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姑姑,你又在想什麼呢?又是承歡的禮物嗎?”小妮子戲說道,卻把我堵得只能點頭。

“姑姑,我們已經入了宮,只是阿瑪說這次我們不去皇后娘娘那了,我們要去一個小院子,那裡會有皇伯伯嗎?”

“就你問題多啊,會的,你皇伯伯會來的。”可是我心裡篤信著,我為過八爺,十爺,十三爺,如今,也該為了我心中的他,做些改變了。去院子的路上,步伐沉重著,在這裡,我追尋過八爺的足跡,曾為十三爺跪求聖祖爺,而這次,將是全新的路,通往我跟胤禛的幸福。

院子不大,卻也溫馨,周圍服侍的是幾個從怡親王府帶來的還算得體的丫鬟,對外宣稱,承歡格格進宮陪伴皇上過新年,在別院內苦練古箏,一般人不得打擾。而我,則稱病躲在承歡房裡,計畫著我們的再次相遇,偶爾不得不出去,也是以不願將風寒傳染給別人為藉口而輕紗掩面,我只想著,怕有宮裡的老人認出了我,也實在不願因自己再掀起宮中的暗流。多少次,我邁出了自己的步伐,魂牽夢繞著養心殿,只是,又找來千般的理由勸服自己。如今的我,到底在怕什麼?怕胤禛不再愛我?還是自己尚缺勇氣去面對他?

新年一天天的逼近,宮中來來往往的人,都各司其職,忙碌著。紫禁城便是如此,你可以在人群中被鶴立雞群,也可以被淹沒在人海中。這幾日,十三爺每次下朝後,便會吩咐小衛子過來,問我需要什麼,下次入朝時再遣人偷偷送來,一切都在我的想像中完美的進行著。

這段時間我忙的是天昏地暗,有時候,夜裡承歡在我身旁鬧著鬧著,再睜眼時,天已大亮。還好整日也沒有旁的事讓我分心,腦子裡不斷地思量著,何樣的衣裙,何樣的顏色,主題怎麼辦,配樂該如何,如何搭建出別樣的舞臺,怎麼樣讓工匠們明白我的意思,如何讓燈光進行配合。小衛子被我使喚的團團轉,就連十三爺也忍不住登門,苦惱著。

“若曦,你這是要建宮殿麼?”我笑而不語。

十三爺無奈:“隨你吧~只是這段時間,宮裡也是大宴小宴不停,你可要多費些心思,莫要被比下去了。”說完便大步流星的走了。望著十三爺有些蒼涼的身影,我黯然神傷。胤禛,你是否還願用你的眼睛,去感受我?

這一年的第一場雪,姍姍來遲,都到了年尾,才翩翩而下。坐在窗前賞雪,忽的明白自己內心中要給胤禛的究竟是什麼了,找來小衛子,吩咐了幾句,他便機靈的出宮幫我尋覓去了。今日是雍正三年的最後一天,回想起這一年來,我跨越了幾個世紀,守著對他不變的惦念。宮裡到處張燈結綵,熱鬧非凡。聽承歡說,胤禛召了十三爺等人入宮過年。院內的幾個丫頭第一次入宮,也是好奇著宮裡的宴會,打發了她們去,我便一人留在院子裡。明年便是大年初一,沒有了年妃,胤禛,你會去看誰?會不會也想著要逃避這樣的喜慶,把自己埋入清冷。聽聞外面響動,一面起身,一面想著該是那幾個看夠了熱鬧的丫頭回來了,卻看著承歡歡天喜地而來,手裡拿著一串串糖葫蘆。

待我詢問她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她嘟噥著小嘴,舔了舔糖葫蘆,“皇伯伯在宴會上神色冷清的坐了一會,然後就和阿瑪去了養心殿,最後只得皇后娘娘在宴會上陪著,承歡覺得沒意思,便回來陪姑姑了。”

我的心,隨著承歡的話而跌入谷底,一股寒氣冷入骨髓,胤禛,你在萬人中央,感受著萬丈榮光,可是,你卻逃似的離開了,分外淒涼。高處不勝寒,那我,是否又能給你足夠的溫暖,足夠的光亮。

“姑姑,你怎麼哭了啊?是不是因為承歡來晚了?”

“沒有,姑姑是見到承歡高興的。這糖葫蘆?”宮中何時會有這樣的東西?我心中納悶。

“姑姑肯定不知道,自從姑姑走後,皇伯伯的桌上都有幾串糖葫蘆的,平日如此,節日時更多。皇伯伯說,冰糖葫蘆最開胃,雖然酸,但卻能回味很久。承歡可是最愛吃糖葫蘆的了……”

我已經聽不進承歡接下來說了些什麼,沒想到當日跟十爺的一句戲說,卻被他如此上了心。原來,不只是我,他也在用一切能用,一切可尋的方法來懷念我。我們都是如此,相互折磨,想忘不能忘。也只有等到漆黑的夜晚,才能把心愛的人夢一回吧。我捏著手裡的糖葫蘆,緊緊的緊緊的。

一夜未眠,早早起來,梳洗打扮後,喊來了十三爺。“昨日,皇上他?”我探尋道。

“物是人非,皇兄心裡還是……,昨日我們去了養心殿,大醉了一場,這麼多年了,第一次跟皇兄喝酒。”

“那他還好?”

“你要是擔心,就自己去看看吧,這是要怪罪我把你的皇上灌醉了麼?”看著十三爺如此打趣,我會心的笑了。

“若曦,等新年一過,皇兄就會處理年羹堯,不管怎樣,年羹堯也是有功之臣,此舉必定會引起朝野非議,我希望,那時候,你能陪在皇兄身邊,你懂他。”

“十三爺,過幾日,你來與我合一曲做配樂後,便大功告成了。”

“原來還有我的份?皇嫂可真是會用人。”

“十三爺的笛聲,可是吹動了多少人的芳心啊。”十三爺大步流星的走了,回頭看了看我,一臉笑,好似說看你能玩出什麼花樣。

送走十三爺,我煮上茶,慢慢品,幻想著胤禛看完宴會後的各種反應,想著想著,便笑出了聲。忽然之間,院子的門被打開,一個身影漸近。待到輪廓清晰,兩行淚順著臉頰而下。是他……

近兩年,我又再次看見他,微微斑白的鬢角是歲月的痕跡,還是思念的痕跡?冷峻的額頭上有著總也撫不平的皺紋。這樣日思夜想的臉,這樣熟悉的臉,可我卻怎麼都看不清你的眼裡飽含著什麼。仿佛上帝抓走了我的呼吸,一切凝固在此時。他離我和承歡的屋子不過幾步距離了,我要如何?藏?還是推門而出?我是多想推開我們之間所有的阻礙,給他一個大大的結實的擁抱。心中忐忑著。猛然聽到一陣更加急促的腳步聲。

“皇兄?”十三爺不知為何出現在院門,只見他退也不是,進也不是的站著。

胤禛微一愣神,“哦,剛剛從皇后那出來,心中煩悶,隨便走走便走到這了,看看承歡。”

“皇兄難道忘了?承歡這不是在學習古箏麼?她不在的。”

“是啊,不在。”胤禛眼中出現一道光亮,然後慢慢暗下來。

“朕現在先回養心殿,十三弟定是找承歡有事吧,朕就不陪你等著了。”十三點了點頭“恭送皇兄”。。。

躲在房內偷看的我,聽到他要走,心中沒有半點輕鬆,反而倒覺得錯過了什麼。大年初一,這樣喜慶而忙碌的日子,他又怎麼會有閒心散步至此?

“十三爺怎麼又折回來了?”

十三爺絲毫不顧著回答“為什麼不出去?”

我躲避著十三的眼神“你如何知道?”

“我喊了一聲皇兄,就是提醒你,結果半天不見你有任何響動。便知你不肯出去。”

是啊,就在剛才,我們之間只剩下幾步,短短的幾步距離,卻也是異常艱難。

“許是不願太早相見,反而毀了我這段時間的苦心。”我安慰著十三爺,也安慰著自己的心。是,不是我不願意見,而是時機不對。

“再說,他剛剛從皇后娘娘那過來,我不願見他……”

“若曦,皇嫂是一個奇女子,她有權有位,卻沒有平常夫妻間的愛,皇兄對她,只有敬重和愧疚,皇嫂是個明眼人,她知道這一切,只是她永遠笑的大方,儀態萬方。相比之下,皇兄對你的寵,你的愛,遠讓人羡慕啊……”

深夜,沉夢,醒來,滿臉淚水。夢裡腦裡,揮之不去的,是那張熟悉的臉,眉宇間,倔強而冷漠,寂寞而迷惑,複雜而堅定,憂傷而決然,固執而決然,隱忍而霸氣,世界上,只有這麼一個胤禛,他用眼眸睥睨天下,卻將自己的思緒和情感埋入塵埃。我緊緊的抓住被子,捂住自己的臉,默念著:從別後,盼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勤把銀燭照,相逢猶恐是夢中。忍不住內心的渴望,迅速起身,穿好衣服,披上披風。在黑暗中尋覓著路,養心殿,我要去養心殿,那裡有我的胤禛。一路上,我笑自己,平日自以為淡淡的相思,卻在見到人後,不可收拾。今日,久別後的重逢,帶給我內心的震撼恐怕和那日被胤禛抱在懷裡躲過白羽箭的震撼是一樣的吧。我突然,萬分渴望著胤禛的愛,儘管他的愛,曾經讓我幸福,也讓我想逃離。一面,遠遠地一面,便讓我徹底的淪陷了。已是將要四更,東暖閣燭光隱隱的搖曳。我躲在一顆大樹下,定定的站在那,遠遠地望著,相思樹底說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那他知嗎?知我在寒冷的樹下,只為遙遠的陪伴?我無法騙自己,解釋說,今日的事,全部都是巧合。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院子,又突然的離開呢?天還沒有要亮的徵兆,可是東暖閣有了響動,是胤禛準備上朝了嗎?他每日都是如此不眠嗎?我死死拽著身邊的樹幹,心中是滿滿的疼惜,你可知,君憂天下我憂君。。。

 

=====================================================================================

此步步驚心續集轉載於步步驚心百度貼吧,原創作者為_念念執。本人純粹因為喜歡此文,覺得作者文筆不錯,所以轉換成繁體中文分享給台灣的步步迷。若有侵犯著作權,請告知,我會馬上刪除。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