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番外之高無庸:七夕】


桌案之上,胤禛凝神批閱著,一旁的奏摺,眉目緊鎖,比往日多了一份焦急。

“高無庸,幾時了?”胤禛將筆放下,揉了揉肩膀。

“皇上,申時了。”高無庸看到胤禛有些不安定,不明所以。胤禛長歎,看著身旁依舊摞成堆的奏摺,輕輕搖了搖頭,今日是七夕,他一早就埋身於政務,只為了能在處理完日漸緊張的苗疆事宜後,陪若曦過七夕,只是,哪怕再不停息,今日的奏摺,也要批閱到深夜。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清西陵】


“嘶”隨著一聲揪心的喊叫,殷紅的鮮血,從胤禛的背部漸漸溢出,而床榻上的他,卻是眉頭緊皺,身體,早已因疼痛而僵直,冒出絲絲的冷汗。

高無庸站在一旁,刻意的別過臉,不願再去看,更不願去感知任何。這已經是這個月第四次放血了。高無庸在心裡,默默念著。從最初的兩個月一次,到如今的一個月四次,頻率的增加,伴隨著的是胤禛身體越發的虛弱、精神越發的不濟。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番外之高無庸:只羨鴛鴦不羨仙】

 

“弘曆回宮了嗎?”胤禛將一摞奏摺打開,剛要抬頭,卻感覺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卡在了嗓子,慌忙的拿起一旁的帕子,捂在了嘴上,只是,那溢出的鮮血,絹染了潔白的帕子,順著一角,一點一點的滴在了奏摺上……而那點點鮮豔的殷紅,滴在了奏摺上,落紙成殤,在胤禛的瞳孔裡無限的放大。

“皇上……皇上……要不要傳太醫?”高無庸本欲回答胤禛的話,卻看見桌子上點點的血跡,伴隨著一股血腥,驚恐萬分。嘴一點點的抿住,回想起這段時間,皇上因為《樂善堂文鈔》而牽連出來的事情,操勞不堪,夜不能眠,更甚的是,也曾因此狠心買醉。想不到,竟把身體拖成了這般。高無庸的眼底濕潤,眼瞅著胤禛的臉色一點點的紅暈全部褪變成了蒼白,可胤禛卻依舊是固執的搖了搖頭。

,

曉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