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第二日一早,我便梳洗打扮,然後喊來了蘭心和紫月,“準備一下,去坦坦蕩蕩。”我的話,讓她們大驚失色,忙跪在了地上。

“娘娘……不可……”我頓時無奈,難道她們會以為我去坦坦蕩蕩是為了對那個女子施加毒手?

“皇上下旨,任何人,沒有允許,都不得踏入坦坦蕩蕩。”她們的話,讓我微微晃了晃神,雖然胤禛那般言之鑿鑿,可是這樣精心呵護佳人的聖旨,讓我不得不疑惑。如此,我更是要去了。

“放心,皇上知道此事的,也應允了。”說著,我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往坦坦蕩蕩走去。一路上,心思波瀾起伏,好幾次都因為沒有看路,而重心不穩,差點摔倒。

幾經風波,總算到了坦坦蕩蕩。門口赫然站著一排侍衛,見到我後,齊刷刷的行禮,我徑直往裡走,他們一毫無阻攔,相比是胤禛事先吩咐過吧。沒想到,圓明園中,很少有把守的地方,坦坦蕩蕩竟然有如此架勢。

我有些不安的欲推開門,可是卻聽到院內一陣嬉笑,如鈴聲般清脆和純真。從這樣的笑聲中,我聽到了生命的活力,滯住了步伐,沉思了許久,還是決然的推開了門。

隨著我的開門聲,笑聲好似戛然而止。我仔細一看,一個穿著紅藍相間的蒙古朝袍的女子,正坐在假山的一側,從侍女的手裡,拿過來魚餌,開心的灑向池子。而池子裡,大片的魚兒,紛擁而來,有金色的,紅色的,好似一道道彩虹在清澈見底的池子裡,又加上周圍形色各異的樹和假山交相輝映,的確是一個消遣的好地方,心裡的醋意,又緩緩的升了上來。

她察覺到我的存在後,三蹦兩跳的走到我面前,我開始仔仔細細的端詳起她的長相,只見她是典型的圓臉,濃重的柳葉眉,一雙透徹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她身條修長,踏著輕盈歡快的腳步而來,就連照射在她身後的陽光,在她的明媚下,都黯然失色。

“你是?”她指了指我,用流利的漢語問我,夾雜著一點點奇怪的語調。

“這是皇貴妃。”

她身後的侍女,拉過了她指著我的手,萬分恐懼,我卻沒有絲毫怪罪的意思。不知道為什麼,忽如其來的一種親切感,難道是因為她跟剛來時的我一樣,有著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又或者,是因為她的氣宇之間,有點滴敏敏的豪放?

“哦,皇貴妃”

她念著,然後深思,不知是不是在內心裡捉摸著皇貴妃到底是什麼樣的名號,忽然之間,她就“啊”了一聲,然後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準備鞠躬行禮,我正欲扶起她,她又忽想起什麼,然後放下手,將手疊放在一側,然後用滿人的禮儀福了一福。

看到了她的慌亂,我忍俊不禁。

“不用行禮。”我點了點頭,她則抬頭,對我粲然一笑,然後張嘴問我。

“你為什麼來了?”旁邊的侍女聽後,更是嚇得跪倒在地上,不住的喊著:

“皇貴妃娘娘見諒,我們家主子,不甚習慣這些宮裡的禮儀,我們會慢慢教她的。”

我本就無心責怪,又看了看那個女子,她滿臉緋紅的地下了頭,嘟噥的小嘴,一副委屈的可愛樣子。

“你們下去吧。”我吩咐著。

雖然她身邊的侍女有些惶恐,看我一副不容置疑的樣子,還是怯生生的退了下去。留下來的她,一直往後倒退,直到觸碰到假山。我則慢步過去,拿了她手裡的魚食,然後坐在一旁,喂起魚來。我對她轉變的如此迅速而無措,內心裡,暗暗感慨,的確是一位真性情的女子。

“那你叫什麼?”她問著我。

“我是若曦。”我的話,讓她一驚,手中的魚食全部抖落在地。

“怎麼了?”我疑惑。

“原來,你就是馬爾泰若曦……”她暗自說著。

原來?就是?難道她以前認識我?又或者是聽人提起過?

“你認識我?”

“我怎麼會認識你呢?我只是聽說過。聽我阿瑪說過。”記得胤禛提起過,吉爾的父親,便是科爾沁草原王爺,可是,他為何知道我?又跟吉爾提起我?

“你別誤會。”她許是看我神色有些糾結,忙解釋。

“我比較好奇,你阿瑪說我什麼?”

“恩……他說,你是宮中最得寵的女子,讓我對你要尊卑有序,不要……惹上……”

她的聲音漸漸放低,我也明白,他阿瑪是不想吉爾惹上我,找上無端的是非。只是這最得寵的女子,讓我心中有些不爽。

“我還以為你是那種很不好相處的人,沒想到還……挺平易近人。”這句誇我的話,倒讓吉爾面上羞澀了。

“你整日困在這院子裡,不煩嗎?”我不願意再繼續那個話題,也不願意去揣測蒙古王爺真實的心意,便岔開了。

“其實還好啦,對我來說,一切都很新奇,沒事,就喂喂魚嘍~其實,我跟皇上提過想要出去,可是皇上沒有說話。”

“沒有說話?那你沒有繼續問嗎?”

“看他面露難色,不想他為難,就沒有問了,既來之,則安之。”

“既來之,則安之”這句話,在我心中,波蕩起伏。

既來之,則安之”我複述著。“你倒是很懂漢語。”

她又銀鈴般的笑出來:“這個是皇上告訴我的。”

這麼一說,讓我心裡,涼了一半。原來這句話,從來都不是專屬於我。

“不願讓他為難?看來,你挺體貼的。”我試探著她。

“既然阿瑪將我送給了皇上,我除了聽從,還有別的法子嗎?”

一個面上還不到二十的女子,說出如此通透的話,讓我也不得不讚賞,可是,這個年齡的女子,有著一顆不安定的心,為何如此認命?

“你倒是看得開~”

“其實,這個大清的皇上,還是挺好的。”

她隨之而來的一句話,讓我的心,咯噔一下,看著這個如陽光一般明媚的女子,難道她心屬一個年齡長於她三十多歲,足以當她阿瑪的男子?

“雖然,算沒有我們蒙古壯士那麼高大勇猛,但是舉手投足之間,是一種霸氣,儘管我才見過他兩面,可是,那些發自內心的魅力,卻……”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臉色微微變了,她停止了自己的描述。

我的語氣有些生硬:“卻什麼?”

“那個……沒什麼了,其實,你真的很幸福,一個這麼好的男子,愛著你寵著你。”

她的眼裡,滿是羡慕。的確,我是擁有了常人羡慕也不能及的愛情,可是,卻不是專一而獨享的,我的痛,常人也必不能懂。

“看來,你很喜歡皇上?”

也許是跟她相比,年齡、身材、容貌都沒有任何優勢,所以,我無法否認自己的擔心。即使,我足夠的相信胤禛,可是,卻生怕出現任何意外的事,況且,這個吉爾,來頭也不算小,也不排除,胤禛為了所謂的大局而寵倖她。

許是被我說中了,她低下頭,面目嬌羞,回答了我一句:“是。”

她的樣子,讓我想起了敏敏曾經的樣子,她如此隨意的告訴我內心的秘密,也全然不顧及,他所愛的人,是我的夫君,不知道,是該佩服她的勇氣,還是該感慨她的單純。

一瞬間,她又拉住了我的手:“可是,他是你的,不是麼?”她的文化,讓我有些無措,胤禛是我的?身處於這樣的社會,任何一個男子都可以三妻四妾,又能說,誰是誰的嗎?我搖了搖頭,然後點了點頭。

她對我一笑:“他心裡只有你,就算是我喜歡他,又能怎麼樣呢?”

“怎麼樣?你難道不知道,你阿瑪將你送給皇上,是讓你做他的妃子嗎?”

“那只是阿瑪的打算,皇上如今也沒有冊封我。”

“遲早會有的。”我告訴她,心裡卻是歎息。也不明白,自己為何能跟她推心置腹的聊了這麼久,難道是性情的相投?

“就算有,有怎麼樣?”她搖了搖頭:“我自己,牽扯著科爾沁草原的榮辱,還有家族的興衰,更關係著大清和蒙古的友好,我唯恐不能保全自己,愛情,早就是可望不可即的鏡花水月。況且,皇上心裡有了你,我是進不去的。”她的話,是對命運的妥協,卻讓我有些興趣。

“這些都是你阿瑪告訴你的,而你,為何篤信皇上心裡只有我,而你進不去呢。”

“我第一次見皇上是在勤政殿,阿瑪說要把我獻給皇上時,皇上的第一反應是面帶尷尬的拒絕。無奈收下我時,他什麼都沒有對我說,只是歎了口氣,我就明白,他對我,沒有興趣。”當一個年方二八的女子,在我面前,如此透徹的分析時,讓我無法適應。

第二次見他,就是在這坦坦蕩蕩,那天入夜,他匆匆而來。”吉爾的話,讓我的心,提了上去,靜默著,等她繼續:“我知道自己入宮的原因,本以為……可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探不明,她語氣裡,是什麼意思,期待?還是恐懼?

“他只是告訴我,讓我安心的在這裡,就像在蒙古草原一樣,其他的什麼都不要想。”

其他的什麼都不要想?胤禛的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我心裡,有些欣喜。

“所以,你不用擔心,皇上是愛你的。而我,也只想找一個一心一意愛我的男人,而不是跟別人去分享。”

她語氣有些沉重,可是卻讓我生了疑。她如此諳熟漢語,又通曉琴棋書畫,定是蒙古王爺早就訓練過,準備給胤禛的禮物,可是,又為何如此不懂宮中禮數,而且,如此無防備的對我敞開心扉?我心裡糾結著,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女子的內心,是否如她外貌一樣清純,還是,是一個善於掩飾的口是心非的女人。

“你這麼諳熟漢語,你阿瑪一定下了不少功夫哦?”我旁敲側擊,因為,我想明白,自己的猜測,是不是真的。

“不是阿瑪,是有一次哥哥進宮覲見,帶回了一些書籍,我便鬧著要學漢語,阿瑪別不過我,就從了我。”她的臉上,是掩不住的驕傲,我的心,微微放下,如果真如她所言,那我所想的,就是多慮了。

接著,便跟她不知不覺的聊起了草原,她更是止不住的對我眉飛色舞的描述著。還講起了她酷愛歌舞,常常趁著騎馬的閒暇,去草原上跳舞,而惹得蒙古王爺罰她的事蹟,忽就想起了自己高中時也曾因為愛好芭蕾,而耽誤了功課……

月色朦朧,時間一點點流逝了,恍惚之間,便是夜幕。我起身,離開了坦坦蕩蕩。臨去時,吉爾還戀戀不捨的拉住我的手,再三讓我多來陪她,我笑而不語。

等到從坦坦蕩蕩回來的時候,胤禛早已坐在餐桌前,認真批閱著奏摺。見我回來了,關切的問著:“還未吃飯?”我點了點頭,有些疲憊的坐了下來。

“蘭心,紫月,去把飯菜熱一些。”他吩咐後,轉身對我說:“我也沒吃,等著你呢。”

若是平時,我定是有感觸,可是這內心的酸勁還未過,定是不願多搭理胤禛的。席間,他不停的給我夾菜,我撇開:“無事獻殷情,心虛吧!”

他聽了,索性放下筷子,“你去坦坦蕩蕩了?”

“恩。”我不願意多說一個字。

“那你在生氣?”他試探性的問。

“是”我的回答,乾脆俐落。

“人家一哭,你就這麼安慰,那我天天哭,皇上您看行嗎?”我瞪了瞪他。

“那我豈不是天天要唱歌哄你了?不行不行!”胤禛連連擺手。

“不行?哄別人你就行!”

胤禛把我拉入懷中:“若曦,我就喜歡你這麼鬧。”如此,就算我有千言萬語的抱怨,也被胤禛這句話堵了回去。

靜靜的伏在他的胸膛上,問著:“那你準備怎樣安排吉爾?”

“若曦,不要操心那麼多,我是自有安排的。”

“可是……”我想告訴胤禛,可是她還那麼年輕,可是她對愛情仍有期望,話到嘴邊,卻咽了回去。

“可是什麼?”胤禛用手抬起我的頭。

“沒什麼沒什麼……”

“若曦,畢竟她是蒙古王爺送來的,而且是一位格格,我不得不慎重考慮……”無奈,又是無奈,怎麼會有如此多的無奈。

“我知道我知道……”

“那說好了,不許因為這個再生氣了,我想過個安穩的年。”胤禛打趣我,卻不知,這一句玩笑話,卻觸動了我內心的久久不愈的傷口。

過幾日,便是除夕,雍正十三年馬上就要來了……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pix15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