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胤禛,你就讓太醫來看看吧~”胤禛坐在養心殿內神色悠閒的看著堆積如山的奏摺,而我不停的在他身邊踱來踱去。自從胤禛病稍有好轉,便不願意再宣太醫,任我如何苦口婆心也無用。在外人看來,一切都是為了不耽誤國家大事。只有我內心明白,自從這次病後,胤禛的身體便大不如從前,他不願意被人知道,更不願面對自己身體日益趨弱的事實。從他眉宇間的疲憊,和身體的日益不濟,我便明白,他越發力不從心了。

“皇后娘娘到~~~”正當我無可奈何之時,聽到了這樣的通報。自從上次與皇后娘娘談過之後,便再也沒有見過。內心複雜不安,不知她又來做何?不知我是否理應出現在這裡?我抬頭看了看胤禛,他對我點了點頭,我便超內間走去,躲在屏風後面。隱隱約約的看著皇后娘娘雍容華貴的過來了。

“皇后來是何事?”從縫隙中,看到胤禛並沒有抬頭,神色冷淡的問著。

皇后一臉笑容:“臣妾是來看看皇上的身體是否痊癒~”聽到她言之懇切,如此關心胤禛,我內心竟然全部是酸酸的感覺。

“勞皇后掛心,無礙。”聽到胤禛如此冷漠,我心中竟然全是驚喜。只是不知胤禛是否只是做給我看,轉念我有嘲笑自己,即使是做戲,也難為他肯為我做。

“還有事?”皇后一直沒有走,胤禛緩緩抬起頭,他的話,也把我的神經拉回了現實。

“皇上,四阿哥剛剛祭祀景陵回來,臣妾看四阿哥已經長大成人,並為皇上排憂解難,甚是開心。”這真是一番活生生的廢話,我聽著不經搖頭,不明白皇后為何淨說些無用的廢話。難道是為了奪胤禛的好感? 

皇上可否注意到弘歷年齡已經足夠大婚了?”

皇后娘娘無心的說出這麼一句。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皇后此行是為了這。我內心為熹妃娘娘不值,親身額娘都沒有為此著急,反倒讓皇后搶先。我從縫隙之中,看到胤禛對皇后此言有所感觸,放下手中的奏摺,起身走到皇后面前。

“皇后有何建議?”

語言之間仍夾雜著冷淡。我心中既為他們之間的相敬如冰而開心,又為他們關係淡薄而心疼,這便是媒妁之言的悲哀,他們之間,充斥著的是對彼此的責任和義務。

“不如從官三品以上的大臣之女中選吧。”

“也好。這事就交給皇后了。”胤禛又退回到椅榻上,“只是,皇上,臣妾娘家大哥之女烏拉那拉嫻兒與弘歷年齡匹配,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我在屏風後面,早已按捺不住,原來是來求婚的啊,白白繞了一大圈子話。我想到弘曆的婚姻便會因此而斷送在皇后手裡,心中憤慨著,千萬別的呼喊著胤禛不要答應。只見胤禛略微皺頭:“滿洲鑲黃旗,佐領那爾布之女。也好。”皇后臉上頓時笑開了花。我眼看著一樁沒有任何愛情作為基礎的婚姻就此下定結論,緊緊的咬住下唇,生怕自己會突然克制不住,挺身說話。正當我鬱悶之時,胤禛繼續說著:“只是,這事先不要下定論,待問過弘曆之後吧。大婚之事,還需與熹妃商量。”

皇后的臉一點點冰凍下來。我心中為胤禛聲聲叫好,看著胤禛不動聲響的又開始了批閱奏摺。

“皇上,弘軒那孩子……”我聽到皇后娘娘喊出弘軒的名字,心猛然一提,這個皇后,又要做什麼。正當我為皇后接下來的話,而凝神關注的時候,只聽胤禛聲音低沉,卻十分有魄力的說著:“弘軒是朕和若曦的孩子,他的一切事,都交給朕和若曦,皇后已經統攝六宮,不用再為此操心。”我忍不住想要拍手叫好,眼睜睜的看著皇后無可奈何卻面帶笑容的離開了養心殿。 

我看到胤禛不停的往屏風後面瞟著,便故意藏在內屋不出來。

“你要是一直不出來,那我可就成了金屋藏嬌了。”

胤禛戲謔道。我飛奔而出,撲到在他的懷裡,像小雞啄米似的不斷地親吻著他,弄得他癢癢的不行,哈哈大笑起來。溫順的靠著他的胸膛:“胤禛,謝謝你。”

“為了我剛剛跟皇后說的話?”

“嗯,我不明白,為何皇后娘娘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我們的弘軒身上。”

我試探性的問著他,卻見他眉頭突然皺起來,許是不願我看出什麼,他乾咳了幾聲:“皇后如今膝下無子,難免。”我顧不上那麼多,既然胤禛剛剛開了口,我便想皇后娘娘無論如何都不會再進行干涉了。心中美滋滋的。

正欲起身,卻忽然想起弘曆大婚之事。我欲言又止,胤禛給了我一個狠狠的爆栗“又瞎琢磨什麼呢!”

“弘曆的大婚啊!~”

胤禛將手放在太陽穴的地方,使勁兒的按著:“這個事,真是困擾。”是啊,弘曆在胤禛心中早已經是不二的帝王人選,選福晉便如選以後的國母,定要慎重加慎重。

“胤禛,雖然此事不歸我管,可是……”

“什麼呢?”胤禛看我不敢繼續說,點點頭,鼓勵我繼續“可是,我總覺得弘曆自己的心思最重要。那可是相伴一生的人啊!”

胤禛點點頭,感慨著“皇家的事,難免有不如人意的地方。”

“難道你真的要把皇后的侄女賜給弘曆嗎?”

我心中不禁有些厭惡。皇后所做的一切,是為了維護烏拉那拉家族以後的地位,如果等弘軒長大成人,是不是也難逃這樣的安排?

“這也許是比較好的選擇,見過嫻兒,也是閉月羞花之色~”他故意看了我一眼,“不過沒你好看。” 

我知道胤禛在打趣我,便將頭深深地低下。“相貌只是一部分,性情相合才最重要。”我早就聽說,皇后的侄女烏拉那拉嫻兒是有了名的大小姐脾氣,每每來到皇后宮中,也是對宮女太監吆五喝六的,如此囂張之人,如何能配上穩重的弘曆?胤禛聽到我的話,點了點頭:“這事是得從長計議,得問熹妃的意見。”

“還有弘曆自己的想法。”我連忙接上他的話。他有些吃驚,但卻沒有否定我。我不願意在看到十阿哥的事重新上演,儘管他和明玉的結局是好的,但是萬萬不能拿婚姻去冒這個險。“問問弘曆,也好。”他象徵性的吻了吻我的額頭。然後繼續看著奏摺。

我明白自己也該走了,便要起身:“那我就走嘍~”略帶撒嬌的說,他抬起頭寵溺的看著我,“如今,眼看著就到了新年,我想著今年回圓明園過。”我有些吃驚,嘴張開成了一個O形,“不願意?”胤禛不解的看著我。我忙搖頭:“我早就想回,只是你怎麼突然有這樣的決定?”他歎口氣:“上次你來說道弘軒他們的事,我就明白,你定是不習慣後宮的生活,園子裡清淨,回去也好。過幾日,你就收拾收拾東西吧,我們一起。”聽到“我們一起”,心中便如萬千花開般燦爛。他是瞭解我的,也願意為了我做出讓步,那麼我犧牲一些又有什麼關係呢?得夫如此,大幸啊~

心中美美的向外走去,心中卻又升起一事,我拍了拍腦袋:“哎,被皇后娘娘弄得,我把正經事都忘了。”胤禛迷茫的看著我。“給你請太醫啊!”他聽後,便顯得十分無奈:“若曦,回去吧,我沒事,用不著太醫。”我在一旁跺腳:“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他噗嗤的一聲笑了:“太監?你?”然後用犀利的眼光把我全身掃了一遍,搖搖頭:“不是太監啊!”聽到他這樣調侃,我面色一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連忙跑了出去,一邊跑一邊吩咐門外站著的高無庸去請太醫。然後聽見內屋裡,胤禛朗朗的笑聲~~~
 

過幾日便是雍正六年。依照胤禛的決定,有關新年的一切慶典,都準備在圓明園裡進行。皇后熹妃等人,也移到了圓明園內小住。雖然這樣的安排,讓我心中不爽,但是經歷了這麼多的分分合合,我的內心也沒有過於排斥。

“弘軒~~”我聽到胤禛在書房內大聲的喊著。如今的弘軒,已經十個月。精力旺盛的他,每日就是不停的鬧騰。我正在小廚房忙著晚餐,聽到胤禛的聲音,急急忙忙放下袖子,跑進去。眼前的一幕,讓我哭笑不得。弘軒在胤禛的書桌上到處趴著,周邊是被折騰的亂糟糟的奏摺,地面上也散落著毛筆等,就連弘軒身上都粘著點點的紙屑。而胤禛,坐在椅子上,任由弘軒爬來爬去,只是用手護著他的方向,避免摔倒。我立刻跑上去,把弘軒抱下來,眼睛瞪著他,斥責:“弘軒,你這是幹什麼!”弘軒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我,一副委屈的表情,隨即頭扭到胤禛臉前,半哭半鬧的喊著:“阿瑪,額娘凶凶。”聽到這麼大的他就已經知道誰能保護他,還學會了打小報告。我愣在一邊,不知所措。胤禛從我手裡接過了弘軒,笑著看著我,哄著他“寶貝兒子,不哭哈,阿瑪也怕額娘啊。”聽到胤禛的話,我頓時有種撞牆的感覺。合著這倆父子在這裝可憐呢~索性就如此,我把雙手插在腰上,擺出一副兇狠的樣子:“都給我去吃飯!!!”

吃飯時,胤禛摟著弘軒,我抱著雲起,一人一口的喂著。忽然胤禛用筷子插上一個丸子,喂到了我嘴裡,還可憐兮兮的說著:“先把你們額娘喂飽,這樣我們就有好日子過了。”聽到這話。一個大大的丸子,被我活生生的全部咽下。看到我吃到了東西,而他們自己卻沒有,弘軒和雲起淘氣的叫起來。瞅著這倆嗷嗷待哺的孩子,我搖了搖頭,卻看見胤禛在一旁揉著頭,最近,他的頭疼越發頻繁。我忙問怎麼樣?“沒事,可能是最近沒睡好~”“那你剛剛還讓弘軒把你的奏摺都弄亂,那你今晚豈不是又該熬夜?”我生氣的說著。“弘軒喜歡奏摺,就讓他多接觸。”聽到胤禛這樣的邪說。我笑的止不住:“他是喜歡在上面爬來爬去而已……”
 

早起乏力,努力的睜開眼,歎息著,今天是雍正六年的最後一天,內心忐忑著,即將到來的雍正七年會是怎樣的光景。卻依稀想起,雍正八年是十三爺逝去,心中免不了傷感。正當我剛剛梳洗完畢,打開窗子看著窗外的暖日時,胤禛卻如陽光般降臨。

“若曦”胤禛大步流星的走來,許是因為春節的喜氣,胤禛這幾日氣色漸好,加上我為他準備的新年禮服,更是神采奕奕。我轉過頭:“剛下朝?這麼早?”他拉起我的手,要帶我出去,我停住了腳步,滿臉疑問的看著他,“嗯……若曦,今天是除夕,你就陪我一天吧。還有弘軒和雲起,這是我們一家第一次新年呢~~”是啊,這是四口之家的第一次新年,我早上的愁雲慘澹頓時消失,跟著他往勤政親賢殿走去。“你不忙著批閱奏摺嗎?不怕弘軒和雲起吵到你嗎?我陪著你方便嗎?你什麼時候去皇后那??”一路上我喋喋不休的問個不停,胤禛猛地停住腳:“怎麼那麼多問題,陪著我需要那麼多問題嗎?”見他如此,我也不再追問下去。

我把弘軒和雲起遠遠地抱離胤禛,不願讓他們打擾到他。一整天,我都覺得胤禛的眼光隨時都在我身上掃來掃去,也略略有點不安。難道是為了今天除夕不能陪我,要去皇后那嗎?難道是他內心覺得虧欠我?看著他心不在焉的裝作批改奏摺,我也不停的猜想著。這樣的時間,實在難熬,“胤禛,我還是回四宜堂吧~”聽到我如此說,胤禛連忙坐到我身邊,牽著我的手:“別嘛~陪著我”幾次都是如此,他不願意我離開他身邊分毫。心中的疑惑一層層的加深……
 

正當我疑惑著,只聽門被輕輕地打開,我忙抬頭。只見高無庸面帶笑容的跑了進來,瞟了我一眼,輕輕地哈個腰,然後對著胤禛的耳朵,耳語了半天。胤禛的一臉緊張全部卸下,只留下無限的笑意。今天的胤禛如此反常,正當我想上前偷聽,胤禛盯著我:“若曦,走~”我無奈的叫著:“又去哪?”只見他快速把身子閃到我身邊,給了我一記爆栗,耀武揚威的說:“去看你的新年禮物~”

原來是為這事而神神秘秘啊,我把懸著一天的心微微放下了。還沒輕鬆一會,就開始納悶為什麼胤禛把我圈在他身邊一整天?不禁感歎著,玩心眼,還真是胤禛的手下敗將~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心甘情願的陪著嘍~我面上裝出一副不耐煩的表情,心中卻是不斷地猜測著究竟會是什麼?想著想著,不禁笑出了聲。胤禛回頭得意的看著我。從一旁那了一塊紅布,把我的眼睛輕輕地遮住。我拍打著他的手:“這是幹嘛?古古怪怪的?”沒有任何聲音回答我,我吵鬧著“不理我,我就喊非禮。”“哎,真是敗給你了。”胤禛的話語裡透著笑意,“跟著我就對了。”我默默的牽著他的手,任由他把握著方向。雖然看不清前方的道路是哪,但是卻如此的有安全感。

終於,走了許久,停在了一個地方,剛剛隱隱約約的知道自己進了一個院子。待到胤禛替我放下蒙布,我吃驚的喊了起來。
 

原來,他帶我回到了四宜堂。眼前的桌椅擺設,全部都是嶄新的天然紅木做成的,這不是重點,讓我歎奇的是,所有的傢俱上都雕刻著木蘭,而且形態不一。有剛剛露頭的木蘭,有含苞待放的木蘭,有花葉綻放的木蘭……繼續往裡走,便是臥室,從窗簾到床鋪,也全部都是木蘭模樣,而且在邊邊角角都繡著‘禛曦’兩個字。

我回頭問胤禛:“這些字可出自你?”

他揚了揚眉頭“豈止是字,這裡所有的木蘭都是我親自畫在稿上,讓工匠仔細雕琢而成的。”

“你會畫?”

我向來只知道胤禛的字剛勁有力,卻不知他的畫工也是甚好。看著我一臉不相信,他有些委屈的說:“你就裝不知道吧~”

“裝?”

我更納悶了,“那可不,當年我送你的鼻煙壺,上面的圖案就是我親自畫的?”

“啊??”

如果能把我此刻的表情定格,一定是眼睛和嘴都變成了O型!原來那個諷刺我是小白狗的圖像出自他之手啊~~想到那麼栩栩如生,在心中不禁讚歎著,卻絲毫不願意在臉上表現出來。

“這麼多木蘭,費了不少功夫吧?”

我有些心疼的問,他每日都為國家操勞,卻還有心親力親為的為我做這些,心中的不是感動,而是震撼。我伸開雙手,將自己掉在他的脖子上,有些撒嬌的說著“真的好感動啊!胤禛,我愛你。”

從他答應去娶我,到我們相知相守,這是我們之間,第一次如此明白的告白著,他許是有些不習慣,略略有些臉紅。

“你不是說,男人應該追女人嘛?追就是送女人喜歡的東西,而你喜歡木蘭~~”

看著他記住了我們曾經的點點滴滴,更是心花怒放。整個四宜堂,都充滿著愛意和陣陣爽朗的笑聲~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由於原作者在第十八章之後就沒有分章節了,因此之後的章節是本人自行分段。若有覺得不妥、不順,請多包涵!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