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過了好久,胤禛輕笑一聲:“你還是,不願意跟我說話。可是,我知道,你在聽。”

門有了輕微的晃動:“那天,我離開了西暖閣,就到了養心殿。”我愣了很久,才明白,胤禛口中的那天,是我去見十四爺的那天。

“若曦,你知道
嗎?那天我真的好痛苦,好失望。可是,沒有了十三弟,我只能強忍著。坐在養心大殿之上,看著一堆堆的奏摺,竟然是第一次,沒有了任何想看的欲望。那一刻,我知道,我沒有帶回我的心。”

聽著胤禛講著那日的痛苦,我的心不停的顫抖著,如果我知道,會給胤禛帶來這麼大的痛苦,如果我知道,會給我們的以後造成如此不可磨滅的傷痛,我還會去壽皇殿嗎?

正當我在內心裡不斷質疑自己的決定時,胤禛繼續回憶著:“我想用酒去麻痹自己,想不省人事,便會沒有那麼多痛苦了吧。我讓高無庸拿來了酒,一直一直喝著。忽然想到了康熙四十八年的時候。”

康熙四十八年?我努力思索著關於康熙四十八年的一切,可卻回憶不起來。

“康熙四十八年九月十三那個夜晚,我也曾喝酒買醉,也是為了你。”聽到這話,我怔怔的愣在了門後。

九月十三,是我大喜之日。”胤禛聲音帶著一絲絲無奈和哭腔:“我和年妃的大喜之日。”

從他口裡說出年妃兩個字,帶給我的,除了震撼,便是好奇,不明白,我和年妃之間有任何聯繫。

“若曦,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嗎?”

康熙四十三年,我剛穿越過來,想要尋死時,我在內心回答著,還是在抗拒著,不願意說出聲。

“四十三年,那時候,馬上的我,還在心裡暗罵,哪裡來的女子,如此膽大妄為。多麼奇怪的相遇啊。”

胤禛笑出了聲,仿佛那日的美好,剛剛發生似的。暗罵?果然,你是個腹黑之人。多麼奇怪的相遇,你充當了我的救命恩人,還很霸氣的說我的命是你撿回來的,沒有你的允許,我不許死。現在回想這,卻不知道當初的相遇,究竟是不是我們人生的幸事……

“然後,最讓我詫異的便是十弟壽宴的時候,你的天不怕地不怕,還有,從內心深處的力量。那時候,我便是開始慢慢注意你了吧。”

我回想起,那日的情景,也忍不住笑了,那是,彪悍要強的我,定會想不到,因為那日的表現,竟然成就了一段感情。

“從那之後,我就越陷越深……”胤禛的話裡,飽含深情:“四十八年,因為要籠絡年羹堯的原因,所以,我不得不娶年妃,可是,我想娶的那個人,是你馬爾泰若曦!”胤禛的話,深深觸動了我的內心。

結婚那日,我就知道,如果這樁婚事真的成了,我就踏上了一條艱辛的不歸路--奪嫡。以後的人生便由不得自己了,也不知道,這條通往皇位的路,會不會讓我跟你之間越走越遠。你知道嗎?娶自己不愛的人,不知道和自己心愛的女子是否有以後,那天的我,除了絕望,就是絕望。所以,我買醉自己,縱然人外面鑼鼓喧天,喜字鋪天,可我,卻在房間喝著悶酒。我的心情,真的如前幾日你去十四那一樣,一種由心而發覺得即將失去你的絕望,一種跟你之間越走越遠的痛苦。”

胤禛哭著說著,而我聽到這樣肺腑的話,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音。我不願讓胤禛知道門外的他在痛苦邊緣徘徊的同時,我也在門內心碎難忍。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之間,養心殿的大門開了,更不知道為什麼,那天的李貴人會忽然打扮的如此和年妃相似,迷茫之間,恍惚之中,醒醉之際,我就以為一切都是夢……”

我努力克制住自己,不去幻想當時的情景,可還是忍不住猜測那一夜春宵的種種。一切都是夢嗎?還是因為你內心潛意識之中,對年妃的愧疚?

心,被切成了一片一片。為什麼,命運如此殘忍和不公?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理由?到底,誰對誰錯?

“若曦,對不起,若曦,我愛你。我好怕你會離開我。”

胤禛的三句話,輕輕的傳進了我的耳朵裡,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裡。我蜷著腿,將頭深深的低下,用力的抱緊自己。我告訴過自己,不要再為你難過,不要再為你傷心,可是,我終究還是做不到。聽到了解釋,明白了緣由,心裡卻更不是滋味了。內心卻抗拒著一切,審慎恐懼著結果。

“若曦,一切的一切,因為你的存在,才有意義,你不要離開我,你不要離開我……”胤禛喃喃低語,直到最後,沉寂的如封鎖一般。

胤禛走了嗎?我的心裡疑惑著,輕輕的開了側門,卻驚訝的發現,酒醉的胤禛依靠著門迷迷糊糊,走到他身前,看著他因為喝酒而微微緋紅的臉頰,還有紅腫的眼眶,伸手欲抹去他眼角欲流的淚,卻感受到他全身的冰冷。

“你為什麼非要到這裡來,皇宮這麼大,還沒有你可以睡的地方嗎?”我癡癡的問著他,心裡卻因為痛苦而一片狼藉。用手輕輕的抬起他大大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臉頰上,感受到他的冰冷,還有不斷的顫抖。

“若曦,不要離開我……”忽然他手緊捏住,隨即手臂上滲出點點滴滴的血跡,我挽起他的袖子,卻看到原本包紮的繃帶已經散落,舊傷夾雜著門框的劃傷,都湧出了鮮血。

“為什麼這麼不珍惜自己的身體?”我一邊哭著,一邊進屋拿出了小藥箱和毯子。小心翼翼的為他上藥,然後緊緊的包紮住,包紮期間,他的臉也因疼痛扭曲了幾下。等到清理完畢,我用毯子將他嚴嚴實實的包裹住。然後不停的撫摸著他的側臉,為什麼我們的愛,如此悲哀?為什麼我們的幸福,如此蒼白?又為什麼,傷害一點一點的加注在我們的身上。轉身,抹去自己的眼淚,狠心的將胤禛一人滯留在冰冷的外面。

關上門,撲在床上,用被子蒙著自己的頭,抽搐著。該不該放手?該不該放手?我不停的問著自己,我們要的未來,究竟是什麼?

皇上~~皇上~~~”高無庸的聲音驚醒了躺著的我。胤禛還沒有走?我的內心有些酸楚。

“呃……”胤禛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

“皇上,你怎麼睡這了??”高無庸驚慌的問著。胤禛卻答非所問,用驚訝的語氣問著:“這毯子是你給朕披的?”

“不是。”高無庸不知道胤禛的意思,連忙否認。

“那就好……”從胤禛的語氣中,聽到了一絲愉快,緊接著便是一聲響亮的噴嚏。

“好?皇上有沒有受涼?要不要請太醫?”

高無庸直接是迷茫了,胤禛卻毫不理會的問著:“幾更了?”

“快五更了,皇上趕忙去著裝吧。”許是看到了胤禛的不適,高無庸又驚慌的問著:“皇上不舒服?”

“手臂很痛。”

胤禛淡淡的說著。新傷加舊傷,基本沒有什麼完好無缺的地方了,有不斷的用力撕扯傷口,怎麼會不痛呢?心口,也如撕扯一般,痛不堪言。

“去養心殿。”

胤禛吩咐一旁的高無庸。為什麼不宣太醫呢?我在心底不停的難過,沒有休息好,又加上傷痛,你卻還不肯休息,仍要上朝?

“皇上,李貴人還在長春宮跪著呢,已經一夜了。熹貴妃,齊妃一早也都過去了……”

高無庸提醒著胤禛。卻猶如在我心裡放了原子彈一般。跪了一夜?李貴人不是有了身孕嗎?又如何會跪了一夜?就在我內心糾結著的時候,聽到胤禛厲聲說:“你已經愚鈍過一次,念在你跟著我這麼久,我沒有追究,你難道還要再錯一次?”

“皇上”高無庸重重的跪地聲響起:“皇上,不管如何,李貴人畢竟懷有龍種啊!如此身子可是折騰不起……”

胤禛長長歎口氣:“傳話去長春宮:想跪就繼續跪吧,這個孩子要還是不要,讓李貴人自己掂量著辦吧!起駕養心殿!”胤禛的話語堅定而決絕~

我終於忍不住心中的千萬般疑問,連忙起身,用力的推開了大門。

我的推門聲,驚擾了胤禛離去的腳步。他猛地頓住腳,轉身。看到他的面容,我正欲張開說話的嘴,啞然失聲。

“若曦……”

他的眼裡湧著淚光,隨即對我微微一笑,卻是那麼脆弱,仿佛用盡了所有的力量。許久,沒有凝視這張讓我日思夜想的臉了,如今卻是如此異常的蒼白。可是又是為什麼,儘管這樣面對著,我的心裡除了心疼,更多的是感受到一層層的隔閡?

我看到他一手捂著另一隻手的手臂的同時,還在緊緊的抓住昨天我為他裹上的毯子,臉上的淡淡的笑意和濃濃的疲憊。我忍住眼淚,裝作不在意,故意的躲開胤禛的眼神,盯著跪在地上的高無庸:“李貴人為什麼跪了一夜?”

高無庸抬頭看了一眼胤禛,然後一副為難的樣子,繼續低著頭,什麼話都沒有說。

正當我想進一步追問的時候,卻聽見胤禛說著:“若曦,不要管其他人,我不想讓你因為這些而……”

我輕輕的哼笑,緊緊的咬住嘴唇,然後揪著心的問著他:“你自己做的,你還不想承認麼?”

胤禛顯然被我的話堵住了,他愣了許久,然後疑惑的看著我:“若曦,我只是……”

“你只是想不負責任。”我揚起頭,努力的想把眼淚憋回去,然後裝作平靜的盯著胤禛。短暫的對峙,卻看到胤禛的眼裡,是我捉摸不透的東西。

“娘娘,你錯怪皇上了。”高無庸打破了我和胤禛之間的沉默。

一切的起因都是老奴的愚鈍。”無庸聲音裡帶著哭腔。我定定的站在那裡,全然不懂高無庸的意思。

“李貴人,是奴才放進養心殿的。”高無庸緩緩的說,身邊的胤禛看著我,長歎一口氣。我恍然之間,有些明白。養心殿並不是任何人都能隨意出入的,自胤禛繼位,規矩更是嚴格。李貴人能隨意進入,定是有原因的。 我有些憤怒,又有些不解。

“那天皇上心情不好,在養心殿喝悶酒,奴才就在養心殿外候著,誰知秋菊突然過來,然後……”

高無庸停頓了一下,好似想得到胤禛的許可,過了許久,他還是鼓足勇氣,繼續說著:“然後告訴我,要我允許李貴人進去。”許是擔心我問,他連忙解釋:“因為皇后生前召過奴才,說是讓我照顧照顧李貴人和秋菊,所以……皇上娘娘,奴才糊塗啊。都是奴才的錯。”說著,他便不停的對著胤禛磕頭。

“算了。也全不能怪你,皇后生前,也跟朕說過。”胤禛吩咐著。

皇后?李貴人?秋菊?當這三個名字,同時出現在我我的腦海裡時,忽然之間,我明白了一切。可笑,真可笑,皇后都已經去世了那麼久,竟然還能影響著我和胤禛的生活。

“所以,你是知道的,你是明白的,不知道,不明白的人,一直都是我。看來,皇后還是瞭解你的。”我笑著問胤禛。“至少,比我瞭解你。”

我小聲的說著最後一句,因為我只想讓自己聽見。四十多年的夫妻。榮辱與共之間,又多了份對彼此的瞭解,她瞭解你對年妃的愧疚,也明白如何毀掉我們之間的感情。抬頭看著天空,皇后,你看到了嗎?看到我和胤禛之間的隔閡了嗎?你成功了。也許是我太相信我和胤禛之間的感情了吧;也許我太相信永恆了吧。

雖然皇后提過,可我沒有答應她。”胤禛堅定的聲音響起。我定定的看著他,想要知道這句話的真假。他的眼神,堅定而深情。

之後的胤禛,滿腔的委屈:“不然,也不會出這種意料之外的事。”
我不明白胤禛的意思,對他搖了搖頭。他閉上眼,然後歎口氣:“皇后死前,把秋菊賞給了李貴人。秋菊想僕隨主榮,所以……朕想不到,她竟然有如此的膽子~!李貴人跪一夜,也是因為這個,朕已經關押了秋菊,她,是為秋菊求情的。”

我恍然大悟之後,卻為自己剛剛誤以為胤禛想要傷害李貴人肚子裡的孩子而發笑。

“秋菊,是皇后的陪嫁丫鬟,在皇后身邊也有幾十年了,所以,一切的事,她都知道。”

胤禛補充了一句,顯然,是為了隱喻年妃的事。果然,後宮從來不缺乏爭寵求恩的把戲。秋菊,憑藉的,也不過是烏拉那拉最後的遺言和未盡的家族勢力罷了。我也不得不承認,秋菊,也定是個聰明人,利用了胤禛重感情這個弱點,更利用了胤禛對皇后和年妃的愧疚和她們在胤禛心裡具有的一席之地。可是,我不明白的是,這究竟是皇后最後的掙扎,還是真的是秋菊甘心為主的佈局。

感覺頭痛欲裂。罷了罷了,後宮之內,深牆之後,最難揣測的便是人心。

若曦,我不願意你知道這些事,我只要你安心的留在我身邊。”

胤禛向我走過來幾步,握住了我的手。看著他還是緊緊的拿著我昨夜為他裹上的毯子,倍感心酸。這段日子以來,我們之間,第一次距離這麼近,近到可以牽手,近到可以擁抱。可是,我卻好似能聞到他身上有別的女人的味道,深深作嘔。穩穩的後退幾步,掙脫了胤禛的手。

“我什麼都不想知道,這些都與我無關。皇上上朝去吧。”然後轉身。

胤禛卻近乎粗暴的捏著我的雙肩,把我狠狠的轉過來:“我,也與你無關嗎?”

看著他能把我灼傷的眼眸,此時此刻,我多希望自己能斬釘截鐵的說一個“是”啊!可是,讓人窒息的空氣,讓我啞口無言。胤禛,你一定要如此為難我嗎?我用盡生命雕刻著唯一的愛情,卻被你這麼毀於一旦。你可否知道,這些,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你能否告訴我,李貴人懷有身孕,你真的一絲一點的撼動都沒有嗎?你能否告訴我,以後的日子,你對李貴人又會如何?你能否告訴我,我該如何去面對這個提醒我一切的孩子? 與其這般,痛苦著你,折磨著我。還不如,讓我安安靜靜的離開你,孤燈殘影,了卻餘生。

“若曦,我明白,你和其他的女子不一樣,我也知道,你要的,我一直都無法給你。可是,不能因為這樣,你就否定了我付出的一切啊;更不能因為一個孩子,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拋棄我們的愛情啊。若曦,你聽見沒有!你聽見沒有!”

胤禛緊緊的把我抱在懷裡,聽到這樣的一句話,我連呼吸都是痛的。內心的意識告訴著我抗拒,抗拒胤禛的一切,哪怕是他的心。如今,我已經滿身風雨,身心疲憊,也許,只有遠離,才不會受傷。

“是誰拋棄了我們的愛情?是誰捨棄了我們的誓約?”這兩句話,仿佛用盡了我全身的力氣。

“我的心,始終都是你,也只有你。”

胤禛說完後,看見我並沒有什麼反應,輕輕的鬆開了我,緩緩的放下手臂,低頭死死的盯著我。我卻仿若無動於衷,內心卻在翻江倒海。很久很久之後,胤禛以微不可聞的聲音歎了口氣,“高無庸,上朝。”

看著胤禛緩緩地挪動著步伐,我淚如雨下。我多想,自己的愛,也會隨著他的離開而徹底離去。這樣,便是最大的解脫。皇后,年妃,李貴人,還有即將出生的孩子,都橫在了我和胤禛之間,限制著折磨著我們,讓我們不能隨心去愛。看著胤禛即將消失的影子,淚水模糊著我的視線,我在內心默默告訴著自己,放下,即擁有。

寒冬瑟瑟,一切,卻如夢一般,消失成空。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pix13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真的很不喜歡這版本的若曦,看事情都不看重點,只會一味繞著自己的想法轉,一次又一次為了同樣的事吵,根本煩人鬼打牆
    而且胤禎的個性不該這麼直白的,雖然極度極端對敵人與愛人是完全不同的兩張臉,但以他在原版的個性,看到他說這種:「我愛妳我的心裡都是妳。」的話,還是讓我雞皮疙瘩掉滿地

    不過還是挺喜歡這篇故事的劇情的,偷偷點進來看過好幾次了,很虐人很感人,跟原版一般是會讓人魂牽夢縈好幾日,久久哀傷不能自己的悲劇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