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除夕之夜的晚會熱鬧非凡,第一次在圓明園舉辦,所以格外隆重。在九州清晏的橋與橋之間處處懸掛著紅彤彤的燈籠,然後在以福海為背景下建造了舞臺。雖然節目也是各個地方精挑細選而送到京城來的,但是,除夕本就是家人聚在一起的時刻,看著眼前來來往往的形形色色的人,我心中只是覺得乏味。估摸著胤禛在席上一時半會還不能脫身,我便悄悄起身,往僻靜的地方走去。

胤禛和我都沒有提起三爺、十爺、十四爺,本來是家人團聚的時刻,卻不見他們。心中有些傷感,舉起酒杯,向遠處舉起。十爺、十四爺,這杯就是我敬你們了。原諒我已經開始學會明哲保身了,因為經歷了這麼多,我實在不願意拿感情去一再的賭。想著這樣的自己,心中不免傷感而落淚。“皇貴妃?”後面有人在試探性的喊我,我一驚,忙用帕子將淚水拭去,裝作開心的樣子,回過頭,才發現是熹妃。不知為何,雖然與熹妃交往不多,但是卻在內心很是與她親近,也許是因為她溫和的脾性,又或是介懷她以後的地位。

顯然熹妃察覺到此刻的我並不高興,有些慌亂的說:“皇貴妃,對不起啊,我知道你不願意看見我們,我只是看你一人在此,遂過來看看。”她顯然以為我的不高興源自於她。我走上前握住她的手,只覺得她手心冰涼,這也是個沒有溫暖的女人。“姐姐,喊我若曦吧。並不是因為你,我只是想起了遠方的父母。”她有些動情“是啊,總是在自己做了父母之後,才會記起父母的好,想來,自我十三歲嫁給皇上,已經有二十四年沒有和父母一起過除夕了。”她也抬頭看了看遠方,我凝望著這個自打十三歲就跟在胤禛身邊的女人。
 

許是發現自己在這裡黯然傷感與前殿的熱鬧氛圍不符,她低下了頭,尷尬了許久,然後給我請了一個安。我大惑不解,忙扶起她:

“熹妃娘娘這是做什麼?”

“我不好意思喊你若曦,就叫你妹妹吧~”她誠懇的說著,我點點頭,“我是謝謝你。”

“謝我?”我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頭腦。

“謝謝你在皇上面前為弘曆的婚事說話。”原來是這個事,我也沒有幫上實際的忙,卻受到如此禮遇,自然是惴惴不安

“我受之有愧啊,我什麼都沒有做~”

“妹妹不要謙虛。皇上都給我說了,皇后想是把自己侄女旨給弘曆,但是妹妹卻跟皇上說,要尊重弘曆的意願。”

她握住我的手,感謝著。原來,熹妃也是如我一般的開明,懂得孩子的心思最為重要。

“選福晉是大事,畢竟兩個人要過一輩子,還是稱心如意的好。”

熹妃附和著我,點點頭,自顧自的說著:“嫻兒雖然出身于貴族,但是身上的氣性與弘曆不附和啊~ 妹妹,依你看,誰比較相符?”

我一向不關心誰家的閨女誰家的兒子,一向不屑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熹妃的問題,著實為難了我。

“讓弘曆自己去挑最好”

我還是把內心最真實的想法說了出來,儘管,在她內心,或許會有不理解。顯然,她對我的答案有些甍,尷尬的笑了笑:“妹妹,如果弘曆與福晉能如你和皇上這般,我就放心了。只是弘曆還小,這些還需父母做主才是。”

我笑了笑,不願意再插話。

“我看,滿州鑲黃旗,著名大臣米思翰的孫女、察哈爾總管李榮保的女兒富察氏便是很好。”

“嗯。”我草草了事,因為對這個人不瞭解,也因為對這樣的事不關心。

“妹妹,你在皇上面前能說上話,可否幫弘曆求了這個姻緣?”

我剛剛還在納悶,為何熹妃找我商量,如今看來,豁然開朗了。我張口就想拒絕,可顧念著她是未來的皇太后,還是微微帶笑,點了點頭。 

之後,便再也沒有任何聲音~~正當我和熹妃娘娘都陷入尷尬的境界時,背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我說晚會怎麼不熱鬧了呢,原來都跑這來了。”聽出是皇后的聲音後,我心中一頓,緩緩回過頭,行了禮。不知道剛剛我們的談話,是不是被皇后娘娘聽到了。我緊張不已,示意性的看著熹妃,卻見她一副平常的樣子,無驚無喜,內心暗自佩服起這個女子的波瀾不驚。

“回皇后娘娘,晚會太過於熱鬧,臣妾覺得透不過來氣,便拉著皇貴妃一起出來透氣。”熹妃搶先我回答道,聽得出,她說的字字句句都是為了維護我。“哦?原來是這樣啊?”本來就是兩個人的尷尬,如今反倒成了三個人的尷尬。我和熹妃欲走,皇后卻一把攔住:“皇貴妃先去陪皇上吧,本宮跟熹妃有話說。”我無奈的看著熹妃,心中絲毫沒有對策,便一個人回去了。回來後,坐在位置上,看著耀眼的歌舞,回頭看看胤禛,他神色有些清冷的看著我。我心裡不安,許是又因為我的擅自出去而有些嗔怒吧。

“你怎麼自己一個人出去了?”結束後,胤禛有些生氣的坐在四宜堂,眉頭緊皺。難道我就沒有自己的空間?我心中不忿:“是臣妾不好,忘了找皇上請旨了。”我拿話堵他,然後扭過頭去。聽見他長長的歎息了一聲,移步過來,從背後抱住我:“若曦,看到你出去後,熹妃和皇后跟著都出去了,我有些擔心啊。我不想讓你為難。”原來是不願意我勉強的跟她們接觸,原來是顧念著我的心情。回想著,自她們都搬來圓明園小住,我的心情就開始陰晴不定。不忿消逝了,我回頭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笑臉,忙起身:“那你……餓了吧,我去給你準備點糕點~~”正當我忙著去小廚房的時候,胤禛略略抱歉的說:“若曦,別忙了,我……一會要去皇后那裡的。”
 

聽到這句話,我木然的停下了腳步。我懊惱起自己,在他身邊這麼久,竟然絲毫沒有記住除夕和初一胤禛是要在皇后身邊的。我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抽去了我身上的溫暖。“若曦?”胤禛有些愧疚的喊著我,我不作理會:“蘭心紫月,把阿哥格格抱來。”之後我便坐在椅榻上,靜靜的等著。胤禛見我如此,在我身邊坐著,默不作聲。他每次都盡力多陪著我,可是,終究還是要走。

大年初一,我早早的起床,為弘軒和雲起換上了新做的衣服,兩個孩子樂呵個不停。弘軒突然停住了笑聲,眼睛圓溜溜的朝四周張望,然後撅著小嘴看著我:“阿瑪?阿瑪?”我苦笑了一下,摟住他,把他深深地抱在懷裡:“阿瑪走了,阿瑪不能陪我們。”說到這裡,心中更是絞痛。每次過年,雖然不能陪我守夜,但胤禛也是一大清早就從皇后那風塵僕僕的趕過來陪我吃早餐。今日我便故意起早,等著他。只是,直到中午,他都沒有過來。我心中嘲笑著自己,如今的自己,跟那些後宮的嬪妃們有何區別,每日最大的期待,便是胤禛的到來,這樣的爭風吃醋,斤斤計較。焦急的等待無果,我欲拿起筆來練字,只是一提筆,便發現自己早已沒有了往日平靜的心境,遂作罷。坐在窗前,癡癡的……

自初一沒有等到胤禛之後,我跟他的關係便跌入谷底。這次,我們之間沒有實際的爭吵,有的是無休止的冷戰。即使見到面,胤禛也只是看看抱抱孩子,日常的詢問一下生活,不像夫妻,只是親人。
 

這幾日,春天的腳步好像臨近了,感受到暖暖的春意。這日,我躺在搖椅上,喝著自己煮的太平猴魁,難過悲傷的閉目想像著我和胤禛的種種。我不知道該如何去恢復我們之間往日的感情,更何況,這幾日,來來往往的太監宮女們口中議論紛紛的,便是胤禛這一個月來如何專寵李貴人,又把李貴人說的是如何閉月羞花。往日,我對這些流言蜚語是充耳不聞,可是自己跟胤禛如今這般冷戰,心中不禁難過不已。我告訴自己,這個世界沒有誰離不開誰,也沒有誰有道理一直被獨寵。我告訴自己,不要過多的去在乎一個人 ,這樣往往會踐踏自己的尊嚴。我告訴自己,不管以後如何,我有了弘軒和雲起,他們是我的支撐和力量。我告訴自己,也許我們之間只是暫時的冷戰,而李貴人的事,也只是傳言……我不停的告訴自己,眼淚不停的流下去。我閉上眼睛,把手放在心口處,捫心自問:“馬爾泰若曦,你究竟還愛不愛這個男人?”若不愛,就守著孩子,過自己的清閒日子,若愛,就珍惜、就爭取。可是,我們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我又要如何去做?

弘軒和雲起如今已經回把字連續成句子了,可是,你不在;弘軒和雲起如今已經學著走路了,可是,你不在;弘軒和雲起每日醒時,每夜睡時,都會喊著阿瑪阿瑪,可是,你不在;我想你,想到痛徹心扉,想到成宿成宿的睡不著,你,依舊不在……
 

日子一天天的繼續,每日的早晨,我就開始無限的期待著今天會雨過天晴,深夜,又會無限的失落,然後接著盼望明天會美好些。有時候,自己笑自己,自己所做的一切,無非是逞強,無非是想留胤禛在身邊,而如今,卻把他完全推到了別的女人身邊。如今的我,只剩下一個人。一個人,不會快樂;一個人,對誰囂張?一個人,逞強給誰看?一個人,孤單與堅強,又能怎麼樣?如果永遠都是這樣,我該怎麼樣?“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我不斷地在紙上臨摹著胤禛的字跡,眼淚不斷地落下。唯一慶倖的是,我還有兩個孩子。即使我失去了胤禛的愛,這兩個孩子,會不會讓我在胤禛心裡仍佔有一席之地?

弘軒和雲起開始學習走路。我每日都彎著腰,扶著他們的胳膊,經常如此,我的腰部疼痛難忍,這幾日,更是到了無法繼續彎腰動作的地步,要始終是無法拉直或蜷曲的狀態,坐躺時很不方便。無奈之下,我召來了太醫。何太醫待仔細問過症狀和原因後,輕輕把了把脈,然後一臉堪憂的看著我,欲言又止。我本就料到不會如此簡單,便示意他直言不諱。

“娘娘這是經常勞累而導致腰部的骨骼不適,腰部隱痛反復發作,勞累後加重,休息後便會緩解,只是這不能治根……”

等何太醫完全描述完,我就明白,這便是腰肌肌肉勞損。一直覺得自己身體甚好,又如何會有這種病?

“太醫,我為何會有這種病?”

“這個原因是多方的,可能與娘娘的操勞或者心緒不寧有關……”

我輕輕地歎口氣,搖了搖頭,估摸著這個在古代是疑難雜症的病,一時半會也解釋不輕。最後草草的讓太醫開了幾副膏藥。 

入夜時分,我趴在床榻上,讓蘭心幫我敷上藥膏,然後蘭心在不停的幫我按摩著腰部,覺得身體的乏力略略有些減弱,不知不覺竟然睡了過去。突然醒來,發覺胤禛蹲坐在我的床邊,滿臉的疲憊,我欲伸手抱住他,卻在我起身的那一刻,胤禛突然不見了。我被驚醒時,已是滿臉的淚水,嘴裡孩子啊喃喃的喊著胤禛,原來,那都是一場夢。我正歎著氣,卻發現腰間的力度有些大:“蘭心,下手太重,輕點吧~”我小心的吩咐著,卻沒有任何回應。我忍不住好奇,回頭一看,竟然是胤禛在幫我揉捏著。

我使勁的錘著自己的腦袋,胤禛忙上前抓住我的手:“別打了,都紅了!”

他心疼的看著我。我也被疼痛感弄得清醒了,原來這不是夢。看著眼前的人,想到剛剛的夢,眼裡的淚水再也忍不住。

他把我拽到他的懷裡:“是不是剛剛做噩夢了?”他關切的問著。

我嘶啞著嗓子:“我夢見你不要我了!”

他看著滿腹委屈的我,歎口氣:“剛剛聽到你在夢裡不停的喊我的名字,我以為是好夢呢~”

我苦笑著,如今,哪裡還會有好夢?我疑惑著,他怎麼來了?這段時間,我們的相見少之甚少,今天,他又怎麼?許是看出了我的疑惑。

“我想你了,若曦。”

想我?真的想我嗎?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內心,又加上數月的不見,身體開始顫抖著,他發覺後,更緊的抱著我。

“今天太醫說你腰部不適,我便再也無法克制自己想見你的欲望。”

“所以你就來幫我揉腰?”

他笑著:“我來的時候看到你已經睡了,然後蘭心再幫你揉,就讓她退下了,這不,接著就被你說下手太重。”他有些委屈的說著,我也跟著笑了起來。 

他用眼睛示意我將身子往裡面挪挪,然後便脫下自己的龍袍和靴子。我心中不經開始顫抖著,我內心裡有股力量讓我抗拒著他。我忙起身,聲音微微顫著:“站起來。”

他正欲躺著的身子僵在了那裡,然後笑笑的看著我,站了起來。我咬著嘴唇:“轉過身去~”

他有些驚訝,然後溫順的轉過身,他許是以為我又要拽他的小辮子,便把別在身後捏著鞭子的手輕輕地鬆下。我隨即也起身,然後用雙手把他一直一直向前推著,直到推出門外。估摸著他沒有料到如此,有些不知所措,正當他回頭對著我滿臉詫異時,我猛地關上了門。

過了許久,他才明白是如何。便不停的敲門:“若曦,若曦,怎麼了?”怎麼了?你竟然問我怎麼了?我心中憤憤的想著。

“你大年初一哪去了?你這幾個月哪去了?李貴人那了吧!!你心裡有我嗎?有弘軒和雲起嗎?你把我當什麼了?召之即來呼之即去?你以為我是你的飯後.......?”

內心壓抑幾個月的火氣迸發出來,我幾乎吼一般的說出了著一堆話,然後蹲坐著,靠在門上,輕輕地啜泣著。

“我沒有,若曦,我真的沒有,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讓我進去啊,我解釋給你聽,好不好?”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要聽你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管怎麼樣,你都扔下了我,這是事實。”我已經沒有能力去明辨是非,我唯一想做的,便是隨著自己的心,隨著自己的喜怒哀樂。這個世界,有太多的對對錯錯,這些那些,我已經麻木了。

我聽見胤禛不斷地歎息聲。“若曦,你別哭了,再哭就傷身子了。等你想聽我解釋的時候,我再解釋給你聽,好不好?”

我不再理他。 之後,門外便是久久的安靜,然後又聽到胤禛輕輕地敲門:“若曦?”

我下意識的捂住耳朵:“我什麼都不想聽,我已經不想聽你說話了。”

他帶著委屈而無奈的聲音,小聲的說著:“若曦,你開開門,讓我把龍袍和靴子拿出來吧~”聽到這番話,我又看了看床邊掛好的龍袍和地上的靴子,不禁苦笑。看我沒有反應,他又接著說“若曦,你要是生氣,扔出來也行。我五更天還要去上朝~~” 

我緩緩的起身,把龍袍疊整齊,走到門前,手放在門上,欲打開,又停住了。我不知道自己再看見胤禛的臉後,會不會抑制不住自己感情,他憑什麼?他又算什麼?一次次的主導著我的喜怒哀樂,一次次干擾著我的生活,成為了我的全世界。我不要,不要他一次次觸碰我的傷口,我也不要在他面前揭開自己的懦弱和失落。

我逕自走到窗子邊,輕輕地打開,歎口氣,一狠心,把龍袍和靴子扔了出去,胤禛聽到響動,走了過來,我又立刻關上了窗子,轉身,捂住自己的心。我屏住呼吸,仔細的聽著外面的響動,聽到他穿好了龍袍和衣服,然後腳步聲消失在寂靜的深夜。

我坐在冰冷的地上,看著這個曾經與胤禛的愛巢,傷心的回憶又一一浮現在心頭。往日的幸福和這段時間的絕望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我實在忍無可忍,禁不住熱淚盈眶。胤禛,在這個只屬於我和你的地方,我度過了多少想你的時光。我 曾望著那扇木門,幾個刻鐘的等待著你用手把它打開的美好時刻……想著幸福剛剛就在眼前,而現在,幸福結束了,這曾經的回憶也變成了多麼可怕的痛苦……胤禛,你去了哪裡呢?是不是又去找了你的李貴人?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再堅持一下,也許我就會義無反顧的撲進你的懷裡?我不要你的解釋,不要你的理由,只要你緊緊的抱住我,告訴我,你的心依然是屬於我的。

整整一夜,我都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早早起床,正打算吃早飯時,蘭心和紫月便端著清淡小菜和粥進來了,笑嘻嘻的說著:“還是萬歲爺心細,走的時候特地讓我們準備好早餐,等娘娘起床便可以吃~”走的時候?我有些詫異,裝作冷淡的問著:“皇上什麼時候走的?”看我如此問,蘭心和紫月有些驚訝,“剛剛要上朝才走,皇上一整晚都在四宜堂的側房裡休息呢。”聽到他們如此說,我的心猶如平靜的水面掀起了漣漪一般……
 

接連幾日,我都不怎麼出去,整日便是悶在房內,不是陪著弘軒和雲起,就是一個人拿著書長時間發呆。胤禛每日都會過來,吩咐太醫幫我敷藥。我卻不怎麼領情,每日夜裡,他都會回到四宜堂,我卻在每次看到他的身影時,便義無反顧的狠狠的重重的關上了房門。

這日也是如此,我自己準備了幾樣愛吃的小菜,正在跟弘軒雲起一起,已經十一個月的他們,奶娘們慢慢開始喂他們一些容易消化的流食。胤禛推門而入,滿臉疲憊的看著我,輕輕坐在我身邊,陪著我一起吃。席間他有幾次想要說話,都因為我的冷淡的目光而止住。草草吃過了晚飯,奶娘把弘軒和雲起抱了出去。

我和胤禛依舊在餐桌上坐著,夜越累越深,我卻一動不動,蘭心進屋請示要不要準備洗澡水,我搖了搖頭,然後看著胤禛,示意他應該走了,他卻恍如沒有看見。我實在熬不住,淡淡的說:“我要休息了。”他笑著看著我,點點頭:“好,我們休息吧~”說著便向內屋走去,我急急忙忙趕上去,拉住他:“我這沒有你的地方。”他一把拉住我的手,然後抱住我:“沒關係,沒有我的地方,那我倆擠擠吧。”我聽他一直如此,好似對我要趕他走的意思裝聾作啞,忍不住火氣:“你走,去李貴人那吧。”我一臉埋怨的看著他,他哈哈笑起來:“你總算說出口是因為什麼這麼生氣了”我看他一臉明知故問的樣子,便狠狠的推開他,他卻緊緊地死死地拽住我的手,“既然這麼在乎,那為什麼又不聽我解釋?”我反問他:“既然你知道我這麼在乎,那為什麼還要這樣做?”胤禛低下頭,長長的歎口氣,“真的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又要給我擺道理講嗎?我撇開他,徑直向屋內走去,嘴裡不停的說:“我什麼道理都不知道,不願意聽。”只見他從我的身邊擦過,然後拽著我的手,一直往前走,直到床邊,然後把我有力的放平在床上,雙手捏著我的手,壓著我的身子,把臉直逼在我的耳旁:“不聽,也得聽!”
 

我第一次見到如此粗暴的他,心裡一陣恐懼。身體在發抖,沒有了任何反抗的力氣,只是眼淚不停的掉下來。他看到我這樣,立刻鬆了手,坐在一旁,心疼的看著我,不停的說:“若曦,對不起,對不起,若曦。”我止住了哭聲。“你跟我生氣,除了解釋,我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可你卻不願聽我解釋,我剛剛失控了,對不起。”

我沒有做聲,他繼續說:“你說的李貴人是去年新選的秀女。”他有些歉意的看了我一眼,“她與皇后的貼身丫頭秋菊是遠房親戚。”

我看了眼胤禛,我本以為胤禛就算是寵倖她,也定是因為李貴人有著不同尋常的家族,沒想到竟然也如此不盡人意。那麼,胤禛寵她的原因是什麼呢?兩情相悅?我的手不經一抽。

“你也知道,弘曆的婚事,皇后欲把嫻兒賜給弘曆,可是熹妃並不看中她,雖然便面上各司其職,其實她們已經因此有了怨言。”

我忙著問:“那麼?弘曆必須取嫻兒嗎?”胤禛搖搖頭。

“如果是那樣,我便不再愁心,我已經下旨將富察氏許配給弘曆做福晉,而嫻兒則是側福晉。”

我想到一向好強不甘人後的皇后,面對如此的一份聖旨,又會有如何反應。她是知道弘曆是胤禛心中的儲君人選,她是想要烏拉那拉氏的女子永保皇后之位的,可是……

“那皇后……”

“皇后知道這是熹妃的想法,心中已經十分生氣。”胤禛打斷了我的話。

“所以你就借此寵信李貴人,想通過李貴人讓秋菊從中緩和?”我有些明白,問著他。

他略帶笑的點點頭,露骨的說道:“若曦,我即使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也不一定會有肌膚之親的。” 

聽到他這話,我面上一熱,隨即心中的怒火便慢慢消失。

“你還是很在乎皇后的,對不對?不然,你又為什麼要擔心她生不生氣?”

他癡笑了一會,慢悠悠的跟我說著“費揚古之長子星輝,任副都統,而如今準噶爾等地躍躍欲試”他把聲音漸漸放低,“朝廷準備對準噶爾用兵,為保證這場戰爭的順利進行,一切軍政保密大事均需隨時處理。所以我有意下令在內閣之外建立軍機房,而星輝無論是在軍機處,還是出去打仗,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員猛將。”

原來是這樣,他既要顧慮弘曆和熹妃的感受,又不能得罪烏拉那拉氏,所以不得不在中間不停的屈折~~我看著他這樣勞心勞力,發呆著,這就是他費盡一切得來的皇位嗎?即使他如願的坐在了這個位置上,所做的是也是不盡人意,往往左右權衡。不禁感慨:“你這個皇帝,也並不是那麼舒心。”

他動情的看著我:“古往今來,哪個帝王不是如此?只是,我比他們幸運的是,我有你在身邊,他們都是孤家寡人,可我不是。”

“哦?”我將食指放在他的鼻尖上“那你的美男計進展的怎麼樣了?”

他不禁噗的笑出聲來“美男計對你還有點用,至於後宮的人,往往地位更重要。”

我又想起那日初一久久等不到他,遂用質疑的語氣問著他:“你大年初一也去了李貴人那麼?難道公事也要這麼盡心盡力?”他的目光突然冰冷起來,手捏成了拳頭,爆出了一根根筋。 

正當我尋思著是不是自己又說錯了什麼,他開口道:“那日除夕,皇后跟我說,她出去的時候偶遇到你跟熹妃。”

“是,那日是我跟熹妃娘娘在外面,怎麼了?不妥?”

“皇后說……”他有些猶豫,但還是繼續說了下去“皇后說,她撞見你和熹妃正在商量如何才能讓我應允讓弘曆娶富察氏家的女兒……”

我心中一驚,原來,皇后還是在背後偷聽了一切,我正在心裡鄙視著皇后的行為,又突然覺得這些跟我剛剛問的,沒有絲毫關係。

“這跟你不見我有關係嗎?”

“若曦,既然你覺得富察氏更好,為什麼,你不能坦然的告訴我,而是與熹妃在背後合計?你還記得我們之間說過的,坦誠相待嗎?”

胤禛的語氣有些強硬,可以看出他的內心十分激動。我恍然大悟,原來,胤禛是誤以為,那是我和熹妃暗地商量。他耿耿於懷的是,我並沒有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告訴他。我正欲開口解釋,又想到皇后到底跟胤禛說了什麼,她又為何要跟胤禛說這些呢?事情已經過了這麼久,我就是解釋也無用了,那麼胤禛是不是相信皇后說的呢?我停了停:

“那你是怎麼想?認為我和熹妃串通……”

他把手敷在了我的嘴唇上,不讓我繼續說下去,“我當時是很生氣,所以大年初一,我把自己一個人關在養心殿一整天。若曦,最後我否定了皇后的說法。你不會如此。即使你要插手這件事,也決不會是在背後。”我被胤禛的話,感動的一塌糊塗。“

那日是熹妃娘娘來找我,想讓我幫弘曆的婚事說幾句話。”聽完了胤禛的話,我才解釋道。

“嗯,我前幾日聽熹妃跟我說了。對不起,若曦,那段時間,真的是好多事。”我理解的點點頭。依偎在他懷中。心中還在思索著,那日我走之後,皇后到底又和熹妃說了些什麼…… 

正當我不停的回想著那日的情境時,忽感覺得頭上猛然一疼,我立刻撅起嘴,琢磨著他怎麼又給了我一個爆栗,最後才知道原來是胤禛拿自己的頭碰我。

“呵~換種方式了哈~”我做了一個爆栗的手勢。

他仰頭笑著說:“嗯,我時刻都在進步~”

“你進步就進步,幹嘛撞我,很疼耶~”我氣鼓鼓的說。

“那你剛剛又在想什麼呢?”他好奇地問。

我實話實說:“我不明白為什麼皇后娘娘會這樣做,也不明白她這樣做的意圖。”

胤禛笑的有些尷尬“有些東西,永遠不知道最好。”我有著一股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正想接著問下去,胤禛又接著說:“那些都不重要,我這次,可是有重要的實情哦~”

他說完,就坐在一旁,賣起了關子,不管我怎麼問都問不出來。最後索性不問,我吩咐蘭心和紫月把弘軒雲起抱了過來。坐在胤禛身旁,哼著歌哄他們睡覺。

“若曦,你怎麼不問了?”

“不問了,憋死你~”

“哈哈……”胤禛的笑那麼自然而霸氣“好了,我告訴你,再過十天,是什麼日子,你知道嗎?”

“十天?”我聽到他這麼說,就開始在心裡盤算著。

“別想了,再過十天,可是弘軒和雲起一周歲!”

“哦。對!”

我拍了自己的頭,猛地站起來。看著身邊的孩子,我有些自責,這樣重要的日子,我竟然全然不記得了。還好有胤禛,不管多忙,他都會把我和孩子放在心上。不知不覺中,弘軒和雲起都已經周歲了,有他們在身邊,覺得時間過得好快。

見我面帶驚喜,他忙按著我:“還有呢,再過四十天,你知道是什麼日子嗎?”

四十天,胤禛的生日?我的生日?太后的祭日?聖祖爺的祭日?所有的日期都在我腦中打轉,我實在是想不到,於是面帶難色的看著胤禛,用幾乎哀求的眼神看著他,他捏著我的臉:“你個笨蛋,當然是弘軒和雲起滿月一周年的日子啊!”見他如此說,我泄了口氣,回過神,發覺他是在耍我,便對著他直翻白眼。哎,心中默默想著,不管怎麼樣,他都吃定我了,而我,敗給他了。 

若曦~”

“嗯?”

“我準備在太和殿再舉行一個宴會啊,宮裡上下好好慶祝一番才好。”胤禛滿臉笑意的看著已經睡熟的弘軒和雲起,用手指撫摸著他們。

“又要如此大動周折麼?”我有些不情願的問著。

他把我的身子靠在他旁邊“怎麼了?”

弘軒和雲起從出生到如今,因為胤禛的寵愛,已經讓齊妃、皇后等人眼紅。如果在這個關鍵時刻,又大肆鋪張的為兩個孩子過生日,定會引起其他妃嬪的嫉妒,還有後宮的不安。

看我不說話,胤禛搖了搖頭:“若曦,感謝你,感謝這兩個孩子,讓我第一次有了做父親的感受,自從他們出生,我總覺得自己身上多了份責任感,這種感覺是我從來沒有感受到的。”

我點點頭,我跟胤禛的感覺是一樣的。孩子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在眼裡,他們的每一分進步,我都發自內心的開心,他們的任何不舒服,在我心中會被無限的放大。這就是父母吧。

“可是,我不想因為弘軒和雲起,讓很多人在背後說你偏寵。”

胤禛一把摟住了我,“謝謝你,若曦,你這麼為我考慮,可是,我不要委屈你,也不要委屈孩子。他們本來就是因為一些原因而早產,我當時看著他們那麼嬌小,甚至都會害怕,可是,上蒼是顧念我們的,讓我們的孩子健健康康的成長了起來。”

“是啊,上蒼是眷顧我們的。”這樣的生活,擁有著胤禛的寵愛,還有兩個孩子伴在左右,不停的喊著額娘,是我回來,沒有想到的。感謝這兩個孩子,給了我和胤禛無限的樂趣和動力。

本想答應胤禛的想法,可是想到弘曆,因為胤禛對他的疼愛,而備受前朝後宮的矚目,不管是學習功課都必須十分用功,就連自己的婚姻,都備受牽制。我不願意孩子過早的失去歡樂還有自由。

“胤禛,其他阿哥格格都沒有如此,宴會就不要了吧。我不想讓別人覺得弘軒和雲起有什麼特別。”

“他們是我們的孩子,當然會特別。”可是見我不肯讓步,胤禛無奈的說:“那好吧。聽你的。”

我立刻興奮的鼓起掌,胤禛白了我一眼“你就是如此,不隨你,你就一副天塌了的樣子,一隨你,好似明天就過年般~”

我依偎在他身邊,悄悄的說著:“宴會可免,可是那天我們也不能馬虎啊~”

“哦?你又?”胤禛嘿嘿的笑了起來。

“等著吧~~那天你可要一直陪在我和孩子身邊哦~”我半請求半命令的說著。他點點頭。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