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同心而離居,憂傷以度日

每日,胤禛上完早朝,先去督查皇子的課業,然後便回四宜堂。他在廳堂中央埋頭批改奏摺,我在一旁或側臥著看書,或模仿他的筆法,或只是傻傻的看著他。等到看他疲乏,我便軟磨硬泡,拉著他陪我去園子裡散步。用過晚膳,他又是繼續批改奏摺,我也在一旁相配。不知是這園子裡沒有妃嬪,還是被人刻意吩咐過什麼,縱使每日我都回來園子轉悠,卻沒有看到其他人。這裡,已經完全是我跟胤禛的世界。我也自得其樂。只是,自從年妃去世後,只留下福惠。胤禛怕幼子無人照顧,便將他託付給皇后。不僅如此,胤禛對福惠更是盡顯慈父,每日三次遣人去問詢,才能安心。難道是對年妃餘情未了?以至於寄託在孩子身上。我雖心裡難受,卻又不好發作。

這樣的日子,如流水般,過的極快。轉眼便是雍正四年八月。一日中午,我坐在院子裡,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尋思著胤禛這時也該來了,便起身相迎。待到人影清晰,才發覺是十三爺。自從搬進園子裡,便很少與十三爺見面。

“十三爺怎麼也得空來看我了”我忙著給他沏茶。

“若曦,九哥去了……”砰的一聲,我手中的茶壺摔落。

我這些日子,一直沉浸在胤禛給我的幸福之中,卻忘了八爺九爺仍在圈禁,十爺被軟禁,十四爺也被看守在景山的壽皇殿。這是我一直逃不掉的事實。

“我把你托我送的布條送去給了九哥,只聽九哥放聲大喊‘玉檀無悔!無怨!為什不是恨?為什麼?”我聽到十三爺如此說,內心也是隱隱作痛,沒想到,玉檀的一份癡情,也讓毒蠍老九在人生的最後時刻,幡然醒悟。玉檀,他對你,也是有情的吧。你得知這樣的一切,會不會心裡有些安慰?我內心不斷地糾結著。卻也依稀記得,歷史上,九爺去後,八爺也接著離開。八爺,八爺,那個溫文爾雅,面色如玉的人,也將結束掉自己波瀾起伏的一聲。想到如此,我心中一股力量忍不住,“十三爺,可否安排我去見八爺。”十三爺顯然被我這樣一句話震撼住了。他眉頭緊緊皺著,不斷地咳嗽。“十三爺,僅此一次,我一定要去,不然,我心不安。”八爺,你曾照顧我入宮,你曾盡力不讓太子爺把我要去,你也曾在姐姐最後一刻,完成她最後的心願。如此生離死別,我怎能不聞不問。我在一旁哭著,十三爺深深歎了一口氣:“這次,我隨你。只是若曦,這是最後一次。”

十三爺凝想了許久“此事,還是暫時不要跟皇兄談起,我來安排。”

“不能提起?”我心有疑惑,難道讓我背著他,萬一讓他知道,豈不是會給八爺帶來更大的麻煩。

“對,如今,你回到皇兄身邊才不久,就連我也不知道前段時間皇兄如何那般反常。”

我忽想起馬車上我提起此事時,胤禛的沉默。我以為,我們之間,只剩相守,原來還有這麼多這麼多的未知。我只肯要醜陋的事實,卻不要被裝飾的謊言。我朝十三爺點了點頭,“還請十三爺儘快安排。”我只怕,只怕拖久了,沒辦法再見八爺最後一面,那樣,我以後的日子,就只剩下無盡的後悔和慚愧。

“十爺,十四爺都可還好?”

“有我照應,你放心。你也謹記,這次是八哥,我才願幫你,絕無下次。”我深深明白十三爺這次是冒著被胤禛責罰的風險。

“放心吧。”十三爺聽後,搖了搖頭,一步一步的走出了院子。

我的心,已經不能再平靜。原以為,回來,只是完成我曾給胤禛的相守的諾言。沒想到,躲不開,避不掉的事,太多。雖然正如十三爺所說,胤禛的一些舉動,都是我沒辦法理解和解釋的。但是,我只想著,這次事情之後,我們便可以毫無隔閡的在一起了。

許是九爺的事,讓胤禛費了心。今日的胤禛回的格外的晚,眉宇之間的冷漠,讓人發寒。見到他,我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緩步而來,抱住我“朕一回到這裡,什麼都不在乎了。”朕?

“皇上,發生什麼了嗎?”

“沒有什麼。”他言辭略顯閃爍,我本有意問,卻想起十三爺的話。

“前朝的事,太過於煩心了。”許是覺得要去見八爺,心中對胤禛有了一絲愧疚,我極力抱緊他。“我去為你端些飯菜可好?”他點點頭,我端出準備好的小菜,主動坐在他腿上,讓他微微一愣,“皇上累了,讓我服侍你吃飯吧”說著便夾起茄子,放入他嘴中。他乖乖的張開嘴,然後又握住我拿著筷子的手,“若曦,我好幸福”我心中一酸,若他日,你得知,這樣幸福的原因,會不會,更加傷心?

日子一天一天流逝,轉眼已是九月。我也越來越沉不住氣,從每三日催一次十三爺,到每日三催十三爺。可是十三爺的答覆,每每都是讓我靜候,說是時機不成熟。胤禛似乎發現了我的反常,總是用溫柔的語氣,問我是不是心裡有什麼事。我忙著搖頭,然後樂顛顛的說“你若安好,我便無事”說完,不願意正視胤禛的雙眸,只是緊緊的抱著他,怕他看穿了我的心思。

我終於等不下去,一日,趁著胤禛回宮處理事務的間隙,我派人轉告十三爺“如若今天不去,那我自行安排。”

傳話的人走了一盞茶的功夫,便看著十三爺風塵僕僕而來,“你這性子,什麼時候能沉得住氣呢。”十三爺笑話我,我趕忙上前,“趕緊準備一下,一刻鐘後,我便帶你去。”準備?我是要做心理準備,還是要梳妝打扮。想起第二次在塞外時,八爺淡淡的一句“我可是你的悅己者?”心中酸楚不已。這一見,興許就是永別,八爺。。。

來到八爺的監所。烏煙瘴氣的味道撲鼻而來,嗆得一直在咳嗽。只見寓所低矮狹小,屋子裡黑乎乎的一片,只能依稀看見一個身影對著凋敝的牆,靜坐著,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像似一棵樹般,巋然不倒。我看了看十三爺,用眼神詢問他,為何是如此惡劣的環境。十三爺說:“若曦,我盡力了,畢竟是圈禁。”直挺挺坐著的背影,聽到十三爺的聲音,緩緩的轉過來。我立刻吩咐人“打開門,掌燈”後面跟著的人,似沒有聽到般。“打開門,掌燈”十三爺加重了語氣,這才有人回應。“十三弟不必生氣,我已經知足了。”八爺說完,把頭轉向我,聲音開始顫抖,“若曦……”我忙跑到八爺身邊,看著他曾經烏黑的發間參雜著白髮,滿臉蒼白,身上有著一股發黴的味道:“是我,八爺,我是若曦。”“十三弟也是,怎麼帶你來了如此地方,這裡空氣不好,快回去吧。”我恍若未聞,他歎了口氣“九弟已經去了?”我用力的點點頭,他聽完,笑道“那如此,這便是我們最後一面了。”

看著他身處如此環境,我將早早藏在身邊的小瓷瓶偷偷遞給了他。他一愣“你不怕皇上遷怒於你們嗎?”

“八爺可還有什麼吩咐?”他笑著靜默了會。

“我去後,如果可以保住全屍,麻煩你將我與明慧的骨灰合葬,如果是被焚骨揚灰,那也麻煩你把她的骨灰與我撒在一起,生前我未做到與她長相廝守,死後希望能隨了她的心願。”曾幾何時,八爺落難,八福晉一人支撐起整個王府,沒有倒下,曾幾何時,八爺只想與八福晉相守,了卻餘生,沒有實現,而如今,就算拼盡全力,我也會做到。於是,理解的點了點頭。

“還有,弘旺……”一旁的十三爺俯身蹲下,“八哥放心,皇兄不是那樣的人,必定不會遷怒於弘旺,再者,我在一日,比保弘旺一日。”八爺感激的向我跟十三爺行了一個大禮。我忙著拉他起身。十三爺示意我該走了,我正欲回身,八爺冰涼的手拉住我,似寒氣也籠罩了我一般,我的全是不住發抖。

“若曦,如果當初,我選擇你,願意放棄皇位,如今,我們之間,又會如何?”會如何?那樣,我會不會成了他心愛的女子?我會不會每日陪伴他左右,彈琴賦詩?那樣,我還會愛上胤禛嗎?那樣,我們的結局都會不同嗎?

“哈哈,好!”背後傳來一陣狂笑,是他,是胤禛。他怎麼會在此?回頭看著十三爺,他雖平靜,眼裡卻也是跟我一樣的緊張。

“你們之間,會如何?你問的好。”胤禛一步一步的從臺階上走下,直逼我的身前,眼睛直直的盯著我。

“你這段時間的著急,惶恐都是為了他嗎?”他拿手指著一旁的八爺。然後抓住我:“回答我啊!若曦,說話啊!”我不知要如何解釋,卻被胤禛的表情嚇得不知所措,只能不停的流淚。

許是因為久已不聞這發黴的氣味,胃裡一陣陣的發酸,噁心,只是卻無可吐之物,只好扶著牆幹嘔。瞥了一眼胤禛,他站在那,神色清冷間夾雜著傷痛,卻沒有要絲毫關心,我五臟俱焚,心霎那間跌入徹底的黑暗。十三爺上前扶住我,焦灼的神情一覽無餘。“皇兄,有什麼話,我們回去再說吧,你看若曦這樣……”胤禛冷眼掃遍我的全身,甩袍而去。十三爺纏著我緊跟隨後。我回頭看了一看八爺。他略顯愧疚的看著我。我轉身對他服了服,輕輕地說了句“再見”。再見,再見,再見不見。。。

四宜堂內,幾根蠟燭搖曳著,與黑暗進行抗爭。十三爺已被胤禛支開。他看著我,似等著我開口解釋。可我卻,不知道如何說起,難道告訴他,這是我們的最後一面?“朕”他停了停,似要用那個字,與我劃清界限,“初十那日之後,朕便遣人去遵化,找十四弟要回聖祖爺將你賜予他的聖旨,可十四弟怎都不肯,我還納悶,他既如此,又為何肯放你回到朕身邊,現在我倒是明白了”他看著自己手中的茶,好似下定決心,不再多看我一眼“原來,一切是為了他的八哥啊。”

他如此一提,我倒有幾分明白他為何讓我等了那麼久,原來,他的心中從開始便是有疑惑,所以遲遲不肯親近我。既然那麼多疑惑,又何必招惹我,擺出一副情深不移?“所以,你懷疑我?跟蹤我?”他吼到“朕沒有,朕從宮中回來,看到十三弟的轎子急忙而出,有探尋你不在,朕以為,朕以為是承歡有事,便跟著。如此,倒是朕破壞了你的美事。”我已不再願意多想,如若沒有懷疑,那他早已察覺到我的不安和焦急,又為何恍若無事?又為何不早早出現,反倒在黑暗中觀察著我的一言一行。,我苦苦追求,苦苦守候的愛情,竟然充滿著不信任。。。

我已不願意再解釋什麼,沉默,沉默,我們之間只剩下了沉默。。

高無庸跌跌撞撞的闖入書房,“稟皇上”胤禛隨手將把玩在手中的茶杯摔落。

“朕不是說了嗎,不許打擾!”高無庸許是沒有見過胤禛如此失態的時候,連連磕頭。

“皇上,有人來報,八……阿其那剛剛去世了!”

這麼快,這麼快。。。雖然那毒藥,是我偷偷給的,但是,他怎麼能這麼快就去了。罷了,了無希望的人生,又何必苟延殘喘,倒不如笑忘紅塵。他已經倦了,死亡有時也是一種解脫。胤禛恨恨的看著我,眼睛裡充斥的血,重重的坐在椅子上。

“你成全的他?”我的心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擊碎成一片一片的。

“先退下吧。”胤禛無力的從最終蹦出這幾個字,高無庸連忙離開。

我緩過神,狠狠的跪倒在冰冷的地面,拉著他的袖口“胤禛,八爺已經去了,此生已盡,求你給八爺一具全屍,讓他在九泉之下,與八福晉相守。”

他掙脫掉我的手,看著我,無力的說:“你曾陪他跪著來折磨朕,你曾因為他不斷傷害朕。如今,你還要為他求朕?當朕知道你和老八真相的那一刻,你可知道,對朕而言,是多大的一個笑話啊,自己從老天手裡搶回來的愛人卻和別人有著“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誓言,你是要置朕於何地?朕痛,朕痛~!”我看著胤禛,緊緊咬著下唇,心如撕裂一般,默默的流淚。

“胤禛,我只是……”他笑著“對啊,你只是做了你想做的事,你只是成全了他。而朕,是個狠心毒辣的角色,對麼?”說完,他抬起手,在空中滯留了很久,然後又輕輕地放下。我內心還在倔強著,為他的不信任,為他對八爺的步步緊逼。。。他一步一步的走了,這麼艱難,這麼痛苦。門重重的關上,我的心門,也隨著他的離去,而關閉了。

胤禛就這麼走了,只是,不知,這一走,還能不能回頭?

沒有胤禛的夜,心中頓感淒涼。原來,我早已經習慣了,簡單的相守。我沒有能力去改變這一切,可我偏偏這樣去做了,憑的也只不過是胤禛的寵愛。我是在拿自己的愛情去賭,我是冒著犧牲愛情的風險去觸怒他。可胤禛卻不是順治皇帝,要美人不要江山,他是個付責任的皇帝。也正是他這樣,才是我喜歡的完完整整的胤禛啊。

日子淡淡的如流水。每日,我全部的事情,便是在這個與胤禛曾經朝夕相處的院子裡,摸著他曾經摸過的地方,踩著他曾經踏過的地方,喝著他曾經用過的茶杯。只是每日大多數時間是昏昏沉沉的,越來越嗜睡,越來越貪吃。承歡不曾來過,十三爺不曾來過,他也不曾來過。來來往往的宮女太監,也不肯多說話,也許,常在宮中的他們,早已見慣得寵和失寵,倒是比我坦然的面對事實。胤禛,也如絲線般,突然抽離出我的世界,毫無痕跡。

一日,難得十三爺來訪。我關切著“皇上可有怪罪你?”

“沒有,皇兄沒有提那日的事。只是……”

“只是什麼?”

“現在朝野上下,議論紛紛,說皇兄嗜弟……”

胤禛,怪我,是我,為了自己心中所謂的成全,而全然沒有料想到,會對你造成的影響。你的內心,該有多麼的煎熬。

“若曦,皇兄保全了八哥的屍首,也默許與八嫂合葬。”胤禛,你還是做了讓步,是為了什麼?

“如是,便好。”我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卻忍不住吐了出來。

旁邊的蘭心緊張道:“若曦姑姑,還是請太醫吧,你總是這樣,萬一有了閃失。。。”

我笑著搖了搖頭,十三喊來蘭心“一直如此嗎?”

蘭心看了我一眼“嗯,最近經常嘔吐,還很嗜睡。”

十三爺眼裡放出了光,“若曦,難道是……”他欲語又塞。我恍然大悟。心裡卻似緊緊的被人揪住,不要啊,千萬不要是這樣。。。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