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一日,正在院內泡茶,然後隨意坐著讀書,卻看到胤禛匆匆而來的身影。迎面而來的胤禛,隨手搶去了我手中半舉著的茶,抿了一口:“太平猴魁?”

“驚訝什麼?”看著胤禛的表情,我悠悠的問著:“這不是你最愛的麼?”

“你常說太平猴魁,太過於味淡~如今,怎有喜歡喝了?”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漸漸喜歡上了太平猴魁,有時候,好多事,發生的那麼自然。”我一邊喝著茶,一邊感慨。

“自然……”胤禛好似在回味我的話。

“你奏摺批閱完了?”看著胤禛如此悠閒,我忍不住問他。

“沒有,可是,我要帶你去個地方。”

還未等我反應過來,便被胤禛拉著出了西暖閣,看著早已準備好的馬車,明白,胤禛是早有安排,便隨著他。

一路顛簸,看清了前方是前往圓明園的路,只是,沒有提前告知,為何匆匆來了園子?馬車緩緩停下,我也隨著胤禛下了車。眼前的景色,倒與以往不同。

“我特地命人修繕了圓明園。”見我一臉疑色,胤禛微笑。

上次離開圓明園,已經過去了很久,也早已不記得是何時何種心情了。胤禛的話,也沒有引起我的興趣,修繕,無非是多了幾處景致罷了。

“你隨我來。”

胤禛擯退了一旁的人,牽著我的手,拉著我往前走。我本以為是要去四宜堂,可是卻發現不是。許是因為很久沒有來過園子,路與路的交錯,讓我倍感生疏,只好任由胤禛拉著我前行。

忽然之間,刮起一陣風,深深呼吸,沁入口鼻的是淡淡的木蘭花香。我驚訝的看著胤禛,緊緊的捏住他的手。一切好似在胤禛的意料之中,“考考你的嗅覺”於是,胤禛輕輕鬆開了我的手,我便隨著氣味飄散的方向,循著源頭。 

前行中,不時回頭撇上兩眼,卻意外的看到草叢之中,隱匿著拿著扇子不停扇的太監。我會心一笑,這樣怪異的風,便是源自於此吧。難得胤禛有如此心思,我便佯裝不知,繼續尋著。

走過一座七孔橋,穿過一片小樹林後,一帶清流,從深處瀉于石隙之下。香氣更加清爽,遂前行幾步,發現一個在山坡中的院落,隱於層層疊疊之中,隱隱約約看的不甚清楚,只看到亭子的一角。

隨後而來的胤禛推開門,引入眼簾的是,花牆和廊子,牆壁上是磚砌的各式鏤空圖案,點綴著彩繪,而廊子,一直蜿蜒曲折往前。我順著廊子走著,卻發現,環繞在一個巨大的水池周圍,水池裡,滿目的蓮花,白的粉的交織成一幅巨大的畫面。而池邊,種滿了高高低低的木蘭。

幽幽荷香,伴著絲絲蘭香,沁人肺腑,倍感心曠神怡。

複前行,腳下踩著水磨方磚,伴著潔白的木蘭,給人以安靜舒適的境界。不知不覺,眼前的美景,變成了一座閣樓,可是,腳下的廊子,仍在繼續,直通閣樓。我帶著好奇心,有些無措的繼續行走,進了閣樓,才發現,閣樓是建在水池之上的,抬頭,是通往閣樓二層的臺階,低頭,是一波一波延展開來的水紋,儼然一座水上之城。

跨步走上臺階,環繞而上,本以為是平日起居的地方,卻意外的發現是一個書房,屋內整齊的排布著藏書,而兩旁無所依傍,好似隔而不隔,界而未界。既能環視四周的美景,凝聽小橋流水的韻味,又能不拘束於不大的空間。如此的讀書環境,讓人倍感驚喜。 

而整個樓閣,儼然如一座橋樑架起在偌大水池之上,低頭便是各色的鯉魚,魚戲蓮葉間,又是入畫的一景。置身其間,真似畫中游。

好妙啊!”我轉身對胤禛驚訝的喊著。

不止呢。”

胤禛微微一笑,然後示意我隨著他走。又上了一層樓,然後看到一個曲折的通道,順著欄杆而走,才發現竟然從水池之上回到了陸地,水池的盡頭,悠哉的停靠著一艘小船,好似皇宮中的湖邊,只能容下兩人的樣子。回想起,曾經和胤禛的水船之緣,緋紅了臉。

陸地上,又是不斷往前蔓延的木蘭,木蘭樹下,是大片的綠坪,直通庭院,進入院子,正面是兩層小樓,東西兩側,各整齊的排列著四間的房屋,像極了四宜堂,卻在院子前方開墾了大批的良田,好似平常的大戶農家一般。

快步走入正殿,抬頭,便看到胤禛熟悉的字體“多稼軒”,一旁則是題詩,我輕聲低吟“夜來新雨過,畿甸綠平鋪。克盡農桑力,方無饑凍虞。蠶筐攜織婦,麥飯飽田夫。坐對春光晚,催耕聽鳥呼。”

蠶筐攜織婦,麥飯飽田夫。坐對春光晚,催耕聽鳥呼。好一幅怡然自得的務農畫面。忙時耕田織布,閒時相對而言,相知相許,相隨相伴,這不正是我一生都在期待和和追尋的嗎?他明白,他記得,他也努力營造給我這一切。 

胤禛……”我情動,留下熱淚。

“怎麼哭了……”胤禛走上前,抱著我。

“這些,你準備了多久?”

“不告訴你。”胤禛一副得意的樣子~“這些,是你心想的嗎?”胤禛問我。

我拼命的點著頭,“太完美了,太完美了。”

“其實,一切也是按照我心裡的想法。”胤禛喃喃自言自語,神情晃過一絲憂傷:“我能給你的,太少。”

我伏在胤禛的胸膛,淚如雨下。好想問一句,如果真的可以,你會不會拋棄身上背負的一切,陪我男耕女織;如果真的可以,你能不能放棄身上系著的黎明百姓和大清重任,陪我隱匿於世。

“怎麼一直哭~”
胤禛心疼的看著我。

對視著深情的眼眸,一陣眩暈。如今,國泰明安,國庫充盈,改革穩步進行,弘曆也初成大氣,也許,他真的會答應我,男耕女織,隱匿於世。雖然,自己被自己的念頭,嚇了一跳,可是,已經雍正十二年,如果胤禛真的能放下一切,陪我遠走,也許,他就能逃過了歷史的厄運,也許,我們四個人,就能遠離宮闈,幸福的生活下去了。

女人就是很奇怪,有時候,明明清晰的知道是自己犯傻,可是仍願意一傻到底。

“胤禛……”

“怎麼了?”看我表情躊躇,胤禛更加抱緊了我。

“帶我走。”我斬釘截鐵的說出這三個字,然後死死的盯住胤禛。“我們一起走。遠離塵世喧囂。”

一瞬間,天地渾然,萬物靜止,時間凝固,胤禛的表情,也好似石化,他有些茫然,然後漸漸轉變成黯然。 

若曦,我……”

胤禛的眼睛躲閃我的一霎那,我明白了一切,幻想著的美夢,瞬間坍塌,自嘲似對著胤禛笑了笑。當年,我曾幻想用愛情編制的網,網住八爺,然後讓他不爭帝位,卻生生的澆了自己一頭涼水;如今,我又想讓眼前這個一心創造盛世的帝王,放棄皇位,一個錯誤,竟然犯了兩次,多麼可笑。

這個在歷史上以勤政著名的帝王,不會是為愛棄國棄民無心政治的李煜,更不會是為愛遁入空門癡心不改的順治。他怕的是,自己的淩雲壯志淹沒在歷史之中,他恐的是,自己的霸業雄心幻化成泡沫。這樣的胤禛,讓我深愛,這樣的胤禛,讓我癡迷,可這樣的胤禛,能陪我遠走嗎?他有他的抱負,他有他的理想,即使遠走,他的心也不會有絲毫的釋然吧。

罷罷罷,癡念癡夢癡想……

“若曦,”胤禛搓了搓手,有些不安,然後坦誠的回答著我:“那些,我給不了你。”好似那晚他明白的告訴我,不能封我為皇后一樣。明明知道答案,可是生生的被胤禛說出口,還是心痛難忍。這樣的篤定,也讓結局已成定盤。

淚水更加肆無忌憚,為胤禛一點一滴逝去的生命,更為自己明知結果卻改變不了一切的逆來順受。

“曾經隨聖祖爺來圓明園看你和皇后一起男耕女織,心中甚是羡慕。”我娓娓道來那日的情景。“聖祖爺還誇讚你和皇后恩愛如百姓,讓他感受到了天倫之樂。”
 

胤禛看著我,表情比我更加痛苦:“若曦,你還不明白我嗎?那些,都是……”我捂住了胤禛的嘴,是,我明白,那些都是演戲,都是為了讓聖祖爺打消對他的懷疑,是為了隱忍待發。

可是,為什麼,即使明知是演戲,我卻還萬分羡慕呢。

“若曦,如果有下一輩子,”胤禛攬我坐在他的懷裡,有些曖昧的輕聲細語:“我真的不願意出生皇家,只願是平常一百姓,世外古道,繁華之外,閑雲野鶴,與你相知相許,擋你一生風雨,與你一世逍遙。”

為什麼,在胤禛說出下一輩子的時候,我忽然覺得那些仿佛離我們很近很近了。

“擋我一生風雨,與我一世逍遙?”我癡癡的重複著胤禛的話,那麼,下一輩子,我們真的能有幸再續前緣嗎?下一輩子,我究竟還能不能遇見你?

“下輩子,你一定要記得我。”

“好。”

“不管我在哪,不管怎樣,你都要找到我。”

“好。”

“我們說好了。”

“一言為定。”

這一世,穿越時空遇到你,下一世,我又會在哪裡遇見你?只願,命運恩賜我們。 腦海中幻化出,讀書飲茶、相談成趣的畫面,更幻化出絲絲白髮老相伴的畫面。破涕而笑。

胤禛撫摸著我的秀髮,若有所思。

 

================畫外音之四爺=================

這一輩子,註定遺憾。

下一輩子,

撫爾秀頸,擋爾一生風雨;

牽爾玉手,與爾一世逍遙。

再續前生,

永久相思,

不變愛戀。

============畫外音之四爺(完)=============

 

胤禛”我拉了拉沉思的他,“又想什麼呢?”

他笑而不語,然後彎腰為我折下一朵木蘭,然後插在我的髮髻。

“木蘭配佳人。”他這麼誇我,倒讓我有些不好意思。

“折了,多可惜。”我有些哀怨。

“今生,我只為你折腰。”胤禛情動的說著,然後蹭了蹭我的頭髮,仿佛那木蘭的香氣,入了他的心。

看他如此,不禁臉紅,為釋尷尬,我抱之一笑。他念了一句“一笑多嬌”,便將身子附了過來,擁我入懷……

等到胤禛再次醒過來,早已夜深人靜,漫天繁星。

“你倒好~”見他醒了過來,我嗔怪他:“把我騙來了圓明園,可是弘軒雲起還有我的行李,都在宮裡呢。”

“無礙,明日讓蘭心紫月把孩子和行李帶來便是。”

“可是,他們今夜見不到我,肯定……”我試圖證明自己身為額娘,對於孩子的重要性。可是胤禛卻一臉笑意的看著我:“行了,你不在,他們說不定更高興呢,至少自由了~”胤禛打趣著我。我隨即扭過臉,不再看他。

“月色這麼好,不如我們出去走走?”胤禛一邊穿上衣服,一邊提議。他整日批政務所累,很久沒有如此有閒心,我不忍拒絕,遂起身。

因為周圍種植了大量的花和樹,所以儘管夜深,還是能聽到一些鳥叫。此時此刻,我和胤禛兩人,相互拉著手,一起漫步,仿佛閒暇消遣的小夫妻。一路上,我享受著這樣的閒適,不願打破,默默的陪著胤禛一直走著。
 

忽然,胤禛停住了腳步,轉身盯著我。

“怎麼了?”我有些慌張,然後低頭,檢查衣著是不是整齊。確認一切正常後,我反盯著他。

“若曦,我忽然想起來……”胤禛故意拖聲,然後用眼睛掃視著我全身。

我無措的退後了一步:“想起來什麼?”

“你好像~好像欠我一些事。”胤禛挑了挑眉,帶著一絲壞笑。

“什麼事?”

卻見胤禛沒有回答我的意向,只是忽然坐在,躺在了綠坪之上,木蘭叢之中。

“你曾經不願意陪我看星星,如今,可願意?”聽到胤禛的話,心稍稍放下了,然後利索的躺在了他身邊,枕著他的手臂。

許是平日裡視角的緣由,從未有心欣賞著星空,如今,躺下一看,別有一番風情。點點的繁星好似顆顆明珠,鑲嵌在天幕下,閃閃地發著光,毫不吝嗇的撒下晶瑩柔和的光輝,大地上的一切都變得那麼雅致,那麼幽靜。

“原來……”我張嘴:“你還記仇啊~”

“跟聰明人才算的如此清楚。”胤禛揶揄我:“不過,那時,真的是想跟你一起看星星的。”

“今夜,我們天地為伴~”我躺在草坪之上,聞著沁鼻的芳香,享受著天地之間的遼闊,美滋滋的說著。

“若曦,你知道這裡叫什麼嗎?”胤禛側過臉,問著我。

“你不是寫了麼?多稼軒。”

“那只是主殿的名字。”胤禛哈哈大笑:“我最喜歡你自作聰明卻犯了傻的樣子了。”

我用手撓了撓他:“不許取笑我。” 

這裡,還未定名,可我內心裡,為它取名為‘映水蘭香’”

“映水蘭香”我在心裡喚著這個名字,忽就想起上午剛入院子的那一幕,滿池荷花,倒映著木蘭,幽幽荷香,伴著絲絲蘭香,簡直如險境一般。胤禛這個名字,果然取得貼切,想必不管是構思還是築造,都費了不少功夫吧。如果置於現代,胤禛也必定是有天資的設計家。

“不好嗎?”胤禛見我許久沒有說話,問著我。

“我實在是想不出,要如何誇讚你了。這樣的設計,讓我歎為觀止。”

“如若不費點心思,又如何能入了你的眼?”胤禛三分認真,七分打趣的說著。

“不如,給點實際行動吧。”胤禛翻身,利索的壓了上來。面對著面,讓我全身熾熱。

“你看!”我指著天空。

“不許聲東擊西。”胤禛以為自己識破了我的陰謀,甚為得意。

“不是啊,你看,你看。”

我看見了絲絲點點的光,縈繞在周圍,定睛一看,是許久未見的螢火蟲。胤禛許是見我滿目欣喜,便轉過頭,看了許久,回復著我:“是螢火蟲,真難得,一下子出現這麼多。”

我拼命的點點頭,然後從草坪上起身,追逐著,伴著螢光跳著,鬧著。

胤禛也起身,一邊拍打著衣服,一邊笑斥:“這螢火蟲,竟敢來破壞我的好事!若曦,你都是做額娘的人了,還如此童心未泯。”

“若每日,都能如此簡單幸福,該有多好。”胤禛在我耳邊喃語。

愣了愣自己的動作,微微歎口氣,宮闈,就像一堵厚厚的牆,阻斷了平淡,宮闈,也像一片深深的海,沒有了簡單。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