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過了許久,太醫姍姍而來。宮中就是如此,你若得寵,你走一步,都多少人跟著;你若失寵,喊太監都喊不來。我已無心再去斤斤計較。躺在房中,隱藏在輕紗後,將手伸給太醫。我突然感應到太醫的手猛然一抖。心中暫態不知道是何滋味,我想,我已經知道結果。

“回怡親王”十三爺連忙讓太醫起身“姑娘怕是有喜了,一個多月,胎像極其不穩。恐怕是最近一段時間,操勞過度,氣鬱化火,氣血失調啊。”平日最是聽不得這些陰啊陽啊的,根本沒有用處。

“太醫,你就直接告訴我,孩子怎麼樣?”太醫開始猶豫著,長久之後,才開口。

“若長期如此,很難保住,如若靜養,則無礙。”十三爺吩咐太醫給我開了安胎定神之藥後,便打發了去。

“若曦……”

“十三爺,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心裡自有分寸,只是,幫我瞞住胤禛吧。我現在還不想讓他知道。

十三爺挑開簾子,憂思的看著我“若曦,你忘了上次嗎?這個孩子是上天的恩賜,你萬萬不可。。”我給了十三爺一個“OK”的手勢,他淡淡一笑

“皇兄那我先保密,只是,你要快點。這事,要從長計議。”

十三爺又囑咐了好多注意事項,我打趣:“十三爺倒是知道的多呵”

“平日當然有所耳聞,我只是比你緊張罷了。”

“好了,我的十三爺,讓我靜養吧!”他點了點頭,仍是滿臉憂慮的看著我。是的,他懂我,他懂我一時半會,根本無法釋懷所有的事。

曾經,為胤禛準備早餐時,我每每都在想,何時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女人,何時才能擁有個孩子。一個,依靠著我,崇拜著胤禛的小人,每日在身旁,也是一種幸福。每日看到胤禛對福惠的上心,我便更是想,為他生兒育女。只是,這個孩子,來的太不是時候了。

最近幾日,每每蘭心和紫月端來安胎藥時,我都是捏著鼻子才能喝進去,之後的補品,更是沾嘴便吐。心中更是憂慮成結。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為我腹中正要不斷長大的孩子負責?胤禛那邊,仍然毫無動靜。我反復回想著,那日胤禛的字字句句,仿佛是刻在我心中一般。他的無奈,他的妥協,他的執著,他的手腕,一切的一切,都在我腦海裡。我明白,世間的事本就如此,分不清對錯,更看不清緣由。是不是,我早就該對這樣的世界妥協?

十三爺每日都特意吩咐小衛子給我帶來補品,連續幾天之後,我便沉不住氣,把十三爺喊了過來。

“你這倒好,每日都差人送補品,就怕胤禛不察覺麼?”我嗔怪他。

“若曦,其實今日皇兄剛剛問起我,那日你召太醫是為何?”

剛剛起身端茶的我,差點重心不穩,十三爺立刻扶住我“太醫怎麼說,你又怎麼說?”我已經不知自己的心中是願意他知道,還是不願。有時甚至在想,讓上天決定這一切吧。

“太醫有我吩咐,自然是說沒事。皇兄恐怕是擔心,又問了我。”我的心略略疼了。

“那你就說我腸胃炎好了。”

“什麼炎?”

我忽想起這個時代是沒有這種病的,於是對著十三爺笑道“就是消化不暢!”

十三爺似乎還在琢磨剛剛的話,忽然又繼續說道“皇兄還是很關心你的,不管如何,你的所有事,都經皇兄親自過問。”

我搖了搖頭,十三爺是不會明白的,我介意的,我懷疑的,從來都不是胤禛對我的愛。而是這樣的一份愛情裡,參雜了不信任,這樣的一份愛情,卻被胤禛自己質疑。我曾看不慣那些試圖拿孩子去圈住一個男人的行為,我也不解那些因為孩子而不肯分開,只能相互折磨的夫妻。我自己更是做不到這樣。我不願意因為孩子,當做我跟胤禛之間還是完美如初,更不願意,讓胤禛因為孩子,而對我不計前嫌。我要的,只是一份乾淨純潔的愛情,一份完全出自對彼此不舍的愛。身處於後嗣大於天的古代,我該如何對十三爺說?他又如何能明白?
 

我在躺椅上,看著被風吹的紛紛揚揚的葉子。伸手接住一片,它們是捨不得離開樹的吧,離開樹,便是沒有了生命。那麼,離了你,我又如何?

承歡前幾日來看我,撒嬌的說:“阿瑪不讓我來煩你,承歡現在見你一面可難了。”我緊緊的抱著承歡,這丫頭改了往日的調皮,反抱著我“姑姑,承歡好想你,承歡在府裡不開心。”

承歡的這句話,深深刺痛了我。曾經,我為她取名為承歡,就是想讓她承歡膝下,可是,她早早的沒了額娘,與阿瑪也不親,每日都在不開心。那我的孩子呢?我忍心,他一出生,便在我跟胤禛支離破碎的關係中嗎?我忍心,讓他缺了阿瑪或者額娘嗎?我不能,也沒有權利剝奪孩子任何權利。

“紫月?”

“嗯?姑姑?”

“皇上在哪?”

“皇上前幾日去了宮裡。”我朝她點了點頭。

“備馬車吧,我要入宮。”

“現在嗎?”

“立刻。”我生怕晚一分半秒,我便會少了勇氣去面對。

馬車的顛簸,讓本身虛弱的我,倍感疲憊。下了車,我便不顧一切的朝著養心殿走去。胤禛,我不想再等下去,你是我孩子的阿瑪,我們要一起分享一點一滴的喜悅。
 

姐姐,你看這花開得多好!”

“齊妃娘娘如今哪還有心思賞花。”

聽到這,我忍不住停下了腳步,躲在一旁。她們的話語間充滿了你爭我奪的火藥味。

“皇上現在每日見到福惠都還不放心,還得遣人三次去皇后娘娘那問詢。弘時可沒有這麼好的待遇啊……”

原來,胤禛可以捨棄在園子裡的我,然後再宮裡無憂無慮,做他的明君慈父。我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腹部,他一心都在福惠身上,關心照顧之心人人皆知,可我腹中的孩子呢,竟然沒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更沒有阿瑪在身旁,因為他的到來而歡喜。想著想著,我便忍不住心中這麼久以來的委屈。我已然忘了自己身處宮中,更是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你是哪個宮裡的?”

那個被喚作齊妃的女子,跋扈的站在我面前。我忍著自己內心的痛,看了她一眼,不想做任何解釋,也不遠捲進後宮的戰場,轉身想走,齊妃身邊的貼身宮女拉住我。

“大膽,見了齊妃娘娘竟然不肯行禮!”

我看了眼這個宮女,心想著,又是一個拍主子馬屁的人。旁邊隨行的妃嬪,都不肯做聲,擺出一副架勢,等著要看好戲似的。

“放開我,我是來找胤禛的。”

“胤禛也是你喊的!目無尊卑!”齊妃也開腔了。我心中忿忿,平日便不願與你們接觸,今日,更是不想與你們多費口舌,你們又何必為難我。

“姐姐何必動氣?”

“熹妃娘娘這是要如何?妨礙我管教下人。”

心中思忖著,怪不得弘時如此莽撞和無知,原來是齊妃的真傳。熹妃娘娘倒是言行一致,言語中張弛有度,果然是未來的皇太后。

“你,給我行禮!”齊妃看著我對熹妃娘娘微微一笑,徹底是怒了。礙於這麼多嬪妃在場,我一時不知如何進退,只要福了一福,誰知,齊妃卻久久不說“起來”,場面變得如此僵持。許是因為她是胤禛長子的生母,沒有人肯站出來的說話。在長久的屈膝之下,我的體力漸漸不支,眼裡也是一陣黑一陣白。 

感覺自己隨時都會倒下,心中卻不甘,似賭氣般繼續福著身子。雖已入秋,正午的日光,卻還是灼熱。正當我迷迷糊糊,似要飄然墜落時,眼旁的一抹刺眼的黃,映入眼簾。你來了,胤禛,你來了,我可以安心的倒下了。。。

“若曦,若曦”感覺身邊,有一股熟悉的味道,一陣熟悉的身影,胤禛,我已經到了你的身邊,我不用再怕什麼了。睡睡醒醒,醒醒睡睡,只覺身子愈發輕,仿佛是在草原之上,又仿佛是在煙雨之鄉。一個乖巧的孩子出現在我的而眼前,然後遙遠的天邊,傳來清脆的聲音:江山在,孤立知為誰。白羽拂心千遍暖,雲波譎詭萬遍寒。只盼木蘭還。。。我緩緩恢復神智,覺得一切影像都似夢般。手輕輕地抬起,摸索著周圍,卻被握住,感受到了一股力量。睜開眼,看到胤禛滿眼的心疼,還有深深地內疚。

“別擔心”我無力的繼續說著“我只是做了一個夢,好像夢見了我們的孩子。”他的眼裡滲出點點淚光,手掌輕輕放在我的小腹上,掌心的溫暖,傳遍了我的全身。

“是,若曦,我們有孩子了,我們有孩子了,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是我的錯,是我錯了。”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