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日子一天一天的飛速逝去,那日之後,胤禛沒有再來過,也沒用試圖修復和挽回著什麼。這樣也好,日子過得平淡而真實,卻總是摻雜著絲絲縷縷的想念。

過幾日,便是新春,不知不覺中,又要迎來雍正十一年。而自己,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即將送走的雍正十年,竟會是這般的痛苦和難熬。如今的我,好似年華不再,整日熬著所剩不多的日子,整天猜測著自己以後的結局。

“娘娘,熹貴妃來了。”蘭心在一旁提醒著我。半天,我才愣過神。

“哦”隨即便驚訝的看著蘭心:“啊?熹妃?”

“恩,娘娘要不要見?”想不出熹貴妃過來會有什麼事,但還是決定見她一面,我點點頭,便回到內廳去稍作了下打扮,不想讓任何人看出自己的憔悴。

“妹妹”還未看到熹貴妃人,便聽到了她的聲音:“最近還好嗎?”

我勉強的笑了笑,“還好。”

隨後,熹妃便是家常的說著一些雜事,我則心不在焉的回復著。

“這快到新年,妹妹的宮裡還需要什麼嘛?”熹妃親切的問著。

“不用”我搖了搖頭:“前幾日,內務府已經把年貨都送了過來。”

“那就好,那就好……”熹妃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歎了口氣,想著該來的總是會來,便問著:“姐姐這次來,是有什麼事嗎?”

熹妃還是猶豫著,但過了很久,還是開口說了:“妹妹最近,是在於皇上鬧彆扭嗎?”我不知道她如何知道,或者是從哪看出來,想著也不願瞞些什麼,便木然的點點頭。

“因為李貴人?”熹妃的追問讓我感到不爽,所以沉默著。

“這段時間,皇上也是越發的消瘦,妹妹,何必呢?”何必呢?我聽到這話,苦笑了一下。我也不願如此,可事情早已超出了我的控制。

“皇上的消瘦,許是因為整日心系李貴人,又或者是前朝事務所累。”我告訴熹妃,也自欺欺人著自己。

熹妃走上來,握住我的手。“若曦,你我相識已久,也如姐妹般了。屈指算算,你入宮也已經好幾年,你該明白,有些事情雖然你萬分不願,可你也不得不去面對,更不能因此去折磨自己懲罰自己啊。”

熹妃的話,讓我的心一熱,折磨自己,懲罰自己,我又何嘗願意如此?我又何嘗不希望胤禛自始自終,一直都在我身邊?

“若曦,按照以往宮中的舊例,後宮裡的女人,一旦懷上了龍種,那可是莫大的歡喜和無盡的榮耀。可是,這已經過去三個多月,李貴人依舊是李貴人,且不說封號沒有任何升動,就連長春宮,皇上也沒有再去過一次,賞賜關心更別提了。李貴人,本就身體孱弱,如今又……唉,如今的後宮,早已流言漫天,猜測萬千了。”

熹妃陳述著,在我內心激起了一層層的波瀾。李貴人,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吧。後宮的女人,哪個不想一躍龍門,哪個不想常承聖寵,在這後嗣大於天的後宮中,不易的懷上了孩子,卻換不來任何寵耀,哪怕是身為孩子阿瑪的義務的關心。

剛剛,我去養心殿給皇上請安,想趁著新春佳節,想為李貴人求個妃位,即使不成,哪怕讓皇上去看看她,也是好的。”熹妃的話,引起了我的注意。那麼,胤禛的想法呢?我沉默不語,等待著熹妃繼續說下去。

“結果皇上,面無表情的聽我說完了一切,卻只是淡淡的吩咐我,說國事繁忙,不要再因為李貴人的事去煩他。”胤禛的話,讓我內心湧現了一絲的喜悅,然而,一瞬間,就隨風而滅。漸漸的,我明白了熹妃此次的目的。想讓我勸服胤禛?我想,我還沒有那麼大度。

那,李貴人,還好嗎?”我雖然心痛難忍,卻還是關心這樣一個被忽略的女人。

熹妃對我微微笑了笑:“李貴人,也是一個堅強的人,雖然皇上如此,她還是如常一般,喜笑待人。可是,誰又能知道,背著人,她會如何傷心呢……”熹妃不禁滿臉淚水。我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評述有一個可悲可歎的女子。

我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熹妃的話,讓我慢慢癒合的傷口又一次的被撕開。原來,不僅僅是我和胤禛兩個人的無奈,雖然懷有孩子,卻沒有絲毫恩寵的李貴人也在默默忍耐著一切。

若曦,女人何必為難女人呢!”熹妃繼續說著。我沒有為難任何人,如果真要說有,我也是在為難我自己。

“熹妃娘娘”我打斷了熹妃的話,“我不想知道這些事了。”熹妃表情一呆,我們之間,陷入了長久的尷尬之中。

“弘曆最近如何?許久都沒看到他了。”知道熹妃是一片好意,她的初衷也是為了整個後宮的安寧,所以,不願意長久的沉默下去,我主動問著。

“那孩子……”熹妃的神情有些黯然,躊躇著:“我也許久沒有見到那孩子了。”

“啊?”我有些驚訝,難道弘曆一直忙於朝政?接下來,聽到熹妃的解釋,我的心,顫然一動。

“前幾天,他去和碩和惠公主陵寢去了,還沒有回來。”

我愕然了許久,才知道弘曆又去祭奠承歡了。本以為弘曆早就放下了,可是,他還是難棄那一點的癡念吧,輕輕的搖了搖頭,只可惜,承歡,早已全然不知弘曆的深情。

“想必妹妹是明白的吧。”

熹妃試探性的問我,我點點頭,輕歎:“弘曆,也是一片癡情。”

“本以為,承歡去了蒙古,弘曆這孩子就沒有念想了,可是,誰知道,承歡命薄,出了這事。”熹妃哽咽了許久,才繼續說著:“自承歡去世後,弘曆就像變了個人,好像瞬間長大了一般,變得成熟穩重,不苟言笑,也更加熱心於朝事了。”

“弘曆也該長大了。”弘曆即將是大清以後的繼承人,這樣的變化,會更利於他的未來吧。我在心裡默默想著。

“是啊,他該大了,可是,作為額娘,看見自己的孩子如此改變,心裡還是難以平展的。他心裡定是有說不出的苦楚,才使得自己如此吧。”

熹妃字字句句裡透著深深的愛子之情。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只慶倖,熹妃能理解並尊重這樣的一份深情。

熹妃走後,我的內心,卻再也不能平靜,為李貴人,為弘曆,為承歡,也為了胤禛。


雍正十一年的新年如約而至,蘭心和紫月帶著宮女太監,不停的整理裝扮著西暖閣,而我卻無心於此,默默的彳亍在院子裡。弘軒和雲起,也不停的試穿著新衣,全然一副喜氣洋洋的場面,而我,為什麼連笑都那麼為難?

不知道是因為胤禛不在,還是早已煩透了心的緣故,這是我第一次沒有親自準備年夜飯,只是讓禦膳房送來了餐點,湊合著。弘軒看到一桌都是平日吃夠吃膩的菜肴,微微皺了皺眉頭,卻什麼都沒說。

“快點吃吧,一會還要守年。”我一邊說著,一邊招呼他們坐下。

“不等阿瑪嗎?”雲起驚訝的問著。我卻不知道如何回答孩子,如何去解釋我和他們阿瑪之間的關係。

正不知如何開口之際,門外卻傳來了熟悉的聲音。我的心,兀自喜悅了一下。然後,生生的抑制住自己如水般不絕的思念。

“誰敢不等阿瑪就吃?”

弘軒和雲起聽到胤禛的聲音,連忙放下手中的筷子,笑著撲到了胤禛身上。胤禛一手抱起一個孩子,可我卻在他抱起孩子時,看到他臉上閃過的一絲不易察覺的痛楚。他的胳膊,定是還沒有好吧。想阻止,卻還是搖了搖頭。

胤禛掃了一眼桌上未動的飯菜,然後對我微微一笑:“若曦。”我置若罔聞,繼續夾著菜,吃著飯。

“阿瑪,怎麼才來,我都餓死了!”雲起在胤禛身上蹭來蹭去。胤禛笑著把他們抱到椅子上,然後輕輕的坐在了我的身邊。

“阿瑪,過年了,好開心啊。”弘軒拉著胤禛,喜滋滋的說著。

“開心啊……”聽到了胤禛的話,自己的內心,泛起一陣苦楚。

“當然開心,你們就要有弟弟了”我打斷胤禛的話。

“真的嗎?真的嗎?”弘軒一下子跳下凳子,然後跑到我懷裡,把頭放在我的肚子上。

“我要有弟弟了嗎?”我恍然明白弘軒的意思。

“弟弟不在額娘這,在你皇姨娘那。”弘軒一愣,然後回頭看了看胤禛,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滿屋都彌漫著尷尬的氣氛,在弘軒和雲起的注視下,胤禛尷尬的咳嗽了幾聲,默不作聲的吃著飯。吃過飯後,懂事的弘軒便帶著雲起回到了側房。只留下了我和胤禛獨處。

“若曦,喏~”胤禛喚著我,然後遞過來一個精美的盒子。

“這是什麼?”我沒有伸手去接。

“新年禮物,打開看看。”

胤禛有些期待的看著我。我伸手收下,卻在瞬間接觸到胤禛的手,仿佛觸電一般,為了掩飾自己的慌亂,連忙接過來,隨手的扔在一邊,沒有打開,仿佛全然不感興趣。胤禛的眼神,漸漸失去了色彩。他的神情,那麼脆弱,仿佛不堪一擊。酸楚,也已經淹沒到我的胸口。

“那我就先走了。”胤禛甩了甩袍子,起身,然後回頭看了我一眼,見我沒有任何反應和話語,他便一步一步重重的踏在地上,離開了西暖閣。一步一步,好像將我碎過的心,一片一片的拆。淚,自己掉落下來。

儘管我知道,胤禛的出現和新年的禮物,都是胤禛對我的心意;儘管我也明白,胤禛選擇離開,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落寞和無奈。可我,卻找不到,任何一個能勸服自己不一意孤行的理由。

新年的宮廷,總是熱鬧的,相互的禮拜,各種各樣的宴會,讓偌大的宮廷邊邊角角都充斥著歡喜的氛圍。好不容易熬過了正月,長長舒了口氣。一直以來,我總擔心,自己會在毫無準備,毫無預兆的情況下,遇上李貴人,可是,不知是胤禛的刻意安排,還是上蒼賜予的幸運,自己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雖然隱隱之中有些失望,但也免去了內心糾結,折磨自己的機會了。

一直以來,新年都是胤禛伴著的,從來不覺得孤單和乏味,反而倍加珍惜,這種可以一家團聚的時光,可是雍正十一年的正月,卻索然無味。擺脫了正式的場合和繁瑣的禮節,我便又開始懶散起來。有時整夜看書不眠,有時酣睡到午間,有時閒庭散步,有時又坐賞臘梅,毫無作息規律,自己倒也樂得隨意。只是,偶爾,會在漆黑的深夜,或者寂靜的清修之中,清晰的極其那個思念至深的人,然後淡淡一笑,繼續深埋心底,不敢觸碰。

一日,我正在院內沏茶,卻聽到弘軒歡快的腳步和一路嘰嘰喳喳的興奮。

“什麼事如此開心?”我隨口問著弘軒,卻看到弘軒身後便是弘曆消瘦的身影。

“我要出宮了,額娘~~”弘軒興奮的圍繞著我轉圈,我卻心生疑惑,不解的看著弘曆。

弘曆微微側身,對我福了一福:“姑姑,皇阿瑪下旨,二十五日前往遵化謁陵,讓我,弘晝,弘軒隨行。”

“謁陵?”我的疑惑更加深了,一直以來,都是弘歷代胤禛祭聖祖爺,如今,他手臂傷還未愈,如何要親自謁陵?

我讓弘軒先行進屋,急忙問弘曆:“為何這次要親自謁陵?”

“兒臣不知,也許”弘曆抬頭看看我:“也許,阿瑪是想要散散心吧。”

我瞬間明白了弘曆話裡隱含的意思,也許胤禛是想用短暫的別離,來緩解我和他之間的冷戰吧。微微歎口氣。

“弘軒還這麼小,腿傷也剛好……”

“姑姑不用擔心,皇阿瑪特定弘軒乘轎輦隨行,我也會照顧好他的。”我頷首,對他報以微笑。

“你最近還好嗎?”我問著弘曆“承歡那邊,一切都好嗎?”

弘曆顯然被我的問話嚇了一跳,深思了許久:“一切都好。承歡陵寢,梅花開得很盛。”

“該放下的,就放下吧。”我勸解著弘曆。他卻笑著回我:“是,姑姑,該放下的,就放下吧。我想,承歡在天上,希望我們都好。”

放下?該放下的,就要放下……我和弘曆各懷心事的沉默了許久。

“那……”我低下了頭:“那皇上什麼時候回宮?”我由著自己的心,問出了這句話。

弘曆微微一笑,然後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平日裡皇阿瑪很少親自去謁陵,而且,這次祭祀,早前阿瑪就準備由我帶著弘軒去。估摸著,阿瑪也是匆忙之間決定自己親自去的。奇怪的是……”我瞪大眼睛,等著弘曆繼續說下去。“奇怪的是,阿瑪並沒有說明回宮時間,只是吩咐張廷玉把重要的奏摺快馬送去。”

我失望的點點頭。胤禛,你是準備長久不回嗎?

“我想,阿瑪只是想出去散散心。”弘曆見我神色黯然,安慰著我。

弘曆走後,我陷入了深深地沉思。讓我驚訝的是,從弘曆的口中,我明白了,弘軒去謁陵,竟然是胤禛早就決定了的事。可是,大清祖制之中,除非是皇太子,不然,未到束髮之年的皇子,是不能去謁陵的。而弘軒還這麼小,不知此舉,又會在朝堂之上,引起怎樣的揣測,隱隱擔心著。 猜不透胤禛的心思,於是便喊來興奮至極的弘軒。

“額娘”因為第一次遠行而開心的無法控制的弘軒乖巧的喊著我。

“這是你第一次去謁陵,你一定要多做少說,跟著你四哥做,便是。”接著,我更加詳細的吩咐他:“出行時,不要淘氣頑皮,不許亂跑,謁陵時,不要東張西望,更不要耍小聰明,要端正站姿……”

顯然我的滔滔不絕,徹底打消了弘軒的積極性,他不滿的嘟噥著:“這麼多規矩。還不如,額娘也跟著我去得了。”

我撫摸著他的額頭,“額娘是不能去的。”心想著,這麼小的孩子,何必用那麼多的規矩束縛著。於是搖了搖頭,歎口氣:“好了,不說了。可是,你一定要記住最重要的一點:記得提醒你阿瑪注意身體。”弘軒看著我,懂事的點了點頭。

臨行的前夜,讓弘軒早早的睡下了,而我默默的坐在床頭,一邊看著酣睡的弘軒,一邊默默的替他收拾著行李。自小到大,他從來沒有離開過我超過一天,而如今,他要一個人去面對這個世界了,而且,不知歸期。

酸楚的空氣彌漫著整個屋子,我提步走到窗外,想要呼吸新鮮空氣,遏制住自己內心的翻騰。感受著瑟瑟寒風,仰望著滿天繁星,胤禛,此時此刻,你又在做什麼?依舊挑燈養心殿批閱奏摺?還是準備著打點著所有的行程?而你,會不會過來?

就這樣,默默佇立了一整夜。隨著晨曦一點一點的從天際邊蔓延,等待著胤禛的那顆心,漸漸失落,漸漸絕望。

次日,便是二十五日。除了胤禛親自前往之外,又帶上了所有的阿哥,所以這次謁陵大典,異常隆重,出行的陣容也異常盛大。滿朝文武,後宮上下,都聚集在太和殿之外,為他們送行。

雖然,和胤禛之間一直存有隔閡,一直處於冷戰。即使不見,可我知道他在宮中,始終也是心安的。如今,胤禛即將遠離,這個事實,卻在沉重的打擊著我的內心。我默默的佇立在茫茫的人群之中,眼睜睜的看著胤禛,完成下階,前行,甩袍,上馬等一系列動作,連貫而帥氣。他的一舉一動,一皺眉一微蹙,都吸引著我的眼球,緊緊地抓著我的內心。

抬頭,定定的看著萬人中央的他,身著一身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的龍袍,閃亮而耀眼,不停地灼燒著我的眼睛,也讓我深深地感受到與他之間長長的距離。離別之苦瘋漲,思念之心傷痛。胤禛,是不是,我的冷漠,我的淡然,才讓你想離開?原諒我,不是故意,原諒我,只是太愛你。愛到癡狂,愛到瘋癲,愛到窒息,愛到不能接受任何一絲一毫關於你我愛情的瑕疵。

穩坐在禦馬上,接受著萬臣朝拜的胤禛,眉宇之間,是隱忍的傲然和帝王的霸氣。與往日所見的他,迥然不同。猛然之間,濕了眼角。這便是,我長久以來忽視的,卻是最重要的問題吧。從頭到尾,他從不曾以帝王之態面對我,以至於,我只記得他是自己枕邊的愛人,卻忘了,至始至終,他都是一個無上的帝王。歷朝歷代帝王都擁有的後宮,成了我委屈的理由;祖制規定的選秀,成了我不滿的藉口;就連早該到來的子嗣,也成了他背約棄誓的證據。忽然之間,我明白,自己的要求,是任何一個帝王,都沒有辦法去滿足的。儘管如此,面對著我的一次又一次的醋意,一波又一波的任性,胤禛給我的,更多的,便是包容。包容著我的一切,盡其所能的滿足我,也費盡心思的寵著我。

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青石板之上。為胤禛的離去,更為自己曾經的固執。

他是帝王,無法改變;他的後宮,一直存在;他的子嗣,也有史可查;而我,明明知道一切,卻也義無反顧的回來了。既然如此,過往種種,只不過是我對於歷史的掙扎,只不過是我對於胤禛的束縛,那這般折磨彼此,又是何必呢?難道,愛情,一定要傷害彼此去證明情深意濃?難道,愛情,一定要起伏波瀾去證明至死不移?愛情,一定要有個對錯之辯嗎?如果這樣抗拒,我何苦此般愛他?

對對錯錯,因果機緣,已經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繁華落盡之後,我依然,愛著你。

世間萬事,怎會事事隨我心呢?既然決定愛,就要勇敢愛。幡然醒悟,才發覺,你給的愛,一直都堅固的真實存在著。可往日卻不可追,如今,為時已晚嗎?

驕陽紅透半片天,鞭聲響起,御駕即將啟程。弘軒掀開馬車竹簾,淚水漣漣,拼命的向我揮手,弘曆也在他身邊,對我點頭,仿佛是在示意我不要擔心。我輕輕的頷首,然後咬緊嘴唇,拼命忍住淚水。

胤禛揚了揚鞭子,一切,整裝待發。看到胤禛矯健的動作,心中更多的卻是心疼。這一次,你又選擇了騎馬。可是,未去的寒意,不會凍徹你的身體嗎?可是,未愈的傷口,不會牽動你的傷痛嗎? 我輕輕的閉上了眼角,感受著即將遠去的熟悉。耳邊響起噠噠的馬蹄聲,重重的踏在我的心上。正當我欲睜眼去尋求那一縷背影之時,睜眼卻看到胤禛高高的坐在馬鞍上,出現在我的面前,緊緊地眼神盯著我。

“你……”我好似全身僵硬,嗓子也似被堵住一般。

“等我回來。”

胤禛簡短卻有力的四個字,輕輕的脫口而出,落在了我的心上。沒有時間,來不及回應,胤禛便緊握韁繩,轉身,策馬揚鞭而去。只留我怔在原地。待我反應過來,只剩下浩浩蕩蕩的隊伍的剪影。我多想回答一句:“好”;我多想囑咐一句:“早點回來”,我多想叮嚀一句:“注意身體”。可是,卻沒有機會。

胤禛,為什麼你匆匆就離去?為什麼你不願意等到我的回答?難道是擔心我會用冷漠去回應你,又或者你的內心在懼怕著那個回答?胤禛,你看見的,是我用心築起的圍牆,卻看不見,我在你身後,灑下的萬千淚水,眼淚的滋味,好像苦水。

我靜靜的站在原地,猶如,第一次相見之後的我,被你的名號嚇得呆愣一般。恍惚之間,猶如初見,嘴角浮現出一絲隱笑。我知道,你會回來,這樣,就夠了。

太和殿之外送行的隊伍,隨著胤禛的離去,也慢慢散去。

走了,真的走了。我的心,微顫著,走在回去的路上,倍感寂寞。環繞著這個高牆圍起的皇宮,沒了胤禛和孩子,陌生而冷峻。

待我回到西暖閣,卻被院內一隅的獨開的紅梅而吸引。春意漸濃,沒想到還會看到一株傲然獨放的紅梅。不願意立刻回到那個充滿和胤禛回憶的地方,於是便駐足,靜默的看著。恍然之間,回憶起幾年前的情景,耳邊也響起胤禛的話:“若曦,你會不會不明白自己的心呢?太多畏懼,太多顧忌,這樣子整天,權衡利弊,瞻前顧後的。”

那麼如今,我是不是也不明白自己的心呢?太多固執,太多執著。

輕輕搖了搖頭,胤禛,離你離去不到半個時辰,我看到了一株紅梅,笑著想起了你。我想,這便是思念。

帶著淺笑,回到了西暖閣。看著熟悉的環境,思念,更是一發不可收拾。掃視一周後,眼神落在了胤禛過年時送的盒子上,那日,賭氣扔在了一旁,沒有打開,之後,便也沒有記起,如今,疾步走到旁邊,小心翼翼的打開,如視珍寶般。

映入眼簾的,是一對手心大小的泥塑。我把泥塑舉起來,對著陽光細看,這兩個雕塑,一個是身著鳳冠霞帔滿臉嬌羞卻好似仰頭生氣的娘子,而另一個,是身著公服雙手抱拳卻好似俯首道歉的夫君。不管是形象,還是彩繪,都是極其講究的。

我看了之後,忍不住撲哧的笑了出來。難得胤禛如此用心,可是這樣,又是隱喻什麼呢?始終,他都是一個帝王,開口道歉,俯首求和,他定是做不出來的吧。於是他便想借著泥人雕塑,向我傳達他的意思,是麼?真不知道,胤禛的腦子裡,為何也會有如此千萬般的花樣。想到這裡,內心是慢慢的幸福和淡淡的後悔。如果當初,我打開禮物,心領神會,那胤禛會不會留下,不去謁陵?

微不可聞的歎了口氣,用手支起下巴,歪著頭,淡淡的看著這兩個泥塑,不停的撫摸著,發著呆。如何如何?怎樣怎樣?其實,在我的世界裡,早已你是一切,一切是你。

我,等你回來。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pix22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