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自從福惠去世之後,皇后便悄無聲息的病了下去。每日只見宮女太監匆匆而行,宮內的妃嬪對所有事也是諱莫如深。雖然胤禛面上還是平平淡淡,甚至比往常多了一些笑容,可是卻給了人一種很不尋常的感覺。雍正六年,便在如此沉悶壓抑的氣氛中結束。

雍正七年。

自從皇后娘娘生病,胤禛來西暖閣的次數就越來越少,偶爾也只是過來吃頓飯,匆匆而來,匆匆而走。一日,吃飯時,胤禛神情有些恍惚,人也呆呆的坐在那裡,幾次端起碗筷,又有幾次放下,半響後,才回了神。

“有什麼事嗎?”我有些擔心的問著。胤禛對我淡淡一笑,搖了搖頭。

我不死心,接著問他:“皇后娘娘的病好些了嗎?”

胤禛愣了神,索性放下碗筷,雙手緊握:“情況還不是很樂觀。福惠的死,她有心結,一直覺得對不住我。”胤禛停了停,又繼續說著:“況且今年冬天也比往年要寒冷許多,所以病一直都沒有大好。”

是啊,今年的天氣,格外的寒冷乾燥,我每日都必須烤著炭火,而且腰椎和膝蓋也是經常疼痛。胤禛子嗣本來就薄弱,如今一再的失去,皇后心裡定是難受,況且,福惠這孩子也讓皇后親自撫養了多時。這其中滋味,定是我不能感受到的。望著眼前這個黯然神傷的人,心中糾結著,我到底是該喜這個男子重情義,還是該悲他和皇后之間的感情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淡薄呢?

“胤禛”我握住了他的手,試圖用這個方法驅走我心中的種種揣測,“那你抽空多去陪陪皇后吧,告訴她,你不怪她,讓她放寬心,解鈴還須系鈴人,解開了心結,自然會好。”

我不願胤禛時刻的生活在對皇后的愧疚中,所以說出了這些話。我清楚地明白,自己已經學會了掩藏,已經慢慢的改變了。胤禛凝視著我,好像想知道,我這些話,到底是不是出自於內心,我堅定的看著他,卻發現胤禛眼眸中的自己,覆上了眼淚,而變得模模糊糊。

“謝謝你,若曦。” 

夜裡輾轉不能寐,便倚在窗邊,等著日出,然後嘲笑著自己,違心的話,說多了,倒失起眠來。起了個大早,吩咐蘭心和紫月,為弘軒和雲起準備好他們早起要喝的銀耳湯,便梳洗打扮,對著鏡子百般照,直到覺得連自己都看不出失眠的跡象後,便帶著幾個宮女,去了坤甯宮。路上自己一直都在想,八爺、九爺、弘時、福惠,這些事,一件件,一樁樁的,都按照了歷史上記載的發生著。而史書上記載,皇后娘娘也將在雍正九年的時候病逝。如今讓胤禛這般陪著,也會減輕日後的痛苦吧。想到自己曾經只是期望能有一個小院子,過上與世無爭的生活,跟胤禛和孩子一起朝夕相伴,卻無奈,牽扯到後宮皇室中,往日想安靜度日的想法,也不得不有所改變,而今天,卻還要為了胤禛,前來坤甯宮對胤禛的女人噓寒問暖,不禁自己搖了搖頭。哪能有那麼多事,都如自己所願呢?那究竟是自己要求太高,還是做錯了決定?

“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每天按時服藥,朕會抽查和監督的。”

是胤禛的聲音,我不禁內心一酸。在坤甯宮的院子內,我卻聽到了胤禛字字句句真心的關心。我停住了步伐,往窗子一看,只見皇后娘娘半躺在床榻上,而胤禛一手扶著皇后的肩膀,一手則緊握著皇后的手。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因為經常為胤禛而下廚房,又加上弘軒和雲起,早已不如往日般順滑了,而且還有這點點的凍傷,不禁難受起來。

“臣妾聽皇上的,謝謝皇上掛念啊~”皇后顯然非常開心,目光凝視著胤禛。

“哈哈”胤禛笑了起來:“如此,朕便是放心了,記住你答應朕的,可別讓朕處理公務的時候還掛心著你。”

胤禛的字字句句,都在我心裡擲地有聲,不停的迴響著。我往後退了幾步,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閉上了眼睛,掙扎著,不願再去看見這樣夫妻恩愛的一幕…… 

皇貴妃娘娘吉祥。”忽然後面傳來了一聲輕輕的請安,我忙忙擦掉自己的眼淚,轉過身。

“起來吧!”我平淡的說著,我仔細看著這個宮女,覺得眼生,便問:“你是新來的?”

宮女怯生生的回答著:“回皇貴妃娘娘,我是啟祥宮的竹韻。”

“啟祥宮?”

我仔細想了許久,才記起啟祥宮是新來李貴人的宮。

“李貴人是你主子?”

宮女抬起了頭,點點頭。眼前這個宮女,也是稍有姿色,我不禁感歎著,原來啟祥宮的主子奴才都相貌端莊啊。

“你來坤甯宮幹什麼?”李貴人的貼身奴才,既然跑到了坤甯宮,坤甯宮可不是任何宮女都能進來的,我好奇著。

“我家貴人每天都派我來給皇后娘娘送藥。”

“李貴人真有心。”我心中不知李貴人如何這般巴結皇后,難道是有什麼打算。

“這些藥,都是貴人自己親自熬的,貴人每天都起的很早呢。”

竹韻似想替主子請功,可惜,我不感興趣。怪不得胤禛如此厚待李貴人,想不到李貴人竟然如此用心,為什麼自己卻做不到呢?我微微歎了口氣,從她手中拿過藥:

“下去吧,我一會送進去。”

竹韻抬頭看了我許久,才跪安,慌慌張張的下去了。我摸著手裡溫燙的藥,攪拌了一下,不停的猜測著,為皇后熬藥,究竟是皇后的默許,秋菊的,李貴人自己的意思,還是胤禛的吩咐呢??等到不熱,便往坤甯宮的內房走去。映入眼簾,是皇后娘娘躺在胤禛的懷裡,滿臉帶著笑意,雙眼含著情意的凝視著胤禛,胤禛也是微笑的看著懷裡的皇后。我突然一瞬間,想沖上前去,把他們分開,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一步步的往後退著,直到門檻,一不小心,將手中的藥碗啪的打碎在地上,我知道,自己打亂了此情此景的和諧,打破了他們之間的平靜,我掃了一眼,皇后驚異的看著我,而胤禛,眼裡又含著什麼?

不願多想,我逃似的跑出了坤甯宮。
 

一路上,我的眼淚不停的留下,心更是痛不欲絕。我願意為了胤禛而去探望皇后,願意為了胤禛去為皇后送藥,願意為了胤禛去理解他們之間的相處,但是,我卻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眼前發生的這一幕。雖然,他們是結髮夫妻,雖然他們之間也曾相濡以沫,雖然我以為我已經接受了,可是,我現在的行為,說明了什麼?我的眼淚,又證明了什麼?

我跑到了坤甯宮外的一個角落,停了下來,靠著一棵大樹,蹲著。人累,心更累。我開始後悔自己來到坤甯宮。剛剛看到的一幕幕不停的在腦海裡重播著。我明明是知道歷史的,我明明知道皇后烏拉那拉氏,是死於雍正九年,而如今,只是雍正七年,我明明知道,皇后這次的病,根本不會要了她的命,那我為何還要過來呢,然後,又眼睜睜的看著一幕幕發生。可笑的是,昨天,我竟然還要求胤禛來看她來安慰她,即使我不這麼說,胤禛也會做得如此好的,我做了這麼多違心的事,都是為了胤禛,到最後,卻發現到底只是在折磨自己。

待到自己冷靜下來,我又覺得剛剛自己的行為,充滿了不對。不知道剛剛自己落荒而逃的樣子,有沒有被其他人看到,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在皇后眼裡會如何?傳出去,後宮的妃嬪又會如何去想?我有些抓狂,突然明白,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已經不僅僅代表著我自己喜好了。胤禛呢,他又會怎樣看待我的一系列行為?我沒有看清他的眼神,可是,他會不會,懂得我心中的難過,那麼,他又會不會出來追我?

想到這裡,心情稍微好了些,便在原地站著,並且左右張望,我多麼期望胤禛能看穿的難過,看穿我的無奈,看穿我的一切,然後丟下皇后,跑出來追尋我?他會不會,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告訴我不要難過?他會不會,輕輕的吻著我,告訴我,我是他的唯一?

正當我心中燃起絲絲希望和渴求時,我聽到旁邊依稀有腳步聲,心中不禁一喜,他來了,他來找我了,他還是在乎我的。我循著聲音走,正當聽到聲音逐漸清晰時,我張開嘴欲喊“胤禛”,可是眼前的一幕,卻讓我啞然失聲。我退回角落,蹲下身子,隱藏住自己,從草叢的縫隙間,想弄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隱約的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拉著一個人,鬼鬼祟祟的跑到一個角落,我輕輕撥開草叢,是剛剛在坤甯宮看見的啟祥宮的竹韻,另一個人的身影便是皇后娘娘的貼身宮女秋菊。我心中一驚,怪不得剛剛在皇后身邊,沒有看到秋菊的身影,怪不得我讓竹韻走的時候,竹韻有些徘徊,可是,她們在這裡是要做什麼呢?難不成是李貴人跟皇后之間有什麼?我心中有些不安,胤禛最恨後宮勾結,她們竟然還敢如此?我拼命讓自己靜下心來,生怕自己弄出什麼動作被發現。

“竹韻,最近李貴人和你,都辛苦了。”這是秋菊的聲音,我看著秋菊雖然這樣說,可卻是一副主子的樣子,原來狐假虎威,到處都是,我心中暗自鄙夷。

“沒有辛苦,貴人說了,這些都靠皇后娘娘肯給機會,而秋菊姐姐願意提拔。”我眼睜睜的看著竹韻往秋菊的手裡塞東西,由於距離和光線,我沒有看清楚到底是什麼。竟然在胤禛眼皮子底下,這般私相授受,也太過於大膽了。

“皇后娘娘說了,”秋菊將手中的東西藏好,聲音壓得分外低沉:“她已經跟皇上提起過要封李貴人為妃,請讓你家主子安心。”竹韻忙忙福了一福。

“不必如此,我跟李貴人是一家人,只是,皇后娘娘有意提攜,也請你家貴人明白恩惠,以後真心對皇后便可。”

我起身欲抓個現行,可是,卻猶豫了,在沒有任何人證的情況下,我若如此,只會更加召來皇后等人的是非,皇后貴人便會聯合起來說我無限,到那個時候,胤禛還會義無反顧的站在我身邊支持嗎?我又想起剛剛胤禛與皇后恩恩愛愛的一幕,心中更是沒了自信。
 

秋菊和竹韻,仔細的四下看了看,發覺沒有任何人後,便分頭走了。我仍蹲在草叢後,腦海中,胤禛和皇后的恩愛,還有李貴人要封妃的實情,不停的交織著,只覺得頭痛欲裂。

曾經在福惠去世時,見過李貴人,當時只覺得這個女子長相果然不凡,沒想到玲瓏面孔多變心。李貴人如此委屈求全,難道僅僅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封號?皇后如此做,難道只是為了拉攏後宮的人?李貴人封妃,究竟是皇后的請求,還是胤禛的想法?一個個疑問,在我心中糾結著。這些東西,我沒法去跟十三爺說,也沒法跟胤禛開口。一步一步的迷迷糊糊回到了西暖閣。

“娘娘,你可回來了。”我剛剛踏進西暖閣,蘭心便撲了上來,滿臉淚光。我心中一緊,抓住蘭心,拼命的問道:

“怎麼了?難道是弘軒和雲起出什麼事了嗎?”看到蘭心搖了搖頭,我才放下心,緩緩的問道:“那是怎麼了?”

“是我。”胤禛從西暖閣走了出來。

“你剛剛去了哪裡?”

一聽胤禛質問的語氣,我心中更加憋悶:“我還想問你,你剛剛在哪呢?”

我反問著他,心想著,你還發火,我自己也一肚子火呢。胤禛頓時軟了下來,走上前,拉著我的手:“若曦,我剛剛在皇后那看到你走了,心中不安,便趕忙來找你,誰知西暖閣卻沒有你。”

我推開他的手:“心中不安?你巴不得我走吧!”

“那你知道不知道,朕在西暖閣等你多久了?我派人找你,誰知他們找來找去,都沒有你的消息,你知道我多擔心嗎?我差點把整個皇宮翻過來。”聽到胤禛如此說,我的心,也如滴血般。胤禛,你可知道,每次,我傷害你的同時,自已也是痛著熬著…… 

若曦,剛剛,你去坤甯宮有事?”

胤禛許是看到我的眼眶紅彤彤的,語氣非常小心的問著我。我好想直接問他,問他心中,到底把皇后置於何處,又把自己置於何處?可是,一個答案真的重要嗎?我內心裡,怕並抵觸著那個答案,就算是如願的答案,我又信嗎?與其如此,不如保留自己的尊嚴,抑制住自己的想法和情緒。

“沒有事。”我淡淡的說出,內心卻掙扎萬分,“不過.....”我看了胤禛一眼,“我以後不會去了,放心。”

“若曦......”胤禛拉長了聲音,顯得無奈,“我那時候是為了讓皇后寬心,你也曾經說過啊。”聽到後面一句話,我的憤怒一下子沖了上來。

“是,是我要求的,是我推你過去的,行了嗎?”我的淚忍不住掉下來,明明一切,都那麼自然的發生了,你又為何還要把責任都往我身上推,自己還一副無辜的表情。

“若曦,你要是難過,別憋著,我知道你剛剛是給皇后送藥去了,看到你那樣做,我真的好開心,只是,你千萬別誤會,好嗎?”見我不回答,胤禛又接著說:“剛剛看你氣走了,皇后還讓我趕緊過來追你。”是嗎?本來我以為你是擔心我而過來的,原來是皇后讓你來的,你說這些,是想證明自己的皇后多麼賢慧?還是為了證明我有多麼小肚雞腸?

“是我不好,我就應該躲在西暖閣,哪都不去的。去哪都礙眼。”我斬釘截鐵的說出這句話。把胤禛堵得無話可說。胤禛緩步過來,想要抱著我,他剛一碰我,我便如觸電般閃開了:“那個懷抱裡還有這餘留的溫度,我不要。”胤禛無奈的搖搖頭,就在一旁靜靜的坐著。
 

日上三竿,胤禛卻還如沒事般坐在那裡,陽光透進來,照耀咋他的龍袍上,格外耀眼。我漸漸被他的耐心,而打動。看著他不緊不慢的坐在那,仔仔細細的品嘗著剛剛蘭心送來的茶,我張了嘴:“你怎麼不去忙國家大事?”

他抬頭,看了看我:“你便是我的國家大事。”這幾個字,這一句話,在我心中擲地有聲。只是剛剛發生了那麼多,我竟然對這話,也開始有了疑惑。

“那……”過了許久,我跟胤禛一起開口,他微微笑著:“你說吧,若曦。”

“不,你說。”我想看看他究竟要說什麼。

“昨天蒙古的使者來了。”胤禛見我遲遲不肯開口,便說道。

“是為了承歡的婚事?”我脫口問出來,生怕承歡早早的便去了蒙古。胤禛搖搖頭,又點點頭。

“也是,也不是吧。”見我面帶疑色,他繼續說:“這次是塞布騰來了,我宣他進京,即使為了跟承歡培養感情,也是為了讓他走時帶上承歡。”我才頓時明白胤禛的用意。

“那他什麼時候走?”

“看情況吧,你怎麼這麼緊張,跟自己嫁女兒似的。”胤禛笑著打趣我:“等到雲起出嫁,你不還得哭死哭活的?”

我白了他一眼,他是不明白的,我只是擔心承歡陪著十三的時間會變得越來越少。

“那你見過塞布騰?人如何?”我忽然想起這個重要的問題。

胤禛乾笑著:“真是操不完的心啊你。算是一表人才,我已經安排他入住交輝園,這樣便可以跟承歡朝夕相處了。”

“不會被說閒話嗎?”想到古代未嫁的女子是不能隨意見客的,我不禁擔心著。

“沒事,我早就下旨,這門婚事,已是定局。”胤禛看著天空,我也抬頭看著,懷念起草原那蔚藍的天,和一望無盡的草海~~~ 

那你剛剛要說什麼?”胤禛的話,把我的思緒由草原拉了回來。我支支吾吾了半天,沒有開口。胤禛過來,握住我的手:“坦誠相見,你還記得嗎?有什麼事,就告訴我吧。”

我掙扎了一會,一閉眼,一橫心,脫口說了出來:“李貴人,你要封妃嗎?”
胤禛臉上本來的笑,逐漸消失。

“是誰告訴你的?皇后?李貴人?”胤禛的語氣非常生冷。

“你先回答我。”

“是。”胤禛給了我一個字。一個是字,讓我我頓時傻眼了。

“皇后讓的?”胤禛點點頭。

“皇后病重,一直放心不下後宮,如今,她提了請求,我怎能不答應。”

“為什麼不能拒絕?還是你心裡壓根就是贊同的,你是喜歡李貴人的,你看上了年輕的她……”我一股腦的宣洩著自己的不滿。

“若曦”胤禛提高了聲音,壓住了我的話。我扭過身,不再看他。“若曦,自從皇后病重,李貴人便前前後後照料,而且還專門為皇后熬藥,這些是有目共睹的。皇后自己都過意不去,跟我說過幾次要封妃,我這才答應。”這是理由嗎?這明明是拍馬屁。這樣,也可以,那妃嬪都去坤甯宮排隊好了。

“李貴人和秋菊的關係,難道你不知道?”我追問。

“我知道,可是,她並沒有依靠這些關係,而是真心實意對待皇后的啊。”我放棄了,不願意再爭辯。皇后說的話,胤禛竟然會如此贊同,心痛著。從剛剛坤甯宮的一幕,到現在,我都如小丑般演繹著自己的角色,既然如此,我還有什麼可說呢? 

若曦,過幾日,我們回園子吧。”胤禛語氣裡有些內疚。我憑著直覺,覺得這件事不會那麼簡單,這麼久,胤禛都沒有提出要回去,如今為何突然要提回去了。

“就我們?”看著胤禛有些為難的角色,我便明白。

“隨行的還有皇后,熹妃,齊妃她們

“李貴人呢?”我笑著問他,見他點了點頭。

我的心,猶如被人拿走,然後灌了鉛般,沉重。園子早已不只是我和胤禛的世界了。從上次都在園子過節,我便有預感,那次胤禛卻明晃晃給我過節這個理由。如今呢?堂而皇之的帶上了所有的人,又剛剛過了年,還有什麼更充足的理由嗎?

見我面無血色,神情冷淡,胤禛握緊了我的手:“若曦,你聽我說。”現在的我,如同木偶一般,不願意有任何反應。

“太醫說,皇后的身子,需要出宮靜養,本來建議說去避暑山莊,可是,你明白的,我不願意如此大動干戈,於是,就決定了回園子。至於李貴人,”胤禛忙解釋:“是皇后說,習慣了她熬的藥,求我帶著的,既然如此,我便想下旨帶上其他人,不然,後宮……”我已經聽不下去了,不要告訴我什麼為了後宮安定,也不要告訴我什麼顧全大局。我的心,已經開始一點一點涼了。

“為了你的皇后,你封妃,為了你的皇后,你去圓明園,為了你的皇后,你帶上了所有人。既然你捨得下我,我也捨得下,請你把我一人留下吧。”我狠狠的說著。

“若曦,我是捨不下你的。不要跟我鬧脾氣,我不懂哄人的。皇后自小就跟隨我,而且恪守婦道,現在她病重,太醫說清幽的環境更利於……”

“停,不用解釋了,我明白了。”

“謝謝你,若曦,謝謝你這麼理解。”他把我的手放在了唇邊,我猛地收回:“我只是明白了,而不是理解。我累了,皇上,讓我休息吧。”

自己堅持了這麼久,自己為難了這麼久,自己委屈了這麼久,都是為了胤禛,皇后一次生病,我便失去了一切。看清楚,看明白了好些東西。

“蘭心,紫月,讓乳母把弘軒和雲起抱來,然後你們幫我一起整理衣物。”我邊忙邊吩咐著。“娘娘,是要去園子嗎?”蘭心和紫月聽到我這麼說,心中有些欣喜。我顧不上他們的高興,毅然決然的說:“是去園子,去怡親王的交輝園。趕緊收拾。”
 

收拾東西的時候,我已不像上次那般,僅僅只帶走隨身用品和與胤禛的紀念。西暖閣的一切,都記載著我們從再次相見到生兒育女的點點滴滴。我不斷的撫摸著西暖閣的每一樣物品,這上面都有過我跟胤禛的指紋。唉聲歎氣了許久,還是不捨的帶上了本不用的東西。

許是看到我心情不好,蘭心和紫月這次做事,顯得格外麻利,不到兩個時辰,就已經把馬車塞的滿滿當當。本不願帶著蘭心紫月,可是弘軒和雲起也需要熟悉的人照顧,身在十三爺府的巧慧許是不能勝任兩個孩子的重擔,便帶著他們,一行人,準備悄無聲息的離開皇宮。

“停!”午門的侍衛怒氣衝衝的聲音,把正在黯然神傷的我嚇了一跳。

“馬車上是何人?”蘭心騰的跳下了馬車,“大膽,皇貴妃的馬車你也敢截?”

我也隨即拉開簾子,露出了個臉。侍衛們全體都跪下請安,我點了點頭。馬車正欲前行,侍衛首領便起身相攔。我也下了馬車,質問:“想幹什麼?”侍衛首領不敢抬頭看我,只是聲音洪亮的回答著:“沒有腰牌不得隨意出入宮門,況且,皇上還曾吩咐,後宮人等,沒有口諭,不得出入。”我只舉得腦袋轟的一下炸了,為何如此,難道我一旦入了這宮門,便要在此困守一生了嗎?

聽到最後一句,我的臉色兀自變得蒼白,這個額外吩咐,是胤禛針對我的嗎?他一直擔心我會離他而去,所以,便如此嗎?事到如此,我無論如何也要出去,便呵責:“大膽,連我的馬車都敢攔,你去稟告皇上好了,一切罪責都是本宮的。”眼前的侍衛首領,抬頭看了看我,有些動搖。我正欲上馬車準備開路。卻不料,後面傳來了一個聲音。
 

你要去哪?”

胤禛冷冷的聲音裡夾雜了一絲憤怒,從後方傳來。我停下了上馬車的步伐,卻也不願回頭,只是淡淡的看著宮門外的世界,冷淡的說著:“我理解不了一切,你容我靜靜吧。”

“你要去哪?”胤禛原封不動的又問了一邊,可是怒氣卻大了很多。

我無奈:“我去交輝園。”

“宮裡不能靜靜嗎?圓明園不能靜靜嗎?還是……”胤禛的聲音抬高了許多,“還是你只是想離開朕。”

我聽到了胤禛話裡的酸楚,眼睛也變得澀澀的。想起當年,入這個宮門前,我跟十三爺推心置腹的談話,和當年,信誓旦旦的許諾,不禁潸然淚下。

“可不可以,留下來?”胤禛走了過來,見我哭了,有些慌亂的說著。

胤禛,不要再為難我,我也不想有今天的結果,可是這些都是我們一步步選擇的,我若再繼續待下去,我一定會失去自我,會瘋掉。我不相信,如若相愛,就要為彼此而改變,如果改變了,那我們曾經愛的究竟是什麼?我不願意,拿我們的愛情去賭以後,興許,就此結束,留下的還有美好的回憶,我不要等到我們之間只剩下爭吵和怨恨時,再去後悔。

低頭看著自己的眼淚滴滴的落在了青石板上,我小聲的告訴他:“胤禛,你看,自從進宮,我的眼淚就經常落在這青石板上。如果不走,你,我,都不會快樂的。”這裡,我強調了你我,而不是我們。我和他,早已不再是一個整體,難道,我們以後要同床異夢嗎?難道,我以後的每時每刻,都淪落在爭寵之中了嗎?

“若曦,我們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你不要為難我。”胤禛上前抓住了我的雙手。

“你也不要為難我,好嗎?”

“若曦,我可以不封妃,也可以不回園子。”胤禛無措的望著我。

我含著淚:“不封妃,就能改變她存在的事實嗎?不回園子,就能抹去發生的一切嗎?”

胤禛緊緊抱住了我,怒吼著:“不,朕不許你走。”身旁傳來了弘軒和雲起的陣陣哭聲,胤禛見懷中的我,沒有絲毫的反應,輕輕地鬆開我:“真的,要走嗎?”我把眼睛扭到一邊,不去看他,他往後退了幾步,凝視了許久弘軒和雲起,蹲下身,有些疲憊的說道:“乖,阿瑪和額娘不是吵架哦~”弘軒和雲起貌似聽懂了,頓時止住了哭聲,瞪大眼睛看著我。胤禛起身,凝視了我許久,長歎一口氣:“如果想回來,隨時都可以。”然後朝侍衛首領抬了抬手,似用盡全力的喊道:“放行!”恍惚之間,竟看到胤禛的眼角,有淚滑過。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臺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從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