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很早便醒來,看到一旁的胤禛衣冠不整,心裡暗自發笑,一切猶如癡夢一般。胤禛,對不起,為我的固執,為我的自私;胤禛,謝謝你,為你的寬容,為你的執著。胤禛,你究竟是我的緣,還是我的劫呢? 我用手不停的觸摸著胤禛的額頭,癡癡的說著:“好想好想,在你的額頭,刻下我的名字,讓別人可以一眼看出,你是我的男人,那樣才好。”

只見熟睡的胤禛忽然伸出手,將我的手按在他的胸口,緩緩睜開眼,微微一笑:“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

我的眼瞬間模糊,鼻子發酸,不去理會,放任自己的情緒失控,仿佛壓抑的感情得以釋放一般。胤禛的這句話,淡淡的,輕輕地,說的好似理所應當,說的好似一直如此,直逼我的心底。

“你裝睡?!”

“也不是,剛醒而已~”

我的臉頓時黑線:“好巧……”然後把手抽了出來:“時間還早,旅途勞頓,你再休息一會吧,我去準備早餐嘍。”欲起身,卻被胤禛死死的拽住。

“乖啦~”我哄著他,他眨了眨眼睛,明白意思之後,在他唇上附上一吻,他才漸漸的鬆開了我。

“恩,對了~”胤禛喊住正在穿衣的我。

“又幹嘛?”

“你每天夜裡都給弘軒講的是什麼故事啊?”胤禛抱怨著:“可苦了我。離京之後的軒兒,每天睡前都纏著我給他講睡前小故事,還口口聲稱是你培養的習慣,不講就不睡。”胤禛一臉飽受折磨的樣子,看著我。

腦補了這樣的場面後,我忍俊不禁,饒有興趣的問“那你給他講的是什麼?孔融讓梨?司馬光砸缸?”

他看了看我,點了點頭“差不多吧。”

我就猜到,胤禛只會拿著我講過很多次的故事,去糊弄弘軒。

“我每天絞盡腦汁給軒兒講故事,還不討好,軒兒一直抱怨不如你講的故事有意思。這還算了,到了後期,我都想不出什麼好的故事了,弘軒就更不滿意了。哎……真愁人。” 

胤禛對我撇了撇嘴:“你到底給他講的是什麼?”

“恩……”我邪邪的笑了一下,心想著自己自小喜歡故事書,知道的故事,更是數不勝數,整日埋頭於政事的胤禛又怎麼能跟我相比呢。

“講的是三隻小豬的故事啊~~”

“啊?”胤禛把嘴長成了O型:“三隻小豬?”

“恩”我點點頭,然後指著他:“你,你,你,三隻小豬啊!”說著便跑去小廚房準備早點了,留下胤禛在屋內笑駡著:“臭丫頭。”

一切都準備妥當後,胤禛也早已起床,安靜的坐在了桌旁。

“今天去上朝嗎?”我關切的問著。胤禛回程,並沒有通報,畢竟大多數人還是不知道他回來了吧。

“再不去,估計朝堂之上該亂了套。你想把我藏起來?”胤禛打趣的問著我。

我白了他一眼:“臣妾可沒那麼大的膽子,再說,這麼能吃,也養不起啊。”此刻的胤禛,正在往嘴裡放包子,一聽我這麼說,似被笑嗆了,不停的咳嗽著。

“額娘,阿瑪~”弘軒和雲起,不知道何時起了,走進了屋內,乖乖的坐在了餐桌一旁。

“軒兒,沒有休息好,是麼?”看到弘軒臉色有些難看,眼圈都是黑的,我關切的問著。

弘軒幽怨的看了一眼雲起:“還不是這個煩人的丫頭,一直讓我跟她講旅途的見聞嘛!!”

雲起一副盛氣淩人的樣子:“阿瑪,下次出去,要帶著我!哼,不讓弘軒這樣得瑟。”

胤禛忙點點頭:“下次,我們一家人一起去。”弘軒不屑的看了雲起一眼,然後抓來一個包子,大口的吞咽。

“軒兒,吃慢點。”我叮囑著。

“我都一天沒吃飯了。”弘軒抱怨著。

“啊?昨天不是吃了嗎?”記得昨日胤禛說讓高無庸領弘軒去進膳了,為何又沒吃。

弘軒幽幽的看了胤禛一眼:“昨日兒子特別想吃額娘做的糕點,可是阿瑪非不讓,於是兒子便回房休息了。”原來是這樣啊,昨天我還因此而覺得奇怪呢。

正當我目光轉向胤禛的時候,卻見他匆匆放下咬了一口的包子,連忙起身,“你們慢慢吃,時間不早了,我先去上朝了。”然後他又回頭對弘軒說著:“好好吃!”我強忍住不笑,卻在胤禛回頭瞪弘軒的那一刻,終於忍不住了。弘軒看了看我,做了個鬼臉,開始大口大口的吃飯…… 

胤禛走後,我細細打量著歸來的弘軒,好似高了點,好似壯了點,又好似皮膚黝黑了點。

“和碩瑞親王”我在心裡默默念著。“去了一趟遵化,玩野了吧?”我揪了揪弘軒的鼻子。

他抬頭對我笑了笑,蹭在我的懷裡:“沒有啊,謁陵大典,多麼隆重,我可不敢放肆。”

“哎,的確。”我歎了口氣。

“弘曆哥哥很照顧我,教會了我很多。其實,我很喜歡這樣隆重的場合,可以學到很多。”

“哦?讓你學到了什麼?”弘軒喜歡如此場合,讓我大吃一驚,但還是壓住自己內心的異動,平靜的問著。

“祭祀,彰顯儒教禮儀,教導孝字當先。”弘軒開始滔滔不絕自己的感觸,好似一個演講家一般。

等到弘軒講到口乾舌燥,我才笑著開口:“軒兒,你可知道,你如今已是親王了?”

“恩”弘軒點點頭。

我一驚,本以為弘軒定是不知道的,誰知他既知道,又如此淡定,與往常逢功必宣的常態迥然不同。

“只是一個稱號罷了。”弘軒淡淡的說著。我的心,卻慢慢安定了下來,弘軒,總是照我的~~但願如此淡泊名利,能讓他免於皇位的爭奪。

午飯時,胤禛一臉愁眉的過來了,坐到桌子上,不停的歎氣。我坐在他一側,揶揄著他:“你再歎氣,就把飯菜都吹涼了。”

他抬頭看了看我,抱怨著“哎,走了半個月,養心殿裡的奏摺都堆成山了。”

“哦?你不是讓張大人把奏摺送去了麼?”

“送去的只是急奏,一些瑣碎的事,都停滯了。”胤禛看了我一眼。

“誰讓你跑去遵化逍遙去了呢~”我偷笑。

“是,明明是被娘子趕離家門,卻被硬說成去逍遙。切~”胤禛對我的話,嗤之以鼻。

我環著他的腰,將頭靜靜的靠在他的胸口:“不要總是事必躬親,要慢慢放手,不如把瑣碎的事,都交給弘曆弘晝吧。”

“弘曆一直都在潛心政治,至於弘晝,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弘軒雖然七歲,可是博學多識,而且對政治也有著自己的見解,我打算讓軒兒接觸接觸朝堂。”

“啊?”胤禛的話,讓我大吃一驚,手上端著的茶杯,也顫動著。 

有何不妥?”胤禛低頭看了看我,納悶的問著。

“軒兒太小……”

“小?我大清自入關以來,世祖五歲即位,聖祖八歲即位,軒兒還算小嗎?”

胤禛的話,讓我啞口無言,也徒增了我內心一直都有著的忐忑。胤禛如何把軒兒跟世祖爺,聖祖爺去比呢?

“他們都是帝王,而我只想軒兒是一個尋常普通的孩子。”我想讓胤禛明白我的意思。

他卻愣了一下,然後開口:“他生在帝王家,如何尋常普通?這一次出行,我倒特意觀察了軒兒,處事不驚,臨事不亂,舉止有禮,謹言慎行,你我的孩子果然不凡~將來……”胤禛隱去了後面的話,卻讓我更加意亂。

“將來什麼?”我急切的問著。

“再看看吧……”胤禛淡淡說了一句,然後沉思著,眼眸裡的神情,讓我捉摸不透。

糾結了一番,還是決定試探一下胤禛真實的想法。便開口問著:“你為何封弘軒為和碩瑞親王?”

胤禛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不是都封賞了麼?”

“可是,軒兒不該一躍為親王,頂多是個郡王吧~”

“祭祖的時候,眾阿哥依次焚香叩拜,輪到軒兒的時候,忽然天邊忽現彩雲,乃上蒼所賜的祥瑞之兆,和碩瑞親王,眾望所歸。”胤禛張嘴陳述著。

我還納悶,為何弘軒會是單單的一個瑞字,原來是取自祥瑞二字。我眉頭皺了起來,把頭扭了過去,祥瑞一事,如此邪乎,我自然是不信,微微氣憤的說:“你是拿哄群臣的話來哄我是麼?我可不如他們一般短見識。”

許是我用短見識形容朝臣,讓胤禛有些不滿。他微微蹙了額,沉默許久之後,才緩緩開口:“我只是想讓那些興風作浪之人知道,你和我們的孩子,才是我最看重的,其他都不重要,任何手段任何算計,都無法讓其他人取代你。”胤禛一邊說著,一邊拉我入懷:“本以為後宮風平浪靜,可是卻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我不想,讓你再受傷害,也不願意,讓任何事破壞我們的感情了。”

胤禛的話,讓我恍然大悟。幾個阿哥一起封賞,就不會讓弘軒獨佔風頭,而破例封弘軒為親王,又意欲顯示弘軒的不同。如此一張一弛,收到的效果可謂極佳。我的心裡,滿是感動。我明白胤禛口中的那些人是誰,他這麼做,是知道了秋菊和李貴人的事了後,是意識到了後宮潛在的爭鬥了嗎?如此一來,讓那些渴求榮寵,不惜用盡一切手段想要懷上子嗣的那些女人看明白了。而趕在李貴人的孩子出生之前封賞,也是為了照顧我的情緒吧。

漸漸明白胤禛良苦用心,他這麼做,不僅為了提高我和孩子的地位,更是為了我和雲起的以後。緊緊地抱著他,感受著他的心跳。

“讓我和軒兒一起護你和雲起周全吧。而且……”忽然之間,我的手上感觸到一地有著余溫的淚珠,是胤禛的,“而且,是時候了,”他微微有些哽咽:“我也不得不,做些準備了。”
 

準備?什麼準備?這樣的一句話,在我心裡猶如炮彈暗夜中升騰一般,劃破寂靜的夜,照亮了胤禛的臉龐,也照明了我內心的隱憂。我的身體顫抖著,可是卻沒有繼續問下去的勇氣。我寧願裝糊塗,以為跟你還有大筆大筆的時間;我寧願不懂,佯裝我們可以一起白頭。胤禛胤禛,原諒我,明白的太晚,等我釋然一切的時候,手中所剩的時日,卻只剩下短短兩年。不要準備,不要任何準備,以後,如果沒有你,我又如何能活下去?

“曦兒”胤禛柔聲喚著我。

“恩?”

“我們回圓明園可好?”

胤禛的問話,讓我一驚。自從回了宮,胤禛就沒有再提過圓明園,如今提起,所為何?顧不得思索胤禛的欲意,心裡卻斷不願回到了四宜堂了。以往每次和胤禛賭氣,都會往四宜堂跑,那裡對於我,是舊日的固執和貪念,如今,實在不願意回到那個熟悉的地方。

我利索的搖了搖頭:“我不想,如今在西暖閣甚好。”

“也好。”胤禛還是依了我,“離尚書房和軍機處都近,省的弘軒整日兩頭跑。”見胤禛應允,便沒有再多想。

之後的胤禛,又去忙於政務,撂下我一人在西暖閣。忽然聽到一處淒厲的哭聲,害我驚了神,忙喊來蘭心:“發生了什麼事?”

“娘娘?”蘭心不知道我所問何。

“這哭聲,是從哪裡傳來的?”

蘭心支支吾吾:“怕是從長春宮吧。”

“長春宮,出了什麼事?”聽到蘭心這麼說,我第一反應就是李貴人的孩子有了什麼差錯。

“皇上剛剛下旨,將李貴人移至圓明園。”

圓明園?

“為何?”我急忙詢問。

蘭心卻無力的搖了搖頭:“只知道皇上去了延禧宮之後,就馬上下了這個聖旨。”

“皇上呢?”

“如今應該在養心殿吧,據說……”

“什麼?”我著急的問著。

“據說有朝臣請奏,讓皇上收回聖旨。”

我吩咐她退下,靜靜的坐在了院子裡,耳朵裡揮之不去的,是那一聲聲發自內心的哭泣。 

回憶起,胤禛之前,忽然提起過回圓明園時,我還納悶,如今倒把李貴人送去了圓明園。究竟為何?難道……我的心打了一顫,胤禛去過延禧宮,估計通過熹妃,已經得知我去見過李貴人的事了吧,他定是不願意讓我再見到李貴人,所以才會提出回園子,我否定了胤禛的提議後,他才不得不將李貴人送出去。

那熹妃到底說了些什麼?她又究竟知不知道我和李貴人談話的內容呢?顯然,上次熹妃的拜訪,便是想試探我們談話的內容,雖然被我婉拒,可是,後宮裡,哪裡會有永久的秘密呢?我長長的歎了口氣,不知道熹妃到底跟胤禛說了些什麼,也不知道胤禛是否明瞭我和李貴人的談話內容。心中祈福著,雖然我對於李貴人如此的手段,滿是鄙夷,可是畢竟她已有七個多月的身孕,圓明園的太醫院比不了皇宮,而且哪有讓皇子出生在別院的呢。

太陽一點一點的落下,不知不覺中,黑暗籠罩在身邊。

“為何在這裡發呆?”胤禛不知道從哪裡閃出來,對我的腦袋就是一擊爆栗。

“李貴人去了圓明園?”

“啊,是。”胤禛回答著我。

“為什麼?”我直截了當的問著。

“我……”胤禛說了第一個字,然後沉默了下去。

“孩子即將出生,你卻將李貴人移于別院,難道沒人反對嗎?”我關切的問著,讓一旁的胤禛坐下。

“這不剛剛處理完嘛,總是有那麼幾個不知深淺的大臣,自詡為忠臣,滿口仁義禮教,想讓我改主意。”

“其實,他們反對倒是對的。”我的話,讓胤禛大吃一驚。

“你如此做,置即將出生的孩子於何地?”我問著。

如此一來,讓後宮上下,朝堂內外,都明白了皇上是不待見這個孩子的,那李貴人和孩子以後的生活,該舉步維艱了。圓明園雖然已經修繕,可是胤禛不在,那裡充其量就是一個行宮,一切定不如皇宮完善。無論大人有什麼錯,孩子總是無辜的啊。

“我已經下定主意,”胤禛握住了我的手:“等到這個孩子出生,就將他過繼給十七弟,交給側福晉孟氏撫養。”

“啊?!啊?!”這個消息來得太突然,讓我一時無法平靜。胤禛則不喜不悲的抬頭看著我,眼睛裡閃過一絲光,然後便是看不清摸不透的神情。

過繼?而且還是將堂堂的皇子送給了側福晉?我愣愣的坐在椅子上:“那李貴人怎麼辦?”

想到李貴人本就只想守著這個小生命了卻殘生,而胤禛卻要他們母子分離,一片陰霾襲上我的心頭,沒有孩子的李貴人,又將怎麼辦?

“她……”胤禛想了好久,“就留在圓明園吧。”他眉頭緊鎖,好似極不情願提起那個女人。

“不行。”我果斷的說著:“如此對待她,不是太殘忍了嗎?”

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縱使看到胤禛臉色突變,還是義無反顧的說了下去,也許,是因為李貴人的一些話觸動了我,也許,是因為她對胤禛的愛感染了我,也許,我只是為了自己一絲絲的心安。

“若曦,你覺得這個女人,能繼續在後宮裡留下去嗎?”胤禛反問我,僅僅這麼淡淡的一句,充斥著冷酷,讓我語塞。

算計皇帝,挑戰皇權,這一條條,早已將李貴人釘死。如果胤禛睜隻眼閉隻眼,任由如此,也不進行懲處,那後宮,必然會亂了套吧。而胤禛一直隱忍,無非也是為了她肚子裡的那個孩子,也難怪李貴人會如此淒哀的哭,可悲的女人!

“不如”我試探的說著:“封李貴人為嬪吧。”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建議,只是冥冥之中覺得,如此會安了李貴人的心,也能讓她的以後,有些保障。

“若曦,你……”胤禛不解的張嘴,卻被我打斷。

“高無庸”我喊著。

待到高無庸在屋內跪著的時候,我定定的看著胤禛,示意他下旨,他的手捏成了拳頭,但還是隨了我的意思,閉眼吩咐著:“傳旨,封李貴人為嬪。封號……”

胤禛猶豫了很久,好似把捏不准一般,他淡淡的看了看我:“謙嬪吧。告訴她,以後行事要光明謙遜,不要污蔑了謙這個字。”

高無庸退下後,我坐在胤禛懷裡,如此這般,才換的我絲絲的心安。凝視著胤禛的側臉,才看出,他在苦笑著什麼……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