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來園內已經幾日,天氣日漸寒冷,每夜胤禛總是在熟睡中不停的咳嗽,待問過了太醫後,我便將藥拿來了自己要熬。正當我在小廚房忙著的時候,門外傳來匆匆的腳步聲。

“娘娘”一個面目生疏的太監跪在了我身前。

“你是?”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娘娘,我是皇后娘娘宮裡的小遠子。”

“皇后?”

我的心微微顫了顫,自我再次回來那日,便料想皇后娘娘不會不知道,但心中卻摸不准皇后娘娘會有如何反應,如今,倒是找上們來了。

“皇后娘娘有什麼吩咐?”我問著。

“皇后娘娘說了,快到過年,特地送來幾匹上好的絲綢,特地給娘娘和阿哥格格做新衣。”

每年過年,都是內務府特地送來布匹,又或者是胤禛格外吩咐,今年為何如此?雖然心裡疑慮重重,但還是面帶笑容的收下了,並打賞了小遠子。

“謝娘娘,不過,皇后娘娘說了,有空請皇貴妃宮中一敘。”說著,小遠子便打著千走了,只留下疑惑萬分的我站在原地。我心中糾結著。那日,我看到胤禛和皇后的恩愛後,打翻藥而走,胤禛看到了,皇后定也看到了,我內心不斷地回憶著當日皇后的表情,卻沒有絲毫收穫。

皇后如今送來絲綢布匹,又特地讓小遠子來傳話是為何?如果想要見我,為什麼不直接過來?難道是胤禛有令不許?還是有其他隱情?那我究竟該不該去?還是先告訴胤禛?

正當我一頭亂的時候,胤禛上完早朝回來了。

“哦?要制新衣?”胤禛一眼便看到了新來的布匹,隨手摸了摸:“布匹不錯啊。”我立刻讓蘭心紫月進來把布匹收拾收拾,不願意讓胤禛看出端倪。在不明白皇后確切的心意之前,我不願再給胤禛找麻煩。

“給,”我端來了自己熬的藥。

“這是什麼?”胤禛舀了一勺仔細端詳。

“這是紅豆啊。”

胤禛微微笑了笑:“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隨即便喝了一口。我眼看著胤禛臉上的笑被定格,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樣子,我接上了下面的句子:“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胤禛忙把碗放在了一邊,咬了咬嘴唇,然後愁眉苦臉的看著我:“這是紅豆?”

我給胤禛一個大大的微笑:“是啊!”

胤禛看我一副欠抽的樣子,立刻毫不猶豫的給我了一記爆栗:“紅豆這麼苦?”

我忙揉了揉頭,又把碗端了起來:“這裡面還有藥,這幾日夜裡,你總是咳嗽,我便去太醫院尋了藥給你,煮的時候發現太苦,便給你加了紅豆,想要去味,還那麼苦?”

我忙忙往自己的嘴裡放了一勺,瞬間的石化,苦澀的味道一瞬間觸動所有的神經細胞,那苦澀的滋味漫過喉嚨涼透心臟。

“吐出來。”胤禛看我面部表情如此掙扎,不停的說著。我還是忍著,吞了進去。給了胤禛一個慘白的笑:“你看,我都喝了,你也喝吧。良藥苦口~”

胤禛見我如此,笑個不停的說:“還是當年那個拼命十三妹啊~” 

這些日子,每日都在不停的糾結著皇后的意圖,身子也越發沉,每日的食量也越來越少。面對胤禛經常的噓寒問暖,我也只能不斷的敷衍。幾次欲開口談及此事,卻看到胤禛額頭上愈來愈深的皺紋,而從心裡壓下去。我不能幫他解憂,也不要給他添麻煩。

臨近過年,園子裡卻毫無喜慶的氣氛。我思索再三,還是覺得最好親自去見皇后一面,不管是為了弘軒和雲起的以後,還是不願意將我跟皇后之間的矛盾加深。

這幾日,胤禛都異常的忙碌,有時僅僅是到四宜堂掃視幾眼,顧不上抱抱弘軒和雲起,就匆匆的走了。趁著胤禛這幾日無暇分身,我一大早便吩咐著蘭心和紫月準備好馬車進宮。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還特地吩咐不要讓胤禛知道,雖然她們滿心的疑惑,卻還是依舊照辦。

一路上,馬車顛簸,越靠近宮門,我的心越發的緊張。皇后究竟找我何事?幾乎過去了一個月,她都沒有再次派人找我,更讓我心裡不安。我明白,自己不管是身在後宮,還是圓明園,都沒有辦法,將自己置身於宮廷事情之外。

雖至初冬,坤甯宮裡仍然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場面,各個種類的梅花爭相開放,引得人剛步入大門,便絲絲沁鼻。

“若曦,你可算是來了。”

皇后一見到我,便異常熱情的拉我入屋,讓我緊緊的靠在了火爐旁。

“趕緊暖暖,你身子骨不好,凍著我可擔待不起。”

為什麼表面上一副關心備切的話,在我聽來,卻處處針對?或許是我自己想多了,或許是以前的陰影仍在我心裡殘留著,我點了點頭,謝過了皇后娘娘的好意。 

為了緩解我們之間的尷尬,我主動的說著:“皇后娘娘別見怪,我這段時間沒有顧得過來。”

“不見怪不見怪……”皇后娘娘打斷了我的話,自己接著說:“皇上已經跟我說過了。知道你剛剛回到皇上身邊一個月,有好多事情忙。”

皇后的話,處處針對,讓我不得不想起,我離開宮裡的那日,發生的一切,皇后心裡定是有譜的。胤禛已經跟她說過?說過什麼?那她找我,是為了告訴我,不管如何,我在她和胤禛之間都是沒有嫌隙的?還是為了宣誓,她對胤禛一直擁有著的權利?

我的心,一點一點的涼了,這次的見面,必定不會簡單。

“若曦,這段時間我抱病,多虧有你,把承歡賜婚的事打點的如此排場,一點也不失皇家的威嚴。”

皇后娘娘停頓了許久,許是覺得我應該會說些什麼,但是我卻寧願沉默。過了許久,我才開口:“你我都視承歡如女,何必這般客氣。”

一句句客套寒暄過後,我漸漸放鬆了自己緊繃的情緒,何必讓自己如此的累,也許皇后娘娘真的是處於承歡的事吧。

“其實,我今日找你來,還是想讓你替我分憂的。”

皇后娘娘一副十分不好意思的樣子。我頓時明白,事情不會那麼簡單。

“明年就是雍正八年了,也該是第二次選秀的時候了。”皇后娘娘此語一出,我只覺得寒風刺骨的掠過我的全身。“你如今也貴為皇貴妃,所以,理應參與後宮的重大事務……”後面的話,我都自動的忽略了。終於明白,皇后娘娘如此辛苦的把我從圓明園召到宮中來的真實原因。 

難道這就是懲罰我那日在坤甯宮,無法抑制自己醋意嗎?難道這是在提醒我,雖然我們在圓明園,胤禛也絕對不會是我一個人的嗎?為什麼?為什麼事情會這樣發生?第二次選秀?第二次選秀!這究竟是皇后自己的意思?還是得到了胤禛的默許?終究,越怕什麼,越來什麼,我的心開始不停地喧嘩著。

接下來,皇后娘娘在告知我一些選秀的流程,以及要注意的各種事情。我默默的聽著,癡癡地,傻傻的,呆坐著,臉上掛著標準的笑容,那是任何人都找不出錯的標準微笑,只是,沒有人知道,我的笑,有多痛。我知道我不能拒絕什麼,也知道不能勉強什麼,只能默默接受。明明我千般不願,萬般不許,卻還要如此,我是善解人意?還是世界上最大最大的傻瓜?

我跟胤禛,愛了這麼久,離別了這麼久,剛剛守得雲開見月明,可是突如其來的事實,卻太過於殘忍。難道我們的幸福,也是一個錯?難道這就是我跟胤禛的宿命?我開始笑自己,這麼久以來,不斷地退讓,究竟換得了什麼?後宮的敵意?還是胤禛的左右為難?我不斷地掙扎,不斷地退後,結果卻是,無路可退。快樂,已經變得如此遙遠,以後的日子,我究竟要以如何的心態去對待一切?我開始躊躇起來,在通往未來的路上,我該不該停下腳步?愛情真的太折磨人,而我,是真的累了……

“若曦?若曦?”我恍惚的回了神,“皇后娘娘”我喊了一聲,示意自己聽見了。

“你聽懂了嗎?”我無奈的點了點頭。

“也是,”皇后娘娘微微一笑,“你以前是選秀出來的,這中間的過程,你必定懂。那我就放心啦。”

我已經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走出了坤甯宮,只記得,等我走出坤甯宮的時候,整個世界粉妝玉砌。

“下雪了。”我自言自語,伸起手,讓雪花,一片一片的落在自己的掌心裡,讓寒冷,一點點侵蝕我的身體。忽然感覺到一陣天眩地暈,我的身體在不斷的下降,直到徹底的倒在了雪地裡。鬆軟的雪地,沁人的冰冷,躺在上面,分外的輕鬆。我真的應該休息一下了,緩緩閉上了眼睛……

“若曦若曦……”我聽到周圍揮之不去的喊聲,似來自天際之遠,又似恰在耳畔。可是,我的眼皮,卻像有千般重量,掙扎掙扎再掙扎,都無法睜開。身體裡傳來一陣陣的劇痛,想要蜷縮著抱緊自己,卻也沒有絲毫力氣。漸漸地,我沒有了任何知覺,只是像做夢一般的,腦海裡掠過了過往種種。從康熙四十七年,到雍正七年末,從意外出現,到再次夢回,人生如戲,愛的沉醉,如今的我,就像無助的溺進了水裡,怎麼掙扎,都無法擺脫。

胤禛,我們本是同根生長的樹枝,彼此相依,是誰,在我們之間挖出了無法逾越的溝壑,讓我們在世事的悲愴交響曲中漸漸分離?胤禛,曾經我的世界,色調多紛,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世界慢慢失去了色彩,漸漸靠近了黑暗?胤禛,我好想,把過往種種全部抹去,忘掉所有的過去,當做從來沒有愛過你。

“若曦若曦”又清晰的聽到了一陣呼喊,仿佛給我的意志裡,注入了新生的力量。我是該醒了嗎?我是該醒了……

漸漸睜開了眼睛,依舊是胤禛熟悉的面龐。我用盡自己全身的力量,將頭扭過了一邊。

“若曦,你是醒了嗎?”胤禛聲音嘶啞卻溫柔的問著我,也不停的用嘴哈氣在我的手上,似乎想要暖熱我的雙手,這些,我都已經不在意。

“若曦,你還有哪裡不舒服?你已經昏迷了三天。”三天?我以為自己只是做了夢,一個遠離俗世的夢。

“三天,這麼久。”我已經沒有任何力氣,自言自語的說。

“若曦,你究竟怎麼了。”胤禛滿臉關心。

我咬住了嘴唇,不願去看他,為什麼我明明難以克制自己的感情,卻彼此裝作若無其事?為什麼我明明無法抵擋這一股氣息,卻還得裝作毫不在意?臉上,毫無愛意;心裡,卻在涓涓流血。為什麼,我深愛的人,在身邊,我還感覺不到快樂?為什麼,面對面的相處,我卻不得不包裹起自己的心去避免傷害?

若曦,你究竟怎麼了?”胤禛有一次的重複,只是語氣加重,給人一種不得不回答的魄力。

“為什麼?為什麼我還是放不下你?捨得捨不得又算什麼?為什麼我的心在不停的疼?”我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死死的抓住胤禛,嘶吼著。

“若曦,你躺好,冷靜點,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你為什麼會去皇后那?”

你究竟是什麼都不知道?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我咬緊了自己的牙,不再說話。

“若曦”胤禛開始有些抓狂:“你告訴我啊,你告訴我啊,我們說好的,我們說好坦誠相待的。”

我們說好的?我們說好的?我們說好的那麼多那麼多,為什麼一切的而一切,都毫無阻攔的發生了,而我們僅僅是說好的?

我不停的推攘著胤禛,企圖讓他離開我的床邊,從今天開始,我要開始練習一個人了。正當我欲起身的時候,卻赤裸裸的感受到一股切腹之痛。我究竟是怎麼了?胤禛見我面色更加蒼白,忙強硬的把我壓倒在床上:“若曦,別亂動。我們……剛剛失去了一個孩子。”胤禛似乎忍住了巨大的痛苦,聲音顫抖的說著。聽到胤禛最後一句話,我癱倒在床上,手也從胤禛的手中滑落。

我和胤禛,又失去了一個孩子。怪不得我這段時間整日的嗜睡,怪不得我總覺得身子越發沉重,怪不得……只可惜,這一切,我知道的太晚了。為什麼,蒼天如此殘忍,我已經啞然失聲,只是默默的留下一串串的淚。胤禛俯身,緊緊的抱住我:“若曦,別難過,別這樣,你還有我,還有弘軒和雲起啊。”

我閉上眼睛,擯住了呼吸:“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結局嗎?胤禛,別再靠近我,別破壞了這個結局……” 

記不清胤禛是以如何和表情離開了西暖閣,我只知道,胤禛一步一步的離開,好似尖銳的刀,一刀一刀的插進我的胸口。在這個失落的夜裡,我屏住了呼吸,眼睛睜大,一夜未眠。

眼淚一點一滴的浸濕了被子,我咬著牙,恨著自己,我還是放不下你的,我聽到了自己哭泣的聲音,我知道自己沒有徹徹底底死心,我要怎麼做,才能不再去思念你?為什麼,你在的時候,我掩飾自己,你不在的時候,我的心,拼命的疼?是不是因為,我的心,早已滿是傷痕?付出了這麼多,難道還不能共度一生嗎?想你痛徹心扉,卻只能深埋心底。我讓你忘了所有過去,可我自己能不能做到?我在心裡,不斷地勸著自己,放開的話,對彼此都好,既然不能回到過去,那就留下那些過往的美麗吧。

身體很痛,心很疼,昏昏沉沉,沒有了任何知覺。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