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這十幾日,胤禛總是忙裡偷閒的陪著我和孩子,每日也都會讓太醫來為我診脈,禦膳房對西暖閣的食物也都是經過胤禛,大都是大補之物。自那日胤禛見過皇后之後,日子還算是順風順 水,我也沒有過多的去琢磨或者去想什麼。熹妃娘娘等人,也曾兩次來到西暖閣請安,我都以身體不適,不宜見客為理由而一一回絕。經歷了這麼多,尤其是又一次失去了孩子,那些無干的人,無干的事,我再也不願意去過多的牽涉到後宮的任何事裡去了。

轉眼,已經到了元宵節。

胤禛讓高無庸送來了幾個漂亮的燈籠,弘軒和雲起便一整天都在不停的爭著彼此的燈籠,兩個孩子鬧著,躲著,吵著,好不熱鬧。而我,則待在小廚房,為胤禛親手做湯圓。蘭心和紫月一邊打下手,一邊美滋滋的說著話。

蘭心說:“禦膳房今年做了好多湯圓呢,娘娘其實不用這麼麻煩。”

“你哪懂,這是娘娘的心意。”

紫月拍打著蘭心,笑她不懂男女之情,結果拍的蘭心一身的麵粉。我則在一旁默默做著,沒有答話。往年,宮中的湯圓都是黑芝麻餡,或者豆沙餡的。而胤禛則極其不喜歡甜食。於是,想到自己曾經吃過牛肉香腸餡的湯圓,便不管好吃不好吃,就自顧自的做了起來。

天漸漸的黑了下來,弘軒和雲起,鬧了一天,結果把所有的燈籠不是搶破了,就是踩折了,只好乖乖的呆在了屋裡,嚷鬧著肚子餓了。我則在一旁耐心的安慰著他們:“阿瑪就快來了,等阿瑪一起吃~~”

等到天完全黑透,幾乎過了飯點,胤禛才匆匆而來。

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本來因為一天的打鬧而精疲力盡,可是一聽到自己阿瑪來了,便一個比一個快的跳下了凳子,圍著胤禛,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燈籠是如何被對方弄壞了。胤禛滿臉的疲憊,許是因為行走太急,吸了冷風,而不斷地咳嗽,卻欣慰的看著兩個孩子,聽著他們相互指責,不時的給我一個眼神。

“好了,不許鬧了。”

我聽到兩個孩子喋喋不休,便厲聲說話:“讓阿瑪吃飯,阿瑪還餓著呢。”

被我一驅趕,兩個孩子便乖乖的坐在了桌子上。我則親手為胤禛端了一碗牛肉香腸湯圓。給他的時候,我還在心中竊喜,胤禛肯定是沒有嘗過的。自我上次親手為他做小菜,到今天,已經過去了很久。胤禛沒有注意到我的異常,隨手接過我手中的碗筷,看了眼湯圓,略略皺了皺眉頭:“若曦,我很少吃甜品的。”

我內心慶倖著自己的決定,然後裝作平常樣:“元宵節,一年才一次,吃點吧。”

他聽我如此說,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小心翼翼的用勺子舀了一個湯圓,放進了嘴裡。我看著他的表情由無奈到驚訝,心中正得意著自己的作品,卻沒有意料到,胤禛竟然把嘴裡的湯圓,輕輕的吐了出來。

“這是什麼?”胤禛喝了口茶,然後不解的問著我。

看到他如此就把我精心準備的東西隨意吐掉,心中有點難過的回答:“湯圓啊~”

“湯圓?只是長得像,怎麼是鹹的?”

“餡是牛肉和香腸”我解釋道。

“你做的?”胤禛挑了挑眉毛,意味深長的看著我。

我隨即點了點頭,卻忽然聽到胤禛朗朗的笑聲:“傻瓜,哪有湯圓是鹹的啊?”

明明自己是為了你不愛吃甜食,才費盡心思做的牛肉香腸湯圓,明明自己為了做這種湯圓,一天內不停的試著口味,明明……自己根本就是吃力不討好。我的心,頓時變得失落。自己的費盡心思,到他眼裡,竟成了笑料。我撇了撇嘴,狠狠的瞪了胤禛一眼,說了句:“不解風情。”接著便氣呼呼的跑進了內房。

我靜靜的坐在了床邊,心裡卻還是盼望著胤禛能進來哄哄我。可是胤禛沒有來,我有點坐不住了,在屋裡踱來踱去。過了許久,我聽到了胤禛的腳步聲,便轉身扭頭坐在了床邊,不去看他。

“若曦~”

胤禛喊得時候,把聲音拉的很長,然後上前抱住了我,我掙扎了許久,他估摸著是怕弄疼我,輕輕的鬆了手。

“好好,若曦,是我不解風情。”胤禛誠懇的說著。

“這麼久你才想明白?”我哼了哼。

“不是,你一生氣我就想明白了,只是外面還有兩個小餓鬼,我總得把他們安頓好啊。”聽到胤禛如此說,我發自內心的笑了,可是臉上卻仍是緊繃著的。

“對了,剛剛弘軒和雲起吃了好多,都說牛肉香腸湯圓好吃呢!”胤禛有些討好我的說。

“那是因為你兒子喜歡吃肉。”我回了胤禛一句。

胤禛握住了我的手,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把我也拉了起來。

“幹什麼?”我問著胤禛。

“跟我來”胤禛笑著看著我,然後帶著我大步流星的向外面走去。我見他走的是通往東暖閣的路,便也沒有多問。

在臥房外,胤禛停住了腳步,然後回頭看了看我,狡黠的笑了一下,隨即推開了臥房的門。我不由得驚呼起來。映入眼簾的是,滿屋高高掛起的燈籠,有的上面畫著各個形態的木蘭,更多的則是我的畫像。我驚訝於胤禛的心思和做法,一步一步的走進了屋裡。屋裡被幾十個燈籠照的燈火通明,而地面上,桌椅上,都是不停搖曳的紅燭,一瞬間,有種高樓大廈燈光璀璨的感覺。我抬頭看著形形色色的燈籠,低頭看看佈滿房間的蠟燭,感受著來自胤禛的心意,感受著胤禛帶給我的溫暖,滿是感動。

“這些燈籠,還有上面的畫都是你的傑作?”我笑著問胤禛。

胤禛點了點頭,一副委屈的樣子“忙了很久。”隨即又自個笑了:“以前聽十三弟說起你們一起外出看燈籠的事,如今,沒有辦法帶你出宮,就想給你個驚喜,沒想到,今天竟然成了給你賠不是的工具了。”

我驚訝,驚訝於他心心念念的記住關於我的所有事;我感動,感動於他肯在朝政的忙碌中,為我做這麼多這麼多;我滿足,滿足於身邊有一個這樣的男人。

頓時,我的眼裡,就充滿了熱淚。轉身,抱住了胤禛,將頭,深深地埋入他肩膀和脖子之間。

“剛剛是我不好,我忽略了你的心意。”然後他低頭,看了看我哭泣的樣子,笑了笑:“這是原諒我了嗎?”

我錘了錘他的胸膛,一把推開他,扭過身,一邊擦著自己激動的眼淚,一邊佯裝生氣:“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湯圓可是我做了一天的成果呢。我要罰你……”我故意拖了音。

“啊?”胤禛發出了驚訝的聲音:“罰?”

“恩,罰你把所有蠟燭都吹滅。”胤禛鬆了口氣,又長歎了一口氣,牽著我的手:“是,夫人。為夫這就去為你息蠟燭。你要是沒事,就坐在一旁把氣消了吧~”

聽到胤禛的話,我撲哧的笑了出來,緊緊的抱住他·~

清晨,早早的起床,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小廚房,心想著昨天胤禛根本沒有吃幾口湯圓,早上定會餓,便想為他準備愛心早點。正當我煎雞蛋的時候,忽然感受到有人給我披上風衣。

“醒了?”我問著。

“恩,若曦,以後不許起這麼早。”

“給你準備早餐嘛~”

“心意我領了,可是不准起這麼早了,你身體需要靜養。”我笑眯眯的看了看胤禛滿臉的嚴肅。

“是,我知道啦,你先出去等一會,馬上就好。”

煎著荷包蛋的時候,我細心的把蛋煎成了一個心形。最後美美的端著皮蛋瘦肉粥和煎蛋到了房裡。胤禛早已洗漱完畢,一身龍袍的坐在椅子上。

“等久了?餓嗎?”我問著他。

只見他忙起身,將我的手放進了他的胸膛裡,暖暖的:“你看,不讓你幹,你偏幹,手這麼涼。”

我掙扎著把手縮回來,不願意讓寒冷侵蝕他的身體。

“趕緊吃吧~”我喋喋不休的說著。

“這雞蛋……謝謝你,若曦。”胤禛邊吃,邊對我說著。

胤禛早朝之後,我一個人,在院子,煮上了一壺太平猴魁,坐在躺椅上,細細的品味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我開始喜歡上太平猴魁,我開始喜歡上玉寇糕,我開始喜歡上胤禛喜歡的一切。

果然,這是我預料的結果,至於始作俑者是誰,不用明言,我內心也是明白的。有幸福,便會有痛苦,這就是深宮的法則。你可以獲寵,但是,後果便是你永遠的失去了一些東西,比如朋友,比如真心……只是不知道,其他不知情的人,會如何想我,又會如何看待胤禛的行為?禍國魅主?喜新厭舊?我的心,不停的疼著。

“娘娘,你別難過,這是別人嫉妒你啊。”蘭心忙著安慰我。

“蘭心,你覺得,這是真的嗎?”我隨口問著。

“娘娘,奴婢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奴婢知道,皇上是真心對娘娘的,知道娘娘為選秀的事傷心,這麼久了,他也沒有再次提起過,有多少男人能做到這樣啊!”

沒有再次提起過就意味著不會選秀嗎?我心中燃起了一絲絲希望,然後又徹底熄滅了。不會的,即使胤禛無心,可是卻不能改變什麼。就像上次,我也曾燃起希望,我也曾以為因為我,沒有了選秀,可是到最後,發現,什麼都沒有改變,只是胤禛用一切手段,瞞住了我。曾經給自己構想了一場美夢,卻被無情的事實深刻的打擊,這次,我再也不願意抱有任何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弘軒和雲起怎麼樣了?”我不願意再去深入的想,便改變了話題。

“阿哥格格還在睡覺呢。”

“許是昨日玩得太累了吧。準備點糕點和粥,等他們醒的時候吃。”蘭心福了福,忙著下去了。

我端起了茶,細細的品味,比剛剛又苦了許多。

深夜,異常寒冷。我坐在火爐旁,仔細的翻閱著書,蘭心等人多次問我何時洗漱睡覺,我都擺了擺手,示意她們下去。我不知道自己是在等著胤禛回來還是如何?

“怎麼發呆?”背後的聲音,著實嚇了我一跳。沉默了許久,我都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麼。

“你怎麼知道我發呆?”

“我來了一會,沒有打擾你,只是想知道你看的什麼書,結果……”

胤禛坐在了我身邊,搖了搖頭。我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離騷,明明坐了三個時辰,看了三個時辰,卻沒有掀動一頁。我究竟是在想什麼呢?我問著自己。

“若曦,你怎麼又發呆?”胤禛從後面緩緩的抱住了我。

“胤禛,你是在故意冷落皇后嗎?”

我把頭靠在了胤禛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問道。只感覺到胤禛身子一僵,用雙手捏著我的肩膀,用力的把我的身子轉過來,眼睛盯著我,有些怔人的問著:“誰跟你說了什麼,是嗎?”

我一愣,點了點頭,忽然之間,玉檀的死,閃現在我的腦海裡,隨後又搖了搖頭。這些,這些都不能讓胤禛知道,因為我想像不到,胤禛又會以怎樣的手段去解決。我的眼睛,更是在不斷的躲閃著他的眼神。

“若曦,我跟皇后之間,沒有刻意的冷淡,也沒有什麼有意的糾纏。”胤禛歎了口氣。

“那你那日去坤甯宮跟皇后說了什麼?又做了什麼?”我一口氣,繼續追問下去。胤禛眼睛裡充滿了驚訝,嘴巴張開了幾次,又閉上了。

“那日,你跟高無庸的對話,我都聽到了。”我張嘴解釋著,生怕胤禛會因此又動怒。

“其實,那天,我去了坤甯宮……”胤禛開始緩慢的說著,卻被倉促而聲響巨大的推門聲打斷……

高無庸福著腰,匆匆的推門進來,與其是說他推門而進,倒不如說是破門而進。我看了看他,又抬頭看了一下胤禛。胤禛面色凝重的看著慌亂的高無庸,呵斥著:“怎麼這麼沒有規矩。”雖然胤禛話語裡透著憤怒,可我卻聽到了胤禛緩緩的舒了一口氣。

你是不想說嗎?高無庸的打斷,是不是恰到好處?你說過,不會瞞我什麼的,可是我坐在你的懷裡,卻感到你一層一層包裹起來的心呢。隨後從高無庸嘴裡說出的話,讓我頓時傻了眼,僵硬的坐在椅子上。

“稟皇上,交輝園來報,說是說是……”關鍵時候高無庸竟然言語沒有邏輯,看著他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混帳,趕緊說。”平日裡的胤禛,對待高無庸,總是平易近人,如此憤怒,跟讓高無庸不適應。

他不停的磕著頭,“說是十三爺病重,昏迷不醒。恐怕……”高無庸閉上了嘴,將頭緊緊的扣在了地上。

我顧不上接下來的話,起身,就往門外跑,胤禛一手則緊緊拉住了我。我面帶疑色的回頭看著他,只聽見他擲地有聲的話語:“高無庸,去備馬車,越快越好。”胤禛又繼續說著“去太醫院,把何太醫也帶上。”然後恍惚之間,胤禛已經在我身邊,堅定的牽著我,往養心殿外走去。

馬車的顛簸,幾乎顛出了我所有的眼淚。怎麼會這樣?怎麼會來的這麼快這麼突然?我想回憶起確切的日子,腦海中卻一片空白,我不停的拍打著自己的額頭,胤禛不得不抓住我的手。

“別動,若曦,別這樣。”

胤禛耐心的安慰著我,即便他如此說,我仍能感受到胤禛手也在不停的顫抖。我只顧著自己的感受,卻忘記了,病重的十三爺,也是胤禛從小到大唯一的真正的兄弟啊。

“何太醫,十三弟的病,一直都是操持著,為何?”胤禛聲音嘶啞的問著坐在一旁不斷擦汗的何太醫。

“稟皇上,怡親王的病,起源於十幾年前,病根早就存在,而怡親王仍舊每日操勞,傷身傷神,前幾日,微臣幫他把脈時,就發現舊疾又重返再來之勢,微臣勸過怡親王,只是……”

“但說無妨。”

“只是怡親王以自己的身子骨自己清楚,來回絕微臣的治療。”

“這個十三弟”胤禛緩緩閉上了眼,“一直都不把自己的身體放在心上。”

“你對十三爺的病情可有把握?”

我忍不住插了一嘴。卻見何太醫,緩緩的,無奈的,搖了搖頭。接下來,馬車上,就是完全的沉寂,除了因為趕路而發出的摩擦聲。

忽然,馬車一停。外面稟告著“交輝園到了。”

我從胤禛的手裡,抽出了手,然後不顧馬車的高度,跨步而下。不停的向前奔跑著,到了平日十三爺常在的房內時。我卻停下了腳步,緩慢的潛行著,一步一猶豫,一步一傷感。我不願意想像,也接受不了,我在這個世界唯一的可以海闊天空無拘無束談論詩詞歌賦,前朝舊事的知己,被殘忍的病魔如此困擾著。

走在門前,聽到了越發清晰的哭聲。我一躊躇,被突兀的臺階絆倒,如抽離精神一般,癱坐在冰冷的石階上。曾經,傷心痛苦,面對未來無限恐懼的我,遇到了一個意氣風發,卻也同是失意人的十三爺,又歪打正著的帶著我離開了那個熱鬧的十爺府,然後我們兩人在郊外飲酒說心事說自由直到天明。曾經,熱鬧的元宵之夜,十三爺帶著綠蕪一起來尋我,三個一起飲酒一起聊天,徹夜未歸。曾經,十五月圓,我們把酒言歡,說著彼此的不甘和落寞。曾經,我為十三爺,幾日跪在透心涼的石板上。曾經,十三爺也為我,不停的輾轉在我和胤禛之間,聆聽傾訴。曾經,我們一見如故,相知為友。曾經,我們相互支援,為彼此可以兩肋插刀。這些,這麼多的曾經,恍如發生在昨日一般,在我腦海裡不停的閃現著。

上天怎麼可以這麼殘忍,讓這麼美好的男子捲入無限的病痛;上帝又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即將收回我們所有的過往。我趴在石階上盡情的哭著,任由膝蓋破損處的鮮血涓涓流淌。

隨後急匆匆而來的胤禛,看到我倒在地,身旁一片血泊,猛地停住了腳步,回頭吩咐著何太醫先進去為十三爺診斷。然後蹲下身輕輕的扶著我起來,我努力起身,卻感覺到腿部一陣陣的疼痛,不得不弓著腰,胤禛連忙用手抱著我:“若曦,怎麼樣?痛嗎?”

我用衣服遮蓋著傷腿,擠出一絲笑,對胤禛搖了搖頭。痛,其實很痛,只是肉體的疼痛根本不及心口疼痛的萬分之一。

上一秒,擠出一絲絲笑,下一秒,就忍不住就滿眼熱淚。撲到在胤禛的懷裡,雙手僅僅的抓著胤禛的常服。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突然?”

我的臉上,滑過一滴滴淚水,抬起頭,看到胤禛也正在淚如雨下。他聲音嘶啞低沉的說著,

“若曦,冷靜點,太醫正在診斷,你別慌啊。一會進去,讓十三弟看到我們如此,他該怎麼想?”

胤禛的話提醒了我,是啊,我知道結局,可是十三爺和胤禛都不知道,我這麼反常,這麼痛苦,會不會讓十三爺亂想,從而失去求生的意識?

我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點了點頭,站在寒風中鎮靜了許久,想要平復我的心情。

“胤禛?”我淚眼婆娑的看著胤禛:“宣承歡回宮啊!要快,要快!”胤

禛把我攬在懷裡,用手撫摸著我的頭髮,不斷地歎氣:“好,必要的時候,我一定會。”我正欲開口,只見太醫從房裡匆匆出來,跪倒在胤禛身前。

我和胤禛都屏住了呼吸,我明顯的感受到胤禛顫抖著的身軀,我有力緊緊的握住他的手,讓他感受到我的力量。

“說。”胤禛急促卻好似吼一般的說出了這個字。

“稟皇上,怡親王已經醒了。”我提著的心總算是平穩的找了路,拉著胤禛就要進去,卻聽見太醫接下來的一番話。

“可是,怡親王的身體已經被疾病侵襲,估計,撐不到一個月了。”

胤禛的身子一顫,往後不穩的退了一步,我忙扶緊了他。卻看見,胤禛雙手緊緊捏成拳頭,額頭青筋暴起,雙眼,死死的盯著房內,通紅。我知道,他好痛苦,他好難受,可在這裡,卻都不敢說出口,千言萬語,都無法發洩出胤禛內心的一切痛楚。我的內心,也無法平復,自從雍正七年,我都開始不斷地恐懼這件事的發生,可是,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而我,只能看著一切按照歷史,有條不紊的繼續下去,除此之外,無能為力。我第一次感覺到人力的微弱和渺小,你試圖改變一切,卻發現,只是徒勞。

眼前一片迷離,周圍的一切,都好似空氣。我想開口安慰胤禛,卻發現自己的喉嚨猶如被命運緊緊的扼住一般,發不出絲毫的聲音,只覺得身體填充著滿滿痛苦。

恍惚之間,忽然感受到一股力量帶著我往前走,回過神之後,發覺胤禛正在緊緊的握住我的手,往屋裡走,有震懾力的說著:“若曦,快進去吧,別讓十三弟等急了,我們沒有時間去痛苦。”是啊,短短的一個月,連悲傷的時間,都沒有給我們。

我堅定的跟著胤禛,一步一步往屋裡踏去。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