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深知身在情長在,悵望園林鳥語聲

兩個月的弘軒開始各種調皮起來。每日總是白天歡睡,夜裡醒著,雲起與之相反,每天都被這兩個倒著相反時差的孩子折騰的筋疲力盡。每當看到他們臉上的笑容,我都會想起,自己遠在21世紀的父母,每次面對他們無盡的嘮叨,我都顯得極其不耐煩,而如今,當了母親,也才明白辛苦和不易。此時此刻,不知道他們是否也在想我。成宿成宿的睡不著,我便抱著孩子在院子裡,遠遠的朝著東暖閣看去,如果看到有燈光亮起,我心中便是無限傷痛,如若沒有,便是安心胤禛在養心殿內批閱奏摺。

齊妃等人,也是偶爾來,帶著那些初入後宮的貴人們。我不知她是故意為難我,還是閑著沒事。實在不願意這樣折磨自己。我便想著搬回圓明園,在四宜堂裡過著自己的日子,不願再被齊妃等一干人等打擾。

我讓蘭心喊來高無庸,讓他帶話給胤禛,說我不宜在宮內,自行去圓明園。我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我希望胤禛知道我的決定後,會跟我一起遠離後宮。自高無庸去帶話後,我心中忐忑不安。我猜不透胤禛會是如何反應和回覆。待到吃過晚飯,高無庸才匆匆忙忙的過來回話。

“娘娘,皇上說……”聽到高無庸這話,我身子立刻向前傾,“皇上說,一切隨娘娘心意,皇上囑咐娘娘照顧好阿哥格格。”

聽到這話,我不知胤禛內心到底想說的是什麼。依我心意?那便是,我獨自一人前去圓明園。呵呵,我笑自己,難道他會跟我一起嗎?這裡有春日的姹紫嫣紅,又何必單戀我一隻殘花?我打發了高無庸。便對蘭心和紫月說儘快收拾行李,明日就走。既然如此,讓我快速的逃離這裡吧。 

清晨,早早的便準備好馬車,想趁著晨光啟程。一路上,弘軒和雲起此起彼伏的哭鬧著,身旁的奶娘也是不知所措的哄著。我第一次看到他們如此哭鬧,心中更是心疼。血濃於水,難道真的是因為要離開阿瑪而有感應嗎?我寧願讓自己相信不是。我知道,既然我要遠離宮中,而胤禛也不聞不問,那以後的日子,恐也不會再有相聚。忽然之間,我竟有了那次遠離紫禁城的感覺,我拼命的抱著兩個孩子,眼淚也隨著他們的哭喊落下。馬車內,哭聲混作一起。

我在內心責怪著胤禛,為何能狠下心一個月不見我們母子三人?為何不知道挽留我?為何連見一面也不肯?帝王之愛,本就無常,我卻如飛蛾撲火般。

只覺得馬車異常的慢,等到回到四宜堂,早已是豔陽高照。呼吸著園子裡的清新舒暢的空氣,心情好了一些。可是慢慢步入四宜堂,又覺得黯然。我離開四宜堂,是為了找胤禛以訴離殤,可是,如今,時隔一年,我又一個人回到四宜堂,無處訴離殤。我苦笑著,難道我跟胤禛之間就是這麼分分合合的輪回著嗎?為什麼,我不能如剛回來一般,不顧一切的,願意陪著他走完最後幾年,終究,那時的我,太過於天真,以為沒有了八爺、十爺、十四爺,我和胤禛就能相安無事,原來,歸根到底,問題不是出於其他人,而是我們自己。

走進屋內,一切整齊而有序。我誇獎著這裡的宮女太監:“還是你們有心,把這裡一直打掃。”

他們慌亂的跪下,忙磕頭:“回娘娘,是萬歲爺昨日讓我們前來收拾的。”他……他就這麼急於把我打發走嗎?我笑自己,興許自己這麼負氣一走,倒如了他的心。 

剛剛安頓下來,就看著高無庸緊趕慢趕的來到了圓明園,帶來了西暖閣的御用廚子和李太醫。高無庸還氣喘吁吁的回著話:“娘娘出發也太早了,奴才都沒來得及安排。”看著高無庸被折騰的兩處跑,我笑個不停。這些,都是出自胤禛的意思吧,我的心中,有了些許感動。

胤禛如此,是為了兩個孩子,還是出於我們的愛?不願意再多想,既然我已經逃離了後宮,就安心的過自己的日子吧。以後的日子,我沒有任何打算,也不要做任何掙扎。對我來說,最大的事,便是安心撫養著弘軒和雲起長大。想到以後會有兩個特別像胤禛的小人,天天跟著我,崇拜著我,內心更是沒有怨言。

一日,我正在給弘軒和雲起講著三隻小豬的故事,只見他們雖然什麼都不懂,但是看著我誇張的表情,傻傻的笑著。隨即又聽到了一聲震耳的大笑,一聽,我便知道十三爺。

我忙停著,對著門外:“十三爺,偷聽的很開心?”

“哈哈~若曦,我以為你在講孔融讓梨呢!”十三爺戲著我,我絲毫不理會十三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十三爺笑著問我:“在這裡靜修的如何?”

“我這裡哪裡是靜修,明明是被打入冷宮了。”我自嘲著。

“若曦,真正的冷宮是後宮。”十三爺意味深長的說著。

“那些事,與我無關了。”

十三爺驚異的說:“若曦,你想明白了?”

“不是,我是放開了。從他寵倖李貴人開始,我就看明白了,我的要求,我的難過,都阻止不了他,那我又何必天天困在其中。” 

十三爺不再說話,摟著雲起在一旁細心的哄著。我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他:“胤禛……他……最近很常召李貴人嗎?”

十三爺長歎一口氣,“我一直感覺,你有事情問我,沒想到是這事。”我明白,這麼問,不管十三爺做何回答,對十三爺都不好。便不肯逼他回答。

“若曦,這些事,不是我不願坦誠,是我,真的,不知道。後宮的事……皇兄……”我理解的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用再解釋。“若曦,我本以為你要問我十四弟的事,可是你問的卻是……可見,還是皇兄最為重要。”

“看破不說破”我等了十三爺一眼。略有點尷尬,我又何嘗不知道自己的心呢?

恍然大悟間,我忙著問十三爺“十四爺怎麼樣?”

十三爺搖了搖頭,“不知道,我只知道,宴會之後,他自行回到了壽皇殿。”

“那皇上?”

“放心,皇兄並沒有對十四弟做什麼。”十三低頭看著雲起“若曦,你不要再為別人瞎操心了行嗎?你為什麼不為自己想想,不為孩子想想?如果你跟皇兄解釋清楚,就會沒事的。”

我怎麼能不懂?可是我又能怎麼解釋?看著十三爺,我苦笑著:“不是我不想解釋,是沒什麼能解釋的。”十三爺看我如此,也不再多言…… 

十三爺走後,我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總覺得自己開始逃避現實,這樣的若曦,不是真實的若曦!自己好像一個迷了路的飛蛾,到處飛著,大多數碰上的卻都是嚴實的牆壁。

不一會,聽到院子裡的門,又一次被推開。我以為是十三爺又回來了。便開口道著:“十三爺,怎麼又拐回來了?”結果聽見了高無庸跪地的聲音。很明顯,我的話,把高無庸嚇到了。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淡然的喊高無庸進來。

高無庸滿臉笑意:“娘娘,皇上遣我來把阿哥和格格接回宮。”接回宮?為什麼?難道讓我們母子分離嗎?還是要把我的孩子交給別人撫養?

“不行!”我斬釘截鐵的說。高無庸明顯被我的話嚇愣了。

只是連連的說著:“娘娘啊,皇上最近很是掛念小阿哥和小格格~~所以遣奴才來接。”

聽到此話,我心中一酸,難道沒有絲毫的掛念我嗎?為什麼不召我回宮?既然想念,為何不親自過來轉念一想,我又何必跟孩子爭風吃醋。但願胤禛如我一樣,因為愛著另一個人,而愛著孩子。畢竟,孩子的血液裡,有著對方一半。我吩咐蘭心和紫月,讓她們帶著孩子跟高公公進宮一趟。高無庸很是詫然,“娘娘不同行嗎?”我又何必同行,既沒有召我,我又何必前去。

“本宮不舒服。”我搖了搖頭。

高無庸惶恐的帶著一行人走了。四宜堂內只剩下空蕩蕩的幾個人。我吩咐所有人都下去,獨自一人靜坐著。我何嘗不知道,高無庸最後問的那一句,也是胤禛的意思,可是,我卻不知道怎麼才能面對他。那日齊妃的話,深深地種在了我的心上。一個轉念又可以去找其他女人的人,讓我相濡以沫?淡淡的喝了口茶。眼巴巴的看著窗外,希望著,他們能早點回來。
 

我突然意識到,我的世界,已經完全是孩子和胤禛。當他們從我的生活中抽離,我的世界,便開始黯然。不知等了多久,太陽都漸漸的落下了。我開始不安,在屋裡踱來踱去,後悔著,剛剛為何沒有一同前往。他們會不會今晚不回來了?那麼他們餓了怎麼辦?睡覺沒蓋好被子怎麼辦?我的內心不斷地焦慮著。

剛掌上燈,高無庸一行人便回來了。我急忙出去接。高無庸哈著腰,讓蘭心和紫月把孩子帶了進來,“皇上說,如果再不送來,娘娘就該啟程回宮了,所以吩咐奴才趕忙攆來。”聽到高無庸的話,我心中還是安安琢磨,果然,胤禛知我甚深。我忙吩咐高公公離開,然後抱著孩子進了屋。剛要給他們換衣服,卻發現,他們的脖子上各掛著一個墜子。仔細一看,是用上等羊脂玉雕琢而成的木蘭墜子,比我脖子上帶的略小,但更加精細,背後一個不起眼處,可刻著“禛曦”,如此眼熟,看著特別想胤禛的字。我的心泛起了漣漪,忙著問蘭心紫月是怎麼回事。最後才得知,這是胤禛特地吩咐人做的龍鳳玉佩。看著胤禛的心意,我滿足的笑了。不管如何,不管我跟胤禛之間有多少糾葛,他愛孩子,依然一如既往……

蘭心在一旁多嘴:“皇上吩咐了內務府,以後阿哥格格所專用的東西,都要派專人去做,上面都要有‘禛曦’這兩個字。”聽完這話,我詫異了。禛曦禛曦,珍惜珍惜。是我們都不懂得珍惜彼此嗎?心裡難受,不願意再說什麼,只是默默的幫弘軒和雲起換著衣服。卻在他們的衣服內側發現了一張紙。我支開了旁人,打開之後,認出了胤禛的字跡:“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眼中頓時濕潤,他是明白的,明白我為何負氣而走,明白我為何不肯見他。只是,為什麼,他不肯親自過來,告知我一切?難道還在為十四的事而生我的氣嘛?我開始反思著,是不是,真如他所說,我傷他傷的太深了嗎?

不知道胤禛何時學會如此撩人心思的做法……摟著弘軒和雲起,一夜未眠。許是見到了自己的阿瑪,許是他們之間玩鬧了許久,回來之後,他們便早早入睡。

太陽早早的升上了天空,入夏之後,天氣開始變得燥熱不堪。我每天都在四宜堂內放著冰塊,以免孩子身上會長痱子。弘軒和雲起已經四個多月了,悶熱天氣時,我喜歡把他們放在小小的水盆裡,扶著他們,讓他們相互嬉戲,然後等到他們精疲力盡,便讓他們美美的洗個澡。那日正在給他們穿衣,聽著周圍的宮女太監議論紛紛,四宜堂裡很久沒有如此談論一件事。我便留了心,想要聽清楚他們談論著什麼。搜索到了一些隻言片語,最後才明白,弘時在被胤禛囚禁數月之後,殤了……
 

這些日子,我全心全意的照顧著弘軒和雲起,對宮中的事,鮮有耳聞。待仔細的問過蘭心等人後,才知道,胤禛看過弘軒和雲起的第二日,弘時就殤了……我的心開始顫抖著,難道如野史一樣,是胤禛賜死了弘時嗎?我下意識的摟住自己的孩子,生怕一不小心,就會永遠失去他們。我忙著對蘭心和紫月說:“速請十三爺過來,馬上,立刻”……

十三爺眉宇之間全部是疲憊。我為他泡上一杯茶,他略笑著:“好久沒有如此悠閒的喝過茶了。”

“十三爺,弘時……”見我臉上是無法驅逐的陰霾,十三爺啞然失笑。

“我本就打算,這幾日過來找你的,皇兄那邊, 若曦,你回去看看吧……”

我直截了當的問:“弘時是被賜死的嗎?”

十三爺一聽,手中的茶杯抖動著,急忙起身,捂住我的嘴:“若曦,你還嫌麻煩不多嗎?”

我被十三爺的突然的舉動而嚇蒙“十三爺,我只是想知道事實。”

“你難道不相信皇兄嗎?即使別人誤解他,你也不瞭解嗎?他真的是殘酷的人嗎?”我帶著眼淚,默默的點了點頭。

“自從皇兄私密建儲之後,弘時和皇兄的矛盾就日益突出,最後,成了八哥擺弄的棋子,八哥走後,弘時更是肆無忌憚,一切都與皇兄對著幹。”十三爺看著我:“最後,皇兄特從千里之外,找來一位惟謹惟慎,具有濃厚封建正統思想的宿儒,專門輔導弘時的學習,用心可謂良苦,只是弘時卻執迷不悟。”

“所以就被囚禁了?”

“囚禁是對他好,不讓他繼續被那些反對分子利用。”我才明白,為何胤禛忍心囚禁自己的兒子。正是不願意父子之間恩斷義絕,走向極端,所以,胤禛選擇背負駡名,去囚禁他。

“若曦,弘時的囚禁,弘時的死,對皇兄來說,都是沉重的打擊。而且,我相信你也聽說了,外界傳是皇兄屠子……”

我抱緊著弘軒,這酣睡的孩子,還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變成了什麼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他該是多麼幸福的啊。可是,胤禛,不得不面對著一切,沉重的背負一切。蜚短流長、冷嘲熱諷,伴隨著胤禛繼位,一直都在爭論不斷,而如今,弑父殺弟,如今又多了一條屠子。“為君難,為君真的很難”我搖著頭,努力不讓自己去想像此刻的胤禛該是如何悲痛。 

若曦,弘時是抑鬱而終的,然而,朝堂之上,後宮之間,人們雖不敢大肆宣揚,但流言四起,說是皇兄賜死弘時的,而且把原因結果編的言之鑿鑿。"

我心中感慨,淚水落下,試想,胤禛本來子嗣就不多,成年的更是甚少,他又如何能血腥的去殺弘時呢?就算是與胤禛有關,我也能理解。他所做的一切,雖然有些不近情理,但是他卻是捨小為大,是為了大清的基業。或許,弘時苦,齊妃苦,可是最苦的那個人,是胤禛啊!

十三爺看我久不作聲自從弘時去世,皇兄幾乎整宿整宿的不歇息,不分晝夜的在養心殿批閱奏章,若曦,回去吧。"回去吧,回去吧,他需要我。

十三爺,帶我入宮。"我抓著十三爺,堅定地說。十三爺,自進來就緊皺著的眉,終於舒展。欣慰的笑了。

一路上,我都在想。有十三爺這個知你懂你為你不惜一切的人,是胤禛的幸事,那麼我的存在呢?對他是幸還是不幸?抱著弘軒和雲起,我癡癡的說著:希望你們能讓你們的阿瑪享受到天倫之樂。"十三側臉看著我,略略無奈。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