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那日之後,胤禛便開始每日回宮,可是不知道為何卻沒有下旨回宮居住。漸漸地,園中也開始蜚短流長的談論著皇后的病情,更多的是,對皇后大限之日的各種揣測。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人心的動盪和不安。

胤禛還是每日來四宜堂休息,如往常一般吃飯說話,卻很少談及皇后的病情。可是從胤禛有時顯現出的憂慮,可以明顯的看出,皇后的情況並不樂觀。一日夫妻百日恩,就連我,不怎麼接觸皇后,對她的病情,時而也會揪心,何況,四十餘年以夫妻之道相處的胤禛呢?我漸漸明白了胤禛的想法,理解了胤禛那日的失控。雖然胤禛的處事手段極端,可是,不可否認,他確實是一個重感情之人,他如今的反應,正是他重感情的表現,而我愛的,不也正是如此重感情而又有血有肉的他嗎?

“皇后娘娘病情如何?”

飯桌之上,我第一次開口問起皇后的病情。正在吃飯的胤禛顯然一愣,然後睜大眼睛看著我,說著:“每日總有幾個時辰是昏迷不醒的。”

原來,已經病到了這個程度,也難怪人心如此浮動。

“不如,我們搬回宮吧。”我問著胤禛,卻用著肯定的語氣。

“若曦……”胤禛的眼裡閃爍著淚光,“沒事,不用的。你喜歡圓明園,我們就在圓明園呆著。”是胤禛不願意讓我入宮嗎?我的心裡開始有了一絲懷疑。

“那皇后娘娘……”

“別問了,若曦,乖乖吃飯。”胤禛有些寵溺的看著我,可是還是抹不去他眸中的一絲絲憂傷。

“為什麼既不讓我入宮,也不允許我問皇后的病情。”我質問道。

“若曦,我不想讓你被傷害。”胤禛放下碗筷,握緊了我的手:“其實,那日,從坤甯宮回來後的我,就已經傷了你,對嗎?”胤禛給了我一絲笑容。

你懂?你明白?我的內心,多了一些溫暖。

“其實,不用問,我就該猜到的。這幾日,每每夜裡,我迷糊的醒來,都發現睡夢中的你,也在不斷落淚,對不起,若曦,我忽略了你的感受。可是,請你相信我,沒有人能取代你在我心裡的位置,可是,也的的確確有些我捨棄不下的東西。因為,我還有責任,還有義務。”他眼神黯淡了下去:“皇后如此情景,我不能否認自己內心有自責,有難過,畢竟,這麼多年了,夫妻之間的恩情都在,我無法讓自己置身事外。你能理解嗎?”

難得胤禛肯如此坦誠布公的說著彼此內心裡最真實的話。

“可是,我心裡會難受。”既然如此,我就攤開胸懷,跟胤禛實話實說。

胤禛微微面露無奈:“若曦,她們只是過去,而你是,現在和未來。”他緊緊地抱住我,我能感受到他的真誠和為難。

“我想去看看她。”

我開口,胤禛卻皺了皺眉頭,然後輸了口氣:“過段時間好嗎?”我點點頭,尊重著胤禛的決定。

**************************

若曦,若曦”屋外胤禛不斷的敲門。一聲聲的把我從睡夢中拉到現實。我連忙起身跑到梳粧檯前,用銅鏡仔細的整理了下容貌,然後跑去給胤禛開門。

“怎麼早?剛下朝?”

我看到胤禛一身龍袍的站在門外,想必是剛下朝,便急急忙忙的攆了過來吧。他難道不需要去陪著皇后?仔細一看,胤禛的手裡竟然端著一份冒著熱氣的早餐。只見他從我身邊走了進來,然後將粥和小菜,端上桌子,坐在一旁:

“傻站著幹什麼?再不吃,可要涼了。”

我忙哦了兩聲,然後美滋滋的坐下低頭喝粥。就這樣,兩個平淡的相處,關心著彼此,是我最大的幸福。想不到胤禛竟能如此上心。

“今天怎麼會送早餐?”我的眼裡滿是笑意的看著他。

“來的時候,聽蘭心和紫月說,你還沒有起床,想必也沒有吃飯,所以順道端來嘍。”他有些不經心的說著。

我抑制不住自己心裡滿滿的感動,尤其是經歷過十三爺去世,經歷過皇后病重,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我都是和胤禛一起面對的,他忙擦了擦我的眼淚:“你是喜還是悲啊?都哭了。”

他有些揶揄我。我忙擦了擦眼淚:“喜,喜悅。”然後大口大口的,不顧形象的繼續吃著。

“告訴你個好消息。”胤禛一開口,我便猛地抬頭,“你看這個。”

胤禛從袖子裡抽出一張信封遞給了我。顧不得擦嘴,就連忙拿過來,拆看仔細看了看。然後笑意在我的臉上一點點的蔓延,難怪今天的胤禛,有著說不出來的快樂。信是塞布騰寫的,報喜說在大年初一時,承歡生了個男孩。簡單的幾個字,言語之中,卻透露著第一次當父親的激動和喜悅。

大年初一,好日子啊!”看完信後,我起身,不停的在屋裡走來走去,激動地不能自已。

“是啊,大年初一生,良辰吉時,這個孩子,以後必定大有出息。”胤禛回應我。我不知道什麼是良辰吉時,我只知道,承歡母子平安,便是最好的消息。

“真好,真好,真好”我抱著胤禛,不斷地才重複的說著,附帶著一大堆手舞足蹈的動作。

“是,是,真好”胤禛也放聲大笑,“你怎麼比自己做額娘都開心呢?”

我白了他一眼:“能一樣麼?這是下一代的下一代~”

等我真正冷靜下來,便靜靜的坐在窗戶邊,歪著頭,癡癡的看著窗外。

“怎麼了?”胤禛有些驚訝:“剛剛還手舞足蹈,這會就大家閨秀了?”

“別吵我,我在想送什麼大禮去蒙古呢~”哈哈,胤禛坐在我身邊,意味深長的笑了幾聲:“我早就想好了”

“什麼?你快說。”我看見胤禛有點賣關子,面目猙獰的瞪著他。

“承歡自小就喜歡玉,我已經準備好上好的和田玉打造成的玉佩,過幾日,就送過去。”我點著頭,用眼光贊許著胤禛。

“我好想去蒙古看看他們。”

望著窗外湛藍的天空,和點綴著的白雲,心中無限暢想著草原上旖旎的風光,和那些久而不見的友人。

“說到這,有一件難事”胤禛的話,讓我頓時收了收思緒:“塞布騰的一份奏摺上,說是等到春暖花開,孩子滿月之後,會攜承歡一起進京。”胤禛的臉上有了難色。

“不行。”

我頓時站了起來,大聲的告訴胤禛。不行,絕對不行。十三爺的事,一直都是瞞著承歡的,如果承歡回京,一切謊言都會不攻而破,而她,就會陷入失去父親的無盡痛苦和沒有見最後一面的無盡自責之中,我們於心何忍。

胤禛許久沒有說話,我也明白,他的內心,定如我一般的糾結和掙扎。

“雖然是塞布騰請旨,可是,一定也是承歡的意思。”

胤禛緩緩開口。是啊,我如何不知,這一定是承歡的意思,她想借機回來看十三爺胤禛和我,也想讓我們一起分享她的喜悅。可是,遠在蒙古的她,卻不知,早已物是人非了。

不行,絕對不行,我的內心堅定了這個想法。

“還是告訴承歡事實吧。”我開口。

胤禛卻一臉驚愕,“回不回京,讓承歡自己決定。這樣,總好過滿懷希望的回來,卻絕望的得知事實好。”

胤禛猶豫了許久,還是點了點頭:“好吧,我明天就寫信給塞布騰。”

承歡,不要回來,承歡,不要回來!我的內心裡,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京城,已經不再是她離開時的京城了,我閉上眼睛,就能想像出承歡得知事實之後的肝腸寸斷。相見不久的額娘毅然決然的離開她,如今,阿瑪也撒手人寰,這樣的京城,還是承歡夢裡日思夜想的京城嗎?

不要回來,如此,你便可以繼續過著自己的生活,不要回來,這裡,充斥著所有痛苦的經歷,不要回來,不願讓你看著熟悉的事物卻日日落淚。不要回來,因為一切,都已經來不及,只剩下遺憾和更深的遺憾。把京城,永遠的鎖在你的夢裡和你內心的最深處吧。

不知不覺的抽搐,眼淚也不停的落下,胤禛卻抱住了我,緊緊地,緊緊地。

“若曦”胤禛呼喊著我,我卻神情恍惚,滿眼都是承歡的影子。

“過幾日,你隨我去看看皇后吧。她恐怕,熬不了幾天了。”

胤禛似鼓足了勇氣,對我說著。我驚訝的張開了嘴,似乎,事情比我預料的進展,更快一些,熬不了幾天了,我竟然有些恐懼那日的到來,因為,我無法估測出,皇后的去世,對胤禛到底是何影響?我也無法知道,自己到時候,會是怎樣的心情和感觸。看著胤禛,木訥的對著點點頭,然後緩緩閉上眼,來吧,讓一切都到來吧。

第二天的傍晚,我便隨著胤禛一起坐著馬車回到了宮裡。臨行前,我開始收拾衣物,胤禛卻不解的看著我,“明日就會回園子了。”胤禛在我耳邊淡淡的說著。我停下手中正在折疊的衣服,然後看著他,搖了搖頭:“我們還是回宮住吧,省的你每日來回不停的奔波,而且,萬一有什麼事,也會更加及時一點。”胤禛沒有再說些什麼,眼光卻在跟隨著我來來回回。

到了宮裡,我吩咐蘭心紫月帶著弘軒和雲起帶著行李一起回到了西暖閣,而我和胤禛則準備去坤甯宮。路上,高無庸慌忙來報:“傅爾丹將軍來報,已經率北路軍進駐科布多。”胤禛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自從十三爺去世後,我都沒有再問過朝堂之上的事,可是卻依稀在以前,聽過傅爾丹的名字,十三爺病重之時,準噶爾部噶爾丹策零襲擊科舍圖卡倫清軍後,雙方矛盾日益激化。胤禛親自決定派傅爾丹急赴北路軍營,組織討伐噶爾丹策零。如今,胤禛如此反應,定是取得了大捷吧。

還沒有等我想完,胤禛便打斷了我的思索:“若曦,我們明天再過去吧,我需要去養心殿處理一些事,軍情緊急,不能耽誤。”

我理解的點了點頭,“你去吧,我一個人去坤甯宮,就行了,不必陪我。”

這樣的提議本來很自然,可是胤禛卻面露難色,然後固執的站在原地,凝視著我:“明天,我一定陪你去,你乖乖等我。”

“你放心,我一個人可以,你要是真的擔心,就讓高無庸跟著我吧,早點去,我才能早放心。”我誠懇的看著胤禛。

胤禛低頭看了一眼高無庸,然後無奈的歎了口氣:“跟著皇貴妃,有任何差池,拿你是問。”高無庸磕了一個頭,然後胤禛匆匆的朝著養心殿去了。

我緩緩的走在去坤甯宮的路上,高無庸則不遠不近的跟著我,不知道,此刻的他,是不是有點心有餘悸?我早已忘了自己當初為什麼會向胤禛提出見皇后一面,我也不知道,見面之後,能談些什麼?可是,我的內心,有一股,一定要去的意願。

剛剛踏入坤甯宮,就聞到一股難聞刺鼻的藥味,已經入夜的坤甯宮,一片黑漆漆,只有皇后的臥房隱隱約約有著絲絲縷縷的光,我也太久沒有來坤甯宮了吧,如今的坤甯宮,死氣沉沉,無處無地不透露著一翻衰敗的情景,與我腦海中殘留著的坤甯宮往日人來人往的景象,天翻地覆的差別。

後宮,是最容不得做夢的地方,一旦你沒有了權勢,你沒有皇上的恩寵,那無論你走到哪,那裡便是真真切切的冷宮。我倒吸了一口涼氣,為這物是人非的景象而哀歎,也為皇后去世前的悲涼處境而難過。

不願再停留在著黑漆漆的院子裡,我徑直走向了皇后的臥房。一路上,沒有任何宮女在,也沒用任何人通報,呵,哪裡會有人想像出,昔日獨掌後宮的皇后,如今,竟然是這樣一番景象。我輕輕的推開門,看到秋菊正在服侍皇后。

“皇貴妃吉祥。”

我推門的聲音被秋菊發覺了,她顯然對我的突然到訪,而感到驚訝,然後跪在了地上給我請安。也許,最為驚訝的是皇后娘娘吧,正在床上躺著的她,微微睜開了眼睛,似乎很努力的想看清進來的人是誰。

“皇后娘娘萬福。”

我福了一福,皇后顫顫巍巍的起身,想要拉起我。一觸碰到她枯瘦如柴的身體,我便感受到了一股涼氣,卻感受不到皇后身上的力氣。我自己扶著床起身,坐在了床邊,手輕輕的握著皇后的手。

“若曦?”皇后抓著我的手,不相信的問著。

“是我,皇后娘娘,我是若曦。”

“秋菊,你退下吧。”皇后無力的看了秋菊一眼。

皇上沒有來嗎?”皇后娘娘往我身後看了看,見空無一人,有些落寞的問著我。

“本來是要來的,可是路上高無庸來報,准葛兒戰事有報,於是皇上便去了養心殿。”我回答著,為了怕皇后難受,我又補充著:“皇上說,明一早就會過來。娘娘不要在意。”雖然內心,有點酸楚,可是看到皇后如今是這番光景,也沒有很多的醋意的安慰著她。

皇后勉為其難的笑了笑:“皇上以國事為重才好。好久沒有看到你,消瘦了許多。”

很久?是很久了。我內心微微觸動:“皇后娘娘如果願意,若曦會常來。”

我言不由衷的說出了這句話,也許是胤禛對皇后的愧疚渲染了我,也許是這樣悲慘的境遇觸動了我。

“若曦,可能沒有下次了。”聽到皇后如此說,我的眼神低落。忽然看到皇后枕邊,絲絲縷縷掉落的秀髮,怕皇后發現後會難受,裝作不經意的掃落。

“每日都會掉這麼多,我真的擔心,有一天我走的時候,會何等的醜陋。”女人,都是在乎自己的容顏的,皇后也是不願意自己在胤禛心裡最後的印象,是個顏容已盡的女子吧。

“皇后娘娘好好調養,慢慢就會好起來的。”我自己都能聽出自己話語中的作假。皇后咳嗽了幾聲,象徵性的笑了笑,我們之間,陷入了長久的沉默。我開始後悔起自己要來的決定了。

若曦,謝謝你來看我,讓我死的時候,不再有什麼遺憾。”皇后神情有些恍惚的說。我心裡一驚,卻不明白皇后為何如此說。

“若曦”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說著:“我自十四歲就嫁給了皇上,如今,彈指一揮間,已經四十餘年。我已經忘記了是誰曾告訴我,當一個人開始回憶過去的時候,要麼是開始變老,要麼就是開始離去。”聽到皇后這麼說,我第一次沒有任何嫉妒心作祟的仔細聽著。“我知道皇上愛吃什麼,知道皇上愛穿什麼,可是卻永遠都不知道他心裡想著什麼。”這也是夫妻之間最遙遠的距離了吧,同床異夢,你猜不透他,他亦不懂你。我在不自覺之時,握緊了皇后的手。

“我曾以為,我是懂他的,懂他的野心,懂他的志向,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慢慢開始猜不透他了,猜不透他的冷漠,猜不透他的落寞,猜不透他的傷痛,猜不透他的一切。曾經不懂他為什麼沖進大雨默默佇立,不讓任何人靠近;不懂他為什麼從宮中帶著箭傷而歸,面上卻如得了獎賞一般的開心;不懂他為什麼肯放你到十四弟那;不懂他為什麼在你離開之後,整夜仍會迷迷糊糊的呼喚著你的名字。直到我明白,一切都是為了你,一切都是源於愛情,我才開始明白理解皇上的內心。”

皇后枯瘦的臉上,滑落過一滴滴淚水,但是她的眼裡卻沒有絲毫的軟弱,堅定的看著我,堅定的繼續說著:“若曦,你有沒有絲毫的疑惑?”

“疑惑?”

“是,你難道不疑惑,當初勸你留在皇上身邊的人,是我;而之後,處處排擠你的人,也是我。”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詞窮的看著皇后,我的確有過疑惑,的確有過糾結,可是,當疑惑加上疑惑,糾結累上糾結,我便不願再去探究。

“我曾以為,皇上對你,只不過是一時新奇,只不過是男子對一個如花女子的追逐,只不過是如一個人想得到喜歡的東西罷了。把你留下,也圓了皇上的心願,安定了皇上的心。而後宮,永遠都不乏貌美的女子,當一股股新鮮的水注入後宮,你便如一潭死水一般。”

當聽到皇后如此談論著我和胤禛的感情時,我竟然苦笑了一般。這樣的愛情,才是他們心中的愛情嗎?也許吧,也許很多人都是如此的想,我不能奢求自小接觸三綱五德的他們,去理解我所追求的愛情。

可是,自你走後,皇上日日的恍惚和夜夜的不寐,你們再次重逢之後,皇上自始自終對你的寵愛,弘軒和雲起出生時,皇上來自內心深處的喜悅,我就明白,終究還是我想錯了。尤其是,上次皇上因為我加注在你身上的痛苦,而決定廢后時,我的心裡,莫大的震撼。皇上可以為了你不顧前朝後宮,甚至不顧祖制,我漸漸明白了,你在他生命中的位置。若曦,那個時候,與其說是我怕了,怕你的存在而影響到我的地位,倒不如說,我恨你了。恨你,將我那個冷然守禮的丈夫搶走了。你的存在,鬆動了我的感情信條,也改變了我對皇上的瞭解。曾經的皇上,從來都不是好色之人,對待所有的妻妾都是一如平日的冷靜,我也以為,自己這樣得到了他的敬重,也已經是足夠了。我也從來沒有覺得相敬如賓有何不好?我孝順恭敬,他便會對我有恩有寵,我的家族也是榮耀無比。可是,皇上對你付出的感情,卻讓我看到了自己以為冷漠的丈夫,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也會感情炙熱而又執著的愛著一個女人,可是,那個女人卻不是我。”

皇后的情緒有些激動,可是,我卻沒有任何言語,能去安慰這個,為愛執著又為愛癡狂的女人。我只是,從皇后點點滴滴的語言和神情之中,明白,一切的一切,也來源於她對於胤禛的愛。這後宮,不缺女人,也不缺悲情的女人。

那她究竟是幸還是不幸?得不到胤禛的愛,可是卻得到了一般人得不到的東西。雖然她患得患失一切,可是,深深瞭解胤禛的我,從內心深處也明白,胤禛從來沒有因為她無所出而冷落她,也沒有因為她的所作所為而失去皇后之位,就連上次,也只是因為觸動了胤禛的底線,讓我們失去了一個孩子,可是,即使那樣,胤禛也絕沒有為難她,為難烏拉那拉一族的任何念頭。

皇后娘娘,其實,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無奈,或許你覺得我擁有了一切,可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的苦楚,你又能領略幾分?”

說著說著,自己的淚,也落了下來。彼此羡慕著彼此的幸福,那這樣的局面,究竟錯在哪?錯在我們以不同的方式,愛上了同一個男人。

“今天,我跟你說這些,沒有絲毫抱怨和責備的意思。”皇后有些惶恐的說著。

“若曦明白,若曦從來都是喜歡事實,哪怕事實是醜陋的,也比華麗的謊言好。”

“我還依稀記得,出嫁前,額娘告訴我的,不要試圖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她說,女人需要做的,是幫男人守住一個家。”皇后帶著哭腔說著。

“你做到了。你真的做到了。”我斬釘截鐵的告訴皇后娘娘。這不是出於安慰,而是事實。無論是胤禛繼位前,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條的王府,還是胤禛繼位後,安定本分的後宮,都是她的功勞。“因為你,皇上才能安心治理朝野。你守住了一個小家,而皇上也守住了一個大家。”

“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和皇上之間的距離越發遠了……”皇后的神情還是抹不去的憂愁:“若曦,今天跟你說這麼多,因為,我真的明白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為我曾經做過的,向你說句對不起。”

“娘娘別這麼說,這個世界,本沒有這麼多的錯錯對對,你是愛皇上的,我很欣慰。”

“若曦,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我啞然失聲,想不出皇后還會有什麼要求,心裡忐忑不安,可看到這個面色如土的女人,還是經不住點頭:“只要我可以做到。”

“你一定可以做到。我走之後,求你好好地愛著皇上。”原來是這個要求,我心裡的石頭落了地,沒人知道,剛剛一瞬間,我是多害怕皇后又提出什麼後妃子嗣的要求。

“皇上喜冷怕熱,皇上喜歡清淡厭油膩,皇上喜歡真誠厭惡矯揉造作……”

我聽著皇后一點一滴的告訴我,胤禛的各種喜好和特點,有我知道的,更多的,也是我不知道的。果然陪伴了四十餘年,與我們短短相處卻又充斥著別離的幾年,差距這麼大。我描繪不出此時此刻自己內心起起伏伏的感受,面對一個人不斷地向我敘述著我自己的愛人的點點滴滴,心,隱隱作痛。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pix3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