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孩子一日一日好起來。但胤禛還是不放心,每日早朝過後,都會帶著幾位太醫疾步而來。一位年長的太醫一次偶爾提到:“龍鳳胎的兩個孩子,最好不要分開來,如果離開另一方,很容易生病。”對這樣的說法,我是第一次聽說,雖然好奇,但是心中卻隱隱相信。等太醫走後,胤禛將唇輕輕地印在兩個孩子額頭上,慈愛的說:“其實,孩子要是離開了父母,也很容易生病。”然後抬著頭,期許的看著我。我心中不安。我明白胤禛所說的意思。雖然經歷了孩子生病時相互依靠,可我對他還是會有絲絲縷縷的排斥。我常常回想自己一系列的反應,總覺得這次回來,把胤禛看得太重了,所以一直患得患失,沒有安全感。而這次孩子的出生,卻讓我有了很踏實的感覺。可每天也在害怕,我知道所有人的結局,卻不知道自己和孩子的結局。等到雍正十三年,我會在哪?孩子又會如何?回來的時候,我暗暗告訴自己,要陪著胤禛到最後,然後永恆。可是,現在有了孩子,我還能如此義無反顧嗎?

胤禛看我久久不說話。把我抱在他的腿上坐著。細細的看著我:“若曦,給我們的小阿哥和小格格起什麼名字呢?”

“你還記得啊?我以為你都忙忘了……”我怕他以為我又重提選秀的事,忙忙停住了話。

“不是忘了,這次他們的出生,讓我第一次有了做父親的喜悅,也感受到了做父親的責任,名字很重要啊,因為要用一輩子,我可不願隨隨便便的,萬一他們長大後不喜歡,會埋怨我的。”他若有所思的笑著。

我逗著他:“那你覺得自己的名字呢?是不是暗暗在心中埋怨聖祖爺?”

他恍了恍神,緊緊的抱住我:“若曦,你打趣我,這樣真好。”

聽到他這麼說,我有點想哭,是不是我最近的行為,都讓他感受到沉悶的壓力?若曦啊若曦,你有多久沒有把他當做夫君,而是皇上了呢? 

我們就這樣靜靜的享受著一家四口的歡樂時光,與外界隔絕。夕陽西下,我跟胤禛,一人抱著一個孩子,站在院子裡,胤禛高興地把小阿哥舉得特別特別高,寵愛的說著:“乖兒子,你看,那就是太陽。”呵呵,聽著他這麼早就開始對孩子科普,我心中暗自嘲笑。

“兒子那麼小,他能懂麼?”

“誰說不懂,我一看這孩子,就知道他聰明,必成大器。”胤禛得意的說,看著我,然後接一句:“隨他額娘啊,他額娘時刻算計著他阿瑪呢~·”聽到胤禛前一句話,我狠狠的鎮靜了。我雖然知道以後繼位的必定是弘曆,但卻不知道胤禛此刻心中的打算。我只怕,胤禛寵愛我們的孩子,讓別人以為以後必定繼承大統,那樣,弘曆會如何敵視這孩子呢?難道又會想聖祖爺以前的阿哥們那樣相互……我不敢再想下去。胤禛看著我發愣,“若曦,你的眼裡為何全是恐懼。”

我避開胤禛的話“你打算給兩個孩子起什麼名字?”胤禛聽我如此說,又開始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然後望著天空,眼裡閃著光:“阿哥就叫弘軒吧?”

“軒?器宇軒昂?恩恩,很符合男孩子,但願以後他能有這樣的氣質。”我點點頭,然後用手逗著懷裡的孩子,裝作埋怨的語氣“寶貝女兒啊~~你看,你阿媽多疼哥哥。哎……”

胤禛對著我哼了一聲,“想破壞我跟女兒的感情??”我嫵媚的看著他,撅著嘴“怎麼可能?女兒都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

“情人??”胤禛又開始一臉疑惑。

我忙解釋:“就是你上輩子的妻子,化身為這輩子的女兒。”

胤禛有點生氣:“你信這個?”我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不知這樣的話是否是宮中的禁忌。

“這是我們西北的一種說法而已。”我有點心虛。

“哈哈”胤禛朗聲而笑“也不錯,那等到下輩子,你就是我女兒嘍?我不吃虧啊……”聽到胤禛這樣理解,我也跟著笑了起來。哎,在孩子面前,還如此不正經…… 

胤禛向我拋了個眼神,估計是心裡正美著下輩子呢~我也是釋然的一笑。“若曦,公平起見,你給女兒起名字吧~”我欣喜的看著她,然後故意推脫:“還是你起吧。”他笑了一下:“這時候謙虛了,承歡的名字不是你起的麼?”想到承歡的名字,心中就會點點滴滴的難過,我起名字時,希望這個命運多舛的孩子能夠承歡膝下,結果,還是……我想著想著,歎了口氣,低頭看著這個白白嫩嫩的小瓷娃娃,想起當時跟胤禛一起在浣衣局的見面,沒想到如今也能抱著我們自己的孩子了,我悄悄對他說:“叫雲起吧~”“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好好~~我們也坐看雲起長大。明日我就通告全朝,弘軒,雲起~”他正說著,弘軒突然睜開了眼睛,手揮舞著指著太陽,胤禛更是喜不自勝:“你看,若曦,弘軒懂他阿瑪~”我突然相信心有靈犀了,親情,果然是有著絲絲縷縷的感應。如此奇妙的現象~~

第二日,封名的聖旨就下了。我仔仔細細的看著聖旨,在腦海裡使勁搜索著與這兩個名字有關的一切,卻毫無頭緒。看著搖籃裡兩個天真無邪的孩子,我心中糾結,我帶給他們的,究竟會是如何的人生??我開始猶豫,要不要用自己的地位,給他們謀取一個更好的將來?但又猶豫,什麼樣的將來才是更好?留在宮中聽天由命還是遠離宮闈隱姓埋名?還好,離雍正十三年,還有好久……

一日,胤禛高興地前來,手背在身後,到孩子面前時,從背後抽出一個撥浪鼓,上面畫著幾個美女,鑲著金邊,卻有些破舊。我嘲笑著:“哪裡來的古董?”胤禛白了我一眼“這可是我小時候的,特意留著的。”我不禁大笑“怪不得,有幾個美女呢。”胤禛顯得有點無奈“小時候,什麼都不知道,這是孝懿皇額娘去世時,我偷偷收藏的。”聽到他如此一說,我心中泛酸,胤禛出生時,母親地位低微,只好由佟佳貴妃代為撫養,這也是他悲劇的起源。等到佟佳貴妃去世後,胤禛卻被自己的親生額娘以已有十四阿哥,無法撫養為名退了出去。看到胤禛如此戀舊的拿著小時候佟佳貴妃留下的撥浪鼓,我心裡五味雜全。
 

弘軒好似特別喜歡他的第一個玩具,讓胤禛一直搖著,一停便開始哭鬧。胤禛無奈的看著我笑。我美滋滋的坐在一邊喝茶:“阿瑪要加油哦~”

“你就會在一旁看好戲。”

“哈哈~你自個帶來的東西,自個找的事。”我抿了一口茶,慢悠悠的說。

胤禛坐在了我的旁邊,揉了揉肩膀“若曦,我這段時間,感到力不從心了。每天都好累好累。”他這是第一次在我面前如此說,以前的他,如戰神一般,似有著用不完的精力,很少睡覺。而如今,他登基已滿四年,日複一複,年復一年的如此,身體肯定會吃不消。

我趁機拉著他的手,半撒嬌的說“那以後就不要那麼勞累,每日多陪陪我、弘軒和雲起吧!”他點點頭,我接著說“身體為重,只要你願意休息,哪怕是陪新入宮的秀女也好。”我故意將最後一句提高了聲調,他捏了捏我的鼻子:“醋罎子又翻了。”我回他一個微笑。我已被種種事情磨平了棱角,如今的我,也能拿選秀這樣的事來開玩笑了。“我是不是隨著孩子,一起長大了啊?”我鬧著胤禛,他歎了口氣:“若曦,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正當我情動不已的時候,高無庸忙跑過來,後面跟著十三爺。我心中一驚,不知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胤禛卻十分鎮靜,把孩子交給了蘭心,讓他們帶著孩子下去,怕是驚擾了他們。十三爺喜笑顏開的過來,“皇兄,恭喜~”是為了兩個孩子?還是後宮的妃嬪又有人懷了身孕??我心中砰砰的跳著。

“十三弟,怎麼了?”

“今日受到了一份賀禮,是為了賀喜皇兄和沁皇貴妃喜獲龍鳳胎的。” 

我心中暗暗放了心,近日,雖然沒有被人打擾,可是皇后娘娘吩咐太監們把賀喜的禮物一波一波的送了過來,我早已見怪不怪,為何讓十三爺如此欣喜?胤禛也似很平常的點了點頭。十三爺卻仍喜笑顏開,吩咐其他人退了下去,親手捧上了一個長匣子。胤禛納悶的接過來,然後打開一看,猛地笑了起來。我忙走過去,才發現這是十四爺送的,匣子裡竟然是當日帶走我的那份聖祖爺的遺旨。胤禛大喜,忙拉住我的手,“真是一份大禮,我也再不怕會失去你了,若曦!”

我被這份禮物深深地打動了。謝謝十四爺,在我想要逃避的時候,不顧一切的帶走了我;在我執意回來的時候,義無反顧的送來了我;而如今,又把聖旨奉上,還了我自由,了了胤禛心底的不安。我仔仔細細的撫摸著聖旨。十四爺為何如此呢?為何不在送我去十三爺府時,就把聖旨賜還於我?為何在胤禛遣人去索取聖旨的時候,他執意不給,反而因此得罪胤禛,而囚禁于景山的壽皇殿?為何又在此時此刻,我們都已把聖旨遺忘的時候,歸還呢?十四啊十四,我猜不准你的想法,正如我當初猜不准你帶走我時的聖旨一般。

看到胤禛如此高興,我心中也安定了下來。十三爺笑著說:“皇兄再也不用擔心了,皇嫂的冊封也變得名正言順,沒有任何可以質疑的了。”我開始內疚,我從來不知道,這樣一份聖旨對他來說,意義如此重大。趁著胤禛高興,我猶豫了好久,看了十三爺一眼,開口道:“那既然如此,等到軒兒和雲起滿月的那天,能否請十四爺前來……”我心中沒有底,不知道胤禛會不會答應,又會怎樣想我的請求。胤禛看著十三爺,笑著說:“若曦說的,就煩勞十三弟去辦啦!”
 

再過幾天,便是弘軒和雲起的滿月之日,宮中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的喜事,而且胤禛執意認為龍鳳胎是祥瑞之照。我這時才明白,我懷雙生胎時,為何沒有妃嬪前來探望,原來,歷朝歷代很少有妃子能順利產下雙胞胎,而且,滿人的習俗中,不管是雙男還是雙女,都是不好的徵兆。我聽聞後,暗暗鬆了口氣,想著還好是龍鳳胎,然後又開始質疑著這樣蹩腳的習俗。

為了過幾日的滿月禮,胤禛更是忙得裡嫩外焦。本來,我跟胤禛商量著把敏敏等人召進京,但又由於時間不充足,而無奈取消。為此,我更是流了不少眼淚,害的胤禛連著哄我,笑我比孩子還嬌貴。我這幾日也是忙得不亦樂乎,整日催著內務府趕做一套親子裝,出席滿月宴的時候,也好驚豔一下。

我剛剛從內務府親自取完親子裝回來,打開西暖閣的門,十三爺修長的身影,映入眼簾。我有些欣喜,連忙拽著十三爺,“你看,這親子裝可好?你可是第一個評價的人呢”十三爺滿臉笑“莫非,你這幾日,都是在忙這個?”他掀開每件衣服,看見淡紫色衣服上的點點木蘭,“不錯啊,皇兄定會喜歡。哈哈,這孩子的衣服,做的更是小巧。”我心滿意足的說:“算你實話,孩子的衣服,可是我親手做的。”我從其中抽出一件,遞予十三爺,“這是承歡的,帶去吧,記得讓她那日穿上。”十三爺顯得十分納悶,“為何還有承歡的?”“我早已把承歡看做自己的女兒,如何沒有?這次,她肯定不會不喜歡的。”我用手細細撫摸著剩下的三件,心中暗暗難過,本來是有胤禛的,可是,那樣正式的宴會,他和皇后必定是要穿著龍鳳袍的,如此一來,就只剩下,我跟孩子。
 

承歡必定會喜歡的,她每日都在吵鬧著要過來,只是皇兄說多讓你靜養,我便沒有帶她。”十三爺打斷了我的發愣,“承歡可是怕,她有了弟弟妹妹,你和皇兄便不會再疼她呢?”十三爺打趣著說。我剛要繼續接著說。只見,十三爺變了一副嚴肅的臉。

“若曦,我今日來……”我對他笑了笑。

“十三爺有事就說吧!”雖然直覺上感到是不好的事情,但是,逃是逃不掉的,不如坦然去接受。

“若曦,皇兄已經讓我派人去請十哥和十四弟了,如果他們那日能來,我想……”

“不讓我單獨見他們?是嗎?”

我見十三爺猶豫不決,暫態明白了他的意思。十三爺重重的點點頭。我卻眼神黯然,那麼一瞬間,我多麼希望,十三爺給我的是否定的答案。為何讓他們來了,卻不能讓他們與我相見?我心中有點憤然,直截了當的說“我做不到。”

“若曦”十三爺皺著眉頭,“我就知道你會如此,所以今天特地來告訴你的。皇兄這次肯請他們,已經是讓我意料不到的。如果,你不想讓皇兄與他們之間的關係惡化,你就不要再單獨與他們見面。”惡化?難道,他們兄弟關係的毀滅,真的是因為我嗎?我在這其中,到底是如何的關係?

“可是……”十三爺狠狠的打斷我的話

“若曦,有些事,你是無力改變的,所以最好不知道。”自小伴著長大的好友,如今,卻只能遠遠相望,不得近。我已經無力抗爭什麼了。不再理會十三爺。

十三爺,見我久久不做聲,便以為我已經接受,緩緩開口:“還有一事。”我輕輕的抬起頭,看著他,示意他繼續說下去:“皇兄早些年,已經把你阿瑪和弟弟等家人遷出西北,而前幾日,皇兄又特地把他們所有的實權都摘掉了……”

我臉上帶著笑,點點頭,“我明白的,十三爺。自古以來,歷朝歷代,後宮之間的爭鬥或多或少牽扯著前朝的榮辱。”

“若曦,希望你能真的理解。皇兄如此,是真的為了保護你。你的家族沒有勢力,任你地位再高,恩寵再多,後宮那些人,也不會為難你的。”我長長的歎口氣,後宮終是險惡之境。我能理解,只是,不知我那遠在小縣的父親和弟弟,能不能做到一樣的坦然…… 

我整日都沉浸在做額娘的欣喜之中,每日我能發現他們點滴的變化,每日我都與胤禛訴說著他們的趣事。胤禛總是細細的聽著,然後露出慈父的笑容,緊緊的抱著我,打趣:“這些事,讓你這麼開心。”我騰的站起來,在他眼前,握緊拳頭,做了一個加油的姿勢,然後把手插在腰上,自信的說:“做一個好額娘,是我人生的永遠目標。”然後給了他一個二的手勢。一臉疑問的胤禛看我如此,也不近捧腹而笑。忙忙捏著我的鼻子,笑斥:“果然真性情。”我不理會他的笑弄,拉著他到床前,看著兩個熟睡的孩子,納悶的問:“他們長得真的好一樣呐。”胤禛美滋滋的看著我,“那可不,你多會省事,一下子生兩個。”我拍了拍他的嘴,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我使勁也掙脫不掉。胤禛把我拉進懷裡,不再放開。此時此刻。滿屋芬芳~~

離滿月還有四日,我正在跟乳母一起抱著孩子。突然,有人通報皇后娘娘來了。我急忙朝著鏡子抓狂了一陣,然後讓乳母帶著孩子下去,便出門迎接著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一見到我,就握住我的手,趕忙牽著我到屋裡,忙說:“趕緊進屋,坐月子的人最忌吹風。”我感恩的朝皇后娘娘一笑。“皇上下旨不准後宮打擾你坐月子,所以本宮遲遲沒有來,今日來,便是想看看孩子,然後問問這裡是否缺什麼,趕緊讓內務府置辦”見皇后娘娘如此說,我急忙讓乳母把孩子抱進來,“皇后娘娘操心了,這裡什麼都不缺。”皇后娘娘見到孩子,立刻撫摸著他們,連連的說:“長得好像弘暉。”我心中一沉,弘暉?皇后娘娘早殤的孩子。皇后一回神,忙捂住自己的嘴:“妹妹別在意。我這是……”我笑著搖搖頭“臣妾明白皇后娘娘的愛子心切。”皇后娘娘歎了口氣,將手收回,“是姐姐說話太不注意,都是皇上的孩子,長得肯定相似。”我心中想著,皇后今日來定不會是那麼簡單的,於是便不再言語。
 

皇后見我不再搭話,更是一副十分糾結的表情。我心中納悶,感覺坐立不安。皇后娘娘也是能沉得住氣,過了許久,蘭心都進來換了兩次茶,皇后娘娘才慢悠悠的開口:“若曦,皇上下旨封你為皇貴妃。”原來是因為這事,我暗暗放了心,難道是因為吃醋?那麼多秀女都進了後宮,幹嘛非跟我一人爭風吃醋呢??我剛想開口,皇后又自顧自的接著說:“若曦,你安然誕下龍鳳胎,這是宮中百年一遇的大喜事,恰逢皇上晉封你,自皇上登基到如今,後宮也沒有什麼大的喜事,不如,你跟皇上說,借著這次,大封六宮吧。”

皇后一臉期許的看著我。為何?為何讓我說?為何這麼為難我?我真恨不得轉身就走,語氣冷冷的回復著:“皇后娘娘,臣妾只是一個妃子,這六宮之事,由皇上和皇后定奪便可。臣妾不該越權。”皇后看我推脫,歎口氣:“此事,我跟皇上提起過,可是皇上卻一直沒有正面回復,我擔心,皇上是因為怕你不高興。所以,你不妨給皇上說說吧。若曦,好歹念在這些人一直陪在他身邊這麼多年的份上。”我聽出皇后特地把“這麼多年”加重。心中不禁難受。為何這樣的事,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做不到的事,也必須被勉強嗎?我知道自己不管再怎麼推脫,也推脫不掉,反倒成了專寵的人,於是便不願再開口。皇后娘娘見此,也知趣的走了,只留下淡淡的一句“有空多帶著孩子跟姐妹們走動走動。”
 

自皇后走後,我便一人捏著杯,坐在窗旁,看著月亮一點點升起。我攆走了掌燈的宮女,因為我知道,再多的光芒,也驅散不了我世界的黑暗。為何皇后娘娘會如此?為什麼聽著如此合乎情理的要求,在我心裡如同針紮?

踏著黑暗,腳步聲逐漸清晰,我知道是胤禛,卻也不願意回頭。他環著抱著我,輕聲喚著“若曦~”我很想向他發洩,我很想傾訴我的不滿,我很想苦惱著我的委屈。可是,我忍。我不願,我們剛剛和諧的四人生活,就這麼被一石激起千層浪。我記得,我們一起照顧孩子的點點滴滴。我想要,跟他相濡以沫。我回頭看著他,從臉上擠出一點笑。壓著嗓子問“怎麼這麼晚才來?”

“過幾日就是宴會,什麼事,我都想親力親為,為我們的孩子多做點”聽到如此,我就明白,自己的忍,是值得的。

“難為你這麼用心~”

“傻丫頭,跟我客氣的話,那就好好回報我吧~”說著便吻了上來,我毫無心情,有的只是皇后娘娘留下的話。

忙推開他,自己掌燈去了,背對著他,咬著牙,裝作不在乎的說:“胤禛,皇后今天來了。”

他啪的一聲把手打在桌子上“我不是說了,不讓她見你麼!”我心中燃起一絲感動。

“胤禛,皇后娘娘的請求,也不無道理啊!”

“若曦,你是因為這個不高興嗎?你大可不去理會,我也不會聽從。”

果然,皇后娘娘是猜對了,胤禛是因為我,才遲遲不下聖旨的。我會心的笑了,這樣就好,我根本不擔心什麼人有什麼封號,我擔心的只是胤禛心上有沒有其他人~~我回頭,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胤禛兀自的愣住了,仿佛眼前的這個我並不是真正的我。

“不是因為這個啊,你給了我這麼高的封號,我有點心虛,皇后娘娘說的對,她這麼要求跟你撤銷我阿瑪弟弟的實權,是一樣的。

”胤禛身上一顫,忙著抱住我:“若曦,別嚇我,你到底怎麼了”

我更加緊緊的反抱著:“胤禛,我擔心的,只是你心中的那個位置,其他的,就隨皇后娘娘吧。畢竟她們也陪了你這麼多年。”

胤禛反復看著我,確認這些是我心裡話後,狠狠地吻了我:“謝謝,若曦,謝謝你知道了一切,也理解我。”

我忙催著胤禛:“還不趕緊去下旨,晚了,辦的可就不風光了。”胤禛欲言又止,撫著我耳邊的鬢角:“自從做了額娘,你真的變了很多……” 

胤禛,被我三推四推的推到了養心殿,走的時候,也答應了大封後宮之事。

剛剛這場戲,演的真好,騙過了胤禛,也騙過了自己。可是為什麼,我還會難過,我還會流淚?胤禛說的對,我變了。我變得不願再斤斤計較,我變得不敢再無視後宮,我變得連我自己都認不出來了。我有太多的恐懼,我有太多的無奈,我有太多的委屈。看了眼在身旁熟睡的孩子,稚嫩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笑容。我盯著他們,輕輕地問:“你們的夢中,有什麼呢?”我苦笑著,你們的額娘,知道歷史的走向,卻不知道你們的境遇。你們的額娘,不敢再隨心所欲,因為她不得不為了你們的以後去犧牲自己。你們的額娘,現在快樂並痛著。

其實,這樣挺好。胤禛如此,可以安撫後宮,很好;皇后如此,可以恩澤後宮,很好;那麼我呢?好還是不好?好的是,我既借此讓胤禛覺得我大度,又可以讓後宮諸多嬪妃記住我的恩,為孩子的以後,掃除了不必要的麻煩;不好的是,我終究在這複雜的後宮中失去了自己。只可惜,我說服一切,卻說服不了自己的心。它痛著,我卻無可奈何。

自胤禛走後,我一直繼續在黑暗中坐著。而我腦海裡,久久不退的是,皇后娘娘勸服我時的話:“若曦,在你之前,我本以為男人對女人的愛,無非就是兩種,一種是色令智昏,色衰而愛弛;一種是相近如賓,恩深則情重。於是,我便行止有度,渴望得到第二種愛。但是你的出現,卻讓我發覺第三種愛,就是胤禛對你的愛,熾熱而深沉,根本不會因為你的容貌和舉止而有任何改變。既然如此,你又何必介意這麼多呢?大局為重啊!”我想到這裡,苦笑,因為我擁有了這樣的一份愛,我就要把屬於我的愛分享出去嗎?可是,因為孩子,我又不得不委曲求全。

大封六宮的聖旨,第二日便下了。各宮之間,張燈結綵,互相賀喜。我在西暖閣整日照顧著孩子,不願,不想,不樂意去感知這一切。

~待續~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