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外音2:四爺

養心殿的大門,在我背後緩緩的關上了,最後一道明媚的陽光,也留在了門外。我抱緊空氣,因為那裡似乎還有她存在的痕跡。

若曦,當你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時,我清晰的感受到全身的顫抖。我抑制自己,強迫自己,卻都無法阻止自己想要見你的那顆心。我不得不隨著自己的心,我已經太久沒有看見那張日思夜寐的臉了。當門打開,看到你的面容,仿佛我的世界,都亮了。微風輕揚起你的髮,好似輕輕拂過我的心頭。可是,過往,歷歷在目,都橫在了我們的中間,若曦,你懂嗎?我用自己僅剩的理智,向高無庸說著那句話,只是為自己的出現,找個蹩腳的理由;我用盡自己所有的力量,轉身回到了大殿,只是怕再過一分一秒,自己便會勇氣全失。

你一次次為十四,挑戰著我們的極限,消磨著我們的愛,而我,能做的,只是任由你。若曦,你能看到,我拔下你頭上髮簪的怒氣,卻看不到背後的我,黯然神傷;你能看到,桌上篇篇字跡,卻看不到字字筆筆下的心酸和無奈。

你為他們求情,你怪我不顧兄弟情,你怨我狠心將他們囚禁,可是,他們給了我一身的痛,千瘡百孔,你卻還要奢望著我將那一切一笑泯之,可能嗎?你不知道的,並不代表從未發生過。儘管如此,我仍未將他們趕盡殺絕,因為我的心裡究竟還是做不到,那些骨肉至親,終究是牽絆著我的。倘若不是他們太過頑固,我又如何不願意放他們一條生路?哪怕是永生禁錮在紫禁
城之中,我也是願意他們活著的。我走過的每一步,都是困苦重重,你瞧見的是那雙沾滿鮮血的雙手,可是你又能不能看到我腳下的傷,心裡的傷?那些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我都不願意再提,因為,我情願,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若曦,那日,你回來,步履匆匆,神情恍惚卻也掩飾不住你的勞累。你定是怕我發現你的離開,而連夜趕回來的吧。我好想問你,景山的山路崎嶇,你的腿還舒服嗎?壽皇殿冷清蕭瑟,你的薄衣能禦寒嗎?千種關心,萬種心疼,可是,當更多雜亂的回憶一起湧上腦海,我便什麼也不想說了。

我離開了西暖閣,腦海裡,揮之不去的,卻是你緊張十四的表情和請求我放了十四的懇切。有些東西,我越逃避,就會越真實,真實的,歷歷在目。

夜涼月斜誰人伴?風寒影孤無相依。

我用酒去麻痹自己,這是繼十三弟離開後,我第一次大醉。迷糊之中,我記起,曾經十三弟所說“沽酒尋梅亦惘然”,而我回道“賣魚沽酒醉蒼顏”的坦然自樂。只是,斯人已逝,再也沒有辦法回到過去。

若曦,你知道嗎?我想擁有那樣的一種生活,晨曦中,你織布我耕田,彼此相視而笑;午後,你讀書我品茶,彼此莫逆於心;夕陽裡,你浣洗我打水,彼此恩愛不疑。可是,我是帝王,身上是沉甸甸的責任,無論我胸中如何跟你一般的閒情雅致,我終是不能陪你歸隱山林,談笑無期的,即便,我心裡明白,那是你的理想你的夢。

如今,我孤獨的呆坐在大殿之上,不喜不悲,曾經、昨天,已經過去了,但不曾走出我的心房。

若曦,我為你做的一切,即便是耗盡全力,你也置若罔聞;我給你的愛,即便是我整個心,你也一次次毫無顧忌的傷害。

若曦,你和我的誤會糾葛,夾雜著葛爾丹的戰事,讓我真的累了,所以,我不願去面對。

若曦,你一次次的挑戰著我們的愛情,讓我真的痛了,所以,我只好用冷漠掩埋一切。



=========================畫外音之四爺完==========================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pix9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