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回到了交輝園,我漸漸平靜了下來,感覺總算是了了自己的一個心結。眼裡腦海裡,總是重播著胤禛的病容,心裡實在是難受,便成日成夜的跪在了佛堂,不斷祈求著胤禛早日醒來。 

若曦,若曦,皇兄醒了!”十三爺高興的走了進來,看到我正在艱難的從地上起來,啞然失笑:“若曦,若曦,你這是在幹什麼?”

我忙抓住十三爺:“你剛剛說什麼?”

“若曦,你為何如此為難自己。皇兄已經醒了。”

“他可問起我?他可召我進宮?”我從嘴裡艱難的吐出了這幾個字。看到十三爺為難的面容,我便明白,自己不該問。

十三爺把我扶到了椅子上,“一切都好了?”

“恩”十三爺點點頭:“剛剛去宮裡,看到皇兄已經清醒了,只是還很虛弱。”

我微笑的點點頭:“都是皇后娘娘的功勞。

此語一出,十三爺硬是愣了好久,然後許是想化解尷尬:“皇兄剛醒就已經下旨了。”

“下什麼旨?”我明白不會是關於自己的事,便毫不在乎的問著。

“承歡的婚事。”十三爺有些激動的說出了這句話。

我從椅子上跳起來,驚訝的喊著:“婚事,這麼快!”

“是啊,許是因為皇兄擔心自己的身體等不到……”十三爺的話戛然而止,我卻明白十三爺心中的擔憂。我心中默默想著,也好,現在已經是接近雍正七年末了,明年……我不禁滿眼淚水,十三爺看著我如此,不停地喊著:“若曦。”

我對著十三爺搖了搖頭,示意他我沒事。他也有些不捨得看著窗外:“終究是要遠遠飛走的。這樣,也對得起綠蕪了。”

“可有不捨?”我問了一句廢話。

“當然。”十三爺坦誠的說。

“如若你能對承歡坦誠的說出自己的想法,那孩子也不會擔心你不愛她,不要她了。”

“若曦,我面對不了……”我理解性的點點頭,興許沒有人能比我更明白這種感受了,正如相思徹骨的時候,我根本不願意多看弘軒和雲起。

“承歡呢?塞布騰呢?”我恍然想起兩個主人公,隱隱擔心承歡的心情。

“塞布騰在準備回去要用的東西,承歡……”十三爺頓了頓:“剛剛被皇后娘娘喊去了。”皇后?我心中一驚,皇后此時喊承歡入宮,又是為何?我的心,不斷地擔憂著。 

深夜時分,承歡踩踏著月色而歸。滿臉是掩飾不住的疲憊,看到我後,微微一笑:“姑姑。”本來如此隨性的一個孩子,卻變得習慣隱藏起自己的感情,我不知道這樣的變化,是喜是憂。“姑姑”承歡拉著我的手,帶著我走到了床邊,輕輕地躺了下去:“好累啊我。”我捏了捏她的小臉:“怎麼了?”此時的承歡,許是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感受,抱著被子,默默的哭了起來。

我一邊哄著承歡,一邊臆測著皇后究竟跟承歡說了些什麼。等了許久,承歡慢慢開口:“剛剛我去了坤甯宮,皇后娘娘告訴我了聖旨已下,再過一個月,我便要啟程隨著塞布騰回蒙古。”

我漸漸不解,難道是胤禛讓皇后把旨意傳達給承歡?

“該來的,總會來,既然你喜歡塞布騰,這便是一樁喜事。”我安撫著。

“可是,姑姑,我還沒有準備好,怎麼能這麼突然呢?”

“世事無常,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才算準備好?”被我這麼一問,承歡便低下了頭,小聲嘀咕:“永遠也準備不好。”我知道她的嘀咕,只是對這件事小小的抗議,便沒有理會。

“剛剛皇后召見你,只是為了這個聖旨?”

“皇后娘娘高興的告訴我這個聖旨。”高興?我心中不經在推測,到底是真是假。

“她說,我自小便是她撫養長大,能看到我成為蒙古王妃,她很高興。”我沒有插話,斷定皇后不會僅僅說這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話,於是便靜靜的等著。

“皇后娘娘告訴我,我一旦去了蒙古,身邊便不再是大清的公主,而是跟她幾乎一樣的地位。她還說……”承歡有些羞澀“我不應該奢求得到塞布騰的愛,因為一個男人的喜愛是不足為恃的。她讓我一定要做到孝順恭敬,始終一致,這樣,才會得到丈夫的尊重,尊重才是長久之道,不要等到色衰愛弛,才後悔。”

雖然這些是古代女子的生存之道,但我卻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不過不得不承認,一生都在恪守禮儀的皇后的確說出了自己心中真實的想法,和長久自己堅信的信條和經驗。我微微放了心,不管如何,皇后娘娘是真心為承歡好的。 

姑姑,皇后娘娘說的對嗎?”承歡抬起頭,傻傻的問了我一句。我也在心中反復不停的問著自己,究竟是皇后對,還是我對,究竟誰是最大的贏家,皇后,還是我?我本以為,愛情沒有對錯,愛情不論輸贏,可為什麼,我跟皇后,不同的對待感情,結果卻也不同?

靜靜的想了好久,我問承歡:“你覺得塞布騰喜歡你嗎?”承歡點了點頭。

“那你覺得塞布騰喜歡你什麼?”承歡一聽,便努力的思索著:“長相?地位?……”

承歡口裡的話,讓我有些心酸,承歡從小便寄人籬下,就算是回到了阿瑪身邊,也是看慣了嫉妒和爭鬥,小小的她,對著眼前的這份愛情,有著那麼多的不確定,有著那麼多的不信任。

“不,承歡,跟那些外界的條件沒有任何關係。”我打斷了承歡的話,“塞布騰喜歡你,只因為你是你自己。”

我的話,讓承歡微微有些震撼,“真的有這麼純粹的感情嗎?”

我堅定地點點頭,“你不是說過你皇伯伯和你阿瑪的事嗎?他們的愛,沒有出自於地位身份,而僅僅是處於內心,這樣的愛,才會長久。男人是一心想著建功立業,可是,也終有那麼個時候,他們願意甘於平淡的在愛人的溫暖之中。愛一個人,是不需要退讓自己的原則,改變自己的個性的。”

我不知道自己這麼說,承歡到底能不能領會。也不知道,這麼說,對於以後承歡的生活,有益有害,我只是單純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單純的相信最美好的愛情。看到承歡被我越說越糊塗,我拍了拍她的腦袋:“慢慢的你就會明白了,慢慢的,你就會有自己的想法。”

“雖然我覺得姑姑說的很深奧,但承歡知道,姑姑說的對。”承歡看我面帶喜色,美美的說:“從皇伯伯身上就看出來了,姑姑很成功哦~”

承歡也開始拿我打趣,我裝作開心,背過身,望著遠遠的天際,我成功嗎?如果我是成功的,為什麼,在胤禛身邊的那個人,不是我?為什麼,胤禛醒後,沒有絲毫的想念我?究竟,是我把感情看的太重,還是胤禛把感情看的太輕? 

清晨,薄霧濛濛,天始終是陰陰沉沉的,我望著一直沒有冉起太陽的天空,難免的傷感。今天,便是承歡出城的日子。

“二小姐”巧慧的聲音似從天邊傳來。

“恩?”我回頭看著因為忙碌而幾夜沒有合眼的巧慧。

“承歡格格已經梳洗打扮完畢。”

“巧慧,從今以後,就是承歡和碩格格了。”巧慧恍然若失的‘哦’了一聲。

“你可準備好了?”我含著淚看著巧慧。

“二小姐,奴才本就服侍承歡格格,不,承歡和碩格格很久了,如今隨她去蒙古,對巧慧來說,也是一件幸事,只是……”我點了點頭,明白巧慧是捨不下,放不掉我。

“我一切安好,你不用擔心。好好陪著承歡吧,去了那邊,她就只有你一個人陪著了。”

想到以後的年年歲歲,我的身邊再也不會有一個活蹦亂跳,喊著姑姑的人了,想著以後的歲歲年年,承歡都不得不遠離親人,獨自面對一切,我的淚水如洪水般瀉下。

“二小姐,以後不要跟皇上賭氣,也不要太隨性子了,你要懂得,你面對的,始終是一個君王。”

巧慧脫口而出,似乎是她堵在心口很久的話,這些日子,我雖然沒有跟任何人提我回來的原因,但是巧慧早已心領神會,認為我的到來跟承歡的出嫁,沒有必然的關係。只是,為了不讓我傷心,巧慧一直都未曾提起什麼。

“二小姐,剛剛我也看到十三爺在房內黯然落淚,我……”巧慧抱著我一起哭著。

“巧慧,今天是大喜日子,我們不哭。”我帶著笑為巧慧拭去了淚。

“一切可都準備好了?”巧慧點點頭。

“塞布騰王子已經準備好一切,馬車也已在園外候著,就等著皇上發話。”

“皇上?”我有些驚訝。

“是啊,剛剛才得到聖旨,說是皇上要親自出城門送別承歡和碩格格。”出城,送別,我在心裡默默的念著這些話。 

出了園子,才發現,園外早已車水馬龍,來惜惜送別的人,上到皇室貴胄,下到京城微不足道的小官,我看著人來人去的場面,心中不禁難過。在這裡的人,多少是能真正感受到離別傷感的人?如今的承歡貴為和碩格格,額駙是未來蒙古的王子,阿瑪是當今最得聖寵的怡親王,她的出嫁,本就風光無比,又加上承歡自小在宮中長大,是大家心知肚明的皇上的養女,胤禛今天也要來此送行,多少人,為了自己的前途和官運,在這裡恭喜諂媚。

我看著這熱鬧的場面,不禁搖了搖頭。過了許久,我看到侍衛們把園子圍的水泄不通,便在心裡明白,該是他來了。我和巧慧按照十三爺的吩咐,悄悄的上了承歡的馬車,因為我執意要求,要送到最後。我在悶熱的馬車裡,依稀聽到車外的喧囂頓時消失,傳來了一陣噠噠的馬蹄聲。是他?騎馬?我忍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又怕被人看了出來,便故作鎮靜的吩咐巧慧:“你伸出頭看看是怎麼回事。”

“二小姐”巧慧有些猶豫“是皇上騎著馬來了。”

果然是他,果然是騎了馬而來。我微微的笑著,想起了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兀自的闖進了他的視野,愣在了他的馬下。那時,不諳世事的我,只是被未來雍正的名號嚇到,卻殊不知,自己會與這個冷面王爺有著如此的愛念交織。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我癡癡的念起了詩。

“二小姐?”巧慧把我從自己的幻想著拉了出來,她接著問“你在說什麼?”

我明白跟巧慧是解釋不通的,便笑著搖了搖頭。心中卻在暗自思索著,那時的自己,只顧著犯傻犯愣,卻還未認真的觀察胤禛騎馬時的英姿。可是,他這次,大病初愈,為何不乘坐轎輦,卻偏偏騎馬而來? 

靜靜的安坐在馬車裡,可是心卻被噠噠的馬蹄聲而攪亂,我多想飛奔而下,看著胤禛的臉是否依舊憔悴,我多想掀簾而視,看看胤禛的英姿仍否如舊般矯健,緊緊的握著巧慧的手,告訴著自己,如此重大的場合,不能不能,只能克制著心中所有的衝動。

承歡淚眼汪汪的回到了馬車上,一把抱住了我,不停的喊著姑姑姑姑。該說的,我已經說了,該做的,我也做了,雖然承歡心裡明白了一切,可是任憑她如何努力,都抑制不住這離殤的淚水。伴著承歡的一聲聲姑姑,我的淚也奔湧而下。

“姑姑,我剛剛看到阿瑪流淚了。”承歡抬起頭,哽咽的說著。是啊,如此場合,十三爺又能如何抑制自己的難過,綠蕪留給十三的唯一念想,也終要離他而去。

“姑姑,我才明白,阿瑪是愛我的。”

我含著淚點了點頭:“明白就好,只要明白,都不會晚。”

“姑姑,皇伯伯也在外面,他騎著馬,我從來沒有看見過如此這般的皇伯伯,霸氣的坐在馬上,環視著所有的一切,可是,我能看出,皇伯伯眼裡的淚。”

承歡有些激動,畢竟從她一出生,便寄養在胤禛府邸,這樣十幾年如一日的感情,又能如何劃分?

“只要你過得好,我們都會開心的。”我安慰著承歡,也安慰著自己。小小的她,承擔著大清和蒙古的友好往來,小小的她,將要一個人去面對陌生的一切,也不知以後,以後的以後,究竟能否幸福?

“姑姑,你怎麼也哭了,是承歡的錯,勾起了姑姑的眼淚。”

承歡慌亂的說著,還用已經濕透的手帕擦拭著我的淚。馬車開始動,人潮聲也隨著馬車的啟動,一點一點的消失。我用力的抱著承歡,感受著這最後一次的溫暖。

“姑姑,上次,送你離去,我也是如此抱著你,害怕失去你。”承歡回憶著說,“那時候,我好怕你一去就再也不回來了。”

正如我此時此刻的感情一樣,那時的承歡,也是面對著一場痛苦的別離。

“姑姑,自你離去,承歡就好似沒了依靠一般,皇伯伯也是每日愁眉不展,可是,沒有一個人,敢提起你,就連承歡,也只能在被窩裡捂著被子抽泣,想著姑姑的好。”我幻想過千次我離別後的情境,雖然十有八九能被我猜中,可是這些話,從承歡嘴裡說出,觸動了我內心所有的情感。 

姑姑”承歡有些膽怯,但是有非常堅定的說了下去:“對於別人的感情,姑姑總是能看得很透徹和清楚,可是為什麼,姑姑不明白皇伯伯的感情呢?”

我笑了笑,一直以來,我都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面對所有事,我都能冷靜的去分析權衡,可是,慢慢的,面對胤禛,我卻失去了冷靜,失去了理智。我想,這便是愛吧。你可以條條款款去分析和品位,但是一旦主角是你自己,你便失去了所有能力,你的所作所為,都只能隨了心。

“姑姑”我沉浸在自己的糾結中,承歡喊了我幾遍,我才漸漸回到現實。

我看著承歡,捏了捏她的鼻子:“承歡,你真的長大了,姑姑可以放心了。”

“姑姑”承歡抱緊了我:“你可以放心承歡,承歡卻放不下心姑姑啊,姑姑,其實我一直都在納悶為什麼姑姑回到園子,今天看到皇伯伯的表情,我才感悟到,肯定是姑姑跟皇伯伯之間出了什麼事。”承歡停頓了一下,似乎是怕我不願意讓她繼續,我點了點頭,默許她:“姑姑,承歡就要走了,你一定要跟皇伯伯好好相處,承歡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姑姑跟皇伯伯了。”

我驚訝於承歡能用眼睛洞察一切,更驚訝於承歡說出這些話的語氣。巧慧在一旁說著:“二小姐,皇上對你,我們都是明白的,你為何如此呢?況且還有弘軒和雲起……”

我被她們的話,糾成了一團,只是默默的點頭:“你們都放心吧,我自己明白要怎麼做。”

承歡欲說些什麼,卻感覺到馬車猛然一停,我們都驚異的看著彼此,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忽然一道光線射了進來,才發覺是弘曆掀起了馬車的簾子,看到弘曆,我的心一驚,難道在這個最後的關鍵時候,弘曆要做什麼?
 

若曦姑姑?你怎麼會在馬車裡?”弘曆有些驚訝的看著我。

“姑姑是來送我的,噓,別說出去。”

承歡忙忙捂住了弘曆的嘴。我明白,在古代,妃子們沒有皇上的旨意擅自出宮便是大罪,更何況,在沒有任何旨意的情況下出城呢,也難怪弘曆如此驚慌。

“那就好。”弘曆恍了恍神,難道這孩子還擔心我會離開京城,不再回來?

顧不上理會那麼多,我拉了拉承歡:“四阿哥可有事?這馬車為何停了?”

弘曆忙忙鞠了一躬:“皇阿瑪說是身體感到不適,只送到城門了,剛剛先行回去了。”

“身感不適?”我忙跳下了馬車,往城門方向死死的看著。

弘曆接著說:“姑姑不要擔心,皇阿瑪是實在捨不得承歡,避免別離時的難過場面,才先行離去的。”

“身體確定沒有什麼不適嗎?”我追問著。

弘曆看著我,堅定的點點頭:“沒有。”

我的心才稍稍放下,心中卻在笑著自己,剛剛是怎麼了,一聽到胤禛身體不適先行離去,竟然有這麼大的反應,難道是,自從他騎馬出現,我心中便懷有期望?我搖了搖頭,看著城門,心裡萬般滋味。胤禛,你難道就這麼不願意見我嗎?為什麼病好後,沒有想起我?又為什麼即使我們同處一個地方,你也不願意見我一面?

“承歡,借一步說話吧。”弘曆拉起了承歡的胳膊,欲把承歡帶到一邊。

“等等。”我喊住了弘曆和承歡,因為我實在不願意在這樣的場合下,出現任何讓他人笑掉大牙的問題,更何況,塞布騰也在後面。弘曆有些驚訝,帶著懇求的語氣喊了聲姑姑,也用眼神示意我,好似保證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去吧,可是,別誤了吉時,塞布騰還等著呢。”這話,我不僅僅是說給承歡聽,更是給弘曆聽的。弘曆點點頭,帶著承歡走了。 

正當我臆測弘曆會跟承歡說些什麼的時候,耳邊傳來了噠噠的馬蹄聲。是他?是他?

馬蹄聲愈發清晰,我忙轉過身,想要衝上去,才看清楚騎在馬上的竟然是十三爺,忙停了腳步,十三爺也對我這突然之舉有些意外,傻傻一愣,回神後才發現即將要撞上我,便忙拉緊了韁繩,控制住了馬匹。

“若曦,你沒事吧?”十三爺立刻下馬,詢問道。

我搖了搖頭,忙著擺手“沒事沒事。”

“剛剛沒留神,差點撞上你了。”十三爺有些自責。

我拍了拍他:“都說了沒事了。”

“剛剛你猛然轉身那一幕,像極了我們第一次的見面。”十三爺緩緩的說出這句話。怪不得剛剛騎術純屬的十三爺為何癡愣了,原來是因為這個。

“是啊,真像。只是,場景依然會存在,只是人早已不再是當年青澀的我們了。”鼻頭一酸,說出了這話。依稀記得,那天的胤禛,高高的騎在馬上,不解的眼神中,又暗含著嘲諷的看著我,仿佛想要把我看穿一般。可是,他卻什麼也沒說,默許了我的謊言,給了我既來之則安之的開導,還有那一瓶藥。

“為何馬車停了?”十三爺聽我語氣不對,便轉移了話題。

“哦,承歡和弘曆有點事。”我糊弄的說。十三爺雖然滿臉不解,卻也沒有問什麼,在我身邊,默默的站著……

過了許久,弘曆和承歡才出現在我們眼前。弘曆面上是一貫的平靜,可承歡,卻是眉頭緊皺。

“十三爺,姑姑,皇阿瑪已回宮,弘曆也告退了。”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若曦,我們再送一程吧。”十三爺不捨的說。我顧不得回答,便將承歡拉進了馬車。

“弘曆究竟跟你說了什麼?”我明顯的感受到,自己問話時,聲音都在顫抖。 

承歡好似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只是像一個木偶一樣呆呆的坐在那裡,我開始害怕,我不知道弘曆究竟跟承歡說了些什麼,我不知道承歡如今心中到底怎麼想。焦急的看著承歡,心中反復祈禱著,千萬不要在這個關頭出任何問題。

在我一遍遍的問著“弘曆到底說什麼了”後,承歡突然變得冷靜起來,拉著我的手:“姑姑,剛剛弘曆哥哥問我,是不是心甘情願的去蒙古?”

我心中一驚,一直擔心的事情,還是在最後一刻發生了。本以為,弘曆會顧念著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自己以後的皇位,而隱藏自己的情感,誰知,卻在最後一刻突然坦明心跡,難道弘曆也做好了放棄一切的準備嗎?如今的承歡,心中肯定充滿了糾結和無奈。那麼弘曆如今的舉動,又會不會影響到承歡的決定?我閉上眼睛,不敢想像,如果承歡心裡又動搖,即將面對的,又該是如何的場面。

“你的回答呢?”

我有些慌張的看著承歡。只見承歡的臉上閃過一絲蒼白的笑:“我說,我是心甘情願的。”承歡的話,讓我的心,徹底放下了,抱著承歡許久許久。

“姑姑,弘曆哥哥還說,他是……”

“承歡”我急忙打斷了承歡的話,承歡有些不解的看著我:“記住,今天弘曆跟你說的任何話,你都只能永遠的記在心裡,不能跟任何人說!”我說話時,帶著嚴肅的表情,因為我知道,只有這樣,才能讓承歡意識到嚴重性。

承歡點點頭:“姑姑,我明白了。我知道自己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以後,我便不能再任性了。”聽到承歡這樣說,我酸楚的心又添了一份悲傷,如果不是生於帝王家,又何須這般權衡?又怎能事事都由不得自己? 

停!”外面傳來了十三爺的聲音。十三爺掀開簾子,眼睛不敢正視承歡:“到驛站了,我們不能再繼續送了。”說完便轉身離去。

我和承歡相繼下了車,塞布騰忙來扶著承歡,看到承歡臉色不好,便噓寒問暖的,生怕承歡有一點損傷。看著眼前恩愛有加的兩個年輕人,我心裡默默祈禱著,但願這樣的結果,是最好的結果。

找了許久,卻不見十三爺的蹤影,太陽漸漸落下,夕陽把每個人的影子都拉的很長很長,此時,便是分別的時刻了。承歡在不停的張望著,似乎是在尋找十三爺的影子,卻無奈,沒有找到。我安慰承歡:“許是十三爺實在無法面對,你千萬不要怪你阿瑪。”

承歡倚在塞布騰的身邊,含著淚笑著說:“承歡明白,承歡不怪阿瑪。”說著,便雙膝猛然跪地,朝著京城的方向,重重的磕了幾個頭:“阿瑪,皇伯伯,姑姑,承歡就此跟你們別過了。”塞布騰忙扶帶拽的拉起承歡,將她放在自己懷裡,不停的擦拭著承歡的眼淚。我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別離,忙忙催著:“去吧,去吧。”

在我的一聲聲催促下,在塞布騰的強硬下,承歡乖乖的上了馬車,乘著夕陽離開了。

頓時,我的心,好似空了般。內心的痛苦,抑制住了自己的呼吸,癡癡的望著馬車飛騰起的塵土,終於,他們的蹤影,消失在了暮色之中,不著痕跡的消失了。再見,再也不見,承歡,上次的離別,本是我們最後一面,造化弄人,我又回到了這個世界,如今這次離別,會不會是我們的最後一面?

從身後傳來了一陣噠噠的馬蹄聲,靠近我的時候,戛然而止。我看著即將落山的太陽,笑著說:“十三爺,終究還是捨不得吧?可是,你來晚了,承歡已經走遠了。”

“是啊,我捨不得,我最捨不得的還是你。”背後幽幽的傳來了胤禛的聲音,字字刺進了我的心裡。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