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胤禛的慌亂,讓我更加不安。從龍椅上下來的胤禛,連忙扶住我,打量著我濕淋淋的全身後,立馬解開自己的龍袍,披在了我身上,不停的責問,言語裡卻透著慢慢的心疼。

“都是當額娘的人了,還這麼隨性,把自己淋成了落湯雞。”胤禛的話,似風一般的拂過,可我內心,還是在納悶著他剛剛的動作。

往前走了過去,不顧胤禛的出手阻攔,打開了剛剛被他匆匆合住的奏摺。

“和碩和惠公主殤後,朕心哀痛,特賜和碩和惠公主之子名為博爾濟吉特·桑齋多爾濟,封喀爾喀劄薩克多羅郡王之爵。”

原來,承歡真的走了,原來,胤禛是刻意瞞著我的,原來,我一直是一個心聾目盲的角色。

我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和碩和惠公主六個字,心如碰到傷口一般,淚如雨下。

“若曦,你聽我說,承歡……”胤禛握住了我的手,用眼睛定定的看著我,只見,他的眼裡,亦是濃重的傷痛。

“原來一切是真的。”我吸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你知道?”胤禛冷靜的看著我,眼裡是糾結,又或者是疑惑。

我不願多說什麼,更不願意將弘曆牽扯進來。抬頭看著胤禛,如癡迷般淺淺的笑著,淡淡的看著胤禛藏著淚光的眼眸。

“多爾濟,名字很好聽,不錯。”胤禛驚慌的往後退了幾步,然後又上前,拼命的搖晃著我:“若曦,你別這樣,別嚇我。”

我依舊淡淡的回答:“真的,很好聽。”語音一落,我就感受到自己臉上流過兩股熱淚。

胤禛緊緊的把我抱緊了懷裡:“好若曦,別嚇我,哭出來吧,哭出來吧。”

我緊緊地抓住胤禛的後背,“誰又離開,誰又在等待,胤禛,我錯了嗎?承歡的死,是我造成的……”

“傻瓜,為什麼這麼說,總是天不遂人願……”他極力的安慰著我,儘管我也能感受到胤禛身上一陣陣的顫抖。 

我抬頭看著胤禛滿是心疼的眼,欲把塞布騰的事情,全盤托出,可是想到了也許如今還正在雨中淋著的弘曆,又把話吞了回去。憑胤禛的性格,他一定會把事情調查清楚,一旦讓他知道弘曆的心思,他心裡會怎麼想?一旦他知道弘曆安排了眼線,他又會怎麼處理?一旦,塞布騰的事情曝光,胤禛又會怎麼對待敏敏和佐鷹?一旦,他最終知道,我們所謂的好意,徹底毀掉了承歡的愛情,也賠掉了承歡的人生,他又會不會如我一般,陷入無盡的自責?不,我不能說,我能做的,只是自己苦苦支撐著一切。

為什麼,我們做的一切,都是以愛出發,卻無奈,天意弄人,卻摻雜著種種傷害?如果,我哭,我鬧,也許還證明我還是抗拒結果的,可是如今,我竟然欲哭無淚,欲說無詞,心裡深深透出了對命運的不甘,更多的,便是無奈。心已成灰,一切都隨著承歡的去世,沒有了任何意義。

“承歡還那麼小,她受過了那麼多傷害,為什麼……”

“若曦”胤禛輕輕咳嗽了幾聲,言語裡,透露著哭腔:“也許,承歡是被十三弟和綠蕪接走了,他們一家人,總算可以無憂無慮的團聚了。”

是啊,團聚了,以這種方式團聚了……我咬著嘴唇,笑了,也許,用不了很久,我們也會團聚……

“我們會,白頭到老嗎?”我深情的看著胤禛,陷入黑暗中的我知道,他已經是我生命中唯一的黎明了。

“我們,正在一起,慢慢,變老。”

胤禛緩緩,也十分用力的回答著我。聽到這句話後,迷蒙的眼睛,看不清了胤禛的表情。十三爺和綠蕪陰陽相隔多年,弘曆和承歡斬斷情思天人永隔,那麼,胤禛,我和你的結局,又會如何?

我和胤禛相顧無言,慢慢品味著心碎的滋味,畫面似被凍結一般。

忽然,門碰的一聲,被撞開。我努力的睜大眼睛,卻看到濕漉漉的弘曆,一腳踢開了阻攔他的高無庸,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
 

弘曆!”胤禛語氣裡充滿了納悶,他輕輕的鬆開了我的手,用眼神示意了我一下,然後轉身,迎了過去。

“高無庸,去給四阿哥拿件乾淨衣服。”

高無庸應聲走了,然後自覺的關上了養心殿的門。弘曆全身都在滴著水,身上也在瑟瑟發抖,可是,眼神裡卻充滿著堅定。只聽,撲通一聲,弘曆決然的跪在了地上:“皇阿瑪,我是來請旨的。”

“請旨?”胤禛語氣冷冷的問著。

“請皇阿瑪下旨,命兒臣親自前往蒙古,接承歡回來。”

弘曆的這句話,深深震撼了胤禛,就連我,也為之一震。接承歡回來?弘曆的話,在我腦海翻轉。

“原因呢?”胤禛言語中沒有絲毫的紛亂,咄咄逼人的問著弘曆。弘曆猛然抬起了頭,眼神裡閃爍著光,難道他要坦白一切?

我在胤禛背後,以微不可見的動作搖了搖頭,一次有一次,示意他不要意氣用事,說出實情。弘曆眼裡的怒火漸漸熄滅,眼神中的光,也黯然。

“沒有原因。”他把頭扭到了一邊,有些發狠的說著。許是,胤禛也沒有見過如此的弘曆,面對弘曆似乎無厘頭的要求的原因,微微皺了皺眉頭。

接下來,弘曆和胤禛都沒有說話,只是相互看著對方,對峙著,似乎都想猜測出彼此的心思,我的手心,漸漸滲出了汗。我沒想到弘曆竟然會想出這樣的事,承歡身上,到底承載了弘曆多少愛情,讓他能夠為之做不可能的事。
 

我也直挺挺的跪了下去,拉著胤禛的袖口:“讓弘曆接承歡回來吧。”

我看了一眼略略驚訝的弘曆,這是我,能為你們做的唯一的事了,我在心中歎息。我又怎能忍心,讓承歡葬在無親無故遙遠的蒙古,遠遠遙望著京城?況且,哪裡,還有令她傷心和痛苦的事情。

胤禛回頭,以深不可測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似乎,也絲毫不明白我為何如此助長弘曆。

“承歡的喪事……”

“皇阿瑪”弘曆用很大的聲音,蓋過了胤禛:“兒臣願意跪在養心殿外,直到皇阿瑪肯下旨。”

說著,弘曆便起身,甩了甩袍子,大義淩然的走了出去,轉身,又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天地之間,回蕩著弘曆堅定的話語和久久不散的跪地聲。

“先下去吧,我還有點事需要處理。”胤禛執意支開我,我起身,瞥了一眼,孤寂坐在龍椅上,不停的揉著太陽穴的胤禛,離開了養心殿。

外面依舊是傾盆大雨。弘曆巋然不動的跪姿,在雨中,愈發挺拔。想不到,悲痛中弘曆,竟然能做出這樣不顧阿瑪,不顧流言蜚語,不顧前途的事。

我走到了弘曆身邊,停了下來。卻聽到他說:“姑姑,雨大,早點回去吧。”
然後又恢復了清冷的表情。

“弘曆……”

“姑姑不必勸我,哪怕這一世英名不要了,我也要這樣做。”弘曆的眼裡充滿了力量:“想愛卻不能愛,相愛卻不相守。承歡雖然去了,可活著的我怎麼去忘?我的心,早就已經刻著我愛她,而且從來沒有這樣堅定過。我不能把她一個人,留在塞外。”

我明白,就算自己開口說什麼,也是無用。拍了拍弘曆的肩膀,苦笑了一聲,漸漸的踏入雨中。承歡,你看到了弘曆為你做的事了嗎?那你還後悔走進他的生命裡嗎?也許,早在離別之時,你就已看清,他是人生中最美的風景,所以,你才離開了他,那般的堅定而決絕。他們兩個,一個愛的堅定,一個愛的明智,共同鑄就了一份經歷了離別,經歷了生死,依舊沉重的愛情。
 

我在雨中,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西暖閣---這個曾經和承歡度過了無數開心日子的場所。這裡的每一件擺設,都有著承歡的指紋,這裡的每一寸土地,都有著承歡的足跡……

夜,無限的黑暗和冰冷。我躺在床上,卻不敢閉眼。一閉眼,便是承歡最後與弘曆的訣別的場景。外面的雨,依舊淅淅瀝瀝的下著,沒有絲毫減弱的去世,傷透了心的弘曆難道還固執的跪在雨中嗎?他說,一世英名,他可以不要,可是,第二天,當言官們得知這件事情後,又會如何握著把柄不放?畢竟,他是以後大清之主啊……

胤禛究竟能不能答應弘曆的請求,我心裡也沒有底。我擔心著,從胤禛剛剛的反應,就可以看出,他是不會輕易同意的,且不論,胤禛能不能有讓人信服的理由召靈柩回京,就算是執意下旨,也不知道敏敏和佐鷹能不能遵旨。畢竟,在古代,女子一旦出嫁,生死都與父母親人無關了……我心裡還是存在著一絲絲幻想的,因為我知道,他是故意把我支開的。難道他要和弘曆說什麼嗎?還是弘曆會坦然一切?也許,弘曆可以勸服胤禛呢……我的身上,冒出了絲絲冷汗,事情,完全失去了控制,而且,仍在繼續。

昏昏沉沉,聽到了小心翼翼的開門聲。這是在夢境還是現實?現在又是幾更了?還沒有等我睜開眼,一股熟悉的氣味,撲面而來。是胤禛,他為何這麼晚了還過來?
 

走到床前的胤禛呼了口氣,我可以感受到迎面而來的冷氣。這麼冷的天,他不僅不睡覺,還冒雨到處跑……

“若曦,你睡了嗎?”胤禛試探性的問著。

“沒有。”我本想裝睡,可被他識破。我趕緊騰出暖呼呼的被窩,示意胤禛進來暖暖。

他搖了搖頭:“不用了,暖呼呼的被窩,一旦我進去了,會凍著你的。我一會就走。”

“一會就走?”我迷茫的看著胤禛,外面瓢潑著大雨,他來這,而且一會就走,是為何?

“是啊,還有好多奏摺。”他歎了口氣,不停的搖著頭,好似被重重山巒壓得喘不過來氣一般。

“那你怎麼過來了?外面還下著雨呢。”我看到胤禛全身也被雨打濕,便用手幫他暖著。

“我怕我不來,你一夜都睡不著。”他尷尬的笑了一聲。我頓時明白,他是為了讓我安心。

“弘曆回去了?”胤禛來了,想必事情一定是有了結果,所以我張嘴問了問。

“剛剛讓人送到了熹妃那裡。”

“送?”我有些不明白。

“弘曆一直跪著不肯起,最後暈倒在雨中。”胤禛有些心疼的說著。本來弘曆因為傷心,臉色都不好,又在如此大雨中連續跪了幾個時辰,吃不消是當然。

“弘曆怎麼樣?”我有些緊張的問。

“已經宣了太醫,我在熹妃那待到現在,剛剛確定了弘曆沒事。”

我的心,漸漸的放下。本來胤禛子嗣就不多,以如今的時局看來,唯一能繼承大統的,只有弘曆,如果除了半分差池,後果不堪設想。

那如此看來,胤禛定是答應了弘曆的請求?我耐心著等著胤禛繼續說下去。胤禛把我摟在懷裡:“我已經下旨,以誥奠十三弟為由,接承歡的靈柩回京。”

果然,這是一個兩全之策,既封住了悠悠之口,敏敏也定不會阻攔。

“謝謝你,胤禛”這麼久,我的臉上終於浮現了一絲微笑:“弘曆何時啟程?”

“我派了李衛去蒙古接靈柩。”

我晃了晃神,“為什麼不讓弘曆去?”胤禛微微一愣,看了我一眼:“他不適合。”

這四個字,斬釘截鐵,擲地有聲。 

這四個字,讓我本來已經平靜的心裡,泛起了漣漪。不合適?哪裡不合適?胤禛這句話,是何深意?弘曆知道了胤禛的決定嗎?那他又會不會同意?我本想借由弘曆,轉交給敏敏一封信,如此看來,也是不可能了。

“若曦”胤禛吻了吻我的額頭:“別再胡思亂想了。我也下旨了,讓弘曆操辦為承歡建造陵寢之事。”

陵寢?歷代的格格中,很少有人會有如此待遇,我心裡微微有些震驚。

“這樣做合適嗎?”

我明白,有違祖制的把承歡接回來,已經足以讓世人詬病了,如今,又大肆建陵,會不會又成了胤禛的一項罪名。

“有何不可?”胤禛底氣十足:“弘曆說得對,承歡是為大清而犧牲的。”胤禛的雙眼留下了滾燙的淚水,灼燒在我的心裡。

我緊緊的抱著胤禛:“可不可以把多爾濟也帶回來?”

我不知道,這個自小便失去額娘的孩子,雖然擁有了爵位和封號,可是以後會不會遭人排擠。我不能,把承歡的骨血留在他鄉,我祈求著胤禛。

“對不起,若曦,這個滿足不了你。”胤禛緊緊的捏著拳頭,閉上眼睛,狠狠的說著。

“為什麼?他還那麼小,難道要讓他以後飽受痛苦?”我質問著。

“別忘了,還有佐鷹和敏敏在。”

我不再爭執,也漸漸明白自己要求有多不合理。既然是蒙古的王子,哪裡有在京城生活的道理?況且,即使像承歡一樣,自小長在我們的手心裡,也不一定能逃得了以後的命運。巧慧,我的心裡,忽然想到了這個隨著承歡遠赴千里的她。

“巧慧怎麼辦?”我緊張的問著。

“我會讓李衛把她帶回來的。”胤禛說完之後,我的心,才算是徹底的放下。 

第二日一早,胤禛便下發了接承歡靈柩和讓弘曆操辦承歡陵寢的一系列聖旨,當我看到封塞布騰為喀爾喀智勇親王世子,但終生不准另娶的聖旨時,我才恍然大悟胤禛和弘曆之間,到底談了什麼。

半個月後,承歡的靈柩抵達京城,暫放在怡賢親王園寢內。

我匆匆的前往養心殿,欲求出宮聖旨,想最後再看一看承歡。承歡,我總算等到你回來的這天了,等到了我們再相見的機會,可是,為什麼,等來的,竟然你冰冷的靈柩。

“皇貴妃吉祥。”眼前羸弱,面色枯黃的弘曆,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你身體可好了?”自那日淋雨之後,弘曆整整在延禧宮高燒不退的昏迷了三日,一醒來,便開始籌備承歡的陵寢,日夜不休,如今見來,神色也是不好,定是沒有痊癒。

“謝謝姑姑掛念,甚好了。”甚好兩字被弘曆重重的說了出來,不知道是指事情的結局已經甚好,還是指他的身體。

“姑姑可是要去養心殿找皇阿瑪?”弘曆問著我。

“我想請旨去看承歡。”我坦然的告訴弘曆。

“姑姑不可。”此時的弘曆,比上次多了一絲絲的穩重和陳述。見我疑色頓起,弘曆微微皺眉:“如今,接承歡回京,滿朝文武已是議論紛紛,如今,姑姑不適宜出面,不然……”

弘曆隱晦了一些話,我卻心知肚明。不然,他們便會將這一系列的事情,都推到我身上。聖上萬尊,沒有人敢指著,所以,他們需要一個替罪羊,來承載他們所有的大義。難道,事實這麼殘酷,就連最後一程,我也送不了承歡嗎?淚潸然而下。 

弘曆見我落淚,遞上來了手絹。

“姑姑,我本想將承歡的陵寢選址在十三叔附近,可是如今的局勢,不允許我這麼做。”弘曆微微愣了愣,我也明白,他已經冒天下之大不韙,做了他能做的所有事,如今,他也無能為力。

“那你選在哪了?”

“日壇附近。”日壇?那是皇帝祭祀太陽大明之神的地點。

弘曆慢慢解釋著:“日壇壇面原為紅色琉璃,象徵太陽。就好像……”弘曆癡癡的抬頭,看著太陽,伸出了雙手:“就好像承歡對於我一樣。”

弘曆對著陽光,微微的笑了笑,然後回了回神:“而且那裡四季陽光充足,雨水不多,況且,近城郊,是一片適合休息的地方。”我注意到,弘曆並沒有說安葬,而說的是休息。是啊,在我們心裡,承歡猶如一個受傷的孩子,只是需要一片淨土去休養生息。

“姑姑”弘曆喊著我:“如果沒有事,我就先走了,千萬不要趟這趟渾水,一切讓我來頂著吧。”

弘曆神色淡然的告訴我,仿佛滿朝文武的流言蜚語,對於他來說,似褒獎一般。我點了點頭,正欲轉身,卻聽到弘曆又喊了聲:“姑姑,且慢。李大人說,巧慧不願意回來,說是沒有照顧好格格,甘願留在蒙古照顧格格幼子。”我點了點頭,待到弘曆走遠後,眼淚洶湧,失聲痛哭。

巧慧曾經自責沒有照顧好姐姐,也曾自責害我失去孩子,如今,又自責沒有留住承歡……難道她的餘生就全部葬在無盡的自責中了嗎?我朝著天際邊緣,靜靜的磕了一個頭,為了這個因為我和姐姐賠盡了一生的女子,為了這個如今又因為承歡,甘願獨自留在異地的女子。

一個多月後,承歡大葬。據說,那日,陽光四溢,陵寢裡,滿目都是承歡最愛的菊花;據說,那日,沒有過多的人哀悼,唯弘曆一人,自始自終都在;據說,那日,在地宮裡,弘曆割下了幾縷頭髮,伴著一封信,放在了棺槨之中;據說,那日,下葬之時,酒醉的弘曆痛哭流涕,情不自已。

那日,我在佛堂裡,跪了整整一天。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