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步入交輝園,發現裡面屋宇樓閣,都顯得很簡約,我心中感慨,這兩兄弟在一起久了,行事作風倒是越發相似了。

當我正在吩咐蘭心紫月把東西從馬車上卸下時,眼前赫然站立了一個身影,巧慧!是巧慧~我暫態撲了上去。

“二小姐!”巧慧早已哭的不成樣子,我幫她抹去眼淚:“這是相逢,又不是離別,你是想把我哭回去麼?”巧慧瞬間被我逗樂。

“二小姐,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我聽怡親王說,你在宮裡一切都安好,還添了一個小阿哥和小格格。”

“蘭心,紫月,把弘軒和雲起抱過來給巧慧看看。”

“弘軒?雲起?名字真好聽。”巧慧自言自語的說著。一股悲傷頓時湧上心頭,想起曾經和胤禛一起商量孩子名字時的點點滴滴,頭開始發暈。看著巧慧見到弘軒和雲起後欣喜不斷,口口聲聲的說著:“上蒼真是眷顧二小姐,兩個孩子都這麼乖巧。”弘軒和雲起也是和巧慧格外投緣,不停的喊著“巧慧姑姑,巧慧姑姑”。

我在一旁笑著看在宮外的弘軒和雲起,他們如往常一樣開心的鬧著,更是比在宮中又多了幾分新奇感。年幼的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已經經歷了一次別離,也不知道他們再也無法時常看到阿瑪了。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這一次離開,期限到底會多久。

“二小姐?”巧慧在一旁拉著我。

“嗯?”我發覺自己走了神,對巧慧笑了笑。

巧慧擔心的問著:“二小姐,你這次出宮?....”

“沒什麼,在宮裡待久了,煩了。”見我如此說,巧慧也有點心領神會,只是有些恐懼的問著我:“是不是身體的問題?”

我明白,巧慧是想起了上次出宮到十四爺那的事情,她也以為是我的身體出了問題。我笑著拍打她:“比你都有勁,你覺得呢?”巧慧釋懷一笑,“那就好。”我的眼裡蒙上了水霧,這樣有一個人,無關利益,無關權勢的關心著我,只因為我是我自己,滿心的感動。
 

看見巧慧的發間夾雜著絲絲縷縷的白髮,心中一酸,握住她早已粗糙的手:“巧慧,你還好嗎?”巧慧把弘軒和雲起交給了蘭心紫月,帶著笑回答著我:“很好啊,二小姐,在這裡,照顧承歡格格,奴婢很知足,況且十三爺還經常告訴奴婢二小姐的消息。二小姐好,奴婢也就安心了。奴婢就對得起小姐了。”聽到巧慧說起姐姐,我也是止不住淚,抬頭,盡力不讓眼淚流下。看著蔚藍的天空,想著如果姐姐還在,會不會也支持我如今的選擇?

不願意一到交輝園就哭成一片,我忍了忍自己的難過:“十三爺呢?”

“十三爺每日在園子裡的時間都甚少,應該是早朝還沒有回來吧。”是啊,最近看著胤禛從來沒有減輕的疲勞,我便明白朝中定是有煩心的事。

“承歡呢?”

我四處張望著,心裡覺得不對勁,每每聽到我的消息,承歡都會立刻找我的啊。如今倒是不見蹤影,難不成躲在閨閣裡繡花?巧慧聽我問起承歡,竟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又帶了些羞澀:“格格啊,跟塞布騰王子出去了。”

“哦?”我心中也是美滋滋的:“每日都是如此?”

“嗯,每日格格都會跟塞布騰王子一起出去。只是……”

“什麼?”巧慧勾起了我的好奇。

“只是,每次都是開開心心而去,吵吵鬧鬧而歸,以前十三爺還是會說幾句,到最後也索性不說了。”我聽了之後,頓時放下了心,如此便好,沒有拘束,沒有不情願,沒有不平等,他們之間,才會擁有最真實的感情,這便是他們以後婚姻所需要的基礎。 

正想著,還好十三爺和承歡都不在,可以給我足夠的時間去清理自己的思緒。我實在不願意讓如今身體精神都已經逼近臨界的十三爺,再去擔心我和胤禛的離合。十三爺一生為了胤禛,幾乎付出了一切,我只願,自己的到來,會給十三爺的最後,彌補一些。

正當我想著,有人從背後拍了我一下,我的心一驚。“哈哈”我聽出來是十三的笑聲,便回頭,對著他不停的瞪著眼。

“若曦,你是不是差點要喊非禮啊?”我被十三爺的這句話弄得哭笑不得。

“你怎麼回來了?”

“我自己的家,還不能回?若曦,你這可是喧賓奪主啊~~”

看得出十三爺是想讓氣氛變得輕鬆,還是十三最懂我,他知道,如果沒有非走的理由,我是定不會離開的。

“巧慧說你最近很忙,我以為你會晚點回來。”我聽見十三爺頓時變得愁苦了,長歎著氣:“我本來是在戶部忙,可是皇兄急忙召見我,說是你要來交輝園,便讓我趕回來了。”

“原來是他放你走的~!”

“哈哈,這一放我走,不要緊,皇兄自己可要忙通宵了。”十三爺半打趣的看著我,我扭過頭,不願意做出回應。

許久之後,我張嘴問著:“我住哪?”

十三爺抿了口茶:“先說說你是要長住還是暫時住呢?”

我猶豫了很久:“長住。”十三爺有些驚訝。

“跟承歡住可好?”

我點點頭,正如我所想,在承歡出嫁之前,我好想多跟這個孩子親近。提到承歡,便換成了我打趣十三爺:

“怡親王,對你未來的乘龍快婿可還滿意?”

十三猛地抬起頭,看著我:“總覺得有人把自己的女兒搶走了似的。”

我點點頭,明白十三爺的感受,就連自己心裡,每每想到承歡的婚事,便有一種抽離主心骨的感覺。

“不過,看著兩個孩子相處還行,也就沒想那麼多了。”十三爺繼續說著:“只是,我擔心塞布騰自小便是養尊處優,而承歡這孩子,也是備受疼愛,兩個孩子對待問題,都不知道要為對方考慮,只是一味的爭個上下,我擔心以後承歡會吃虧。”

我知道了十三爺的憂慮。兩個都是習慣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相處起來,的確會矛盾重重。

“雖然他們彼此相處還行,可是這些,都會成為以後的隱患。”我聽到十三爺為承歡考慮的如此周到,心中滿是感動。

“我會抽空跟承歡說明白的。”我安慰十三爺。

十三爺點點頭,又笑著說:“別把你一生氣,就出走的方法,教給承歡哦~~” 

見我沒有說話,十三爺笑著說:“若曦啊,對於別人的感情,你總是能很輕而易舉的看明白,可是一到自己,怎麼就犯了糊塗呢?”

聽到十三爺如此說,我也想自嘲自己幾句。明明自己知道歷史,也明白一切,可是卻始終不能接受,這便是我的致命之處,太過於感情用事吧,直到有時連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

“若曦,雖然,我不知道你究竟為何出宮,可是,我不攔你,你定有自己的理由。”十三爺無奈的看著我。

“因為你攔不住。”我拿話刺激十三爺。他哈哈大笑起來,我也不明白為何出宮後的自己,竟然有了分外輕鬆的感覺。

“若曦,你知道嗎?剛剛皇兄召我的時候,還是面帶怒色,掀了養心殿桌子上的所有東西。”我可以想像出,當時的胤禛是有多震怒,情感戰勝了理智吧。“我聽到以後,也只能在心底感慨著你的勇氣。我本以為,皇兄會一直震怒,可是最後,皇兄跟我說著說著,便怒氣全消,眼裡全是不捨和無奈。”聽到十三爺說到這裡,我腦海裡不斷地重播著胤禛放我離開的一幕,默默的閉上了眼睛。“皇兄不斷的說著,你喜歡吃丸子,喜歡清淡一點的飲食,弘軒喜歡吃肉,而雲起更喜歡吃蘑菇。哎,我這是得把禦膳房的人,都拉過來,不對,還得求皇兄奪賞我點吃的,不然可養不起。”十三爺的話,雖然是個玩笑,可是這些點點滴滴,竟然都讓胤禛記住了,沒想到,他悄悄記住了一切,卻從沒有提起過。

“後宮那裡,知道嗎?”我試探性的問著十三爺,也開始明白自己的負氣而走,並不那麼簡單。

十三爺搖了搖頭:“我不知道皇兄會如何解決這事。”見我不語,十三爺又開始勸我:“若曦,其實,從這些事都可以看出,皇兄對你是一片真心。”

我對自己的決定,開始有些動搖了,這才是剛剛出宮的第一天,我竟然就如此!我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對著十三爺翻白眼:“不聽了!”說著便跑了出去。剛一出門,便遇見了乘興而歸承歡和塞布騰。
 

承歡見到我,呆呆的愣在了那裡,旁邊的塞布騰,筆直的身軀,眉宇之間,是傲然於世的神情,我不禁感慨,就算拉到現代,也絕對是一個美男子啊。許是被我盯了很久,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緋紅了臉,恍惚之間,猶如看見當年的敏敏說起對十三爺的思念一般羞澀。

承歡連忙跑了上來:“姑姑,你怎麼在這?”我正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十三爺踱步走到我身邊:“你姑姑身體不適,來這裡靜養。”我聽到這個理由,不禁一笑,難道這是胤禛和十三爺商量的對外的理由嗎?承歡開始擔心起來,“哪裡不舒服?腿疾又復發了?還是胸口疼?還是……”我見到承歡一副慌慌張張的樣子,忙拍了拍她的手:“姑姑見到你,都好了。”不知承歡是不是突然明白了什麼,愣了一下,然後笑嘻嘻的挽著我的胳膊:“那當然,姑姑就在這住下吧,看見承歡,天天都快樂。”

承歡看到塞布騰傻傻的愣在那裡,不知所措,忙推了他一下:“你是木頭人麼?”塞布特更加不好意思,低下了頭,“趕緊喊姑姑。”承歡在一旁催促道,塞布騰剛要張嘴,十三爺嚴肅的說著:“這是沁皇貴妃。”塞布騰忙把手放在肩膀,鞠了一躬。“不必如此,喊我若曦姑姑吧。”我看了十三爺一眼,十三爺才點了點頭。“若曦姑姑??你就是額娘口中的若曦?”塞布騰顯得有些興奮。我好奇,不知道敏敏又在孩子面前如何說起我,遂點點頭。“來的時候,額娘說了,如果能見到若曦姑姑,一定要把父皇和她邀請姑姑去大草原的意思待到。”我哈哈笑了起來,原來,這麼多年,敏敏還在時刻記著,我們的約定。抬頭,望著蔚藍色的天空,然後又瞥了一眼十三爺,他也正氣色悠閒的遠視著藍天。我們都不約而同的想起了,那些年,那些人,那片一望無際的草原。
 

我半躺在床榻上,而承歡在身旁,一直一直不停的說著這些日子與塞布騰相處的點點滴滴,塞布騰的好,塞布騰的壞,塞布騰的笑,塞布特的生氣。有時候,把塞布騰誇成了神一樣的人物,有時候,說到塞布騰就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我滿心喜悅的看著承歡已經慢慢走入了戀愛的時代,曾經年少的我,也如她一般,喜怒永遠都只是圍繞著一個人。

“承歡,你喜歡塞布騰嗎?”話語一出,剛剛還在嘰嘰喳喳個不停的承歡,突然停住了正在說的話,滿心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手裡不停的把玩著據說是塞布騰送給她的玉佩:“姑姑,你這是說什麼呢?”我猶如看到了一個待字閨中的女子,被人戳破心事時的嬌羞。我不禁笑了起來。

“姑姑,你又笑我了。”承歡把臉捂在了被子裡。

“跟姑姑還用這樣嗎?”

“姑姑”承歡慢慢抬起了頭,“喜歡一個人,就是見不到的時候,瘋狂的想念,見到後,無比的快樂嗎?”我點點頭,想到自己曾經對胤禛的刻苦思念,銘心的愛戀。心中有些苦楚。

“是不是,我喜歡他, 我就必須跟他走,遠離家人?”看著承歡一臉的難過,我也明白眼前的她,正在面臨著艱難的抉擇。

想到自己那時,也是不顧一切的捨開了父母,不顧一切的再次回來。

“喜歡一個人,是要付出好多好多”我是說給承歡聽,更像是說給自己聽:“只要,你跟這個人在一起,會覺得幸福,就可以無悔。”

真的無悔嗎?說到這的時候,我在內心一遍遍的問著自己,時至今日,對自己的回來,仍然無悔嗎?哪怕我再也回不去,哪怕我的生命終結在這個時代,我也能無悔嗎? 

姑姑,你怎麼哭了?”承歡喊著我,我回了回神,才發覺自己的眼淚早已是一串串的落下,慌亂的擦了擦眼淚,“沒事,姑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我胡亂的敷衍著承歡。“

姑姑,”承歡自己也落了淚:“承歡不想走,那裡,真的好嗎?”

我明白自己的眼淚感染了承歡,撫摸著她的頭,“承歡,那裡,真的很好。那裡是姑姑,和你阿瑪都嚮往的地方。那裡有最藍的天,最白的雲,最清爽的風,最寶貴的自由,何況,還有要與你相伴一生的人。”

我和十三爺,因為胤禛,因為種種割捨不下,放棄了自己內心最渴望的自由,如今,斷然不能再讓承歡也被困紫禁城了。承歡,你知道嗎?走的越遠越好,沒有紛爭,也沒有權勢,如此,便好。

“可是可是,”承歡開始緊張起來,“我不想離開皇伯伯,不想離開你,也不想離開阿瑪。”承歡已經哭了出來:“我自小便是皇伯伯撫養,還有姑姑的疼愛,至於阿瑪,我也能明白,阿瑪是疼我的。我不要離開你們。可不可以,再留我幾年,承歡自己知道,這一去,便是不能再回來。等我準備好,我自然會走。讓我服侍你們幾年吧!!”看著這個,幾乎傾注了胤禛我十三爺全部心血而長大孩子,我的心也在作痛。

“承歡,你幸福,便是我們最大的開心,乖,別哭,還沒有讓你走,你怎麼就提前哭了呢?”我一邊抹去承歡的眼淚,一邊也擦拭著自己的眼淚。承歡深深吸了一口氣,憋住了眼淚,給了我一個笑容。我知道,年紀還小的她,面對離別,心裡,定不會好受,可是她還不願意讓我擔心。“姑姑,以後,皇伯伯就勞累姑姑了。承歡雖然不太懂情情愛愛,但是承歡看得出,皇伯伯只有和姑姑在一起時,才是最開心的,最幸福的。”我啞然失笑,一個孩子都看出來的東西,難道我還不懂?

正當我要開口的時候,小合子跑過來請安,“娘娘,怡親王請你書房一敘。”我抱了抱承歡,讓她乖乖把不要亂想,便快步走去了書房。路上心中忐忑著,不知是不是宮裡出了什麼事~~~~
 

待我慌慌忙忙的跑到了書房,卻見十三爺獨自一人坐在椅子上悠閒的喝酒,我上前一把奪過了十三爺的酒杯:“是不是出了什麼事?難道是後宮?”

十三仔仔細細的盯著我,“若曦,你還是在乎皇兄的。”我扭過頭,不再看他。

“其實,自從上午回來,我便沒有再入宮,就算宮中發生什麼,我也不清楚啊,不過,有皇兄,定會沒事。”

“哎,我剛剛著急忙慌的跑了過來,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卻看到你在這氣定神閑的喝著小酒。”我邊說邊坐了下來,陪著十三爺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

第二日清晨,我聽到了有人說話的聲音,便迷迷糊糊的想要掙開眼睛,眼皮子卻像千斤重般。

“姑姑?醒了?”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雙影的人,待我情形看清楚,才知道是承歡。我覺得頭痛欲裂,便用手不停地拍打著頭:“好痛,好痛。”

承歡拽住我的手:“姑姑,昨天你跟阿瑪喝酒喝醉了,今天頭痛很正常,一會就好了。”

“承歡,你先下去吧。”我聽到十三爺的聲音在耳邊響著。

等到承歡走了,並關上了門,我才開口問著:“昨日發生了什麼,我只是記得跟你在一起喝酒,然後就沒有什麼記憶了,你是在酒裡下了毒麼??”

“若曦,就連頭痛,都不饒人?”十三爺笑著走到我身邊,把我的被子緊緊的蓋好。

“昨日你哪是在喝酒,明明是在灌酒,就連我奪下你的酒杯,你都不肯停,對著酒壺喝了起來。”十三爺的話裡充滿了心疼,“借酒消愁,愁更愁啊。”

我聽到最後一句話如此熟悉,才明白那是十三爺失去綠蕪後,整日都在醉醉醒醒之間,我勸解他的話,如今,倒用在了我的身上。可是這句話,的確出動了我的淚點,眼淚開始拼命地流了下來。我開始真正體會到十三爺彼時的心情,唯有沉醉之後,沒有痛楚,唯有醉醒之間,才會釋懷~~ 

見我哭個不停,十三爺便是長短交叉著歎起氣來。

“若曦,昨日你尚且清醒時,跟我談到了李貴人之事……”十三爺欲言又止,示意我繼續說下去。我既然已經覺得離開,便是想逃脫這樣的紛擾,如今,只求,歲月靜好。

於是,我裝著不懂:“沒有吧。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皇后請求皇兄,想要把李貴人封妃”十三爺繼續說著,我見已經糊弄不過去,便點了點頭。

“若曦,其實,這事,我知道。”從十三爺口中聽到這話的我,震驚了。

十三爺看著我一副目瞪口的樣子,繼續說:“前段時間,皇兄為了這事還專門跟我抱怨過。”

“抱怨?”

“嗯,自從福惠的事,皇后便開始一病不起,皇兄對她的愧疚也隨著病情的起伏而與日俱增。”

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十三爺,我眼見到的實情。我見到他們之間情濃似蜜,我見到他們之間難捨難分,我見到他們之間舉案齊眉。忍了一下,還是沒有說出口。不是想隱瞞,只是不願意把自己的傷口一次次的扒開讓別人看,然後自己確實鮮血淋淋。

“是病中的皇后,連日都在乞求皇兄去封妃的,皇兄也是無奈,不然,也不會找我傾訴。”十三爺握緊了手,目光裡,有一種捉摸不透的東西。

我感慨著,皇后終究是皇后,她能抓住胤禛愧疚的心理,也提出了胤禛拒絕不了的請求。

“皇后這麼做,是為什麼呢?”

我有些不解,李貴人也並不是烏拉那拉氏,她的榮辱跟皇后沒有絲毫的關係。十三爺顯得有些猶豫,但是看到我眼含熱淚,還是義無反顧的繼續說了下去:“因為皇后想拉攏後宮,培養自己的貼心人。最壞的打算,是皇后怕一旦自己仙去,你就會獨佔鰲頭。”我笑了,我真的笑了,這些莫須有的企圖,都被按在了不知情的我的頭上,我還有什麼可以說呢。

那胤禛知道嗎?”過了好久,我才想起問這句重要的話。十三爺點點頭。

“既然他明白,為什麼要應允,他愛皇后愛到可以聽從嗎?”我想到圓明園的事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吼著鬧著:“十三爺,你知道嗎?我親眼看到了胤禛跟皇后的恩愛,他們之間的卿卿我我,我都看到了。就連這次胤禛起駕去圓明園,都是為了皇后養病!!!”

見我突然怒氣衝天,十三爺顯然一驚。我忍下了心中的怒火,仔仔細細、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十三爺,我當日的所見所聞,卻惟獨沒有提起竹韻和秋菊的事,我是憐憫兩個宮女的,她們只是按照主子的意願去做事。

“我說呢,你的反應竟然會如此那麼大,我斷然想不到,你會主動離開皇兄,如今看來……”十三爺隱晦了一些,我也明白。

“十三爺,你難道不吃驚這些事情嗎?”我有些驚訝。十三爺斷然搖搖頭:“在我還是阿哥的時候,就已經常見這種後宮的明爭暗鬥了。”我忽然兀自心疼起來,原來這些東西,竟能在孩子的心靈上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天家,果然無奈!

“只是,若曦,不要太過於當真,男人逢場作戲也很常見啊。”

“我又如何知道,我是他的哪場戲?”我有些諷刺的回答道。十三爺不再做聲,他已經明白,我的心,早已是傷痕累累。

“若曦,你對感情是聰明人,你應該能明白皇兄幾分真情幾分假意。”

我長歎:“十三爺,我才明白,原來愛一個人,不僅僅是單純的人,還有他的背景,他的家庭,和他身邊的一切。”

“若曦,你愛上的是一個天子,這註定了不平凡和常人沒有的體會。”

十三爺看我如此沉重和痛苦,便換了個輕鬆的話題,“若曦,你酒品很好啊,不耍不鬧。”

我有些得意:“你以前不知道麼?這次真的被你灌醉了。”

“這可不是我灌你,是你自己灌自己。”

說著說著,我跟十三爺便都哈哈大笑起來。在宮外,多了一些開心,少了一份拘束,可是,自己總還覺得缺了一些什麼~~看著窗外的天,心想著,還好,我與你之間,還是連著同一片天~~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從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