脫。

“大哥……”胤禛喊著,然後死死的盯著奏摺,好似不相信一般。

“胤禛,這興許,對於大阿哥來說,也是一種解脫。”胤禛看了我一眼,然後木然的呆坐在龍椅上,留下了兩行淚。

我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胤禛,可是,剛剛他嘴裡的那一句“大哥”,卻讓我悄然心碎。褪去光芒,脫掉皇族的一切,他們依然是血濃於水的兄弟。
看著胤禛無助的孤坐在皇位之上,不悲不喜,明白,所有的話,都無濟於事。現實和親情的糾葛,把胤禛一點一點,血淋淋的撕扯開,吞噬著他衰弱的心。

我緊緊的抱住他,用盡自己所有的力量,想把自己的溫度,傳送過去。許久,卻不知多久,胤禛繃緊的身體,動了動,然後提筆在奏摺上寫著:“照貝子之例辦理喪事,封允褆之子弘昉為鎮國公。”如此,胤禛也算是厚待了大阿哥了。

合上了奏摺,胤禛扔在了一旁,然後用手環著我,用臉,在我額頭摩擦著,沉默著。

“胤禛,餓嗎?”我問著他。

“若曦,你想出宮嗎?”他聲音嘶啞著。

“啊?”我被他忽然冒出的一句話驚嚇到。出宮?胤禛難道是悲痛過度,開始糊塗了嗎?

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他看我一臉疑惑,補充著。

“去哪裡?”我想不出,胤禛想帶我去哪裡,索性坦誠的問了出來。他翻了翻已經批閱過的奏摺,然後抽出了一本,讓我看。

不知道胤禛的意思,我顫巍巍的打開了奏摺,卻看到是關於易州境內的太平谷的事。疑惑的繼續看著,然後迅速的合上了奏摺。

“你是說……”我急切的問著。

“是,我想帶你去我的陵寢。八年,選址修築,如今,已逾五年,大體已經建成,我想……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死亡和分離,從來都是我和胤禛逃避的問題,可是這一次大阿哥的離世,又把這樣的現實,拉到了我們面前,不得不面對了,已然是雍正十三年。

可是,胤禛想要帶我去清西陵,又是為何呢?是暗示?還是什麼?不管是什麼,我都要去,那是他,最後的歸宿,也是我,情系的地方。也許,我和他,會安然靜謐的躺在那裡,共度著最後的一生一世。

抬起頭,正迎上胤禛的目光,那樣沉重而深邃的目光,仿佛一直想看到我的心裡,讓我內心一顫。

“好。”
沒有其他語言修飾,也不願意問及原因,我斬釘截鐵的告訴他。去或不去,只是一個決定。

胤禛恍惚了一下,然後故作輕鬆:“你知道,我打算如何命名自己的陵寢嗎?”

“不知道啊~~”我心口不一的回答,心裡卻還在不解著胤禛的意圖。

只見他,在宣紙上,寫下一個“泰”字。我默默的點頭。

“你不驚訝?”

他奇怪的看著我。有什麼可驚訝的,這可是21世紀的一個重要景點,泰陵泰陵,早在我腦海裡出現了許多次,可是,如今,我還要裝出一副剛剛聽說的樣子。

“驚訝啊,不過,泰,有兩個意思,循禮安舒為泰,臨政無慢為泰,很合適,很合適。”我低頭,不敢再看他,生怕自己的眼光會洩露出太多,用話掩飾著自己剛剛的舉措。

“果然,你懂我。”他點了點頭。我曾以為,泰陵,是弘曆所起,原來,竟是胤禛自己的心思。

“我們何時動身?”

“等我安排好。帶著弘軒和雲起一起。”

弘軒和雲起也同去?罷了,胤禛定是有自己的打算,我只要接受,便可。我努力的點了點頭,然後溫順的窩在胤禛的懷裡,卻聽到了他微不可聞的歎息。

時光婆娑,一點一點的把我的心蝕穿,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天,也只能勇敢面對,然後無怨無悔的一直走下去了。雖然,泰陵,對我來說,如石頭壓在胸口一般沉重。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pix67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