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若曦,你怎麼在這?”

胤禛低沉的話語,擾亂了我的心緒,下意識的擦了擦眼角的淚,仰面朝天,癡癡的笑著,卻不知道怎樣去掩飾自己的哀愁。見我異常,胤禛開口,顫抖著說:“回屋吧,這裡很冷。”

“恩。”我點點頭,緊握著胤禛的手,十指相連的卻感到的是一陣陣的心痛。

一路上,你不言,我不語,我們的內心都在糾結著什麼~~

“若曦……”

“你……”我和胤禛同時開口,然後相視而笑。

“突然間的心有靈犀是麼?”胤禛微微一笑,然後問我。

“你怎麼在這?”

“醒來見你起身,便一路跟過來了~你又為何在這?”

“來看看弘軒。”

胤禛似乎想努力使語氣顯得輕鬆,然而顫抖的嘴角、憂鬱的眼睛卻出賣了他。我靜默著,眉頭緊鎖。轉身,欲往前走,眼裡、腦海裡、心裡全部都是剛剛的情景。猛然,回頭,撲進了胤禛懷裡,哽咽著。

“若曦”胤禛在我耳邊喃語:“剛剛的,你都聽到了,是嗎?”他說的風輕雲淡,卻聽不出語氣裡,到底含著什麼。

“沒有~~剛剛都是我,在做夢。”我逃避著回答。

感受到胤禛死死把我抱住,又微微歎口氣:“若曦,冬去春來,悲歡離合,這些都是無法改變的。我已經送走了那麼多的兄弟和親人”胤禛的眼裡蒙上了一層水霧:“也許,某一天,我也會送走自己……”

我捂住胤禛的嘴,不停的搖著頭:“不許這麼說,不許這麼說……”

若曦,”胤禛抓起我的手,抑制著顫抖著的我:“曾經,你匆匆的逝去,對我而言,如夢一般。那之後,多少次午夜夢醒,面對的,依然是黑夜,可是卻沒有你在身邊;那之後,我的世界,都在為你的離去而心碎。在那樣黑暗的日子裡,我常想,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沒有生在皇家,情願做一個普通的人,遇見普通的你,過上平常人家的日子。”

胤禛的話,勾起了我紛亂的記憶。那段分離的日子裡,時空好似消失,我們在兩個不同的世界,固執著執著著,一切的一切,剩下的只是回憶,只有回憶。這對我們而言,是無窮無盡的黑暗,無邊無際的折磨。

“還好,上蒼恩賜,讓我們再次相逢相守,我已經很知足,對於我,等於是多活了這幾年。這輩子,便再也沒有遺憾。”兩行淚,流過胤禛的面龐:“自十三弟去了之後,我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這段時間,我常回想起以往的事,恍惚整日。我怕了,我想讓弘軒快點長大,我想讓他替我護你周全。”

“你說過的,你說過會陪我經歷世事一起到老的。”我抓著胤禛,哭訴著。

胤禛抹去了我的眼淚:“對你的承諾,我從來沒有忘記過。可是,生死天註定。我只希望,如果,沒有我,你可以繼續很好的活下去。”

我看著萬分憂傷,有些掙扎的胤禛,笑了。你是懂我的,所以你也知道我的選擇。我問自己的心,什麼是愛?勇敢犧牲,才是愛。一起面對,才是愛。人世滄桑,請讓我陪你談笑;漫天風雨,請讓我為你撐傘;即使走到生命的盡頭,請讓我不顧一切,跟你走。

時光靜好,與君知;似水流年,與君守;繁華落盡,與君隨。此生,只盼與君相知、相守、相隨。”

我看著胤禛,堅定的說出了這句話。胤禛,即使明白你的擔心,即使知道你的打算,我還是不得不,毅然決然的,否定掉。因為,自我來的那日,我的心中,早已有了這樣的打算。上一世,因為那麼多人那麼多事,牽絆了彼此。這一世,我的歸來,卻只為你。

“若曦……”

胤禛眼裡是濃的化不開的無奈。他欲開口,我卻用唇用力吻上了他。抬頭一輪明月當空,我笑著對著他說:“你看,今天月色這麼好。”

他很聽話的抬起頭:“是啊,好美的月色~~”

“良辰美景莫負卿~不如,我們一起喝酒吧~?”

難抑內心的哀痛,和對未來的恐懼,於是,便想用酒精去麻痹自己。胤禛對於我的要求,顯然愣住了,過了許久,釋然一笑:“行”

自十三爺去世後,便沒有碰過酒的我,和胤禛坐在月光灑落的院落裡,一杯接著一杯的灌著自己。不一會,我便開始意識模糊了:“胤禛,我們現在是對影成三人。”

“傻瓜~”胤禛有些寵溺的說著。

“真的,你,我,還有我們的影子,三人……”我拉著他往地上看,我和他的影子重合在一起。

“對嘛對嘛~”此刻的我,已經酒醉,不停的問著。

漸漸沒有了意識,卻依稀記得他歎口氣:“對影成三人……若曦,我好怕,有一天,你變成了獨影唯一人的時候,你會不會跟曾經的我一樣黯然神傷……我擔心的是……”

清早,一道明媚的陽光照射入屋。我掙扎著睜開眼,“胤禛?”我側了側身,卻發現身邊並沒有人,然後搖了搖頭,拍打著自己的腦袋:“他該去上朝了吧~~”低頭,聞到了自己身上還未散去的酒味,感覺頭痛欲裂,只記得昨夜和胤禛喝了酒,早已不知自己何時喝醉,而胤禛又如何了。

“額娘?”衣著整齊的弘軒畢恭畢敬的站在門外,請著安。

“額娘,我要隨弘曆哥哥去上尚書房了。《呂氏春秋勸學》已經抄寫百遍,放在書桌上了,如果阿瑪來了,額娘幫我叫過去。”

看到昨日已然頑皮鬧騰的弘軒,今日已完全如循規蹈矩的孩子一般,我木訥的點了點頭,對身旁佇立的弘曆微微一笑。想必,今天的弘軒,定不會如昨日那般大鬧尚書房了吧。這次的事,已經讓他漸漸明白所謂的規矩和禮儀。也許,以後的他,會轉變成一個乖巧的孩子。

看著弘曆和弘軒一前一後,一大一小的身影,我的心,一點點下沉。如今的弘軒,多了份成熟,少了份頑劣,多了份內斂,少了份童真。我該喜于他的成長?還是該悲於他的失去?“還是該喜吧。”我看著弘軒的遠去,默默開口。他生於這個世界,也屬於這個世界。這樣按部就班的成長,變得更大更強,安的不僅僅是胤禛的心,還有我那早已篤定的心。

到了側房,看到了弘軒抄寫的《呂氏春秋》整齊的排列著。上面的字,雖然有些歪扭,但是大體上,卻形似胤禛的字,不知道胤禛看到這一百篇抄寫,心中又會如何波瀾。心裡還在擔心著胤禛昨日是否陪我醉飲,此刻是否會如我般不適,於是收拾了一下抄寫,帶著這個小小的理由,往養心殿走去。

養心殿的大門緊緊的關著,唯有高無庸一人站在門外。

“皇上呢?”我問著正欲請安的高無庸。

“皇上在殿內和果親王、李大人等商議葛爾丹戰事。”我點了點頭,如此一來,我進去便是不合適。

“那戰事緊張嗎?”葛爾丹戰事已經拖了幾年,從不過問政事的我,也想知道詳情。

“我……娘娘……”高無庸為難的看著我。我明白養心殿的規矩,他根本不能跟我透露什麼,索性轉身走了。

頭還是陣痛,腦海裡還在不斷的回憶昨夜醒醉之間的事情,回想著胤禛的字字句句,以及字字句句蘊含的意思。反反復複的糾結著,不願回到西暖閣,便想著獨自一人到御花園附近轉,也許能早點清醒過來。也許是許久沒有去御花園,面對著不熟悉的景致,竟然不知道準確的路,不知不覺,走到了太醫院外。頭隱隱作痛,遂進去,想拿點解酒的藥。一踏入院子,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待走近,才發現。怎麼會是他?怎麼會是十四爺身邊的小祝子?我忙蹲下,想看清楚。

“怎麼會是你??小祝子?”我將他的頭抬起來。

他看到我之後,渾身哆嗦,眼裡含著淚水的說:“側福晉……不……不……若曦姑娘,救救十四爺吧~~”然後他不停的磕著頭,直到額頭都有了點點的血跡。

別磕了,你倒是說話啊。”聽到我如此說,小祝子才停下磕頭的動作。

“十四爺怎麼了?他不是在壽皇殿嗎??”我疑惑著。

“十四爺病了,很重的病,高燒咳嗽,已經昏迷不醒了。”小祝子十分緊張,結結巴巴的跟我說著。

“那你跪在這是?”

“求太醫去給十四爺看病。”

小祝子哭了出來,看著這個一心一意為主子的奴才,我扶他起身。這一幫勢力的太醫們總是按照得寵程度去分病的輕重緩急。我在內心裡暗暗怒駡著。走進了太醫院,便問:“為什麼沒有人去給十四爺看病?”我帶著怒氣的問著,在我身後的小祝子瑟瑟發抖。

主管何太醫上前,“娘娘,你為何?”

“回答我的話。”我打斷何太醫的話。

“娘娘,張太醫前幾日曾經去過,也開了藥。只是十四爺不按照醫囑服用,我們也沒有辦法啊。況且,最近熹妃娘娘身體不適,四阿哥也大病未愈,我們實在是忙不過來……”何太醫開始贅述著自己的難處。我的憤怒慢慢的消逝,剩下的只是對十四爺的擔心。

“小祝子,你主子病的可重?”十四爺是習武出身,又在西北鍛煉了幾年,往日裡,也不曾聽過他有什麼病啊災啊,如今大病,連貼身的人都跪求太醫,我的心,隱隱不安。只知道,十四爺大約活到了弘曆繼位,可是其中細節,卻不甚明瞭。

我們爺每天都昏迷不醒,表情也是萬分痛苦,而且……奴才問他什麼話,他都不說,前幾日送藥,爺總是打翻過去,今天,連打翻藥的力氣都沒有了……”小祝子在太醫院肆無忌憚的哭了起來。我大約聽了個明白,原來是十四爺置自己的身體不顧。

“最近可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沒有什麼事,十四爺斷然不會如此,我內心篤信著。

“奴才不知。”

聽到這樣的回答,我不禁歎了口氣。不過,也在我意料之中,十四爺一直都是個不喜歡傾訴的人,讓他坦誠的跟奴才說出自己的想法,更是難上加難。十四爺雖然不是個死心眼的人,可是卻經常只顧著自己的喜好、意氣用事。我的內心隱隱擔憂。生怕長久如此,就算十四爺能安然活到乾隆年間,只怕身體也是未老先衰。

如何是好?我的心裡有去壽皇殿的衝動。可是又回想起上次因為一個發簪,而引起胤禛大動肝火的事,生怕自己的衝動,又會給十四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糾結了許久,起身喚著小祝子。不同的是,我換上了小太監的衣著,想著胤禛如今還在商議政事,如果我早去早回,興許能不被發現。懷揣著這樣的想法,孤注一擲的我,踏上了去往壽皇殿的路。

一路上,揣測著十四爺究竟為何絕食拒醫?估摸一算,自十四爺被囚,竟然已經過了七年之久。真不知,他以何種心態如何度過這漫漫七年的……

景山雖與紫禁城相隔不遠,但是卻與紫禁城的莊嚴華麗迥然不同。看著荒涼的山景,破敗的亭台,心裡不禁絲絲冰涼,這便是意氣風發的十四爺長期居住的地方嗎?

“小祝子?”

“若曦姑娘,什麼事?”小祝子小跑到我的身邊。

“十四爺整日在壽皇殿做何?”我好奇的問著。

“我們爺每日除了練劍、練字,就是坐在壽皇殿院內喝茶發呆。”

聽完之後,我開始唏噓了。曾經的十四爺,面對軍事決策指揮,部署人事,舉薦任命將領,調遣部隊等錯綜複雜的事物,都是遊刃有餘,而如今,卻只能面對著單調衰敗的景色練劍練字喝茶發呆,然後歎息著昔日的過往……

壽皇殿掩匿在一片樹林之後,沒有絲毫雄偉壯觀之景,更多的是顯示著衰敗蕭條。偌大的院子周圍,沒有一個人看守,清靜而幽涼。踏上臺階,驚異的發現,整個壽皇殿周圍,乾淨寬敞。

“平日都是誰在這服侍?”我問道。

“就奴才一人。看守的侍衛等人,被爺趕到了山脊五亭。”小祝子一指,我方才看到山頂的至高處,密密麻麻的侍衛。

壽皇殿的正門,嚴嚴實實的關著。我觸摸到時,感受到了觸手可及的冰冷。我開始顫抖。這是時隔六年後,我再一次見到十四爺,儘管,我內心裡早已篤定雍正四年的那次相見便是永別。這也是我,這麼久以來,第一次看到十四爺長期囚禁的場所。

推開門時,門吱呀吱呀的響著。無處無地不顯示著這個殿堂的年久失修。昏暗的燈光下,看到,十四爺,一身白衣,孤單寂寞的躺在床榻上。仿佛被人拿走了呼吸,我慢慢的走進他。

走進發現筆直躺在床榻的十四爺,正在熟睡。

“噓,他睡了。”我對著隨後跟來的小祝子說著。

隨即小祝子便淚如雨下:“若曦姑娘,不是睡。我們爺已經這樣昏迷了三四天了。”

昏迷……眼前的十四爺,早已沒有了雍正四年見面時的健碩,更不用提在浣衣局相見時的儼然一副大將軍王的意氣風發了。蒼白的臉上,深處絲絲點點的汗滴,眉頭緊緊皺著,嘴角偶爾還在抽搐著。

我用手輕輕的敷在十四爺的額頭,卻感到驚人的熾熱。“趕緊拿涼水和毛巾”我驚慌失措的吩咐著。這樣的高燒,不昏迷才奇怪呢。隨後,便不停的用涼水浸泡過的毛巾去給十四爺降溫。時間這樣一點一滴的流逝,屋外的天開始暗下來。我的心裡開始擔憂著,這時的胤禛是不是已經討論完葛爾丹的戰事了?他又有沒有發現我的不見?

心神不安的我,看著還未清醒的十四爺,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拖下去。於是起身,走到桌旁,想為十四爺修書一封,然後馬上離去。撥開有些淩亂的紙,卻意外的發現,一篇篇都是柳永的《鳳棲梧》。“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我默默的念了出來,每個字,都在蝕穿著我的心。

“水……水……”慢慢有些退燒的十四爺,開始恢復了一點意識,嘴裡含糊的喊著。我看了看周圍,只有一個乘著褐色的水的碗。

“這是什麼?”我問門外的小祝子。

“是爺不願意喝的藥。”

藥?我端起還算是溫熱的湯藥,讓小祝子抬起十四爺的頭,然後用手掰開他的嘴,直接灌了下去。迷糊中的十四爺,用手無力的推開了藥,然後掙扎的睜開眼,怔了許久,忽然滿眼淚滴。

“若曦?若曦你來了?是夢嗎?”

看到十四爺醒來,也認出了我,心稍稍安下,對著他的臉,狠狠一捏,然後笑著問他:“不是夢吧?”

他搖搖頭,眼淚如決堤一般湧出:“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十四的舉動,也惹來了我的眼淚:“一見面,就說這麼不吉利的話嗎?”

忽然之間,十四爺的臉僵硬,然後恐懼的睜大雙眼,推著我:“若曦,你怎麼來了?你快走,你快走。”我不知道是什麼惹得十四爺如此前後矛盾,疑惑的看著他。

“若曦,你快走,如果他知道你來過,你的處境就難了。”我怔了很久,才恍然明白十四口中的“他”是指誰。病重的十四爺,不曾擔心過自己的身體,卻掛念著我的處境,我的心,撼動著,夾雜著難受。我難受,因為十四爺的病而難受,更為十四如此看待胤禛,而難受。

曾經聽十三爺提起過,雍正三年末,九爺八爺先後去世後,滿朝文武,曾請旨胤禛對十四爺處罰,但是胤禛思量了許久,卻下令“暫緩其誅,以徐觀其後,若竟不悛改,仍蹈罪愆,再行正法。”用聖旨為十四堵住了討罰的悠悠之口。

終究,十四爺是不明白胤禛的。他不知道,就算是胤禛,聽到十四爺如此,定也不會無動於衷。他們兄弟二人,一個深深隱瞞,一個不斷誤解,何時才能相互明白?

沒事的。”我安慰著十四爺。十四爺疑惑的看著我好久,但是我卻是始終不變的微笑,他漸漸的放下了心,靜靜的躺在了床上。目空無一切,呆呆的看著遠方。

“你為何如此糟踐自己的身子?”我質問著十四爺。

他卻是淡淡一笑:“生死一瞬間,我早已看透。”

“我明白。”我堅定的告訴他,因為我內心是清楚的,清楚的是自從胤禛繼位後,八爺九爺十爺還有十四爺,都已經報著一死的決心了。

“可是,你也不能如此不負責任的對待自己的生命。這麼多年,不都過來了嗎?”我掃視了一圈簡陋的環境,很想告訴十四爺,弘曆即位後,他便會被放出,重新得到重用,可是,他的自由,卻是建立在胤禛的離去上,話在嘴邊,卻說不出口,唯有淚,不斷的流出。

“一直以來,我都在納悶,為何十三哥這麼久都沒有來過。前幾日,我才知道,他早已經去世兩年。兩年啊!!我整整晚知道了兩年!!這樣渾濁的人生,如一無所知的廢物一般苟且著,活著幹什麼?”十四吐露了心聲,話語裡滿是對人生的失望。原來,是十三爺的去世,和自以為苟且的囚禁,讓十四爺失去了生活下去的信心。

“如今,兄弟們都走了,我還留在這幹什麼?”十四爺大聲的笑了起來。卻讓我覺得,如此恐懼。

“十三爺經常來看你,也是關心你過的好不好,如今,你這樣,十三爺會放心嗎?”我怒吼著:“當初那個,無所不知,與我天南地北談論的十四,去哪裡了?”

那樣的我,早已被現實撕扯了,如今的我,血肉模糊。”十四看著我:“一切,都被雍正皇帝毀掉了。”

“你這是在怪你的四哥嗎?”我問著。胤禛如今,坐擁天下,亦是付身天下。自登位,他便再無一己,再無一心了。

“我沒有怪他,江山競逐,本就是鮮血鋪就,只論成敗,並無對錯。我既然敢於參與,必定輸得起。”十四堅定的說著,眼裡,卻是讓我恐懼的悲憤。

“以前的你,才是真的你。”我感歎著。

“我也喜歡曾經的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見時,你還是一個口吟宋詞的童真少女。”十四的眼裡抹過一絲溫柔。

“那時的你,也是翩翩的如玉少年。”我含著眼淚,跟十四爺打趣著。

“是啊,可惜,我們都把彼此丟了。”他歎口氣,仿佛在努力回憶著什麼。

“如今,你好嗎?弘軒和雲起呢?你們都好嗎?”十四關切的問著。

“我們都好,倒是你,不顧自己的身體。”我的話,惹得十四爺尷尬一笑。

他喃喃自言自語:“你們好就好……你們好就好……”千言萬語只剩下無語,我們之間,用沉默埋葬著一切。

我抬頭,看見外面的夜已經很深了,自己不得不走了。

“十四爺,保重自己,珍愛生命,我希望,我們還能有下一次的相見。”雖然明知道不可能,或者是可能性微乎,可是,我不得不這樣騙過十四爺。

“我明白你的不容易,我會照顧好自己,放心好了,千萬不要再因為我而涉險了。切記,切記。”

我感謝的點點頭:“趕緊好起來。”說完,我便轉身欲離去。剛走沒有幾步,便聽見十四爺喊住了我。

十四爺還有什麼事嗎?”我回頭,有些疑惑的看著十四爺。

“我……那個……恩……”十四爺開始支支吾吾,然後無奈的歎口氣:“沒什麼,路上小心。”

我迷茫的點了點頭,卻看見十四爺微微一笑,蒼白無力。離開了壽皇殿,留下十四爺獨自一人,在黑夜中思索著什麼。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