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前朝後宮都議論紛紛,也不斷地有人把矛頭指向十三爺和我,閒言碎語也都毫不客氣的進入了我的耳朵裡。我常常整日惶惶不知,憂慮著言臣的反應,顧忌著後宮的起伏。這樣的我,如驚弓之鳥一般,絲毫的風吹草動,都會讓我茶飯不思。

今日又在床邊癡傻了一天,就連蘭心和紫月也都經不住好奇,不斷地問這我是不是有心事。我總是微微一笑了之。十二月的冬天,異常寒冷,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天空洋洋灑灑的落下了雪花。我緩緩走到雪中,閉上眼,抬起頭,感知著這個世界的一切。我伸手,抓住了翩翩飛落的雪花,久違了得絲絲爽爽的感覺。看著雪花在我手心裡融化,卻化不開自己內心的無奈和糾結。手中擦不去喜怒哀樂,卻還有殘留的溫熱。我伸手,問自己,難道就要如此抓著遺憾嗎?整日,過多的憂思,過重的思慮,這樣過下去的人生,還是我自己的人生嗎?

腦袋好似被重重敲打了一下,頓時清醒了許多。這是我要的生活嗎?

我已不想再管那些閒言碎語,不想再理不相關的人事。我要做的,便是和胤禛,過好我們自己的生活,如此而已。豁然開朗的心境,讓我如脫離重物一般的輕鬆。自己不停的在雪中轉著轉著……

還沒多久,身上就開始哆嗦,“好冷的冬天啊~”我自言自語,然後仰頭大笑:“既然這個冬天,如此冷,就讓我們熱烈的溫暖彼此吧。”

閑來無事,不停的翻著日曆,眼睛卻鎖定在了十二月二十四號。耶誕節?我的腦海裡忽然冒出了這個念頭,想到了三百多年後,沉浸在自己曾經經歷過的耶誕節,盛大的聖誕樹,可愛的聖誕老人,稀奇古怪的聖誕禮物。忽然又拿書拍打了自己的頭,“若曦啊若曦,你現在連陰曆陽曆都分不清了~”忽然,一念滅,一念起,自言自語“只要找對人,哪天都可以是耶誕節啊~”然後自己便開始美滋滋的笑了起來,直到笑的腹痛而直不起腰。

今日便是十二月二十四,一大早,我吩咐蘭心和紫月從禦膳房拿來了最新鮮的蘋果,然後從御花園搬來了一棵不大的松樹,將蘋果用繩子掛在了松樹上。特地早早喊醒了弘軒和雲起,然後跟他們一起不停的策劃著,雖然兩個孩子僅僅是將要五歲,可是鬼馬精靈的話語,卻讓我的靈感不斷的輸入過來。這段日子,胤禛不停的忙碌和付出,該給他一個意外的驚喜了。

夜幕降臨,我一邊將松樹挪到了屋子正中央,一邊吩咐蘭心去正大光明殿喊胤禛。待我剛剛挪好,還沒有片刻的休息,胤禛便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

“什麼事這麼急?”

胤禛有些氣短,但還是不顧一切的問著我。看到他如此緊張的樣子,不禁笑出了聲,胤禛掃視了一眼四周,指了指樹:

“這是?怎麼回事?來人啊,把樹搬走。”

“不許不許”我伸開雙臂,護在了樹的前面:“樹在,我在,樹走……”我停住了自己的話,然後美滋滋的看了看胤禛。他許是明白了什麼,揮了揮手,讓進來的人退下去,然後抱住我的腰:

“為什麼樹在你在呢?”胤禛往前走了幾步,我一時語塞,著急著為什麼弘軒和雲起還沒有來。

“因為……因為……因為這棵樹長蘋果了~”我指了指自己掛上去的蘋果。卻聽到了胤禛哈哈的笑聲:“若曦,你又在想什麼啊~~”

蘋果可不是這麼長的,等春天來了,我帶你去果園看看?”胤禛三分真誠,七分嘲弄的說著。我卻被這句話氣的想要吐水,好麼,難道姑娘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長蘋果的蘋果樹?

就在我正要揶揄他的時候,弘軒和雲起總算是出現了松樹的旁邊。只見弘軒和雲起,按照我的吩咐,被蘭心和紫月裝扮成了聖誕老人的樣子。他們穿上了厚厚的紅色小馬甲,穿著剛剛趕制的紅色小馬靴,頭上頂著一個歪歪的紅色小帽,臉被塗成了白色,然後粘著長長的鬍鬚。只見,前一秒還在調侃我不知農事的胤禛,後一秒,就陷入了深深的不解和納悶,他圍繞著弘軒和雲起走了一圈,然後目瞪口呆的看著我。

“若曦,這……這……”我喜聞樂見胤禛如此費解的反應,內心裡笑開了花。

“讓我隆重來介紹,這兩位,便是來自西方的聖誕雙老人。”

“西方?聖誕雙老人?”胤禛看著我的面目表情,繞口的重複著這兩個詞。

“今天就是平安夜,他們是來送祝福和送禮物給你的。”我把弘軒和雲起推到了胤禛身邊。

“聖誕快樂,永遠快樂!”弘軒和雲起一起向胤禛鞠了個躬:“我們是代表上帝,給你送禮物的。”

“如果阿瑪能分辨清哪個是弘軒哪個是雲起,就有禮物。”兩個孩子異口同聲的說著。胤禛饒有興趣的蹲下身,然後不停的瞅來瞅去,然後抬頭,求救似的看著我,我卻搖了搖頭,佯裝不知。

誰知此時此刻,弘軒發覺自己本應裝著禮物的小布袋忘記帶來,看了我一眼,然後就開始搶身邊的雲起的布袋。不一會,兩個人就開始扭做一團,只聽得雲起不停的哭喊著:“不許搶不許搶。”胤禛暫態哈哈大笑,揪著正欲搶包的弘軒:“哈哈,軒兒,我認出你了。”

我瞪了一眼露餡的弘軒,然後隨即也笑了起來。

“怎麼每次壞事的都是你呢?”

我揪了揪滿是他粉的臉,他朝我和胤禛吐了吐舌頭,然後一副委屈的表情:“小布袋忘了帶過來了。”

“阿瑪,給。”雲起把我放在袋子裡的小盒子拿了出來:“打開給我看看吧,阿瑪,額娘不讓我們看。”胤禛笑著看了我一眼,然後輕手輕腳的打開了做工不算驚喜的盒子。

盒子裡赫然躺著一隻襪子。弘軒拼命的伸著頭看,知道是一隻襪子後,輕輕的歎口氣:“原來就是這個。”

“別急,臭小子”胤禛寵溺的說著:“你們額娘肯定還有典故呢”然後父子三人眼神齊刷刷的看著我,好似我能點石成金似的。

我便繪聲繪色的把耶誕節的故事描述了出來,末了,胤禛拿起了襪子,從裡面掏出了各種各樣稀奇古怪,卻又顏色鮮明的糖果。弘軒和雲起頓時眼直,每人搶了幾個,便塞進了嘴裡。

“能吃麼?”胤禛拿起一個,微微笑著看著我。

我一把從他手裡搶了過來:“當然能,又不是裝在你的臭襪子裡。”然後利索的把糖塞進了自己的嘴裡。

“我的襪子哪臭了?”胤禛不服氣的問著。

“不臭?”我做了個捂鼻子的動作,然後大笑,他立馬給了我一記爆栗:“臭也是怪你沒給我洗。”

“阿瑪,阿瑪,剛剛額娘說,聖誕老人會坐在鹿車上滑著雪來送禮物。我也是聖誕老人,我要滑雪。”弘軒拉著胤禛的袖口,可憐巴巴的說著。

“就你,沒有小布袋,還能算聖誕老人?”雲起在一旁揶揄他。暫態,弘軒的眼淚就巴巴的下來了。

胤禛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我一眼,我忙抱起了弘軒,把他放在了平日裡用的躺椅上,胤禛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後將雲軒也放了上去,我們將躺椅抬進了院子,一個人推,一個人拉,就這樣玩起了簡易滑雪。兩個孩子興奮的不停的高喊著:“前進,前進!”

在一旁的胤禛一臉滿足的看著弘軒和雲起,絲毫不顧頭上微微滲出的汗滴~

玩了整整一個時辰,兩個孩子還興趣盎然,我和胤禛,已經支持不住,一起坐在了雪地裡,鬆鬆軟軟的雪給了我們涼涼爽爽的感覺。我和胤禛,相顧一笑,相互擦著汗水。卻不料弘軒和雲起大膽的站在了躺椅上,“小心!”我和胤禛異口同聲,卻看見他們高喊著:“阿瑪額娘,我們來了”然後跳進了我們懷裡,往我和胤禛臉上不斷的抹著雪花。

哈哈~~~大聲的,毫無顧忌的,童真的笑聲,在四宜堂上空回蕩著。

***************************

除夕之夜,大雪依舊紛飛。第一次過年而沒有十三爺的身影,少了過年前的嬉鬧,少了新年時的賀禮,又少了大年初一時的相見,心裡,空了那麼多那麼多。

屋外白雪皚皚,屋內暖意盎然。因為十三爺的去世,胤禛免去了新年所有的宴會和慶典,以一種特有的方式,去祭奠著十三爺。我則按照北方的習俗,特地下廚準備了火鍋,一家人團團圓圓的圍繞在桌子前享用著。弘軒仍在不停的吵鬧著吃肉,而雲起則被大口的辣椒辣的大呼小叫。我一邊忙著弘軒,一邊顧及著雲起,卻看著胤禛傻傻的,愣愣的坐在桌旁,半天都不動筷子。

“不合口味嗎?”我試探著問他。他抬頭摸了摸弘軒吃的通紅的小臉,搖了搖頭:“很好,味道不錯。”然後,神色又一次的黯淡了。

我是明白他在想什麼的。除夕之夜,團圓之時,可十三爺,卻永遠的缺席了。

晚飯之後,蘭心紫月迅速收拾好桌子後,便把已經睡眼朦朧的弘軒和雲起帶了下去。

“你瞧弘軒,吃完就困。”

我一邊打趣,一邊緩步走向了胤禛。他無奈的笑了兩聲,然後又是沉默。過了許久,胤禛緩緩起身,打開了窗,看著紛飛的雪花,然後開口說著:“梅花落了一地。”

我走到窗前,看到院子裡的梅花花瓣零零碎碎的散落了一地,與地面上的皚皚白雪相互印襯。梅花?我曾用梅花去讚揚十三爺高潔的品質,也曾為他燒制了梅花茶杯……應該在這個季節完美綻放的梅花,卻再無聲無息之中敗落。

不願勾起胤禛的悲傷,我裝作沒有事的說著:“今年的雪太大了,壓落了。”

“如今,還有誰能至情至性的喊我一聲四哥呢?”

胤禛回頭緊緊的抱住了我。一句話,就觸動了我內心最柔弱的地方,一句話,就戳中了我的淚點。胤禛緩緩鬆開了我,然後推開門,獨行在雪中。我看著他孤單的背影,有些佝僂的身軀,被風揚起的衣袍,慢慢模糊在白雪之中……瑟瑟的寒風,在他的心裡,許是如刀子一般鋒利,割捨他的一切,而他卻是不斷的隱痛。

我駐足守望,沒有跟上去,這是屬於他和十三爺的時間,就連我,也不願意去打擾。

就在我即將睡下的時候,胤禛卻伴著寒風,推門而入,只見他身上早就鋪滿了厚厚的雪層,我披著披風,為他清掃著雪花,卻不忍開口問他,到底在雪中徘徊了多久。

他看了看我已經鋪好的被子:“這麼早就睡了?不接年嗎?”

“我以為你不來了,所以便想早早的睡下。”

“除了這,我還能去哪?偌大的圓明園,偌大的紫禁城,我又能去哪?”胤禛一邊攏著我的頭髮,一邊淡淡的說著。

忽然想到十三爺臨去時的再三囑咐,我猶豫了許久,才將內心隱匿的事情說出口:“不去皇后那嗎?”正在寬衣解帶的胤禛,忽然停住了自己的動作,一臉迷茫的看了我許久。

“我是說,今天是除夕,你不去皇后那嗎?”我有些慌亂的解釋著。

“不去。”胤禛草草兩個字回答了我。

一瞬間的喜悅湧上了我的心頭,可是我卻聽見自己清晰的說著:“去吧,你應該去的。”言不由衷,可是言出有理。十三爺說的沒錯,縱使皇后有錯,她一切的出發點也都來源自愛,也許愛的方式不對,可是沒有人有資格去否認。況且,前朝後宮,都需要烏拉那拉一族!

胤禛定定的看著我,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我卻猜不出他的內心,在想著什麼。

一陣敲門聲打擾了這樣尷尬的場景。

“什麼事?”在我還在發愣之時,胤禛問著。

“皇上,坤甯宮的秋菊說皇后娘娘在坤甯宮等著您呢。”

聽到高無庸的通報,我推了推胤禛:“去吧,你應該去的。”

“不去。大過年的,我不願意讓你不開心。”胤禛坐在了床上,盯著我。

“我沒有不開心啊”我發自內心的笑著說。是啊,這次我沒有任何不開心,你已經為我做了你能做的一切,我也不願意讓你為難。我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我不想讓你委屈自己。”

胤禛正要繼續說著,高無庸在外面喊道:“皇上,秋菊說,皇后娘娘身體不適,請您去看看。”

身體不適?依稀記得歷史上的烏拉那拉氏是雍正九年去世的,而明天就是雍正九年。

“你趕緊去看看吧!”

不管怎樣,這個女人都無怨無悔的陪伴了胤禛幾十年,在胤禛心裡,哪怕不是愛情,也有著滴滴點點的親情。如果因此讓他們錯過什麼,胤禛的心裡也不會好受。

胤禛長長歎了口氣,“就算你不攆我走,也有人會費盡心思的讓我過去。”然後披著自己袍子,推開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卻癡傻的站在原地。

輾轉反側,無法入睡。遂起床,坐在床上,細細的織打著圍巾。這本是我打算送給胤禛的新年禮物,卻因為弘軒和雲起這段時間一直纏著我,而沒有及時完成。看著織打了一半的圍巾,不停的歎氣,等我完成,春天還會遠嗎?

有人在輕輕的敲門。

“胤禛?”我脫口而出。

“娘娘,是蘭心。”我的心掠過一絲失望。

“什麼事?”

“弘軒阿哥和雲起格格醒了,他們鬧著要新衣服。說不穿新衣服不起床……”蘭心似乎還沒有睡醒,語氣十分彆扭。

“就在櫃子的最上面”我回答著:“順便準備一些熱的粥和小菜,等他們更衣完,就讓他們吃點吧。”

蘭心喊了聲娘娘就退下了。這兩個調皮孩子,我每年初一都為他們準備好新年衣服,如今,倒成了一種習慣。想到兩個孩子日漸長大,慢慢懂得了過年,我癡癡的笑了一聲。

門吱呀的響了,我歎了口氣:“又怎麼了?”

許久,都沒有聽到回應,我覺得十分奇怪,便抬頭看了看,是胤禛的臉,只見他眉目緊鎖,嘴唇緊閉,眼睛只是微微睜開,然後掃視了四周一眼,往我這走著。

“怎麼了?累成了這樣?”我好奇的問他。

他卻撲通一聲躺在了床上。我本以為他是太累了,便準備挪地,讓他安穩的睡一覺。待我低頭看他的時候,卻見到胤禛的眼裡,含著淚。他輕輕的閉上了眼,淚水溢出,滑過他的側臉。

短短的一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是皇后跟他說了什麼嗎?還是皇后真的出了什麼事?我剛想把手放在胤禛身上,就感覺到了不斷地顫抖。

屋裡越發寂靜,空氣凝重的讓人喘不過來氣。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千萬種猜想在我腦海裡掠過,好的壞的,不停折磨著我的心。

“胤禛,你這樣,我也在陪著你難受。”

不知道為何,自己的眼淚也刷刷的落了下來,一滴一滴,滴在了胤禛疲憊的臉上。他似乎很掙扎的睜開了雙眼,然後眼睛裡充滿了受傷的感覺。究竟是怎麼了?看他如此,我覺得下一秒的自己就會發瘋發狂。

“若曦,我已經太久,沒有去坤甯宮了。”我等了那麼久,就等到了這一句話?我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是,太久沒去,你準備以後補回來嗎?”

胤禛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也沒有對我的話,做出任何反駁,依舊語氣淡淡,卻能聽出內心波濤洶湧的說著:

“我去的時候,本還以為病重是皇后為了讓我去,使的手段。可是,一進坤甯宮,便聞到了一股濃重的藥味,皇后靜靜的躺在床上,頭髮依舊是梳的有條不紊,可是,我也能看出,裡面隱藏的絲絲縷縷白髮。”胤禛繼續說著,眼睛裡充滿著淚水,望著屋頂,我能看見,雖然我近在眼前,可是他的眼眸裡,卻沒有我的影子,“看到我去了,皇后起身,將瘦弱的身子努力地挺到最直,卻因為疼痛,身體不斷地顫抖著。她對我笑,笑是那麼的自然,沒有絲毫過往的作偽,就像一口古井,頹坍、荒涼到毀滅的過程中清涼的波紋卻依舊一圈圈地漾開去……她的聲音,早就已經沙啞,我聽不到任何活力。如薄紙,如枯柴……”

胤禛許是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身體開始抽搐,眼淚肆意蔓延,發出了哭泣的聲音。我也開始明白,皇后這次並不是裝病,而是徹徹底底的到了大限。雖然心中也同樣充斥著痛苦,內心也明白最後的結局,可是,胤禛如此的反應,卻讓我更加分辨不清,他和皇后之間的感情。

顧不得判斷他們感情的真偽,我連忙問著:“皇后娘娘,還好嗎?”

“已經病了三個多月,若曦,我的的確確很久沒去坤甯宮了,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胤禛似發狂一按目藍般。

人,總是在即將失去的時候,才覺得珍貴。他和皇后之間,我親眼看見的真假難辨的溫柔,他和皇后之間,前朝後宮錯綜複雜的糾葛,他和皇后之間,曾經解釋給我的冠冕堂皇的理由……都在我看到胤禛如此反應之後,無力判斷事情感情的真偽了。

她的傷,她的痛,都在你的心裡無限的放大,是嗎?她的一個動作,一點掙扎,都在你的腦海裡,印下了深深的烙印,不斷地折磨著你的內心,是嗎?如今的你,很心痛,很無助,很後悔,是嗎?我看著痛苦的胤禛,在心中千百遍的問著,吼著。可是,嗓子裡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你在心疼?你在心疼。”一個疑問句,一個肯定句,一個問胤禛,一個告訴自己。胤禛用手吃力的支撐起自己的身體,坐了起來,卻沒有看我,只是呆呆的目視前方。

“若曦,過往的對錯,都已經過去,不管如何,她在她最好的年齡,嫁給了我,她也耗盡了青春,獻給了我。”

那我呢?我沒有如此嗎?我不也是如此嗎?我給了你,我能給的所有,我放棄了,我能放棄的所有。淚在我的胸膛裡洶湧。

“若曦”胤禛握住我的手,“我自責,我難過。曾經,我病重的時候,皇后總是日日夜夜伺候在我身邊,端湯送藥,可我如今,卻連她生病都不知道,直到病成這樣;曾經,我失去了一切,可是,皇后守在我身邊,任勞任怨,哪怕我的所有壞脾氣都對著她;曾經,我也想廢了她……四十多年了,四十多年了……”

胤禛的聲音,越發的小,我知道,他陷入了無限的自責。

我還能說什麼?我能理解所有的一切,因為你病重的時候,我也有過同樣的傷痛;因為皇后付出的一切,我現在也一直都在付出。愛情,原本就是理不清的相欠。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pix4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